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

瞬間被抽扁的遊走球飛出了一道筆直的直線,那兩個剛剛升空,還沒完成加速的斯萊特林擊球手就被瞬間打飛出了掃帚。

這突如其來的襲擊甚至讓他們都沒能用出『樹懶抱樹滾』之類的閃避動作就被一擊命中,打下了掃帚。

比賽開始的哨子才響起了一秒多,霍琦夫人就心累的吹響了第二聲代表着暫停的哨子。

「趕緊的,毀滅吧。」

在檢查了一下這兩人只是被打暈了而已,並沒有骨斷筋折被抽碎了半個身子之後,面色已經漸漸開始麻木的霍琦夫人再次響起了去年的今天,那天她吹哨子吹得腮幫子都酸了。

「如果不犯規的話,今天這樣其實就已經差不多了。」

羅恩對霍琦夫人攤攤手,隨後把擊球棍別在了腰上。

「霍琦夫人,魁地奇的比賽規則里並沒有些禁止球員在魁地奇比賽當中玩其他遊戲對吧?」

「好像….是沒有這個規定。」將那足有數千條禁止事項的魁地奇比賽規則書完全牢記於心的霍琦夫人在認真的思考過後點了點頭,「你們想幹嘛?」

「七打五不公平啊,他們又不打算讓替補入場送人頭,那我和喬治打打牌去,再過幾天就是聖誕節了,我們的卡牌3.0版本要正式發售了….」

「我們倆先自己玩一玩,然後拉一波仇恨,吊吊胃口~」

在霍琦夫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他們倆大咧咧的橫坐在掃帚上,隨後張開了一張攜帶型棋盤,在半空中悠哉悠哉的下起了棋。

這離譜的行為不僅讓霍琦夫人目瞪狗呆,那些舉著望遠鏡的小巫師們也被這操作震驚的無以復加!

「快看!那是什麼地圖,我們怎麼沒有見過?」

「他們的英雄呢?怎麼全是…..那些應該都是小兵對吧!英雄是金…..那團火是什麼?怎麼那隻狗一下子就燒起來了!變得好凶!」

「卧槽卧槽!這狗子把巨人給咬死了!這就離譜!這是什麼新模式,3.0版本黑暗之魂?」

「狗子要死了!就算是英雄,被圍了也沒戲的吧!」

「那個火又飄出來了,火點燃了….那個是什麼?活屍?乾巴巴的也是雜兵對吧!」

「這雜兵怎麼劍上冒火了!劍也變長了,這火焰劍五連斬好帥!這是活屍劍聖?」

突然間,下方的魁地奇都有點不香了,帶瞭望遠鏡的小巫師們大呼小叫着,觀眾席上一片嘈雜。

雖然早知道如此,但在下方努力奮戰的追球手們多少有點無語的心累,這到底是魁地奇啊,還是卡牌大賽?

心中憋著一口氣的追球手們動作越發的迅猛,堵上自己的驕傲,她們一定要把觀眾們的注意力吸引回來。

或許是看得見吃不着越看心裏越癢越難受,也許是因為李·喬丹那叮叮叮的進球鈴聲吵得人心煩,總算是勉強回歸了魁地奇比賽的小巫師們發出了一陣熱烈的呼喊。

羅恩在擊落了兩個擊球手之後就放棄了對他們的進攻,被一下子打亂了步調的斯萊特林本來還想用之前的戰術,但他們看見了自己學院同學們期待的眼神——

「現在可是3v3!我們怎麼可能會輸給這些小丫頭!」

馬庫斯還算是有男人氣概的大吼了一聲,隨後放棄了犯規(畢竟犯規鐵定要挨遊走球),打算用實力贏球的馬庫斯開始了和安吉麗娜、貝蒂、金妮的正面交鋒。

格蘭芬多追球手所練習的陣容全是進攻型的,這放棄了任何防守只追求效率進球展開屠殺的隊形幾乎打得斯萊特林抱頭鼠竄,三個翱翔在天空中上下翻飛,傳球補位撕裂防線一氣呵成的女騎士在不用顧忌被下黑手時化身為了三隻矯健迅捷的雌豹。

不下黑手不去犯規的斯萊特林球員們在這是突然發現自己似乎不會打球了…..

