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眼魔狼都出現了,土龍還會遠么?」

林天睜開眼睛遠遠掃一眼,就迅速察覺了來者是什麼妖獸。這是一頭兇猛的碧眼魔狼,比追風豹厲害多了,尋常的先天武者都遠遠不是對手。如果是剛進乾坤刀宗的時候遇到這頭妖獸,林天也要頭大,現在卻是絲毫不懼,甚至舉手歡迎。

聞風而來的妖獸越強大,死在這裡的妖獸越多,就越有可能把土龍引出來,這正是林天在這裡守株待兔的真正目的! 不出所料,碧眼魔狼比追風豹厲害多了,殺氣騰騰的來勢洶洶。但來得快,死得也快,沒等它撲到林天身邊就被吸血藤妖伏殺。

兩頭妖獸的屍體,以及瀰漫在空中的血腥味,迅速引來了更多的妖獸。

林天端坐不動,在小山坡上閉目養神,讓吸血藤妖放開手腳盡情殺戮。慢慢地,小山坡上堆積的妖獸屍體越來越多,看似低矮的小山坡暗藏殺機。回到了煉魔場的吸血藤妖,如同一尊來無影去無蹤的殺神,來多少妖獸就死多少。吸食大量妖獸的鮮血后,吸血藤妖蛻變的跡象更加明顯了,根部的萌芽凸起不斷地輕輕顫動,第二條觸手呼之欲出。

「第七十三頭妖獸了,土龍呢,在哪裡?」

「難道,煉魔場內的土龍當真死絕了么?」

林天呢喃,心中有些煩躁。

死在小山坡上的妖獸,已經增加到了七十三頭。這麼多妖獸的屍體堆積在一起,散發出濃濃的血腥味,方圓數十里內的妖獸都被吸引過來。小山坡外圍,就來了許許多多的妖獸在黑暗中窺伺,但林天等待的土龍卻遲遲不見蹤影。

繼續守株待兔等下去,還是主動出去尋找碰碰運氣?

林天皺起了眉頭,沉思一會,繼續盤腿端坐在小山坡上不動,沉住氣繼續等待。

聞風趕來的妖獸越來越多,看著堆積在小山坡上的屍體,一個個蠢蠢欲動。但眼看眾多妖獸死在小山坡上,一個個警覺起來,只是圍著小山坡來回走動,獸性大發衝上去的越來越少。煉魔大裂谷內,出現了罕見的一幕,許許多多原本是天敵的妖獸難得地聚在了一起。換做一般的宗門弟子,被這麼多妖獸圍起來只怕早就腿軟,或者倉促突圍了,林天卻繼續坐著不動,耐心等待。

主動出去尋找,純粹是碰運氣,也許瞎貓碰到死老鼠真能找到土龍,但更大的可能是一無所獲白白浪費時間;

相反,聞風趕過來的妖獸越多,動靜越大,引出土龍的可能就越大;

妖獸都是嗜血的,並且感應敏銳,尤其是兇猛的土龍,除了當真是死絕了,不然總會有土龍趕過來,遲早而已!

林天沉著冷靜,知道越是不耐煩的時候,就越需要冷靜和耐心。很多時候,比別人多堅持一小會,就能迎來收穫。果然,約莫過了半個時辰后,終於聞到了一縷依稀熟悉的氣息。這股氣息,不是什麼體味,也不是什麼殺氣,而是一股隱隱約約的新鮮泥土的氣息,一種泥土被翻開后散發出來的味道。

在這人跡罕至的妖獸世界,什麼情況下能聞到這種味道?或者說,什麼樣的妖獸,行進間會翻起泥土?

就目前所知道的,只有兩種,一是吸血藤妖這樣的妖孽,另一種,就是同樣可以在地面下行走的土龍!

林天精神一振,凝神仔細感應。

這股隱隱約約的氣息,從東南面的一片灌木叢內傳來,越來越近。速度不快,但味道越來越清晰。

來了!

等了這麼久,果然來了!

