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瓮中捉鱉,也不看清楚…誰才是鱉!」林風猛的大喝,雙眸宛如星空般耀眼綻亮。手中吞噬之火瞬時間燃起,伴隨著一道亮澤紫光綻現,玉淼輕動,林風毫不猶豫疾馳向戟鬼!

沒必要再多說!

眼下這般,已足夠讓敵人內亂!

最重要的是——

這場仗,自己必須取得先機。

「幻術!」林風猛然而喝。伴隨著玉淼的叮噹作響,雙瞳完全閃耀,第六層頂級眼瞳第一次發揮威力,相當於第八層的一檔眼瞳,那是真正聖級的力量,連帶著周圍的威壓,都變的極為可怕。

域之力量,隨之釋放。

黑狐和青狐首當其衝,整個人彷彿窒息。

兩人本身只有三星殺手的實力。自是無法承受這股可怕力量,哪怕林風的目標並不是他們。


但聖級的威壓,卻是實打實的!

舞音面色一片難看,只比黑狐和青狐稍微好一點,但僅僅只是短暫的停頓,卻已是來不及。林風,疾馳向戟鬼,速度極快。簡單的一次偷襲卻伴隨著心理攻擊,對敵人的預判。

這種局面。林風見多了。

先下手為強!

「轟!」腦袋一片巨震,魂力的釋放,林風緊咬牙關。

眼前這白衣男子確實很強,甚至比自己想像中更強,幻術的攻擊,竟無法撼動他的心智。此人心性之強,難怪能成為頂級的殺手。本身,自己的雙瞳沒有攻擊力,僅僅因為玉淼附加的威力。

而玉淼只是先天寶物,並非聖級力量。若不然,單單雙瞳的這次攻擊,便足以殺死戟鬼!

但,這僅僅只是以聖級力量施展的『幻術』而已,對心性意志堅強的武者來說,並不算什麼。

幻術的根本,只是『幻』之一字。


「吼!」狂怒而吼,戟鬼瞬間破開幻術力量。

狂暴宛如狼人一般,戟鬼氣息爆裂,眼中閃動著猙獰血光。

「呼!呼~」強烈風壓綻現,戟鬼反應極快,短暫的受制便已舞動長戟,先立足於防禦,並不貪功。

面對突變逆勢,戟鬼經驗十足!

「厲害!」林風心之暗道。

無論實力還是戰鬥經驗,眼前這白衣男子確實很棘手。

此人,必須得除!

「百連烽火彈!」林風猛然而喝,雙手火焰各是不同,幾乎在同時間,重生之火與吞噬之火完美爆發,一心二用,猙獰的火球宛如連珠炮般瘋狂轟向白衣男子!


林風目光深然。

面對這樣的對手,絕對不能給他任何喘息的餘地。

更何況,自己此次的對手,不只有他一個人!

那雙刀男女並不可怕,然『舞音』的實力,同樣深不可測,在自己感覺,僅比白衣男子稍遜一籌而已。

決不能給他們聯手的機會,若不然,自己有的麻煩。

「轟!」「轟!」「轟!」火球瘋狂轟炸。

戟鬼此時一片怒氣騰騰,卻好似穿著烏龜殼被林風暴打,毫無半點還手之力。心中直是怒罵幾個手下,半點反應都沒有,倏然不知他們此刻都被林風所震懾。

除了舞音!

「糟!」舞音一咬牙,正是疾馳而出。

她很清楚自己的職責,眼下該做什麼!

但……

「烀!」濃烈的火焰,瘋狂噴洒而出,一頭布滿紅鱗的巨龍瞬時綻現,林風背對舞音,絲毫無懼。瞬時間召喚出紅綾,增強己方戰力,在遠古禁地的戰鬥中,百毒彩蟒慘敗,翼受了重傷,然紅綾只是輕傷,經過這些天的休養早已恢復巔峰。

紅綾的實力,本就不弱,更何況這裡是火之地域!

佔據地利!

而林風,同樣也是。

「或許在其它地方交手,你還有贏的可能。」林風目光深澤,望著白衣男子。

「但這裡,你必敗無疑!」

…(未完待續。。) 局勢,完全變化!

舞音對紅綾的出現,完全措手不及。

至於黑狐和青狐,在玉石宮殿如此狹小的地方,遭遇到聖級威壓,實力早已去了七成。兩人聯手固然堪比舞音,但本質上的差異卻使得他們完全發揮不出力量。

這等層次的戰鬥中,黑狐和青狐,等同廢物!

實力,沒有一層可差。

同樣,一對一的戰鬥,亦沒有一毫半厘可比。

倘若實力相近,很多時候那丁點的因素足以使得整個戰局崩裂。

地利!

