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恢復了才慢慢跟你說,快給我護法。」

只見溫筱琰從自己的儲存戒指中掏出了一顆藥丸放進了嘴巴裡面,盤坐下恢復起來。

其實她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其實心中還是挺高興的,她當然是信任李翊凡的,不過人人都有秘密,願不願意說就是別人的事情了,自己管得著嘛。

就在她將藥丸放進嘴中的一瞬間,李翊凡就這麼定睛看著她吃了下去,要知道這不管是什麼丹藥,價格都是比較昂貴的,能擁有丹藥的一般身份都不簡單。

於是這便李翊凡的腦中產生了一個疑問,溫筱琰的身份又是什麼,她對於這個問題一直是迴避的,現在李翊凡也是琢磨不透,不管怎麼說,她的身份絕對不一般。

不過當前還是好好的為他們護法吧,什麼事情都等他們醒來再說。

不過肉的味道是吸引人的,正好目前李翊凡也是無聊,那麼還不如吃吃肉吧。

他正準備將一頭赤火魔狼的屍體,拖到火堆旁邊的時候,突然看到了黑暗之中有許多的發光的眼神,他知道這是這些魔獸被赤火魔狼的血液所吸引來的。

不過他一點兒都不害怕,先不說這些魔獸都知道這裡剛剛才發生屠殺,而且就是這些人類做的,不敢輕舉妄動。

就是它們敢來,李翊凡也不會怎麼害怕,要知道剛剛他們才嘗到了那星光的甜頭,此時他是巴不得這些魔獸過來呢。

他將赤火魔狼拖到了火堆旁后,又發現柴火也不是很多了,於是立馬又在周圍搜集了一大堆柴火來,這些干枝枯葉的,在這裡最不缺了。

正當他準備為這一頭赤火魔狼開膛破肚的時候,他才突然想起來,溫筱琰之前講解赤火魔狼的時候,說了在這赤火魔狼的身體之中帶有一種天生的毒素。

所以這個時候李翊凡突然有些不敢下手了,萬一這毒素會影響吃了肉的人怎麼辦,對了可以先給這些隱藏在黑暗之中的魔獸吃吃看啊,要是沒問題自己再食用。

於是他又將幾頭赤火魔狼的屍體往黑暗之中,果然好幾雙「眼睛」都朝著赤火魔狼的屍體沖了過去。

過了一會兒,有一些「眼睛」吃飽了,也不願再留在這裡,已經離開了,但是還有著一部分希望還沒有吃飽,繼續留了下來,用發亮的雙眼盯著李翊凡這一邊。

在過了一會兒,這些留下來的魔獸並沒有發生李翊凡所想的癥狀,他知道,這赤火魔狼的肉應該是可以食用的了。 於是他就拿出他那一把明晃晃的刀子,為這赤火魔狼進行剝皮抽筋、拔骨和去除內臟等神聖而又偉大的事情。