林天激動起來,深深吸一口氣,沉住氣靜等時機,安撫躁動的吸血藤妖。這傢伙的感覺更加敏銳,蠢蠢欲動的要迎面而上,在林天的控制下才潛伏在地下不動。

一道波浪,自東南方向蜿蜒而來。地面上不見什麼異樣,地面下卻散發出濃濃的危險氣息,如同一條蟒蛇在地下潛行。只有凝神仔細觀察,才能看見地面上隱約留下一道痕迹,鬆軟的泥土向兩邊分開。

聚集在小山坡外圍的妖獸,騷動起來四下奔逃,讓出了一條通往小山坡的路。妖獸的直覺,驅使它們遠離危險,遠道而來的土龍長驅直入殺氣騰騰而來,到了小山坡的山腳才驟然停下。

冷風呼嘯,林天頭頂寬大的流雲斗笠,盤腿坐在小山坡上一動不動。身旁,橫七豎八地躺著數十頭妖獸的屍體。

「來吧,等你很久了!」

林天心頭呼喝,身體端坐不動,體內的兩道刀旋卻開始緩緩旋轉起來,醞釀最強一擊。

或許是聽到了他的呼喚,也許是自持強大,土龍略微停頓就開始出擊了。夜色下,只見一條波浪從山腳迅速向坡頂上的林天奔去,距離拉近到五六米后,吼的一聲,一個巨大的頭顱破土而出,張開血盤大嘴閃電般向林天撲去。

一直盤腿坐在地上的林天睜開眼睛,正好看見土龍飛身撲上的一幕,猙獰的血盤大嘴越來越近。

「小妖!」

林天一聲厲喝,潛伏在地下的吸血藤妖奮起出擊,眼看土龍的血盤大嘴就要咬在林天身上之際,猛然從地下衝出,藤蔓末梢像把刺刀一樣從土龍的下巴刺進去,洞穿它的喉嚨。

同樣潛伏在地下,和土龍相比,吸血藤妖潛伏得更深,攻擊也更加凌厲,體型遠遠比不上龐大的土龍,但爆發力和速度更勝一籌。潛伏在地下猛然出擊,這一招百試不爽堪稱一個完美的殺手!

以自身為誘餌,吸血藤妖深藏在地下,暗藏殺機一擊致命!

林天勇於冒險,故意暴露行蹤吸引土龍的注意力,一時之間,讓這個攻擊迅猛的傢伙都躲避不及。不過,這傢伙也遠非追風豹那樣的低級妖獸可比,怒吼一聲后,竟然掉頭就走。吸血藤妖糾纏不放,末梢刺入土龍喉部,身體隨之纏上去,像條蟒蛇一樣纏得緊緊的;但就是這樣,仍然無法一擊致命,反倒被土龍拖著離去。後者一頭扎入地下,要潛入地下遠遁。

「想走?」

林天冷笑,長身而起,眼看土龍就要沒入地下,一把抓住土龍的尾巴,體內兩道刀旋加速旋轉,猛然發力把土龍活生生拖出來。緊跟著,一個箭步衝上去,反手拔出背後的黑水重刀,手起刀落,土龍的頭顱就掉在了地上。

第一次遇到土龍的時候,即使有張五常的鼎力相助,林天也是驚險連連死裡逃生;

現在,在吸血藤妖的幫助下,卻反過來幹掉一條兇猛的土龍。有再厲害的高手壓陣,也不如有自己的天命戰神相助!

土龍的身軀用力扭動幾下,然後就漸漸沒了聲息。

「大功告成!」

林天昂頭一聲長嘯,也不管還在山坡下虎視眈眈的眾多妖獸,就地行動起來**土龍的屍體。

按原有的計劃,林天準備剝下土龍的外皮和鱗片煉製成一副特殊的盔甲,披在吸血藤妖身上加上一層偽裝。原以為獵殺土龍是難度最大的一個步驟,現在,才發現更大的麻煩還在後面。土龍的身軀太過龐大,而吸血藤妖的體型相比起來又太小,偽裝起來怎麼看都彆扭不夠真實。宗門大比武上,卧虎藏龍不知有多少宗門高手會登台較量,其中不乏經驗豐富的大高手,這樣的偽裝只怕一亮出來就被人識破。

準備了這麼久,到頭來全都白忙了?

