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成長起來,我的力量將會凌駕於所有魔獸之上,所以主人你沒有必要再契約魔獸,如果你真的想的話,我可以教你馭獸。」

「放心吧,我不會拿我自己的命開玩笑。」珈藍說完,看著前面說道,「至於那個馭獸,以後再教我,我們現在還是對付出來的東西,」

就在珈藍的目光中,一隻八級流雲豹悠哉悠哉的走了出來。

珈藍見此,拿出長劍,嚴陣以待。

八級流雲豹,屬於風屬性靈獸,擅長攻擊。

「小黑,我們上。」珈藍興奮的說完,就拿著長劍沖了過去。

她現在已經是青階一級靈力師,對付八級靈獸流雲豹是絕對沒問題的。

縱身一躍,珈藍就到了流雲豹的上空,手中長劍夾帶著強大的力量朝著流雲豹的頭而去。

感覺到危險,流雲豹往前一衝,躲過了珈藍的攻擊,身後調轉身子,朝著落地的珈藍攻擊而去。

珈藍見此,也不敢輕敵,全力以赴。

十幾招下來,珈藍滿頭大汗的站在原地,而那流雲豹則是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小黑,它的獸核是你的了。」珈藍坐在一旁,拿出了準備的乾糧,吃了起來。

而小黑則是去拿流雲豹的獸核了。

流雲豹是八級靈獸,所以獸核蘊含的力量還不少,至少對於現在的它來說是不少。

珈藍吃完了東西,小黑也將獸核的力量吸收乾淨了。

被吸收了力量的獸核就宛如一塊石頭,掉在了地上。

珈藍見此,提起小黑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往深處走去。

半個月後。

「主人,前面有隻九級風角牛。」小黑興奮的說道。

珈藍聞言,點點頭,說道,「我們過去。」

就在小黑的指引下,那悲催的九級風角牛成功的去了地獄報道。

第二天,當珈藍才殺了一隻寒冰蛇的時候消失不見的小黑跑了回來,興沖沖的說道,「主人,有三隻七級火焰鼠襲來。」 獸妃駕到:邪皇盛寵 ,抬起頭看著小黑,笑著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是你去挑釁了它們才把它們引過來的吧?」

