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這個海大少爺是誰啊?這麼恐怖么?」

秦壽突然來了興緻問著小二。

「這個海大少爺是當今國舅爺家的大公子啊,國舅爺你知道是誰么?那可是天下兵馬大元帥。你們能得罪的起?」

小二還要說。

「小二別亂說!還不收拾這寫破壞的桌椅!」

一個人喊著小二,小二沒有說話就跑了。

「真是有趣啊!看來是要給蔡城除害了啊!」

秦壽吃著一個魚肉說著。

「親親啊,我們還是走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蛇姬思索的說著。

」但是我們已經闖禍了啊,不走,來個厲害的。也許能認識核心人物,這樣會好點啊!這可是兵馬大元帥的公子啊!」

秦壽思索的說著。

「好吧!那我們就等著!」

蛇姬無奈的說著,這人真是搗蛋鬼啊。

「小二在給我們上點魚肉,這寫都吃沒了啊!」

秦壽發現眾人太能吃了,一大桌子都吃沒了。不一會又上來一大桌子酒菜。

「小二啊,問你點事情,你知道哪有房子賣么?」

蛇姬叫住小二說著。

「有啊,西街上第一個大宅子就賣,紋印100萬兩,要是幾位有錢,就去買吧。」

小二說完就走了。

「謝謝小二哥了!」

蛇姬禮貌的說著。

「姐姐給我一把若木劍,帶鞘的啊。」

秦壽對著蛇姬說著,發現光明酒樓外面已經開始聚集人了。

「好好,別傷人啊!教訓一下就行啊!」

蛇姬從乾坤袋裡拿出了,一把帶著劍鞘的若木劍遞給了秦壽。

「不會啊,打完我們就去買房子。」

秦壽接過了若木劍。這個時候整個光明酒樓,已經被一群拿著刀劍棍棒的大漢。帶頭是就是海大少爺,手已經包紮完事。海大少爺邊上站著一個人,這個人非常胖,年紀大概50多歲,一個碩大的臉盤子上面長著眯縫的五官。和一個肉球似的!手上拿著三個鐵球,不停的把玩著。

「海叔叔!就是這個小子把我打傷的。」

海大少爺對著胖子說。

「居然敢打大少爺!來人啊!把這幾個人都給抓起來。」

胖子說著朝著後面的大漢說著。邊上的大漢們,如狼似虎的朝著秦壽幾個人撲了上來。秦壽站了起來,揮著手上的若木劍朝著大漢們打了過去。

不一會,把撲上來的十幾個大漢打翻在地。秦壽優雅的坐下,樂呵呵的看著海大少爺,繼續吃著菜。

「壽壽哥哥你好厲害啊。」

小狐狸雙眼冒著金星說。

「還好,還好世界第三。」

秦壽大咧咧的說著,眾人一臉黑線。又來了,這不就是一群普通人么,你怎麼也是修真人士啊。

「親愛教訓他們一下就可以了。」

狼女也怕秦壽下手沒輕沒重,秦壽沒有說話,會意了蛇姬的意思。

「都是沒用的東西,拳頭打不過,拿著武器上,把男的砍死,女人拉回府上就行,嘿嘿。」

還大少爺眼中色迷迷的看著蛇姬幾個女人,對著外面的大漢喊著。

「按著大少爺的人說的辦。」

胖子說著,一揮手。邊上的大漢們把刀劍拿了出來,朝著秦壽砍了過去。秦壽搖了搖頭,手中的若木劍揮成了一個黑色的光罩,把大漢們抵擋住。光罩停止,若木劍出鞘,秦壽跳了起來,若木劍一劃,叮叮噹噹把所有大漢的武器砍斷。拿著劍背把大漢們打倒在地。

「怎麼可能!居然有著神兵利器,我說怎麼這麼狂妄,看功力應該是先天之上了。」

大胖子說著,手上的鐵球朝著秦壽飛了過去。秦壽沒有看鐵球,寶劍隨便一劃,把鐵球全部砍成了兩半。

「姐姐啊你付賬把。你們還有別的手段么?沒有我們就走了啊,小二結賬。」

秦壽朝著小二喊著,小二哆哆嗦嗦的走了過來。

「這是500兩的銀票,應該能彌補你們的損失了。」

蛇姬非常有禮貌的說著,小二沒有說話,接過了銀票一溜煙跑了。

「好厲害,吃我一掌,你要是能打過我,今天的事情就這麼了解了。」

胖子說著突然朝著秦壽背上拍了過去,秦壽沒有動,任憑胖子拍到自己的背上,胖子只覺得自己拍到了一塊鋼板上,被震飛了,退了幾大步嘴裡吐出了一口鮮血。

「你究竟是什麼人,居然達到了天人合一的武聖境界。你們走吧,海謀人會找你的!」

胖子站穩了說。

「那我就等你們了,我們走了啊。」

秦壽站了起來,眾人跟著秦壽走了出去。

「都讓開!」

胖子喊著,外面的大漢讓開了一條通道。眾人走了出去。

「你好,西街在哪邊啊?」

秦壽攔著一個行人說。

「就是那邊,你們要買房子吧,那個就是。」

形容看著秦壽眾人,指著遠處的一個高樓說。 眾人順著那個路人的手指看去,那邊果然是有一個豪華的大房子。高有五層,雕廊畫棟,好不氣派,院子四周圍繞著巨大的白楊樹。

「就是那個五層的大房子么?」

秦壽禮貌的問著邊上行走的一個路人。

「是啊,那是陳府的房子,就是那個賣房子,不過太貴了100萬兩啊。」

路人嘖嘖的說著,鄙視的看著秦壽眾人。

「那我們過去吧,要找一個棲身之所,在這裡還不知道要多久,真是越來也坑啊。」

蛇姬狠狠的打了一下秦壽的頭。

「哎呀,姐姐不要這樣啊,你為什麼打我啊,我這麼聰明都被你打傻了。」

秦壽摸著頭說著,眾人繼續是一臉黑線。

」別貧嘴了,我們去看看吧。」

蛇姬覺得很是無奈!眾人走了過去,轉過街道來到了一個豪華的大門前面。大門前面站著8個彪形大漢,兩邊是兩排拴馬的樁子。大門的上面一個巨大的牌匾,上面寫的是「陳府」。一個庄丁在門口掃地,大門口還坐著一個老頭,閉著眼睛不知道在那想啥,秦壽眾人直接朝著大門走了過去。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敢來陳府搗亂,是不是不想活了啊,還不快走。」

