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次,真有著一場血戰啊!」韓宇望著那些不斷狂奔而來的妖獸,心中也是不由一顫,有著寒意驟升。

雖說當初他在那靈丘島遇到了比這裡還要恐怖的獸潮,也算是經歷了風浪,只是兩次的情況卻不可同日而言,當初可是有著一位宮府境的修者及那威力巨大的劍陣在一邊護持,這才得以喘息,不然就連他都難以安然脫身啊!

「諸位莫要驚慌,現在我們也唯有竭力一戰,才有著機會殺出一條血路,若是現在貿然潰退,一定會成為這些妖獸的靶子,到時候,將失去了先機,難有取勝的機會。」在略微震撼后,韓宇眸光一凝,向著身旁的師兄弟喝道。

「恩,只要斬殺了那些十二道天府境的妖獸,我們也就有著殺出一條血路的機會!」這些修者也都是萬中選一的佼佼者,在略微驚駭后,經過韓宇這麼一說,就穩住了心神,開始將心思放在如此抵禦這些妖獸之上。

「韓師弟,你可有辦法解決這些妖獸?」李貽沉聲道,附近的修者也都不由向著韓宇投來期許的眸光。

這些弟子多半在邀月宮沒有過多的底蘊,只是憑藉著優異的天賦,獲得了核心弟子的名額,就是如此,他們這才會選擇依附韓宇,至於那些和門中長老什麼有著關係的弟子,都各自組成一隊散去了,所以在遇到事情時眾人都習慣性的詢問韓宇的決策。

「我有一套法陣,可提升眾人的戰力,或可抵擋這些妖獸一二。」見附近那些修者的模樣,韓宇也知道他們沒有什麼辦法,當下在略微沉吟后,掃視了一眼,附近的說道。

「哦,是什麼陣法?」眾人略露喜色。

「伏天陣!」韓宇手掌一番,便套陣法便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呼!

卻見韓宇身前光華閃爍,便有著四個好像陣株一樣的鐵旗出現在空中,上面刻篆著精奧的符文,有著一股磅礴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那種波動就連李貽等人都是不由身形一顫,有著震撼之色浮現而出。

這赫然便是韓宇當初從那姜武王朝手中獲得的伏天陣,這陣法,需要煉神者和煉體者合力催動,才可以將它的威力盡數發揮出來,所以他一直也沒有機會動用。

「伏天陣!」李貽等人都是露出好奇之色,向著那徒然出現的陣旗瞅去。

「這陣法得煉神者主持,然後由煉體修者輔助催動…!」韓宇也不遲疑,當下便是將催動此陣的方法說了出來。

「若這陣法真有如此氣勢,到可抵擋這些妖獸一二!」李貽等人聽后微微點頭,現在危機之刻,他們也只有竭力一搏了。

「程師兄,這陣法便由你主持,我就在一旁尋機會斬殺高價妖獸。」韓宇一臉凝重的說道。

「恩,韓師弟放心,我一定會竭力出手,為尋找機會!」旁邊一個身形一般的男子點頭道。

此人姓程,是個神體雙修的修者,有著神虛圓滿境的修為,那修為比起韓宇來說絲毫不差,只是底蘊略顯薄弱罷了。

「如此甚好!」韓宇手訣引動,隨後將凝聚伏天印的法門,凝聚神識音波,向著這程姓修者識海掠去。

呼!

這程姓修者心神一動,頓時有著一堆精奧的法訣紋路出現在他的識海之中,憑藉煉神者的天賦,很快便將之速記下來,慢慢的融會貫通。

「好,準備布陣!」韓宇掃視了一眼,那些已經距離只有數里的妖獸,法訣引動,身前的幾個陣旗,便是向著光華一閃,就化為陣柱向著下方落下。

嗡!

當一個流轉著玄奧符文的陣盤被韓宇布入山林之中后,一股晦澀的氣息波動,也是隨之在山巒之中瀰漫開來。

「準備催動陣法!」韓宇向著眾人喝道。

呼!

霎時,李貽等人臉色凝重,磅礴的元氣便是自天府之中噴涌而出,在虛空之中形成四個元氣長河,一股元氣波動席捲開來,頓時在虛空之中攪動起一片風暴。

吼!

四方的妖獸,狂奔如飛,不過片刻就出現在了韓宇等人腳下的山林之中,暴戾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將附近的樹木盡數摧毀,山石滾動,激起漫天煙塵。

咚!

妖獸狂奔的身形戛然而止,隨後一雙雙猩紅的眸光猛然一抬,便是向著空中的青年冷視而去,似乎那裡,有著讓它們為之狂熱的東西,饞涎欲滴已近瘋狂。

呼!

