「系統提示:由於此功法是宿主發現才第一個神級物品,系統特別獎勵將修復完整。」

「系統提示:恭喜宿主獲得神級功法!」

嗜血狂天決:神級功法。為葉家老祖嗜血狂君葉狂天所創,此功法,只有極少身具嗜血之脈的葉家子弟,方可修鍊。如不具備嗜血之脈的葉家子弟修鍊,輕則脾氣暴躁異常嗜血,修為難以提升;重則血脈突變,修為全廢。不是葉家血脈修鍊此功法,必將因氣血相衝,爆體而亡。

嗜血狂天決?葉家老祖葉狂天?

葉一鳴沒想到,系統修復完的狂天決,竟然是什麼嗜血狂天決,還是什麼嗜血狂君所創,最重要的是這嗜血狂君,是葉家老祖葉狂天。

嗜血狂君,這稱號光一聽,就知道是一個十分牛叉的人物!難道我們葉家祖上,出了一個了不得的人物?

那自己怎麼沒有這方面的記憶?葉一鳴迷茫了!

「系統提示:由於宿主自身不具備嗜血之脈,但因萬法訣的緣故,宿主依舊可學習嗜血狂天決。請問宿主是否學習功法嗜血狂天決?」

學!當然學!這可是神級功法啊!只有傻子才不學呢!葉一鳴激動了。

「系統提示:恭喜宿主成功學習嗜血狂天決,獲得嗜血之脈,激活天賦神通血神附體。」

初級嗜血狂天決(0/100):神級功法,葉家老祖嗜血狂君葉狂天所創。運功之時與人交戰,目前可提一倍戰力!擁有血狂七式,目前可使出血斬。

血斬,可將全身力量積聚一點,瞬間爆發出成倍的力量。

血神附體:葉家身具嗜血之脈之人的天賦神通,再在修鍊嗜血狂天決后可覺醒。以消耗自身的血液,在身後形成一個血神血影,溝通一股冥冥中的力量,可附體。視消耗血液的多少,血影附體后,力量就提升多少。自身一成血液科提升三倍力量。時間是一個時辰。

看著身後的那血影,葉一鳴感慨良久,這真是太強大了!

因為這是葉一鳴,第一次激活天賦神通血神附體,顯現的血影,所以並不需要消耗血液。

然而葉一鳴不知道的是,在他激活天賦神通血神附體事,身後那血影剛剛形成的那一剎那。那人形血影雙眼的位置,突然閃現出一道深紅色的光芒,眨眼間有恢復了,讓葉一鳴沒有絲毫察覺。

一個充滿血紅血氣的神秘空間,空間最中心之處,有一片血海,在血海中有一座血紅色的宮殿。就在這時,一道細微的紅線劃過血紅空間的天空,直接朝血海中的宮殿射去。

沒一會,一個蒼老的聲音,便從那血紅色的宮殿傳出,直接傳遍了整個血紅的神秘空間。

「吾族有一覺醒天賦神通血神附體之人,流落至極西之地,老夫已修鍊到關鍵之際,無法脫身。爾等速速去將其尋回,吾族身具嗜血之脈之人已經很少了,萬不可耽誤!」

隨後那蒼老的聲音便沉靜了下來,彷彿從沒有出現過一樣。不過在這蒼老的聲音過後,整個血紅空間都立即動了起來。; 血紅空間所發生的一切,葉一鳴都不得而知。

這會葉一鳴正在參悟傳說中的豬腳模式。就那種虎軀一震霸氣側漏,引眾多小弟膜拜,一堆美女倒貼的那啥王者風範。

可惜直到一個丫鬟叫葉一鳴吃晚飯時,葉一鳴還期待這丫鬟有個啥突出表現神馬的,可結果這丫鬟的表情與往常一樣,沒有出現葉一鳴期待的一幕,失望之下葉一鳴最終哀嘆了一聲。

網路小說不可信啊!

