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地方的妖獸,的確是非常的強悍啊。」三殿主唐嫣沉吟著,說道,「光是憑藉著它們身體上的天賦,就堪比七階的妖獸了,更何況,還有著強大的戰鬥智慧,這些妖獸的實力,絕對不會比我們來得弱。」

「嗯。」彩蝶點了點頭,「真是讓人頭疼啊。」

在三殿主唐嫣的攻擊,被迅速的分解掉的同時,彩蝶對於自己的攻擊,似乎也沒有那麼大的信心了。所幸,兩人目前最為重要的,就是阻擋片刻這些妖獸的靠近,而不是去直接的消滅這些妖獸。否則的話,彩蝶和唐嫣兩人,也就只剩下逃跑這一條路可走了。

。。。。。。

彩蝶的七彩翅膀,揮動著之後,形成的巨大的龍捲風暴,幾乎是夾雜著各種的能量。不光是彩蝶身上就具備的,即便是周圍的空氣中,所散逸著的能量,也會隨著龍捲風暴的逐漸形成,而被迅速的捲入到這一股風暴之中。

飛行類的妖獸,在靠近著龍捲風暴的時候,卻是沒有傻到吐出自己的火屬性能量來進行攔截。這樣的方式,無異於給正在進攻著的龍捲風增添能量而已。

是以。彩蝶和三殿主唐嫣有些詫異的看著,正在飛速的靠近著的妖獸們,紛紛的散了開來,盡量的避免著被龍捲風給襲擊到。

「咦,竟然有效果?」彩蝶頓時就瞪大了眼睛。

「繼續呀。」三殿主唐嫣沖著彩蝶道了一句。

「好。」彩蝶也沒有猶豫,幾乎是看到了這些飛行類妖獸似乎有些忌憚剛剛攻擊出來的龍捲風暴的瞬間,彩蝶背後的七彩的翅膀,就再度的扇動了起來。緊接著,又一個小型的龍捲風,在逐漸的形成。並且。隨著龍捲風捲入的周圍空氣中的能量越來越多,而迅速的膨脹著。

「走!——」彩蝶在連續的釋放了兩個龍捲風之後,一左一右的,沖著飛行類妖獸而去。轉而一拉三殿主唐嫣的手。兩人直接的快速墜落了下去。

而飛行類的妖獸們。在看到彩蝶和三殿主唐嫣的舉動之後。似乎是被激怒了一般,張開嘴,發出「滋滋滋」的聲響。一時間,分成了兩個部分。一部分,是沖著彩蝶兩人而去的,另外的一部分,則是忽然的擴散了開來,四面八方的,朝著地面上滑翔而去。

。。。。。。

「這是準備攻擊地面了嗎?」方天南抬頭看了眼天空中的飛行類妖獸,心下嘀咕著,「既然,天龍中都有著強大的妖獸,那麼,地面上不太可能沒有妖獸?」

方天南瞥了眼身邊的張碧晨,提醒著道,「待會兒,接觸到地面之後,你來防禦地面上的危機,而我嘛,……」

方天南抿了抿嘴角,頗有些不懷好意的說道,「會給這些新朋友們,一切別樣的驚喜的!」

說著,方天南的身體,墜落的速度,再度的加快了一些,似乎是想要搶在所有的飛行類妖獸之前,先一步的抵達地面一樣。

張碧晨看著方天南的舉動,也不知道是該哭好呢還是該笑好。

方天南在這一刻,就像是個孩子一樣,竟然和妖獸競爭了起來。

不過,仔細的想想,不管是飛行類的妖獸也好,還是方天南也罷,是能夠更快的佔據著地面上的位置,那麼,對於接下來的形勢,無疑是有著決定性作用的。

奈何,方天南雖然是呈直線的,朝著地面上,飛速的降落著。那些分散開來的飛行類妖獸,卻是藉助著自己俯衝的力度,朝著地面上而去,那速度,比起方天南來,無疑要快上許多。儘管是方天南先一步的,開始朝著地面落去的,但是,漸漸的,卻有種被十餘頭的妖獸,追上的趨勢。

而且,這些妖獸也並不傻,就只是單純的和方天南比速度。

方天南這邊,可以分出三殿主唐嫣和彩蝶,來對妖獸的行動,進行干擾,那麼,作為數量上更佔據著優勢的飛行類妖獸,又怎麼會不知道這一點呢?