林天搖頭,看著土龍的屍體皺起了眉頭,來不及多想,突然間毛骨悚然一股寒氣從背後襲來。轉身一看,一個土龍的頭顱已經來到了身後。

地面下,還有一條土龍,一雌一雄?

林天心頭大震,然後感覺不對,驟然來到身後的土龍比之前那條小多了,比吸血藤妖大不了多少。看樣子,顯然是一條剛出生的小土龍。不過,體型不大,速度卻是不慢,不等林天多想就撲到了他面前,憤怒地一口咬下去。

林天的身體晃動起來,左右虛晃幾下,施展縹緲步閃過小土龍的襲擊。飽餐一頓的吸血藤妖撲上來,纏住了小土龍的身體。

「不自量力!」

林天一刀劈出,沉重的黑水重刀爆發出耀眼的刀芒,一下子就到了小土龍上空,出刀快如閃電。正要一刀把這條小土龍砍成兩截,看看與其糾纏在一起的吸血藤妖,突然心中一動。

成年的土龍身軀太過龐大,難以做到逼真的偽裝,這條小土龍呢?

一刀把這條小土龍殺了,用它的皮肉煉製成獨特的戰甲,還是……

林天目光閃爍,突然想到了一個主意,刀刃驟然停下。心念一動,指揮吸血藤妖把觸手末梢刺入小土龍體內,將其麻痹,但沒有吞噬其血液;然後,從這個傷口鑽入小土龍體內。

天底下,最好的偽裝就是沒有偽裝,而是寄生,天衣無縫!

土龍潛伏在地下,吸血藤妖潛伏在土龍體內,雙重潛伏,那才是真正完美的伏殺!

林天隨機應變,打破常規想到了一個大膽的主意。吸血藤妖速度飛快,在他的指揮下迅速鑽入了小土龍體內,現在,就看能不能做到寄生這一步了。寄生成功,吸血藤妖就改頭換面,可以真正光明正大地在人們召出來;寄生失敗,大不了想辦法再獵殺一頭土龍!

林天伸手,把拚命掙扎的小土龍按在地上,將其控制起來幫其止血,甚至,把體內磅礴精純的真氣源源不斷地灌輸進去給小土龍續命。

吸血藤妖出了名的嗜血和兇猛,但寄生在別的妖獸體內,林天從未聽人說過,到底可不可行也沒什麼把握,只能大膽嘗試。 被吸血藤妖鑽入體內,小土龍瘋狂地掙扎,但在林天的約束下無法反擊,想跑也跑不了。慢慢地,身體抽搐,掙扎越來越小。最後,甚至硬邦邦地躺在地上,偶爾才動一動尾巴。

失敗了?

林天皺皺眉頭,但鼓盪神念,可以感應到小土龍的生命並沒有消逝。果然,沒等多久,小土龍就慢慢地動起來。硬邦邦的僵硬的身體漸漸柔軟起來,先是在地面上扭幾下,然後繞著林天打轉,甚至親熱地爬到林天身上,一股熟悉的氣息從其體內傳來,那是吸血藤妖的氣息,興奮地控制小土龍爬上爬下。

好,成功了!

小土龍在吸血藤妖的控制之下,任其宰割,而吸血藤妖又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這是寄生,還是共生?最後,吸血藤妖和小土龍會變成什麼樣子?

林天激動起來,也有些疑惑,現在這個結果,已經是在原有的計劃之外,將來會怎麼樣有著無數種可能。本來,只想來煉魔場獵殺一條土龍給吸血藤妖披上一層偽裝而已。

吼!一聲怒吼傳來,聲音震耳。

聞風而動趕過來的妖獸越來越多,在小山坡下觀察良久,一頭蠍尾獅終於按捺不住了,怒吼著衝上來。這傢伙長著一個獅子的腦袋和身子,卻長著一條蠍子的尾巴,性情兇猛,在煉魔場也是凶名遠播的一種猛獸。速度飛快,怒吼聲還在空中回蕩就撲到了山坡上。

林天轉過身來,看著眨眼就近在咫尺的蠍尾獅,眼皮輕輕一跳。

來得好快!