在悶悶不樂中一吃完晚飯,葉一鳴就立即回到自己房間,開始他的煉丹大業。因為葉一鳴深信,丹藥有了,黃金有了,那小弟美女神馬的,還會遠嗎?

不過葉一鳴現在可沒打算,再繼續煉製中級武者丹了。因為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率,讓葉一鳴煉製中級武者丹時,十次當中會有九次煉製成功了,所以葉一鳴現在打算開始煉製高級武者丹。

甚至葉一鳴心中有些期待,然後煉製出變異的高級武者丹,那就發了!雖然知道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想想總沒有罪吧!

整理了一下先前煉製中級武者丹失敗的黑灰,葉一鳴就小心翼翼的將那裝著,煉製高級武者丹的藥材包袱拿出來。

這也由不得葉一鳴不小心啊!別看這包袱不是很大,而且也只有不到二十斤的重量,但這包袱里的藥材倒,可是葉一鳴的全身家當了。

別看葉一鳴平常花錢大手大腳,可就是因為這樣,所以葉一鳴實際身家,也就一百多金,實在是少的可憐。昨天字皇宮回來后,葉一鳴便將他房中的玩物,全都打包買了,然後又去把葉老爺子,那小院的幾條觀賞魚,給偷偷『借』走了。

可就算這樣葉一鳴,也只是湊了不到一千兩黃金。沒辦法最後葉一鳴只要去央求自己的母親,可是自從葉一鳴去那檔子事後,王玉蓮便對葉一鳴嚴加看管,那零用錢更是直接就沒有了。

好在葉一鳴已經領會了,『一哭二鬧三上吊』這句至理名言的精髓。最終在葉一鳴豁出去不要臉的情況下,在王玉蓮面前又是撒嬌又是哭鬧的,王玉蓮心一軟,便給了葉一鳴一千兩黃金。

這事葉一鳴現在想起來,還是一陣汗顏。坑爹啊!想不到我堂堂一代絕世男神(宅男之神),為了區區一千黃金,竟然裝哭撒嬌!!!

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對老天爺說:「青天大老爺,這樣的機會您多給我幾次吧!」

感慨一番后,葉一鳴便收攏了心思,畢竟手中這價值近兩千兩黃金的藥材,可自己的發家之源啊!萬萬馬虎不得。

葉一鳴拿出一些藥材,正要放入煉藥爐之時,葉一鳴想了想,最終把藥材的數量減去了一些。畢竟這是他第一次煉製高級武者丹,就用可煉製三枚高級武者丹的量就可以了。這樣的話,就算是待會煉製失敗了,他也不會那麼心了!

經過多次中級武者丹的煉製,現在葉一鳴對於煉製丹藥的用量,已經有所了解了。多的他不敢說,但三五枚的用量,葉一鳴還是可以確定的。

葉一鳴把藥材放進煉藥爐后,便將那奇葩煉藥爐抱在懷中,口中念念有詞,心中又是滿頭神佛飛過。

事實證明,葉一鳴這樣做還是可取的,在他念叨后,系統的一聲提示,立馬讓葉一鳴銀盪的笑出聲來。

「系統提示:恭喜宿主煉藥成功!獲得一枚高級武者丹!煉藥術熟練度增加5點。」

高級武者丹:人級下品丹藥,中級武者服用后,可成為高級武者,修鍊點1875點。

雖然只是煉製出一枚高級武者丹,但是葉一鳴依舊很滿意。只要不失敗就可以了。

葉一鳴粗算了一下,哪怕是每一次都煉製一枚,那最後依舊可以煉製,出價值兩萬兩黃金的高級武者丹。當然前提是不失敗。不過就算是失敗幾次,葉一鳴還是可以接受。

再說了,這一枚高級武者丹的修鍊點,竟然1875點之多。距離高級武者丹圓滿的2000之數,也就只是差了125點修鍊點,已經可以劃分為極品一類了。

這樣的極品丹藥,葉一鳴自然不會賣。好東西當然是自己留著。沒有猶豫葉一鳴立即將這枚高級武者丹,收入到系統的儲物格中。

完事後,葉一鳴又開始了他的煉丹大業。

煉藥成功!