一個大漢對著眾人喊著,老頭還在那坐著,也沒說話。

「大哥你好,聽說這裡的房子要賣啊,我們來買房子的啊,還勞煩大哥通報一聲。」

蛇姬走上去,禮貌的說著,坐在椅子上的老頭慢慢的睜開了眼睛,朝著秦壽這邊看來。

「你們要買房,你們買的起么?快走,快走別瞎搗亂。」

大漢看著幾個人衣服普通,鄙夷的看著秦壽。

「我們是真的買啊,錢我們有的是。」

秦壽從懷中拿出一塊玉,放到大漢的面前晃著,他手中的玉是在西陵里得到的,通體碧綠,恍如一泉清水,明眼人一看就是寶物。

「陳一別亂說話,幾位貴客有禮了,還不退下陳三。」

老頭看到秦壽手上的玉,眼中射出了貪婪的眼神,走了過來訓斥著大漢。

「是的總管大人。」

大漢陳三對老頭很是恭敬的說著,回到了原位。

「老伯伯你也好,我要怎麼稱呼你老人家,請問你的這家的管事的么?」

秦壽非常禮貌的問著老頭。

「是啊,我是這裡的管家,你叫我陳伯就行了,小夥子你要買房子么?」

陳伯盯著秦壽,仔細的打量著他。

「晚生這廂有禮了,陳伯是不是這裡要賣掉。」

秦壽恭敬的對著陳伯試了一個禮。

「免禮,免禮,這消受不起啊,早晨就看到喜鵲在門口的樹上亂跳,果然下午就來貴客了。」

陳伯笑呵呵的看著秦壽,又打量了他邊上的人。

「是啊,陳伯我們要買個房子,我們也是剛來,打算在這裡長期住下,想買個好點的房子,作為安身之所。」

蛇姬怕秦壽說漏了,搶著秦壽前面對陳伯恭敬的說。

「這樣啊,是的我們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房子要賣了,我們要走了回老家種田了。」

陳伯的臉色非常的難看,雙眼盯著秦壽眾人。

「陳伯啊,那我們能進去看看么?能見一下這房子的主人么?」

蛇姬禮貌的對著陳伯施了一個禮。

「那你們隨我進來吧。」

陳伯的回答出乎蛇姬的預料,居然出奇的痛快就讓大家進門。眾人跟在陳伯的身後慢慢的走了進去,發現裡面的院子裡面很冷清,只有幾個傭人在修理花草。院子一條小道通往裡面,四周全是屋子圍繞著院子,院子里放著各種花草,讓人一進來就感覺到神清氣爽。

一條碎石路在眾人腳下,對面是一個豪華的大房子。豪華的房子門禁關著,裡面不知道在做什麼,眾人跟著陳伯走了一小會來到房子前。

「大小姐在么,有人來買房子了。」

陳伯輕輕的敲了幾下門,陳伯看裡面沒有反應,陳伯又三輕兩重的砸了幾下門。豪華的大門慢慢的開啟,裡面走出來一個奇醜無比的女人,20歲左右,但是衣服卻是豪華無比。女人用奇怪的目光看著陳伯,又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他身後的眾人。

「啟稟大小姐,這幾個人是來買房的。」

陳伯非常恭敬的對著女人做了一個稽首。

「怎麼?他們要買房子啊,那進來說吧。」

女人的口氣很是意外,眼中出現了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秦壽眾人。

「是啊你是這件房子的主人嘛,我們要買你的房子。」

蛇姬乾脆的回答女人。

「那我們先進屋說吧,看大家在這站著多不好啊。」

女人突然臉色一變,雖然看著有點猙獰,但是還是有誠心的。女人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眾人跟著女人走進了屋子。發現屋子裡面空蕩蕩的,就兩排做工精緻的椅子,椅子當中圍著一個大桌子,別的什麼都沒有了。

「陳伯還不給幾位貴客上茶。」

女人對著陳伯喊了一聲。

「是的大小姐,您看我著沒眼神。」

陳伯說完小跑了出去。

「幾位貴客坐吧,別嫌棄我這裡寒酸就行了。」

女人有點哀傷的看著秦壽。

「哪裡話,也讓你見笑了。」

蛇姬對著女人微微一笑,有點尷尬的坐了下來。

「不知道幾位貴客從何而來啊,在蔡城好像是沒見過各位啊。」

女人盯著眾人看了幾眼,打破了尷尬問著眾人。

「我們是從鶴城來的,想這蔡城安家立業。」

蛇姬禮貌的回答著女人,把在門口了解的一個城市隨便的說了出來。

「鶴城聽說過,離這裡很遠啊,幾位是大家公子吧。」

女人目不轉睛的看著蛇姬。

「還好,我們只是家裡讓我們來的先鋒,為了來這裡發展的馬前卒。」

蛇姬也盯著女人。

「這樣啊,那就是選對了。我這裡雖然不是蔡城最方便的地方,但距離皇城也不遠了。」

女人看來一會發現看不出什麼毛病,緩緩的對著蛇姬說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