被這連綿不絕速攻揍得神情恍惚,一臉懷疑人生的他們在這短短的片刻就丟掉了二百二十分,雖然騎的都是光輪2001,然而疏於戰術訓練的他們就算有十分力氣也只能用出五六分。

再次失望的小蛇們開始了唉聲嘆氣,畢竟在這種沒有任何花俏,純粹硬實力和技術的比拼中輸得這麼慘,他們也沒有任何可以去說道的地方了。

就在他們期望着這次對決快點結束,免得待會兒要淋雨時,場上突然有了些微的變化。

原本正在尋找金色飛賊,順帶着逗弄一下斯萊特林找球手的哈利似乎遇到了麻煩。

在沒有人看管的前提下,遊走球會隨機尋找攻擊的對象然後想辦法把他們從掃帚上撞下來,但是過於直來直去的遊走球並不難以閃避,有了擊球手配合的遊走球才是最嚇人的,但只在亂飛的球並不是。

原本哈利可以輕鬆避開的遊走球在這時如同發了瘋一般開始追趕哈利,本來只會在天上拐大彎迴旋的遊走球頻頻出現了不合常理的小幅度迴旋,直奔哈利而來的遊走球就像是聞到了血腥氣的鯊魚一般着急火燎的攆在哈利的屁股後面跑。

「這不是我乾的!我們今天不打算犯規!真的!」

馬庫斯在飛過了羅恩身旁時急切的開口,他剛剛好不容易拿到了球權在同伴的配合下拿到了今天的第一次進球,原本振奮了精神準備開始反攻的馬庫斯此刻頓時就沒有了心情。

「你去幫一下哈利,我倒要看看是誰在搗鬼。」

喬治立刻就收起了棋盤,隨後抽出了球棒瞬間抽飛了一顆逼近哈利的遊走球,盤旋在天空上的羅恩眯着眼睛掃視着下方,

醞釀着雷聲的天空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隨着那越來越響的悶雷涌動,豆大的水珠取代了之前的的細雨,視野變得更糟了。

羅恩飛快的掠過了四方的看台,被加速到了極限的光輪2001帶着他撞碎了水珠編織的雨幕。

他有些無法理解,說實話他是真的有些無法理解,遊走球的事情絕對是多比做出來的,羅恩完全無法理解是什麼力量支撐着他去做這些事情。

羅恩的心裏不免也有了一些淡淡的佩服,畢竟要扛着來自於主人,來自於自己這雙重壓力來到霍格沃茨繼續他自己那根本沒有什麼道理可講的『拯救』,這可不是一般的小精靈能夠做到的。

「心意領了,但是這種做法可不能被認可,正好也問問他,開啟密室的究竟是德拉科,還是另有其人。」

羅恩不認為盧修斯會把日記給自己的兒子,他雖然是伏地魔的追隨者,但作為一個狡猾的純血貴族,馬爾福的油滑在伏地魔倒台之後就展露得淋漓盡致,這種事情不太可能是他干出來的。

盧修斯可只有德拉科一個兒子,寶貝得不行。

雖然現在是中午,但在厚重雲層的遮蔽與大雨的干擾下,視線依舊是受到了很大的阻礙,哈利雖然有着喬治的幫助,但是拼了命要將他撞下掃帚的遊走球也讓哈利忙不迭的閃避著。

繞場數周的羅恩似乎放棄了尋找,他沖向了哈利所在的位置,就在他有此動作的時候,原本就極為焦急的遊走球在此刻更加狂暴猛烈了起來。

操控這遊走球的人知道,如果不在羅恩趕到之前幹掉哈利,他將失去這唯一的機會。

剛剛抽飛了遊走球的喬治還來不及鬆一口氣,那顆原本不是那麼狂暴的遊走球在此刻瞬間突兀的拐彎,他向著想早點抓到金色飛賊快點結束這場有些不對勁的比賽的哈利猛衝而去,而羅恩距離哈利還要最後的三五十英尺的距離。

這不是那兩英尺長的球能夠夠得着的距離。

「低頭哈利!」

聽到了羅恩厲聲大喝的哈利忙不迭的把身體貼在了掃把上,他伏低了身體努力的探出手,那閃爍移動的金色飛賊就在咫尺之間,他不能放棄這次機會。

一記慘烈的破空聲響起,這蘊含着巨大力道的襲擊者比之前來得都要氣勢洶洶,指尖摸到了那金色飛賊的哈利也不由得偏了偏頭,在他抓住了金色飛賊的同時,他瞥見了一根手臂粗細的木棍蹭着他的鼻子飛過,隨後撞在了抵達了自己身側的遊走球上。

還沒等哈利舉起金色飛賊宣佈比賽結束,撞碎了雨幕的羅恩完全沒有剎車的沖向了他,在球棒飛過他身體后的一瞬間,帶着強勁呼嘯氣流的羅恩就蹭着他的後背飛過,隨後撈起了那根正準備落下的球棍,狠狠的抽在了那顆不聽話的遊走球上。