不過,來得正是時候!

林天退後一步,同一時間,吸血藤妖就控制著小土龍飛身迎上去,兩頭妖獸惡狠狠廝殺起來。

在伏擊刺殺方面,吸血藤妖有著與生俱來的巨大的優勢,啟動瞬間爆發力驚人,觸手末梢蘊含劇毒可讓獵物瞬間麻痹,然後趁機吸血掠奪獵物的氣血精華,這方面,同樣可以潛伏在地下的土龍要為之遜色。但在正面硬戰方面,身體矯健的土龍反過來要勝過一籌,初生的小土龍就有攻有守,在和蠍尾獅的廝殺中不落下風。

土龍一族的優勢施展出來了,吸血藤妖呢?

寄生后,能不能融合兩大妖獸的長處和天賦神通?

林天橫刀在胸前,站在一旁壓陣,雙眼一眨不眨仔細觀察小土龍和蠍尾獅的戰鬥。

吼!久攻不下,連一條剛出生不久的小土龍都打不過,蠍尾獅怒了,只攻不守發起狂風驟雨般的猛攻。小土龍節節敗退,就在林天目光一冷要衝上去助陣時,小土龍奮起反擊了,看準時機猛然扭動腰身,一下子撲到蠍尾獅面前;後者不甘示弱,迎面撲上去,兩頭妖獸惡狠狠地撞在一起。然後,蠍尾獅一聲悲鳴。

迎頭相撞的瞬間,小土龍嘴裡黑光一閃,伸出一截藤蔓般的東西,如槍如刺狠狠刺入蠍尾獅眉心,後者一下子就癱倒下去,體內的氣血消失大半。看上去,似乎只是被小土龍的舌頭舔了一下,然後就不行了,被小土龍隨後一口咬斷喉嚨。

側妃有喜 「好,看準時機,一招致命!」

林天失聲叫好激動起來,電光火石之間,蠍尾獅都不知怎麼回事,他卻看清楚了。兩頭妖獸迎面相撞的瞬間,潛伏在小土龍體內的吸血藤妖暴起突擊,從小土龍嘴裡伸出刺刀般的觸手末梢猛刺上去。 前妻歸來 就這麼一下,生性兇猛的蠍尾獅就倒了,死了都不知是怎麼死的。任誰也想不到,小土龍的身體裡面,還潛伏著一個更兇猛的殺手。

小土龍昂起頭來,尾巴纏住蠍尾獅的屍體,將其遠遠拋出去。然後,一頭扎入地下,一條波浪迅速向山坡下的獸群奔去。空中,蕩漾著濃濃的殺氣。

吸血藤妖生性嗜殺,對鮮血和殺戮有著難以忍耐的渴望,主動向獸群發起了攻擊。

聚集在山坡下的妖獸,躁動起來,妖獸的本能讓它們感應到了危險。但看著山坡上堆積如山的妖獸屍體和闖入煉魔大裂谷的林天,一時之間又捨不得離去。

吸血藤妖的攻擊,來得比預想的還快。

潛到了地下的小土龍,猛然破土而出,一口咬住一條巨蟒的尾巴。就這麼輕輕咬一口,腰身比水缸還粗的巨蟒就癱倒在地上無法動彈,體內的鮮血瞬間消失一空。潛伏在小土龍體內的吸血藤妖故技重施,讓人防不勝防,剎那間根本來不及反應,等回過神來明白怎麼回事已經晚了。

獸群大面積騷動起來,一頭頭兇猛的妖獸悲鳴著倒下。

土龍雖然厲害,但也不可能單挑整個獸群,尤其是一條剛出生的小土龍,對厲害的妖獸來說根本就沒多大的威脅。但加上一條隱藏得天衣無縫的吸血藤妖,這就截然不同了,幾乎沒有一頭妖獸能躲過吸血藤妖的伏擊。吸取大量妖獸精血后,吸血藤妖的攻擊越來越凌厲,連帶著小土龍也越戰越勇。