是以,在其中降落速度最快的三四頭妖獸,真的是拼了全力的,朝著地面而去的同時,其餘的分散開來的妖獸,更多的還是在對著方天南和張碧晨兩人,進行攻擊。

。。。。。。

「嘭!——」的一聲。

飛行類的妖獸,噴出來的火屬性的能量攻擊,雖然速度非常的快,一旦被擊中的話,不死也是重傷的程度,但是,張碧晨卻是可以催動著自己的星力,利用著靈器,來進行抵擋。

相比起三殿主唐嫣的劍技,充滿著變化而言,眼前的妖獸的攻擊,就簡單的多了。

幾乎絕大部分都是沖著方天南降落的路線,而進行攻擊的。

方天南只能是無奈的,微微的頓了一下自己的身子,讓自己在半空中彷彿是有了片刻的停留一樣,瞬間就閃避開了,這些妖獸的聯手攻擊。

同樣的,天竺門的張碧晨,手中的長劍,也是適時的已經抵擋下了幾道火屬性能量的進攻。

不過,張碧晨卻是蹙了蹙眉頭,說道:「這些能量,似乎是有古怪。感覺就像是,就像是,……」

「怎麼樣?」方天南好奇的問道。

「就好像是你之前,在救治我的時候,滲透著進入到我手臂上的能量一樣,很奇怪,似乎是和我體內的星力,有點兒格格不入,卻又可以感覺到,雙方的能量並不會起衝突,……」

「嗯?」方天南聞言,微微的一愣,「和我體內的能量有些相似?」

張碧晨一邊打量著四周的飛行類妖獸,一邊點了點頭。

「難道說,這些妖獸也是聖人境的?」方天南的腦海里,瞬間閃現出這麼一個想法。若是真的如此的話,那麼,自己一行四人,接下來的麻煩,可就大了。

很顯然,連妖獸都具備著聖人境的境界,以及戰鬥的時候,所催動的能量屬性,還是聖人境修鍊者才能夠施展的,無疑說明了,這些妖獸的強大的同時,還充滿著優勢啊!畢竟,妖獸對於沈國環境的需求,可是比人類的修鍊者,更加的苛刻的。

眼前這些妖獸能夠在這裡出現,至少表示著,目前這一片區域,是最適合這些長得像是蝙蝠的飛行類妖獸生活的。

有可能的話,方天南琢磨著,這一帶,還是這些飛行類妖獸的地盤呢。

。。。。。。

方天南眼看著,其中最接進地面的飛行類妖獸,即將成功的降落到地面上,企圖以下往上,朝著自己進行攻擊了,方天南果斷的沒有留後手,而是催動著空間之力,融入到自己的「劍光」的招式之中,沖著對方攻擊了過去。

與此同時,方天南卻是忽然的感應到,自己的中丹田內的四象功法,似乎是微微的顫動了一下。

「嗯?」下一刻,方天南就發現了自己體內下丹田中的星力,似乎是隨著四象功法的顫動,而自主的運轉了起來。所有的星力,途徑的經脈的路線,就如同是四象功法運行圖線上標註的路線,一模一樣。

而方天南結結實實的,攻擊出了自己的「劍光」的時候,連方天南自身就嚇了一跳。

陡然間爆發出來的氣勢,自逼宗師境後期的修鍊者的氣勢。

連方天南身邊的張碧晨,都是在這樣的氣勢之下,微微的頓了頓,一臉詫異的看向了方天南。哪怕是距離方天南更遠一些的彩蝶和三殿主唐嫣,都在這個時候,悄悄的把目光,瞥了過來。