百餘頭率先趕來的妖獸眼瞳之中凶光燦燦,口中氣息狂涌,鼻孔吞吐之時,有著一道道氣流席捲而出,掀起一片漣漪波動,一股煞氣擴散開來,讓人不寒而慄。

咻!

當附近的妖獸好像凝視著獵物一般將邀月宮的修著給盯著時,在不遠處的虛空,光華掠過,二十一個青年便是帶著滿臉戲謔的笑容,出現在不遠處的山峰之間。

「有這麼多的高價妖獸一起出手,這些邀月宮的弟子,只怕將要盡數殞落於此了。」在方虹身邊,一些青年眸露嬉笑,奉承道,「方師兄這招借刀殺人,可真是高啊!」

「呵呵,待得這些妖獸將他們殺得差不多的時候,我們便可趁機出手,到時不費吹灰之力就將他們手中的積分奪取,想來他們在進入旋風海域多時,也斬殺了不少的妖獸吧!」星月宮的修者都是滿臉幸災樂禍的將前方的虛空給盯著。

「據說那韓宇實力不弱,卻不知道他會不會就此遁逃?」有人說道。

「你放心,有方師兄在諒他也逃不了,在說了,我們這麼多的人還解決不了他么?」一個青年咧嘴一笑,淡淡的說道。

「哼,這次定要讓你付出代價。」那何智眸露陰森,冷冷的說道。

「斬殺了季泉川,卻不知你真有手段,還是被張遠那傢伙誇大其詞了。」方虹嘴角微翹,一雙輕佻的眸子,一臉戲謔的將前方給盯著,呢喃道。

瞧這方虹現在眼眸微眯的模樣,就像是那在戲耍老鼠的貓,充眸子中滿了玩味之意。

「該死的,難道我們真有著什麼東西吸引著它們么?」見到那些妖獸眸露狂熱之色,韓宇眉頭一皺暗罵一聲后,轉過頭向著身旁的修者,喝道,「催動陣法,將這些妖獸困殺!」

呼!

下方,有著近百頭陰煞妖熊,眼瞳之中猩紅閃爍,那幾近瘋狂的眸光將韓宇等人給死死盯著,眸光煞氣凌人,讓人望之生畏懼。

這些魔熊,龐大的身軀長兩丈,在抬頭盯了韓宇等人後,後腳掌猛然站立起來,那好像是鋼鐵澆鑄而成的身軀,有著爆炸性的力量迸發而出,使得空氣都是發出一陣音爆之聲。

刷!

不等這些陰煞妖熊發動攻擊,當厲喝聲響起后,李貽等人法訣引動,四道元氣長河光華閃爍,便是向著下方的伏天陣的陣眼注入。

嗡!

四道元氣長河,方一注入陣眼之中,在那山林之中便綻放出四道耀眼的光芒,一股晦澀的氣息波動,好像是駭浪一般,向著四周席捲開來,強悍的氣息波動讓得那些暴戾的陰煞妖熊,身形一滯,不由露出詫異的眸光!

呼!

陣法催動,程姓男子識海之宗的精神力,注入陣盤之內,隨後法訣引動,在陣盤所在之出,一片光幕徒然升起,好像是一張巨網懸浮天際,將附近方圓數里盡數封困,自成一片空間!

吼!

附近的空間蕩漾,唯有晦澀的氣息波動瀰漫開來,好似霧氣繚繞,那些陰煞妖熊,自覺自己身處在雲海之中,附近的山林消散,唯有幾十個修者好似天神一般,屹立於空,一股不安的湧入心頭,呲牙咧嘴,發出一聲聲兇悍的咆哮。

「這陣法氣勢不弱!」見到伏天陣催動起來后,散發出來的氣息波動,李貽等人眉頭略微舒展,鬆了口氣道。

「動手!」韓宇見陣法催動,當下眸光一凝,喝道。

這伏天陣,乃是姜武王朝的先祖留下的陣法,威力無窮,只是要想將之催動也有著諸多限制。

當初姜武揚等人修為不過五六道天府境,在催動伏天陣后,所發出來的威力也可與七道天府境的修者抗衡,威力不容小覷!

現在李貽等人都是十二道天府巔峰境的修者,雖然人數少了些,可一旦將這陣法催動,所散發出來的氣勢也足以橫掃宮府境以下的修者了,要想抵擋這些妖獸,也不是不可能!

霸寵嬌妻:狼性總裁太纏人 只是伏天陣所消耗的元氣太猛,難以持久催動陣法禦敵,所以現在只有使出雷霆手段趁著遠處的妖獸還沒有彙集於此,將這些妖獸解決,不然,終究是難以安然脫身啊!