「好,好一條吸血土龍!」

「小妖,來吧,看看誰殺的妖獸更多,哈哈哈!」

在山坡上壓陣的林天哈哈一笑,飛身撲上去加入戰場,耀眼的刀芒在夜空中劃過,笑聲未落,一頭蠍尾獅的腦袋就掉在了地上。

潛伏在小土龍內的吸血藤妖兇猛,林天手裡的黑水長刀同樣不落下風。

在後山的瀑布下苦修三天後,林天身體疲憊融合在四肢百骸內的真氣似乎一下子被抽空了,刀旋蘊含的真氣卻是大增,同樣的招式,無論出刀的速度還是威力都今非昔比!

吼!獸群怒吼連連,不少生性兇猛的傢伙獸性大發,發起了瘋狂的反擊。同一瞬間,就有三頭妖獸向林天撲過去,兩頭蠍尾獅,還有一個雙頭食人魔。這三頭妖獸後面,還有七個兇猛的傢伙跟了上來,要一舉把林天淹沒將其撕成碎片。

對妖獸們來說,林天的誘惑比小土龍還大,衝下小山坡后迅速引來了妖獸們的圍攻。

「小妖!」

林天一聲厲喝,在不遠處廝殺的吸血藤妖心領神會,控制著小土龍一頭扎入地下,下一刻,從林天腳下冒出,一口咬斷雙頭食人魔的喉嚨。冷冽的刀光,擦著小土龍的身軀呼嘯而過,林天也出手了,體內兩道刀旋一起瘋狂旋轉,施展霸王三式中的霸掃千軍。咔嚓、咔嚓兩聲,惡狠狠撲上來的兩頭蠍尾獅齊齊被砍成了兩截。

用恨天刀的手法去施展霸王三式,刀意剛猛爆裂不說,速度還超快!

林天心頭暢快淋漓,隱隱約約的感覺似乎這才真正把霸掃千軍的威力展現出來。極致的速度,一瞬間就徹底爆發的力量,這才是真正的絕殺!

吼!怒吼震天,緊隨其後的七頭妖獸惡狠狠地撲上來。七頭妖獸一起上,聲勢浩大。

「來得好,殺!」

林天昂頭一聲長嘯,身體旋轉著迎面撲上,每旋轉一圈劈出一刀。殺得興起之下,施展旋風斬主動湧上去,刀芒翻滾著越滾越大。先是和一頭追風豹撞在一起,翻滾的刀芒將其遠遠劈飛;然後,是一頭碧眼魔狼,嗚咽一聲直接被斬成了兩截;跟著,是一頭食人魔。

落在林天身後的小土龍,一頭扎入地下,地上一條波浪弩箭般向前掠去。下一刻,小土龍破土而出搶在了林天前面,身體蜷縮起來纏住一條向林天撞過去的鐵頭犀牛,張嘴一咬,竟然咬不進去。這頭鐵頭犀牛猛地轉身低頭,挺起鋒利的牛角,正要用這彎彎的牛角把小土龍挑起來,一截黑乎乎的藤蔓從小土龍嘴裡電射而出,不偏不倚正好洞穿鐵頭犀牛的腦袋。沉重如山的大犀牛,身體頓時轟然倒地,強悍的身軀擋住了小土龍的利牙,卻擋不住吸血藤妖刺刀般的觸手末梢。

「哈哈哈,小妖,幹得好,殺!」

林天哈哈一笑,沒等力竭就迅速變招。這一次,身體快速搖晃起來,影影綽綽帶起一個個殘影,只見刀光不見身影,刀刃帶起呼隆隆的奔雷聲。方圓八米內,所有妖獸無不心頭一緊,同一時間感覺被林天手裡的黑水重刀鎖住了身影。

天雷斬!

