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汐有些起燒了,現在整個人沒有意識,她這是怎麼了?」

費德勒聞言,臉色變得嚴峻,一般來說,發燒的話,人是會有意識的,哪怕是高燒,也會有輕微的動靜。

而沒有意識……

只怕是麻煩了。

「慕先生,我先看一下。」

費德勒說著,走到床跟前。

慕洛琛讓開了一些位置,眼睛卻始終沒有離開葉簡汐。

費德勒先是探了探葉簡汐的額頭,然後照了她的眼睛,發現葉簡汐的確跟慕洛琛說的,整個人都沒有反應,心咯噔一下,沉到了谷底。按耐著心頭的不安,繼續檢查下去。

半個小時,一點點點的過去……

慕洛琛的臉黑了下來,心緊繃到了極點,「費德勒……」

費德勒知道慕洛琛的耐心用盡,聽到他的聲音,起身把聽診器放進醫藥箱里,嚴肅的說:「慕先生,太太的身體只怕是因為強行生產,有了後遺症,具體的病症沒辦法立刻確定,需要回去進一步做檢查,才能得出準確的結論。我建議,現在立刻把太太送到醫療條件比較好的地方。」

苗家村醫療條件太落後,根本沒辦法給葉簡汐做檢查。

他問過之前給葉簡汐看病的苗醫生,那醫生說,葉簡汐打從生產後,就一直發著高燒,清醒的時間沒有多少。

本來……

他覺得,是葉簡汐產後身體太差,抵抗力弱,加之山裡寒涼。

所以她發了燒。

可現在看葉簡汐現在的樣子,只怕病情並不像他想的那麼簡單。

史上最難開啟系統 費德勒有些擔心,葉簡汐的病情經過這幾天,已經加重到,無法挽救的地步。

當然,這些話他沒敢跟慕洛琛說。

孩子剛弄丟了一個,慕洛琛正是不開心的時刻,再把簡汐的診室情況告訴他,無異於雪上加霜。

屆時……

萬一慕洛琛做出什麼事情。

都是無法預料的。

費德勒心裡幾番激烈的鬥爭后,抬眸看著慕洛琛。

慕洛琛聽到他的話,沒有立刻表態,而是靜靜的注視著葉簡汐。

他知道她的情況糟糕,可現在孩子沒找到,帶她強行離開,簡汐只怕到了省城那邊,也不會安安心心的接受治療。

她的身體,已經經不起折騰了。

費德勒等了一會兒,道:「慕先生,儘快做出決定吧,現在太太是昏迷不醒,並不是睡著了。而她現在身體起熱,不是發燒造成的,應該是起了炎症。」

「文達,準備直升機,今晚去Z省的省會城市。留下一半的人,繼續找孩子的下落。」

慕洛琛冷聲吩咐。

哪怕簡汐會怪他,他也只能帶她離開這裡。

孩子固然重要。

但簡汐於他來說,勝過一切。

……

直升機很快準備好,螺旋槳發出的轟鳴聲打破了夜的沉寂。

剛過了飯點,這個時間苗家的人都還沒休息,聽到轟鳴聲紛紛跑了出來。

強愛蜜寵:傲嬌老公,請矜持 言邑在房間里,聽到外面亂鬨哄的,忍了好一會兒,還是跑了出來。

剛到院子里,便看到慕洛琛抱著葉簡汐從二樓走了下來,一同下來的,還有他帶來的醫生和護士,護士懷裡抱著孩子。

言邑看到這一幕,神色微變。

邁開步子,走到慕洛琛跟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你們要走了?」

慕洛琛停下了腳步,盯著言邑回答:「是,簡汐昏迷了過去,我要帶著她去省城看病。」

言邑聞言,唇瓣翕動了下,像是要說話,可又咽了回去。

過了幾秒,言邑緩緩地垂下了眼帘,退到了一邊。

「嗯,那你們走吧,等葉姐姐醒了,記得告訴她,以後有時間回苗家村來看看。」

夜色很暗,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

但聽的出來,他的聲音有些悶悶的。

慕洛琛頓了兩秒,說:「如果你很擔心簡汐,可以跟著我們一起走,你爺爺不是在省城嗎?你可以去看看你爺爺。」