隨後就是割肉燒烤就行了,李翊凡雖然沒有肖灑那麼高的廚藝,但是直接就將肉插在樹枝上烤,這一點他還是會做的。

過了一會兒,這肉就烤好了,儘管他沒掌控好火候,使得這肉有一些焦味了,不過自己做的孽,再怎麼也要跪著吃完啊。

他將樹枝拿在手上,嘗起這狼肉是什麼味道。

他先是試探性地咬下一塊,嚼了嚼,其實味道也不是那麼的難吃啦,只是微微有一點兒焦味,肉質還是十分鮮美的,只能夠怪他自己沒有那個本事將它烤好。

你以為他會覺得自己弄出來的食物難吃就不吃嗎?他吃了剛剛的狼肉之後,立馬就吃了開來,那動作別提有多難看了。

但是他才不會在乎這些,反正這裡又沒有其他什麼人,誰看到的到,就是有,我也敢這麼吃,他能咋滴,不服我就打他丫的。

最後李翊凡又給自己烤了一點點,這才飽腹。

「這都這麼久了,按理來說大昌應該早就突破了啊,可是現在怎麼還沒有突破呢。」

看著一旁的張大昌,李翊凡的腦中產生了疑問。

不過當他仔細看的時候,竟然發現了張大昌的臉上出現了痛苦之色,他臉上某些地方甚至都出現了一些扭曲。

這是怎麼回事,不就是突破嘛,還不至於這樣吧。

緊接著他又看到了張大昌那緊咬著的牙齒,像是在憎恨著什麼,手上也是青筋暴起。

看到這裡,李翊凡知道了,暗道不好,這大昌是有了心魔啊。正當他突破的時候,這心魔於是就出現來阻撓他突破。

何謂心魔,心中有不好的東西就是心魔,若是這不好的東西不做清除,就會讓自己逐漸被他所影響,從而影響自己整個人,自己就將自己擊垮了。

什麼事情都要做到釋懷,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就是這個道理,不為其他事物所動,心魔就化為烏有。

但是此時,大昌若是不及時脫離這心魔的困擾,他就會逐漸地迷失了真我,最後走火入魔,最終忘卻了自己。

「大昌,心神合一,不要聽信它的讒言,它是你的心魔啊。」

李翊凡此時也不能夠有什麼其他的辦法來解決大昌現在的這個問題,只能試試用言語來作為助力,看看可不可以幫他一把。

很明顯,李翊凡的話說了以後,張大昌有了那麼一點兒微弱的變化,但是作用不大,不過還是證明這是有用的。

「大昌,你想想少爺我,難道你不想要跟你苟延殘喘好不容易活下來的兄弟們都成功走出玄烈山嗎?如果你被心魔所干擾,你的兄弟們又該怎麼辦?這些你都考慮了嗎?」

李翊凡說的句句有情,字字戳心,他才和張大昌認識沒多久,在大昌的心中,他的地位是有其名無其實,但是有一點不一樣。

之前與他在一起的那些兄弟們,他定然是捨不得的,並且是心中難以割捨的,因為他們出生入死過,所以才會在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份濃厚的感情在裡面。

正因為人都是有感情,所以李翊凡用這種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法——情感,來喚醒他的真我,使得他戰勝心魔,儘管不能達到消滅,但是度過這一次的突破難關也是可以的。

不知道張大昌現在是怎麼想的,但是能夠看到的是,他現在臉上漸漸地恢復了常態,手上的青筋也蟄伏了下去。

看到這裡,李翊凡不經意地在心中自誇,看來還是我最流弊啊,心魔都被我壓下去了,我又拯救了一名於水火之中的人了,感覺自己好偉大啊。

其實有些人好像忘記了自己曾經也被心魔所困擾,要不是最後是「沐雪」啊,有些人不知道現在哪有那麼生龍活虎的。

突然張大昌的身上爆發出了強大的氣息,李翊凡急忙展開防禦,用身子保護溫筱琰。

說起來這都已經是他第二次為了她了,而且兩次相差的時間還都不怎麼長,這才是李翊凡最無語的地方。

元素力量宣洩了一會兒,便停止了下來,這一下李翊凡也可以休息了,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為溫筱琰抵抗元素力量的宣洩的時候,她就已經恢復完畢了,正好看到了在她身前的他。

「唉!每次他們突破,都需要我來護法,真的很累啊,蒼天啊,大地啊,你們說這還有理嗎?」李翊凡一副很痛苦的樣子,一會兒對著天,一會兒又對著地,假裝哭泣。

「怎麼沒有理了?你這麼一個有責任心的人,不是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嘛,這說明你的能力大啊,你說對吧。」溫筱琰笑盈盈地在他的身後故意變了自己的聲音,調侃他。

沒想到此時的李翊凡竟然接上話了,一副神奇得意的樣子,「那是當然了,我這麼一個有責任心的人,那可是所有女孩心目中的男神啊,我能力大著呢。」

「哦?是嘛,我可聽說,你被有一名女子給調戲了,這是不是真的啊。」

溫筱琰這麼一說,李翊凡炸了,立馬便跳了起來。

「哪個女子敢調戲我,我可是李翊凡啊,我風流倜儻,玉樹臨風,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誰敢……」