林天刀法一變,沒有施展早已經嫻熟在心的旋風斬和落葉斬等招式,嘗試一門新的刀法。這是向奪命三虎那荊家三兄弟學來的招式,同樣是連斬,但和旋風斬等刀法相比聲勢更加浩大,威力也更上一層,是不折不扣的進階仙門功法。

當初,強闖乾坤塔一戰,林天就在乾坤塔內看到了《天雷斬》的刀譜,但最後沒有選擇這門功法,而是帶著黑水重刀走出乾坤塔。沒想到,最後還是和這門功法有緣,在和荊家三兄弟的近戰中冷靜觀察,把招式銘記在心后驟然施展出來,竟然像模像樣,咚咚幾聲,把身旁的妖獸全都劈飛出去,身上接連挨了三次重擊。

三連斬!

第一次嘗試著施展天雷斬,林天就一口氣斬出三刀,施展天雷三連斬。雖然沒有天雷斬的具體心法,但招式看上去同樣凌厲,甚至還在荊豹之上。

「再來!」

愛情是道選擇題 林天戰意澎湃,飛身向獸群撲去,哪裡的妖獸最多就往哪裡沖。這一次,鼓盪體內的刀旋一口氣斬出五刀,施展天雷五連斬,用剛猛爆裂的乾坤刀宗連斬碾殺聚在小山坡下的妖獸,同時,在戰鬥中琢磨、參悟這門新的刀法。

天下刀法,萬變不離其宗。根基紮實修鍊到一定程度后,看到一門新的刀法,用心觀察也能琢磨其精髓所在,苦修後有望無師自通,甚至是自成一門新的刀法。

修鍊無處不在,林天越戰越勇拿眾多妖獸練刀,這是最佳的陪練。在吸血藤妖的策應下,一時之間所向披靡! 煉魔場內,林天日復一日地修鍊,挺進煉魔場深處苦練刀法。

煉魔場外,宗門弟子們卻漸漸忙碌起來,越來越多的宗門高手出關或從外地趕回來。

時間飛逝,半個月的時間對仙門中人來說,只是彈指間而已。

這天一大早,乾坤刀宗各座山峰和宮殿就高手盡出,紛紛前往傳功長老獨孤野所在的東刀峰。恢弘的傳功廣場上,人山人海高手齊聚。

按照乾坤大帝當年立下的規矩,乾坤刀宗每隔三年舉行一次宗門大比武,說是大比武,但僅限於年青一代弟子參加,在每一代傳功長老坐鎮的東刀峰舉行;然後,每隔十年舉行一次仙門大比武,在主峰擎天峰上的乾坤台舉行,所有宗門中人皆可參與,除了邀請神火閣、落神宮和冥神殿這另外三個隱世仙門的高手參與外,還會特意邀請修為頂尖的隱世高手,歷來是修鍊中人的一大盛事。

如今,仙門大比武時間未到,舉行的只是一場三年一度的宗門大比武,儘管僅限於年青一代宗門弟子參與,但傳功廣場上仍然高手齊聚,不少宗門前輩高手特意出關前來觀戰。廣場盡頭的高台上,內務長老牧原、刑罰長老葉冰封和傳功長老獨孤野赫然在列,親自登台督戰。獨孤野右邊的上位,還坐著一個人,魁梧高大,氣勢還在獨孤野之上,那是乾坤刀宗五大巨頭中僅次於大長老的殺戮長老長孫燭。

年輕弟子歷來是宗門的希望所在,一直在外征戰歷練的殺戮長老長孫燭,也趕在比武開始前回到了宗門。

宗門五大巨頭中,除了傳言數十年來一直在閉門修鍊的大長老洪元熙外,全都來了。

日出東方,傳功廣場上的人越來越多,人山人海,人聲沸騰。這三年一度的宗門大比武,年輕一代的宗門高手早就望眼欲穿了,不少人苦修三年,就是在等這天的到來,一個個摩拳擦掌。就算不參戰的人,也是興奮。

每次宗門大比武,都能湧現幾個拔尖的天才高手,這一次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