「是!」李貽等人也是知道這點,在韓宇厲喝一聲后,他們法訣引動,下方布下的陣柱頓時光華閃爍,有著四道散發著磅礴氣息的光柱猛然衝天而起。

轟!

四道光柱衝天而起,便在虛空交織,磅礴的元氣波動似乎有著玄奧的紋路流轉,開始蠕動起來,不過瞬息間,一道巨大的元氣利刃,融合而成! 刷!

一道滔天巨刃徒然出現在虛空之中,當中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波動使得李貽等人都是為之一動。

「這就是伏天陣催動出來的伏天斬么?威力果然非同小可啊!」李貽等人眼角掀動,都是有些震撼的向著那融合而成的滔天巨刃凝視而去,臉上的那絲興奮溢於言表。

本來他們面對獸群來襲心中感到力不從心,可現在有著這陣法的護持,就好像是找到一個憑仗,徒然多了幾分底氣。

「吼!」

然而,當那伏天陣融合而成的時候,處於陣法之中的妖獸卻是變得越發躁動了起來,終於在一頭眸光猩紅的陰煞妖熊的帶領下,近百頭妖熊好像炮彈一般彈射於空,腳掌揮動,攜帶著無盡的煞氣,向著邀月宮的修者轟擊而去。

嗡!

近百頭妖熊騰飛於空,掌印震蕩天際,氣勢洶洶,幾乎整個天際都被一股狂暴的元氣波動所瀰漫,這種氣勢,就連邀月宮的修者都是不由神色一凜。

「那些妖獸發動攻擊了么!」

當巨響傳出后,在遠處的山峰之側,星月宮的修者,眼眸一眯,一臉幸災樂禍的盯著遠處的天際,說道。

伏天斬!

嗡!

一聲厲喝聲后,遠處天際,那道融合而成的元氣巨刃,猛然一顫,散發出一股磅礴的氣息搏,隨後便是斬裂天際,向著下方那些騰空而上的妖熊斬去。

呼!

巨刃,猶如一條懸河,足有二十丈之寬廣,元氣涌動時好似是巨浪在翻滾,氣勢磅礴,整片虛空都在這股氣息波動下猛然一顫,掀起一陣漣漪波動,使得那些妖熊氣勢一滯,發出獸吼之聲。

「咦,那是…?」星月宮的修者見到這一幕,神色頓時一僵,眸中不由露出一抹驚詫之色,呼道。

伏天陣雖然催動,陣法之外的人依然可以清晰的看清邀月宮修者的一舉一動,便沒有被陣法造成的虛幻景象所迷惑,所以當瞧得伏天斬帶來的氣息波動后,都震撼不已。

「那是陣法么?」那身形壯碩的青年,有些驚詫的說道。

「氣勢倒是不弱。」方虹眸子也是一眯,隨後卻是咧嘴一笑,道,「他們想憑此對付這些妖獸,可沒有這麼簡單。」在遠處可還有著無數的妖獸集聚而來啊!

頓了頓,方虹眯著眸子,說道,「這陣法威力倒是不錯,若是我們將之收下,或許也有些用處。」

轟!

伏天陣猛然斬下,整個虛空一顫,勢如破竹一般將那些暴掠而上的陰煞妖熊擊潰。

這伏天斬不僅是十幾名十二道天府修者經過陣法融合所發動的傾力一擊,威力之強大比起近百頭妖獸的狂轟濫炸,不知要強上多少倍。

吼!

經過這猛烈一擊,當先騰飛於空的八頭十二道天府境的陰煞妖熊身形都是一晃,被震退百丈之外,猙獰的嘴角之中,有著鮮血溢出,想來是受傷不輕。

呼!

假婚晚愛 就連那些實力稍弱的妖獸也是被一股狂暴的元氣波動,掀起飛於空,發出暴戾的咆哮之聲,身形狼狽不已!

嗷吼!

婚心計,千金有毒 伏天斬所帶來的餘波還沒有散去,一聲龍吟徒然響徹天際,隨後九炎天龍身形一晃,金光綻放,一條長大四十丈的巨龍,便是出現在空,滾滾龍吟之聲,使得那些妖熊都是眸光獃滯,身形瑟瑟發抖,露出惶恐之色。

殺!

韓宇眸露冷冽,鎖定了兩頭距離最近的妖熊后,身形一動,便是向著那些潰退的妖熊掠去。

呼!