小黑聞言,乾笑兩聲,說道,「主人,我這也是為了你著想,這半個月來,你都從青階一級到七級了。」

珈藍無語,惡狠狠的說道,你好歹讓我休息一下呀。」


看著那怒氣衝天追來的火焰鼠,珈藍知道,休息什麼的都是浮雲了,於是又對了上去。

殺掉那三隻火焰鼠之後,小黑高興的吸收著獸核的力量,珈藍則是累的靠著一棵大樹休息了起來。

整整三個月的時間,珈藍都沒有出靈獸森林,而任務當中提到的天女獸獸核珈藍早就收集完畢了,還有多的。

而那些靈獸只要不是等級超過十級的,凡事被珈藍碰上,都是一個字,「死。」

搞得哪些靈獸只要一感應到危險就跑。

金瞳空間裡面,珈藍修鍊了一會,才停住了修鍊。

很好,三個月的時間到了紫階三級。

「小黑,你的力量是多少?」珈藍看著一旁的小黑問道。

不知道為何,她看不出來小黑的等級,就好像小黑沒有等級一樣。


「還早著。」小黑走到珈藍的面前,無奈的說道,「雖然吸收了很多獸核的力量,但是想要保持原形戰鬥,還是不行。」

「你簡直就是個無底洞。」珈藍哀嚎一身,倒在了地上。

這三個月來, 刺客活下去 ,其他的都給了小黑。

「主人,我們現在要回去了嗎?」小黑問道。

這森林不錯,它還想多待幾個月。

「嗯。」珈藍應聲,拿著那塊傭兵令牌看了看,說道,「再不回去,估計他們都認為我死了。」

其實,珈藍不知道的是,再她一個月沒有回去的時候,大家就以為她死了……

休息了一會,珈藍才出了空間,朝著靈獸森林外面走去。

由於她的所在地是在最深處的地方,所以走出去也花了四天的時間。

出了森林的那一刻,沒有樹木的遮擋,陽光照耀了下來。

一瞬間,珈藍竟然覺得有些刺眼。

她果然還是習慣黑暗嗎……

離開了靈獸森林,珈藍便去了傭兵公會。

還是那一身打扮,紅玉見到她的時候,表情很驚訝。

「夙夜,你可回來了,我還以為你……!」彷彿意思到自己說的話不好,紅玉閉上了嘴巴。

珈藍一笑,說道,「還以為我死了對嗎?」

「但是你一個接了天女獸的任務,又這麼久沒有回來,所以我們都以為你遇難了。」

「我就是在哪裡裡面磨練自己,所以才現在回來了。」珈藍說完,拿出了裝有天女獸獸核的袋子,交給了紅玉。

「既然接了任務,東西總要給的,金幣就不用了。」珈藍說完,就要離開。

紅玉反應過來的時候,珈藍已經走了。

看了看手裡的袋子,紅玉提著走入了公會內堂。


等到了內堂,那天登記的人,還有另外幾個人都在。

「紅玉,你這提的是什麼?」一人問道 紅玉聞言沒有說話,而是擋著他們的面打開了袋子,將裡面的東西到了出來。

頓時,裡面的靈獸獸核都落了出來。

「這……。」紅玉有些驚訝。

他們的任務是二十個天女獸獸核,但是這裡絕對不止二十個吧,五十個都有了。

之前等級的那人一見這獸核,說道,「該不會是哪個叫夙夜的拿來的吧?」

「恩。」紅玉點了點頭,「是他。」

「開什麼玩笑。」另外一人說道,「難道他一個人殺了五十幾隻天女獸?」

「我也不知道。」紅玉想了一下,說道,「他人已經走了,這些交給你們了。」

見紅玉出去了,眾人驚訝過後,便將這些東西收拾了起來。

走在外面的走廊上面,紅玉蹙眉深思。

夙夜,你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離開了雷月國,珈藍便朝著水蘭國而去。

途徑水蘭國花城的時候,珈藍在哪裡停了下來。

小黑坐在珈藍的肩膀上,看著四處都開放的花朵,好奇的問道,「主人,我們為什麼不直接回龍陵國?」

珈藍聞言,說道,「不急,我們先在這些國家看看在回去。」

如果直接回龍陵國,說不定哪裡的人正等著她。

她就偏不那麼早回去,讓他們自己去等。

「這樣啊……。」小黑不在說話,而是看著四周的場景。

水蘭國的花城名副其實,是一座到處都有鮮花的地方。

而且光是牡丹,從珈藍一路走來,看到的就不止十個品種。

現在也快入秋了,這些花還開得這麼漂亮,也是和氣候有關係。

進入一家客棧,珈藍點了幾份小菜,開始吃了起來。

「你們聽說了嗎?」隔桌的一人說道,「聽說城主府抓住了一隻魔獸。」

「魔獸?」另外一人驚呼一聲,「那不是只有荒古幻林和血霧山脈,以及傳說中的魔界才有的魔獸嗎?」

「你小心點。」剛開始說話的那人說道,「不光抓住了魔獸,好像還抓住了一個魔族人。」

珈藍聞言,夾菜的手一頓,魔族人?

「主人,我們去看看是什麼魔族人,按理說魔族是不會輕易被人類抓到的。」

側頭看了一樣肩膀上面的小黑,珈藍輕輕點了點頭,繼續吃著飯。

隨著夜晚的到來,珈藍宛如鬼一般的摸進了白天踩好點的城主府。

也許真的是抓住了魔族,城主府的守衛特別的嚴重,但是珈藍卻不好奇那些人是怎麼知道的。

紙包不住火,抓住魔族定然是耗費了很多的兵力,那麼多人的嘴巴,這城主自然是封不住。

珈藍正準備前去,卻看到一隊巡邏侍衛朝她的方向走來,身子急忙一閃,悄無聲息的躲進了假山後面。


等人走了之後,珈藍才悄悄走了出來,往前面而去。

等靠近一間房間的時候,珈藍從窗戶往裡面看了看,發現是一件丫鬟休息的房間,又才離開了這裡。

穿過幾個房間,珈藍看到一間房間,燈火通明,守衛森嚴。

珈藍見此,計算了一下距離和方向,要過去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都到這裡了,不去也可惜了。

「小黑,你可不可以過去?」看著前面的情況,珈藍以靈魂之音問道。

「不可以。」小黑直接說道,「我過去會被發現。」

它現在的情況根本就過不去。

珈藍聞言,有些無奈。

是啊,她都過不去,更何況小黑。

就在此時,屋子裡面的人都走了出來。

看見那些人出來,珈藍不敢大意,立刻屏氣凝神的躲在了一棵樹上。

連呼吸都不敢。

在聖靈學院待了那麼久,珈藍深知,紅到紫階的靈力師不過是天地玄黃裡面的黃極,在黃極上面,還有著更厲害的高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