言邑猛地抬起頭來,看著慕洛琛,「你願意讓我跟過去?」

「當然,你是簡汐和我們女兒的救命恩人,我很樂意你過去。」

慕洛琛聲音淡淡的,抱著葉簡汐的手,卻是緊了緊。

言邑垂在身側的手,用力地攥在了一起,有些激動,但又有些掙扎。

過了好一會兒……

他像是下定了決心般,「我去收拾下東西,很快就過來。」

說著,蹬蹬的跑上竹樓。

「嗯,你不用著急,我帶著簡汐和孩子先離開,等下我會讓文達,帶著你過去。」

慕洛琛朝著言邑的背影語氣不疾不徐的把話說完,然後抱著葉簡汐向苗家村外面走。 苗家村外……

巨大而明亮的光束,將村子外的一片荒野,照得如同白晝。

周文達侯在飛機旁,看到慕洛琛一行人過來了,忙迎了上來。

「等下你帶著言邑過去,我和費德勒先去。」

慕洛琛面無表情的吩咐。

周文達聽到要把言邑帶過去,眼裡露出一絲訝異,但很快轉為瞭然。

既然要觀察言邑,當然要在眼跟前觀察,才能看出他的破綻。

大安之王 帶他去省城,甚至是A市。

這樣言邑才會更快的露出馬腳。

周文達恭敬地說了聲是。

慕洛琛抱著葉簡汐上了直升飛機,費德勒和護士緊跟著進去。

所有人都坐穩了之後,飛行員緩緩地將飛機升到了空中。沒多會兒,飛機漸行漸遠,然後縮成了一個明亮的小點。

最後,消失不見。

晚上十點多……

飛機降落在Z省省會城市的機場,甫一降落,機場負責接應的人員,立刻把葉簡汐放到了單車上,然後推進了救護車。

笛聲拉響,救護車一路飛馳向醫院。

路上……

一直昏迷的葉簡汐,迷迷糊糊的有了意識。

感覺到周圍很嘈雜,她想要出聲,讓他們安靜一下,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只能一動不動的聽到那些湧入耳中的聲音。

不知道聽了多久,意識再次被拉拽入黑暗中。

寂靜的世界里,一道聲音忽近忽遠的飄過來,她聽不真切那聲音,亦分辨不出是男人還是女人。

「……孩子,我會送走……你要好好的保重自己的身體,照顧好……」

孩子……

送走……

送到哪裡去?

葉簡汐迷迷糊糊想著,可得不到答案。

因為聽到這幾個字后,眼前驀地閃過一道白光,那道聲音徹底的不見了。

身體像是浮在了水中,飄飄蕩蕩,不知要到哪裡去。

這樣的狀態維持了很久。

眼前驀地出現了兩個人,一道身影頎長,挺拔如松,另一道身影小小的,像個小豆丁一樣,兩人的面部籠著一層白霧,看不清楚五官。

「哥哥,等我長大了,嫁給你好不好?」

「你真的要嫁給我嗎?等你長大了,我可就老了……」

「哥哥才不會老呢,哥哥會一直年輕……」

高大的身影聽到這句話,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他伸出長臂,將眼前的那個小豆丁舉了起來。

小豆丁咯咯的笑起來。

兩人看起來很開心。

葉簡汐走上前,想要看清楚那兩個人的身影,但在她走近那兩個人的時候,眼前驀地起了白霧,白霧勢迅速的蔓延,將視野里的所有東西都遮掩,緊接著濃霧裡響起了很大的哭聲。

「媽媽……你為什麼不要寶寶……」

「媽媽……媽媽……」

……

那哭聲一聲比一聲凄厲,叫的她整個人的心,都拉成了一條直線。

葉簡汐不安到了極點,張口道:「寶寶,你在哪裡?媽媽沒不要你,寶寶……」

葉簡汐拚命的在濃霧裡尋找孩子。

可怎麼也找不到……

慕洛琛看著葉簡汐揮舞著手臂,嘴裡不停地說著胡話,伸手將她的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汐汐,我會找到我們的寶寶的,我們不會不要她,別怕……」