煉藥失敗!

時間就這樣慢慢的流逝,一直處於亢奮當中的葉一鳴,對此並沒有多大感覺。葉一鳴已經完全投入煉丹當中了。煉製成功收取丹藥,然後放藥材,開始煉藥!煉製失敗倒黑灰,然後藥材,再開始煉藥。

雖然一直重複著這樣枯燥乏味的動作,但葉一鳴沒絲毫厭倦。因為在他眼中,那一枚枚的丹藥,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堆堆黃金!每當煉藥成功后,葉一鳴就發傻的笑一下。失敗后,葉一鳴更是心中一痛,朝自己胸口拍一下。

直到某一刻,當葉一鳴的手在摸向那包袱的時候,可他摸了半天,什麼都沒有摸到。葉一鳴扭頭一看,這才發現包袱已經空空如也了,那價值近兩千兩黃金的藥材,已經被他用完了!

葉一鳴眉頭一皺,立馬回頭朝窗外看了看,只見這時的天色已經蒙蒙發亮了,一夜過去了!

天亮了?葉一鳴心中一驚,想不到自己竟然連續煉製了一個晚上的丹藥。可是現在自己竟然沒有一絲困意,這真是有些不可思議!

葉一鳴清點了一下,加上昨天白天煉製的丹藥,總計如下:中級武者丹一百三十枚,而最主要煉製的高級武者丹,竟然多達三百多枚,準確來說是三百二十三枚!

三百二十三枚高級武者丹啊!如果換算成黃金,一枚一百兩,那三百二十三枚就是三萬兩千三百兩!

三萬兩黃金啊!一想到自己昨天還在為一兩千黃金,又是撒嬌,又是哭鬧要上吊的樣子。葉一鳴彷彿被從天而降的巨大餡餅砸中一般,一時間幸福無比。

「啪!啪!」幸福來得太快,讓葉一鳴感到有些不真實,葉一鳴立馬就狠狠給了自己兩耳光。

「哎喲!疼!」臉上火辣辣的感覺,告訴了葉一鳴這是不是在做夢,是真的!

「呵呵呵呵!」確信自己不是在做夢后,葉一鳴就白痴般的傻笑了起來。

這讓一個經過他房門的丫鬟,聽了葉一鳴的笑聲,立馬尖叫一聲跑開了。

直到這時,葉一鳴才被這聲尖叫驚醒,趕緊擦了擦嘴邊的口水,收拾好那些丹藥后,葉一鳴便若無其事的走出房門。

三萬兩黃金啊!

葉一鳴激動了,他現在就想去找王巍龍,他已經等不及了,等不及把這些丹藥變成黃金了。

葉一鳴剛一出房門沒走幾步,就被王玉蓮看見了。王玉蓮見葉一鳴那急匆匆的樣子,便開口問道:「鳴兒你這一大早急著去哪啊?」

「沒去哪,就是晨運,我很快回來。」葉一鳴說完,腳上的速度又加快可幾分,他可不想在這緊要關頭,被自己母親攔下來。

「晨運?我怎麼不知道鳴兒有晨運的習慣?」王玉蓮一臉疑惑,剛想把葉一鳴攔下問個究竟,可這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她看不見葉一鳴的身影了。最終王玉蓮只能作罷。

一路疾走,葉一鳴剛到國公府大門門口時,一家丁便剛好迎了上來,這家丁手中還拿著一張帖子。

「少主這是丞相府一名護衛送給您的帖子,那名護衛說是他們三公子給您的。」那家丁一見葉一鳴,便將手中的帖子給葉一鳴呈上來了。

「不要臉的帖子?」葉一鳴一聽是吳耀林帖子,頓時一愣,有些疑惑的問道。

不要臉的帖子?葉一鳴讓那名家丁迷惑了,什麼不要臉的帖子啊?這不是丞相府家三公子的帖子嗎?這麼到了少主口中,就成了不要臉的了?