話說到這裡,他也正好將自己的身子轉到了身後,面對他的是溫筱琰那一張笑盈盈的美麗的容顏。

不過李翊凡此時心中可無半點欣賞這美麗的心思,他話還沒有說完,便不再說話了,一動也動的了。

「你繼續說啊,我聽著呢。」溫筱琰恢復自己本來的聲音道。

可是李翊凡卻沒有了剛剛的那一種王霸之氣,此時的他更加像是一頭乖巧的小貓咪。

「我不想說了,你能怎麼樣啊?」

溫筱琰咯咯一笑,揭穿他道:「我看你不是不想說了,應該是不敢了吧,要不要我再給你現場實驗一下啊?」 「啥?你剛剛說什麼了?」李翊凡故意一副什麼都沒有聽到的樣子。

這個時候剛好張大昌也恢復了過來,這讓李翊凡抓住了脫身的機會。

他徑直向張大昌走了過去,道:「大昌啊,你這突破到地境中期了吧,感覺渾身上下怎麼樣啊?有沒有不適的反應?」

張大昌自然是不知道之前的事情的,他憨厚般地笑道:「感覺還行,突破的感覺真爽啊,看來這一次沒有白跟著少爺您啊。」

聽了這話,李翊凡簡直要上天了,很臭屁地哈哈大笑地道:「是嗎?」

只見張大昌一副認真的表情,道:「當然是啊,少爺你不知道,我跟你說,你剛剛那可是比一人當關萬夫莫開還要猛啊。

那架勢,那氣息,別提有多麼的流弊了,特別是最後飛起來的那一招,簡直可以讓我這顆小心臟砰砰直跳,我都想學了,要不然少爺你教教我吧?」

說到這裡,張大昌突然拉住了李翊凡的手,請求教他招式的話。

這一拉可是將李翊凡給嚇了一跳,先是連忙掙脫了他的手,隨後立馬與他展開一段距離。

這讓一旁在看熱鬧的溫筱琰都是咯咯地一笑,這個李翊凡也真是滑稽。

不過當大昌問道:「少爺,你這是幹什麼啊?我又沒有病的。」

正因為他問這個問題,隨後李翊凡才說出了原因。

只見他是一臉的一本正經,道:「光天化日之下,兩個大男人,拉拉扯扯的,成何體統,要是被別人看到,傳出去敗了我的名聲怎麼辦?」

聽完這句話,張大昌和溫筱琰兩人感覺天空似乎飛過去了幾隻烏鴉一樣。

特別是張大昌本人,是特別的尷尬,雖然他承認自己確實有些厚臉皮,但是此時的他,也有一些承受不住了。

「少爺,您是大佬,您是大佬。」

他不得不這樣說,這可沒有絲毫帶有水分的。

「不說了,你們快過來吃肉吧,我們也沒有帶鹽什麼之內的東西,現在你們就將就一下吧,我已經吃過,我弄出來的味道卻是不行。」

你們是不是會以為李翊凡很好心,已經也他們烤好了?當然那是不可能的。

看著兩人那尋找食物的眼神,李翊凡道:「別找了,在這兒,不過得你們自己烤,我剛剛說了,我烤出來的不咋滴。」

張大昌聽了這話,雖然無語,但是也不好說什麼,但是溫筱琰就不一樣。

她可是勃然大怒,「李翊凡你怎麼不去死呢?」

李翊凡被突然一嚇,看著那對著他發怒的表情,他竟然有些語無倫次了。

「你別激動,好不好嘛!」

異瞳臨世:軍少之霸寵甜妻 「不激動,快給本小姐把烤肉準備好了。」

當她說完之後,似乎又知道了李翊凡要說什麼,於是她緊接著又道:「難吃我也要你烤。」

「那我要是不烤呢?」

「不烤?」溫筱琰語氣稍微弱了點,給人一種彷彿她已經屈服認輸的感覺。

實則在這個時候,她已經在緩慢地輕輕地向李翊凡移動了。

不過李翊凡本人此時還並沒有察覺,一副很流弊的樣子,道:「對啊,我就是不烤。」

「是真的嗎?你沒有騙我。」溫筱琰繼續道。

一旁的張大昌此時已經看不下去了,心中道:少爺啊,你太慘了,一定要保重啊。

「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人的。」

也就是在他剛剛將這一句話說完的時候,溫筱琰成功地抵達他的身邊,手中的「老虎鉗」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刷地一下,揪住了他腰間的一把肉。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將這肉進行一個一百八十度的翻轉,要知道,這可是溫筱琰最擅長的一件事情。