他低聲哄著她。

也不知道葉簡汐聽沒聽進去,但漸漸的……

她安靜了下來。

恰好救護車抵達醫院,醫生將葉簡汐從車上推了下去。

送到省醫院的特等病房裡,費德勒和省醫院的醫生,協同給葉簡汐做檢查。

檢查的過程漫長而難熬。

等檢查結束后,已經到了凌晨三點多。

費德勒吩咐護士,把葉簡汐安頓好,走到慕洛琛跟前說:「慕先生,檢查結果出來,要再等兩天,這兩天時間,我會先給太太降溫。等並請確定了,再制訂具體的治療方案。」

六界第一群 「辛苦你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慕洛琛淡淡地說了一句,視線沒有離開葉簡汐。

費德勒轉身要離開,可在轉身的過程中,又停頓了下,回頭看著慕洛琛說:「慕先生,你也早點休息吧,太太的病情急不來。」

「我知道了。」

說是知道,可哪有半點休息的意思。

費德勒無奈的搖了搖頭,離開了病房。

翌日……

葉簡汐睜開眼睛,入目刺白的牆壁,閃的眼睛有些疼,眨了幾下,才漸漸的適應了周圍的環境,目光掃了下周圍,經過床邊的時候,頓時停滯了下來。

慕洛琛握著她的手,雙臂環抱著睡著了。

光線在他的眼瞼下面,形成了半月形的陰影。

葉簡汐看著他熟睡的面容,輕輕的抽出手,然後想要把身上蓋著的小薄被,披在慕洛琛的身上,可拿著薄被,手顫抖的厲害,幾次嘗試后,終於蓋好。

垂下了眼帘,卻意外的撞入一雙漆黑的眸子里。

扯了扯嘴角,葉簡汐有些訕然:「我吵到你了?」

「沒有。」

慕洛琛握住她的手,然後俯首將額頭貼著她的額頭,感覺到她體溫已經恢復了正常,微微的鬆了口氣。

「你餓不餓,有沒有什麼想吃的?我讓文達去買。」

葉簡汐搖了搖頭,肚子里空蕩蕩的,可沒有任何想吃的慾望,只是有些渴。

「我想喝一些水。」

葉簡汐說。

慕洛琛起身,拿了茶壺倒了半杯熱水,然後又把常溫的礦泉水兌了一些,調到適合的溫度,才遞給了她。

葉簡汐一口氣,喝了大半杯。

火辣辣的嗓子舒緩了一些,她抬眸看了眼周圍,確定自己不是在言家,而是在醫院裡。

於是,問:「我們怎麼會在醫院裡?」

慕洛琛聞言,頓了下說:「昨天的事情,你不記得了?」

「不記得了……我記得自己跟你在說話,之後就沒意識了。」葉簡汐說著,心頭微微的有些不適,昨天睡覺似乎做了一整夜的噩夢,她只記得自己很累,碰到了很多可怕的東西,可醒來之後,夢境里的東西都不記得了。

「你昨天半夜起燒了,費德勒說你的情況有些危險,所以我們連夜趕來了省醫院。」

慕洛琛目光定定的落在葉簡汐憔悴的面容上,打量著她的神情。

葉簡汐聽到『省醫院』,眼睛閃爍了下。

原來,已經在Z省省會城市了。

心情黯然了片刻,葉簡汐打起精神問:「我們來了省醫院這邊,那苗家村那邊怎麼辦?還有人留在那邊找我們的女兒嗎?」

「我讓文達留下了一半人,繼續尋找。」

注意到她沒有過激的反應,慕洛琛緩了聲音道。

葉簡汐點了點頭,「那就好……」

不是她不為女兒激動,而是她相信洛琛,這個世上,除了她就只有洛琛,會全心全意的想要把他們的女兒找回來。

兩人正說著話,費德勒走了進來,看到葉簡汐醒了過來,費德勒打了聲招呼,然後對慕洛琛說:「慕先生,我有些事情找你,可以出來一下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