向著看台筆直飛行的遊走球擊碎了看台最高處的欄桿,一個面路驚恐的小小人影被這帶着可怕力道的遊走球瞬間擊飛出了看台的頂端。

下方的小巫師發出了一聲驚叫,那些碎木頭砸在了他們身上,敲得他們抱着腦袋縮到了座位下方。

「抱歉,手滑了。」

收起了魔杖的羅恩捏着手裏的遊走球對受到了驚嚇的小巫師們道了聲歉。

「沒事兒沒事兒。」發現自己並沒有缺胳膊少腿的小巫師們連忙擺擺手說着,「這顆球是有點可惡,打得好!」

在比賽結束之後,有着雨水的驅趕,小巫師們飛快的小跑跑向了城堡,而在這次比賽上拼殺得熱血沸騰的三個姑娘正換上了一聲乾爽的袍子圍在了更衣室壁爐的前方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你找到了?」

正用毛巾擦著頭髮的哈利悄悄的對羅恩開口,羅恩可不會無緣無故的擊碎看台欄桿,他肯定是發現了什麼。

「是多比。」

羅恩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個沉甸甸的圓球在手心裏拋了拋,「正巧我們可以問他點事情,畢竟這種蠢事兒如果還有的話,那實在是太糟糕了,對吧。」

「是啊,我差點就被遊走球給打斷了骨頭,特別是最後的那顆,如果不是你擊飛了他,估計我要被撞斷六根肋骨。」

「你們在聊什麼呢?」金妮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隨後掏出小拳拳敲了敲羅恩的胸口。

「你和喬治居然在球場上打牌!你們居然都不看我們!」金妮指了指她身後的安吉麗娜和貝蒂,隨後插著腰忿忿不平的說道:「我們可是進了整整47顆球誒!」

「那下次訓練的時候,我當守門員你們進攻?」

羅恩焉兒壞的提議著,「能從我手裏拿到10分那才是厲害,要試試么?」

壞笑着揉了揉金妮的長發,看見赫敏下了看台走到更衣室門口之後,羅恩對金妮擺擺手:「哈利借我用用,下午再還你。」

頭上頂着一個漂浮咒化成的屏障,瓢潑而下的雨水完全不能沾濕他們分毫,腳步匆匆的三人回到了城堡里,隨後來到了他們無比熟悉的有求必應屋之中。

「這是哪裏的小精靈?」

赫敏看着被羅恩變回原樣的多比有些不解的問道,「這不是我們….也不是霍格沃茨的對吧?」

「就是我在火車裏跟你說的,馬爾福家的小精靈,他叫多比。」

重新加固了一下全身束縛咒的羅恩用魔杖捅了捅這陷入昏迷的小東西,一句快快復甦就將他從被擊昏的沉睡里喚醒。

多比那明亮的大眼睛此刻驚恐的睜得更大了,小精靈雖然能夠在反幻影移形咒中瞬移不受影響,但干擾了魔力流動的全身束縛咒則讓他失去了逃跑離開的機會。

想要衝破全身束縛咒的禁錮,多比只能依靠自己的魔力去震蕩沖開這羅恩魔力所化作的枷鎖,但這很困難,畢竟這鎖比平常巫師所製造的要堅固了許多倍。

「先生…..」

除了腦袋還能動動,其他部位完全失去了控制的多比驚恐的的出聲。

「多比不是故意的,多比只是…..」

「你想把哈利撞下掃帚,順便擊碎他身上十七八根骨頭,對吧。」

羅恩打斷了多比的話,這小精靈似乎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究竟在做什麼。

「不!不是的!多比不是這樣想的!」

多比驚恐的尖叫出聲,他已經腦補出了自己被羅恩大卸八塊,四分五裂的身體被丟進下水道,然後順着管子往下,與那些骯髒的糞便攪拌在一起,永遠的離開這個世界。

「我來問吧,羅恩你太嚇人了。」

哈利往前擠了擠,樂得不開口的羅恩懶洋洋的靠在了躺椅上。

「截走我的信件,害的我差點就沒趕上我父母勳章的頒獎儀式;

在德思禮家裏搗亂,如果不是羅恩到場,我會被弗農姨父給活生生的手撕了;

鎖住了車站的入口,阻止我登上火車,回到學校;

而今天,你控制了遊走球想要打斷我的骨頭,把我趕下掃帚。

多比…..哈利痛苦的揉着眉心,你到底是要做什麼?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對我做這些事情?」

「多比….多比這是….」他小心翼翼的看着羅恩,然而正在擼著貓跟赫敏說悄悄話的羅恩壓根就沒看這兒,這讓多比鬆了很大一口氣。

「多比是真的想挽救哈利·波特的生命!」

「哈利波特不能來霍格沃茨,這裏不安全,非常的不安全!」

「多比想着,就算是哈利波特被重傷了送回了家,那也比呆在這裏強,先生。多比只希望哈利·波特稍微受點傷,然後被打發回家…..」

「等等!」

哈利擺擺手止住了多比的話。

「你受傷了?」哈利指了指多比包着繃帶的手指。

「是的先生,多比在阻止哈利波特進入車站….失敗之後,多比懲罰了自己,多比用熨斗燙自己的手,但這是多比活該,多比沒有保護好哈利·波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