緊接著下一秒,李翊凡哇地一下就痛叫了起來,差點就哭了,可憐了。

「姑奶奶,你放手,我烤,我烤還不行嘛,你想吃多少都可以,你快點放開吧。」

這一下才是真正的手底下見真章,李翊凡急忙求饒。

「嗯!你不是說不烤嗎?這一下就知道烤了啊,剛剛你不是這樣說的吧。」

此時的溫筱琰看起來格外的邪惡,頃刻間,她手上的力度又加大了幾分,同時也讓李翊凡的慘叫聲加大了幾分。

「姑奶奶,誤會啊,天大的誤會。我說的是不烤那是不可能的,尊敬少女那可是我的一個美好品德,不給誰烤,都不可能不給你烤啊,你就大發慈悲放我這一次吧。」

在另一邊的大昌實在是受不了了,他閉上了眼睛,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這個世界簡直是太黑暗了。

「看到你這麼誠心誠意的份上,本小姐這次就饒了你了,不過你得記住,以後要是求本小姐,就直接叫小姐,別叫姑奶奶,這詞我聽著顯老,知道了嗎?」

說完,要放開的時候,溫筱琰都不介意再報復他一下,於是她又狠狠地捏了一把。

痛的李翊凡是嗷嗷直叫,他的眼中發出那幽怨的眼神,用自己的手掌輕輕地按摩剛剛被溫筱琰揪住的地方。

他心中苦悶道:這個女人簡直是太暴力了,老天爺啊,你就不能夠給我一個好一點兒的夥伴嗎?這樣下去,我怕我不會死在敵人的手中,而是死在這個惡毒的人手中,我的救星你在哪裡啊?

「快點兒,你想什麼呢,剛剛自己說的話,現在又給忘記了?」 鹽店街 溫筱琰開始催他了。

他繼續掛著自己那幽怨的眼神,悲傷地道:「我馬上去。」

不過就在他烤肉的過程之中,溫筱琰也不願意放過說他的機會。

「拿有你這種直接放在上面烤的,你得翻動它啊,讓它轉起來啊。」

「你的手能不能夠快一點兒,是不是沒吃飯啊?」

「注意控制火候,我怎麼認識了你這麼笨的人啊,連這麼一個簡單的活兒,都不會。」

……

在此期間,李翊凡多次想要遇到她發火,台詞他都在心中想了多少遍了,不過最後話剛到嘴邊,他自己就給吞回去了,好男不跟女斗,還是繼續烤肉吧。 「烤好了,拿去。」

看著自己手中的得意之作,李翊凡是一臉的神氣,也不知道這得意之作是誰指導他才做出來的。

此時這烤肉相比之前李翊凡做隨意烤的,一是顏色恰好,二是將這烤肉拿到眼中,便一股肉香味吸引著人的胃口。

溫筱琰接過李翊凡遞過來的烤肉,先是用那靈巧的鼻子湊近聞了聞,就像是一名挑剔家一般,審核這烤肉。

「還算行吧,可以入口。」

很顯然她對李翊凡烤出來的烤肉的評價很低。

李翊凡看到自己的得意之作竟然只得到了如此之低的評價,他心中自然是不舒服的,不過不舒服歸不舒服,他還不敢怎麼樣,剛剛才發生過的事情,他可不希望在發生第二遍。

只是小聲嘀咕了一下,「有的吃就不錯了,還挑剔挑剔,事多。」

儘管他的聲音沒有被溫筱琰聽到,但是他蠕動的嘴唇卻是被她看到了。

「你嘀咕什麼呢,是不是有痒痒了?」溫筱琰舉起自己的纖纖玉手,向李翊凡做出了一個令人恐怖的笑容。

李翊凡不經地打了一個冷顫,他可不敢再嘗試了,這女的簡直不是人,還有她那魔鬼般的笑容,簡直可怕極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