看著那名家丁迷惑的樣子,葉一鳴這才想起來,那不要臉貌似是叫什麼吳耀林來著。

想到這,葉一鳴輕輕咳了一下,才繼續道:「哦,就是那吳耀林,這貼字子是什麼樣的帖子?請帖嗎?」

這會那名家丁終於明白了,葉一鳴口中的不要臉是誰了,心中立馬暴汗,連忙說:「這個小人就不清楚了。少主您還是自己看吧,小人就先行告退了。」說完這名家丁在葉一鳴點頭嗯了一聲后,便立馬離開了。

現在的少主想法太奇特了,這事我得去跟夫人彙報一下。

葉一鳴在那名家丁離去之後,才發現自己犯傻了。自己先前沒注意,這帖子竟然被一層紅紙抱著,這樣一來那名家丁,怎麼可能會知道是什麼帖子呢?

靠,這不要臉給的什麼帖子啊?還有紙包著,害得本大少在自家的家丁面前出醜了。

就在葉一鳴心情極度不爽的想要,將這包著的帖子撕開的時候,一個彷彿死了親爹般尖叫聲,突然從門口傳來。

「不好了!不好了!一鳴表哥不好了!」

看著那異常苗條的身軀,葉一鳴滿臉黑線,心中一陣狂罵。

靠,什麼不好了!本大少現在不就在這好好的站在這嗎?哪裡不好了?你才不好呢!你全家都,呃,你…你全身才不好呢!

「啊!一鳴表哥你在這啊!」王巍龍喊完才看見,葉一鳴正站在自己對面。

看著那才看到自己的王巍龍,葉一鳴鬱悶了。

行啊!您老這回才發現我啊!拜託身材比較不明顯的是你好不好!!!

看見葉一鳴王巍龍,先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然後就急忙的說:「一鳴表哥,你今天別出去了,你今天最好別出門!」

「我今天別出去?為什麼啊?」葉一鳴疑惑了,這貨一大早跑得氣喘吁吁的,就為了讓自己不出門?

「哦,是這樣的,其實也沒什麼,就是那吳耀林不知吃錯了什麼葯,竟然想向你下挑戰書!」王巍龍回道。

啥?挑戰書?

葉一鳴似乎怕自己聽錯了,趕緊向王巍龍問道:「你是說那不要臉要挑戰我?」

「不要臉?哦,對就是那不要臉。」這王巍龍果然不愧是葉一鳴的鐵杆支持者,葉一鳴這還沒解釋什麼不要臉,他倒是立馬明白了。

想到吳耀林的不要臉,王巍龍異常氣憤的說:「他就是不要臉,他也不想想,他都一高級武者了,竟然還有臉向表哥你下挑戰書,有這麼欺負人的嗎?」

葉一鳴聽了王巍龍的話,雖然覺得王巍龍說的很對,但他總覺得王巍龍話,咋有些不對勁捏?

什麼叫他不要臉的這麼欺負人啊?合著在你王巍龍心中,我葉一鳴就一被人欺負的份?

不過葉一鳴一想,貌似還真是這麼回事,這原先的葉一鳴,可是連低級武者都是偽劣的渣渣啊!

這樣一想,葉一鳴一時之間也沒再計較這些了,反而看著那依舊十分激動的王巍龍,葉一鳴心中倒是一股暖流湧現。

就這在這一刻,葉一鳴心中徹底肯定了王巍龍。

; 依舊在那對吳耀林破口大罵的王巍龍,絲毫不知道葉一鳴,就在剛剛那一刻徹底肯定了自己!