似乎是方天南周邊的空間,都因為這一招「劍光」的出現,而突然的暗淡了一會兒。

方天南知道,這是他在劍技中,融入了空間之力的緣故。

無數的空間細小的裂縫,密密麻麻的,以方天南所在的位置為起點,飛速的朝著最接近地面的那一頭妖獸,延伸了過去。

「滋滋滋!」的聲響。

就好像是在半空中,陡然間凝聚了起來。


在方天南的視線之中,不光是空氣之中,之前所彌散著的各種能量的波動,都被這些空間裂縫所吞噬了,就是整個空間,都因為方天南的這一招「劍技」,而變得動蕩起來。

「唧!——」的一聲。

那頭正在沖著地面俯衝下去的妖獸,頓時就撲騰起自己的翅膀,一個轉向,朝著距離方天南遠一些的地方,遁去。

似乎是生怕自己的動作慢了,直接的被空間裂縫所吞噬一樣。

「竟然是懼怕空間之力?」方天南嘴角流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來,心下里琢磨著,難怪在自己剛出現在半空中的時候,這些妖獸並沒有在第一時間衝過來呢,而是等待了片刻,察覺到空間通道連接這個區域的空間裂縫,消散了之後,再有所行動。(未完待續。。) “再說了,被看了內衣有什麼的,你看電視上不是有好多的模特都穿着很短的衣服走秀的嘛,人家穿的那麼暴露在電視上播出被那麼多人看見都不覺得害羞,我只是被你一個人看了有什麼的,我又不會掉塊肉,更何況你還是我小弟,就算你讓我我脫光了衣服給你看我也是心甘情願的哦。”


夜宸一聽這話眼中精光一閃,趁着話音還沒完全落下便問道:“媛媛姐,你說的是真的嗎?”

“嗯??什麼真的?”

夜宸不懷好意的笑道:“就是你說我讓你脫光衣服給我看你也願意的啊。”

夏媛媛本來單純是爲了安慰夜宸,讓夜宸不要有那麼大的心理負擔,可她沒想到她這邊纔剛安慰完那邊夜宸就直接倒打一耙,竟然還抓住她話的漏洞反將了她一軍!

簡直是太壞了!

於是她立馬變成一副很兇的樣子道:“好你個夜宸,就知道你沒安好心,姐姐我好心安慰你,沒想到你還來欺負姐!”

“我就說嘛,平時古靈精怪的學霸夜宸怎麼會突然變得很乖很聽話的樣子,原來都是裝出來的!”

夜宸聽了這話也是笑道:“嘿嘿,媛媛姐,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啊哈哈…”

夜宸接着說道:“媛媛姐,說過的話可不能隨便反悔哦,你說過可以給我看的。”

夏媛媛:………!!!???

夜宸毫不理會夏媛媛變化的表情自顧自說道:“不過呢,媛媛姐,我這個人是個慢性子,一向對什麼事兒都不着急,所以說呢,我不會着急讓你給我看的,等你什麼時候做好準備給我看再說吧哈哈……”

而夜宸卻沒注意到,此時的夏媛媛因爲生氣咬牙切齒,眼睛緊緊的盯着夜宸,已經眯成了一條縫。

而夜宸在這邊胡言亂語卻絲毫還沒有停止的意思,仍然自言自語道:“嗯…那個,媛媛姐…古語有云,君子一言,駟馬難追,這句話還是很有道理滴,雖然你是個女子,但我可是你最喜歡的弟弟啊,我相信你肯定不會反悔的,嗯……嘖嘖,我就說嘛,說來說去還是媛媛姐對我最好了,都願意脫光了給我看,我以後一定要好好報答媛媛姐!”

夏媛媛再也忍不住了,一個箭步直接衝到夜宸身邊揪住他的耳朵惡狠狠的道:“你個臭弟弟!臭夜宸!咋的?還蹬鼻子上臉了??”

“信不信姐姐我一腳把你踹樓下去?!!”

“咋的你,還想反天啊?一天到晚淨想美事兒。”

“哎疼疼疼!”

夜宸哀嚎道。

夏媛媛手上力氣不輕,夜宸也疼的哎呀咧嘴。

“哼!!現在知道疼了??剛剛胡言亂語佔我便宜的時候怎麼不知道收斂點??!”

夏媛媛絲毫不讓,也沒有一點想要鬆手的意思。

夜宸實在掙脫不過,於是苦着臉叫道:“好姐姐,媛媛姐,我錯了還不行嘛,我以後再也不亂開玩笑了好不?”

“你先送開,咱有話好好談行不?”

“哼!!”