青年那矯健的身形直接掠入那狂暴的元氣波動之中,身若游龍似入無人之境,一層仿若實質般的龍鱗浮現在肌膚之上,綻放出耀眼奪目的金光。

「陰煞妖熊么,今天小爺便讓你們血染當空吧!」韓宇身形快若閃電不等那些妖熊穩住後退的趨勢,他手掌一抬,龍氣涌動,頓時金光燦燦,一隻造型彪悍的龍爪,便是極為詭異的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這龍爪足有丈許大小,五根爪指鋒利如刀,有著一股無上的龍脈之勢自當中擴散開來,韓宇手腕微動,那龍爪散發出一股可怕的氣息波動,虛空一顫,似乎隨時都將被這鋒利的巨爪洞穿,可以聽見,在龍爪之中有著一股龍吟之聲震蕩開來!

「這是什麼武學!」遠處,那些隱匿在山峰一側的星月宮修者,眼角徒然一跳,不由瞪大兩年眼睛,將前方的天際給盯著。

那裡,一個全身金光燦燦,有著龍鱗浮現的青年顯得極為詭異!

「那是巨龍么?」何智有些驚詫的凝視著遠處虛空那條巨大的金龍說道。

「這小子竟有巨龍伴身,自己還有如此詭異的武學,真是有些不可思議啊!」那身形壯碩的青年驚呼道。

「看來這小子還真有著幾分底蘊,好在他不過十二道天府,不然還真難以對付。」方虹陰森一笑,道,「呵呵,如此正好將之殺了,奪取他身上的武學。」

在呢喃幾句后,方虹眼眸一眯,瞅向前方天際時眸中不由多了幾分期許之色,心道,「真不知道若是我有了那煉體武學,以後會是一副什麼模樣?」

刷!

當龍爪催動而出,韓宇眸光一凝,眼瞳之中似乎有著一道龍影閃爍,隨後他的身形一動,那巨大的龍爪便是向著前方一頭潰退的陰煞妖熊撕裂而去!

咔嚓!

巨爪掠過天際,幾乎是沒有一絲懸念,在留下一道爪影后,便將那陰煞妖熊生生撕裂,臟腑灑滿一空,鮮血淋漓。

呼!

一擊得手,韓宇手掌一番,玉簡出現在光華閃爍后,連忙增加了十個積分。

「小子,這裡還有一頭。」九炎天龍徒然開口道。

呼!

韓宇眸光一轉,便是看到一頭氣息已絕,連妖靈都九炎天龍攝取的陰煞妖熊,便就此氣絕,正搖搖欲墜,他身形一晃,手掌翻動,連忙有著十個積分增加。

兩頭十二道天府境的陰煞妖熊,幾乎是在瞬息間被九炎天龍和韓宇斬殺。

「什麼?兩頭十二道天府境的妖獸就這麼就被殺了!」星月宮的修者眸光驚駭,一臉嘩然之聲,頓時在他們人群之中響徹開來,眸中充滿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要知道,這十二道天府境的妖獸防禦頗為強悍,就算靈寶都難以將之一舉斬殺啊!

這一人一龍,怎麼如此厲害,竟然一爪毀去就將它們生生撕裂?

「這傢伙太恐怖了!」

「難怪連季泉川那傢伙都會被他一舉斬殺,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想來張遠所說的是事實了!」星月宮的修者一片駭然,隨後將眸光向著方虹瞅去,

現在他們眾多師兄弟之中,或許也只有這青年有著和那傢伙抗衡的底蘊了。

「倒是個硬點子,不過有著如此多的妖獸來襲,就算你實力滔天也將是雙拳難敵四手,到時候自然可以將你輕易收拾。」方虹略露驚詫,隨後冷冷的的說道。

在他的臉上便沒有過多的情緒波動,想來是在這青年所展現的實力,還沒有達到讓他感到有著危機的地步。

刷!

九炎天龍在斬殺一頭妖熊后猛然發出一聲咆哮,龍爪撕裂天際,散發著炙熱的氣息波動,便向著兩頭妖熊撕裂而去,它那巨尾掃動,直接是將附近一些打算偷襲它的妖熊,一舉卷飛百丈,真龍氣勢,在這一刻被他發揮的淋漓盡致。

咔嚓!

韓宇身形掠動,眸光鎖定一頭略顯狼狽的陰煞妖熊后,便一爪探去將之生生撕裂。

韓宇動手,他可不管什麼光明正大,都是趁勢偷襲,力求將對方一舉擊殺,憑藉著九轉化龍訣護身,對於那些妖獸的襲擊根本難以傷到他的根基,妖熊身上所特有的那股陰煞之氣,也就此失去了優勢。

八頭十二道天府境的陰煞妖熊,幾乎在幾個呼吸之間就被韓宇和九炎天龍一舉斬殺了四頭。

不過,這些妖獸也是頗具靈智,在見到自己的同伴接連死傷后,似乎感到了危險的氣息,頓時眸光猩紅殺氣滔天,將心中的恐懼撇去,九炎天龍那股無上龍威就此失去了當初那股神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