葉一鳴帶著邊走邊罵得到王巍龍,回到自己的房間,見王巍龍依舊還是罵個不停,葉一鳴就找個椅子坐了下來。

王巍龍罵了好一會,終於罵累了,氣喘吁吁的對葉一鳴說:「表哥你也別怕,只要你不出國公府,不接那不要臉的挑戰書,看他不要臉能怎樣?哼!」

怕!葉一鳴頓時樂了,他葉一鳴會怕那個不要臉嗎?開什麼國際玩笑,本大少會怕他?

不過話說回來,葉一鳴看了一眼手中的帖子,心中一動,貌似剛剛那家丁好像說,這帖子是丞相府三公子,也就是那不要臉派人送來的。

莫非這就是?葉一鳴心中隱隱有些猜測。

王巍龍見葉一鳴半天不說話,還以為他被嚇住了,可當他看見葉一鳴,盯著手中,那一被紅紙包著類似請帖的事物,王巍龍心中立馬有了一些不妙的預感。

唰的一聲,王巍龍飛快的奪過葉一鳴手的帖子,然後嘶的一下,就把這包著紅紙的帖子撕開了。

紅紙撕開后,出現在葉一鳴與王巍龍兩人眼前,是一個暗紅色的帖子,而那帖子之上用金粉寫著,三個刺眼的金色大字。

挑戰書!

這暗紅色的帖子正是吳耀林,給葉一鳴下的挑戰書。

「我cāo,這吳耀林這jiān詐,竟然將挑戰書包著送了過來,真不愧是不要臉,這實在是太不要臉。」王巍龍一見那挑戰書,便低著頭又開始對吳耀林,進行新的一輪痛罵。

紅紙金字,這是挑戰書其中的一種。挑戰書分為紅紙金字、紅紙黑字、白紙黑字和白紙紅字四種。每一種都代表不同含義。

紅紙金字的挑戰書,只是一般都是點到為止的切磋挑戰,一般都是以武會友的時候,才會出現這一類挑戰書。

紅紙黑字的挑戰書,這就是要分出高下的挑戰了,一般都是兩家或幾家爭鬥利益的時候,才會出現這一類挑戰書。

紅紙黑字的挑戰書,這是要簽上生死狀的挑戰,一般都是在比武,或是兩個互相仇恨的人的挑戰,才會出現這一類挑戰書。

白紙紅字的挑戰書,如果出現這一類,那相鬥的兩人,必需要在其中一人死去,這挑戰才能算結束。也只有出現殺父之仇和殺妻奪子之恨的時候,才會出現這一類挑戰書。

至於葉一鳴眼前的這張紅紙金字的意思,是以武會友的挑戰書,但葉一鳴不會天真的認為,那吳耀林會真的點到為止。以他和吳耀林的仇恨來看,那吳耀林恨不得殺了自己個幾百次了!以武會友鬼才信呢!

不過雖然吳耀林不敢真的下死手,但讓葉一鳴吃上一番褲頭,他還是敢做的,但前提是,他還得真的打贏葉一鳴再說,但這可能嗎?

「好了,你這麼急幹什麼啊?我又沒說我真的要去跟他打。」葉一鳴看著那焦急萬分的王巍龍好生無語,自己都沒說要去,你在那瞎激動個什麼勁啊?

真是典型的皇帝不急太監急!

不去?王巍龍的謾罵聲戛然而止,抬起頭王巍龍滿臉不可思議看著葉一鳴,說道:「不去?可是表哥,你已經接了那吳耀林的挑戰書了,這還能不去?」

「不就是一個飯局嗎?我幹嘛要去?」葉一鳴滿臉無所謂的說。

飯局?王巍龍迷糊了,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王巍龍一臉不解的問:「什麼飯局啊?這明明是挑戰書啊!」

暈!這孩子這會怎麼不開竅了呢?

葉一鳴這會突然覺得這奇葩表弟,腦子怎麼突然不好使了呢?狠狠的給了王巍龍一腦勺,葉一鳴恨鐵不成鋼的說道:「有誰就看到這是挑戰書了?這明明是丞相府三公子邀我去喝花酒的請帖,你這眼往哪看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