夏媛媛見夜宸示弱,手臂一甩便鬆開了夜宸。

而夜宸也一臉委屈的捂着早已被擰的發紅的耳朵。

夜宸現在是看出來了,這夏媛媛可真的是個隱藏的母老虎,平時的時候說話輕聲細語的,而且還特別溫柔,讓人家一看就知道夏媛媛是個知書達理的女孩兒。

但這僅僅是表面現象!

因爲一旦把夏媛媛給惹怒了,她就會立刻展露獠牙,立刻超獸武裝,變成一個真正的母老虎!

而夏媛媛自然不知道夜宸此刻內心的想法,但她看夜宸捂着耳朵痛苦的樣子也是有些心疼,暗罵自己下手太重了,於是她連忙走上前靠近夜宸。

而夜宸見到夏媛媛靠近自己,下意識的認爲這母老虎又要來欺負他自己,於是趕忙退後了好幾步。

而夏媛媛則一臉無奈的走上前很是溫柔的用手撫摸夜宸發紅的耳朵,然後輕柔的用手指揉着,儘量讓夜宸減輕點疼痛。

夜宸就知道夏媛媛心軟,於是笑道:“媛媛姐,你真好,我要是有真有一個像你這樣對我好的親姐姐就好了。”

夏媛媛聽着話也是一愣,旋即想到夜宸還是個孤兒呢,想到這裏夏媛媛也是瞬間母愛氾濫,把夜宸當做一個小嬰兒似的道:“乖,小弟,你看,我都叫你小弟了,不就說明咱倆已經是姐弟了嗎。”

“可是……”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夏媛媛打斷了夜宸的話接着說道:“小弟,經過這兩天的相處,我發現你是一個不僅帥氣,陽光,而且三觀正,樂觀,身上滿滿的都是正能量。”

“說真的,如果我能做你姐姐的話,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呢…”


夜宸動容道:“媛媛姐你真這麼以爲?”

“那當然啦,我看人的眼光不會錯的,你真的是一個很優秀的男孩子。”

夏媛媛毫不吝嗇的對夜宸說着讚美的話語。

夏媛媛道:“小弟,我跟你說,像你這麼好的男孩子,我甚至都有點喜歡你了,我告訴你哈,我要是再小個兩三歲,說不定倒追你呢!”

夜宸被夏媛媛一直誇也是有點飄飄然。

接着夏媛媛猶豫了片刻後接着說道:“小弟,我這麼跟你說,如果你要是不介意的話呢,我們之間可以建立某種關係。”

“嗯…怎麼說呢,就是那種比愛情還要深厚一點的關係。”

夜宸有些不理解:“媛媛姐,我們之間建立比愛情還要身後的關係,我除了親情,實在想不出有什麼關係比愛情還要深厚了。”

“Bingo!”

夏媛媛打了個響指笑道:“小弟你猜的沒錯,就是親情!”

夜宸聽到這話明顯愣了一下,於是他接着說道:“媛媛姐,你這麼說的意思該不會是想要……”

夏媛媛笑道:“對啦,就是你想的那樣!”

“你想啊,我們之間建立親情的關係的話,我和你之間就不會再有什麼隔閡之類的東西啦。”

夜宸聽到夏媛媛這麼說也是滿臉的驚喜,但夜宸想了想還是說道:“媛媛姐,我的意思是,我們現在建立關係會不會有點太早了?”


“媛媛姐你別誤會啊,我的意思是,我們倆認識的時間還有點短,媛媛姐你真的不再好好考量考量我?”

夏媛媛擺了擺手笑道:“小弟你就別想那麼多了,你姐我看準的人不會錯的,我也不會看錯人的,我相信你!”

夜宸聽到夏媛媛這麼說也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好像下了很大決心似的說道:“媛媛姐,既然如此,那我們現在就準備好所有證件走吧?”

“哈?準備證件?去哪裏啊?”

夏媛媛有些懵。

“呃……去領證啊,你剛剛不是就想和我領證結婚的嗎?”

夏媛媛:→_→

“臭小弟你說什麼呢!誰說要跟你結婚啦?!”

夜宸一陣汗顏。

心想夏媛媛怎麼氣急敗壞的?難道是他理解錯了?

“呃……這個,媛媛姐,你剛剛說要和我建立一種親情關係,還把我說的那麼好,難道不是想和我結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