在地心之域,面對元氣大傷的丘昃,林風慘敗,正是因為那濃郁極致的土之元素。不僅增強了丘昃的力量,更削弱林風的實力,如今,濃郁的火之本源能量,不止增強林風的實力,同樣削弱戟鬼的力量。

一增一減,使得原本四六開,幾乎勢均力敵的戰鬥,差距變的極大。

更何況,開戰之前戟鬼便是被林風取得先機。

正如滾雪球那般,優勢越滾越大!

「轟!」「轟!」林風雙眸炯亮,實力完全爆發。

鳳凰命盤的進階,使得火命星盤隨之提升,如今自己無論控火能力還是火焰爆發力,都遠勝之前。這一點,從重生之火的威力提升便可看出,而吞噬之火,變的更加可怕。


蓬!蓬!蓬!一次次磁爆,將吞噬之火與重生之火威力完全爆發。

戟鬼毫無抵擋之力,灰頭土臉連半點反擊機會都沒有。

單單火球,便已將他打懵。

林風,太強!

每個武者,都有其擅長和不擅長之處。

譬如林風,最擅長的便是進攻。而最不擅長的便是防禦;戟鬼同樣如是,長武器本身便不適合防禦,作為一個『殺手』,更是不斷磨練自身攻擊能力和生存能力,對防禦力自然不會那麼在擅長。

之前,戟鬼能以一抵四。硬是擋住四人圍攻,那隻不過是『做戲』而已。

再者,他的實力本身就遠勝四人。

但如今卻是不同。

林風的攻勢一波接一波,一浪接一浪,戟鬼根本抵擋不了。

越擋,輸的越慘!

「氣死我了!」

「混賬東西!!!」

戟鬼怒罵不已,心中早已罵了眾手下不知多少遍。

然舞音此刻被紅綾死死纏住,儘管她實力遠勝紅綾,但要擊敗佔據地利的紅綾。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而黑狐和青狐根本靠近不了林風,此時實力雖是受挫,但仍勉為其難幫助舞音戰鬥。

然,兩人作用卻是微乎其微。

以一敵四,毫無懼色!

林風,更是完全佔據上風。

儘管紅綾抵擋的極為勉強,但戟鬼面色更是難看。根本沒有半點還手餘地,林風的攻擊如浪潮般瘋狂的將他吞沒。那恐怖的火焰力量不止來勢兇猛,更是滔滔不絕。每當他抵擋一次攻擊,第二波攻擊便已到達。

周而復始,陷入惡性循環!

域之掌控他不如林風,面對鋪天蓋地的火球,根本無處可躲,只能被林風硬生生耗去力量。

「這下麻煩了。」戟鬼緊咬牙關。

此刻。他若還不明白林風的實力,那他便枉為五星殺手。

他固然有破解林風攻擊的能力,如果不顧受傷,完全爆發,他能扳回劣勢。但接著怎麼做?面對十成十狀態的林風,受傷的他怎麼才能贏,更是在這片火元素如此濃郁之地?

但,不爆發又能怎樣?

面色一片難看,戟鬼之前還希望舞音能幫上忙,但眼下看來可能性極弱。

怎麼辦?

他到底該怎麼辦!

陰冷的雙眸閃爍不定,戟鬼望著宮殿大門萌生退意,作為殺手自尊並不重要,一擊不成遠遁千里,再找下一次機會。只要死不了,他能便有無數機會再刺殺林風。

無謂賭一時之氣。

戟鬼雖不甘,但眼下局面已容不得他多想。

但倏地——

「哦?」眼眸一亮,戟鬼頓時望見玉石宮殿大門前,一道氣息幾乎湮滅的身影,躺在地上早已昏死過去。

林戰?

因為鸚鵡手下留情,並未死去的林戰。

「正好!」戟鬼目光一寒,瞬時計上心頭,正是錯有錯著!

「啪!」咬破食指,戟鬼目露凶光,深紅色血液噴撒而出,手中一道氣焰伴隨著身體劇烈震動,一道閃光的護符蓬現而出。戟鬼雙手凝起變化,血液沾光護符,頓時間虛空中一道厲鬼之象綻現,戟鬼雙手食指血紅,面色蒼白。

身體,彷彿與虛空中那厲鬼形成聯繫,建立一道橋樑。


「噤!!」刺骨的咆哮之聲,伴隨著厲鬼的怒吼,濃濃的血腥味瀰漫整座玉石宮殿。

轟!!可怕的力量,瞬間爆發,彷彿湮滅一切。

「這是……」林風心之大震。

雙眸璘亮,頓時間後撤數步,重生之火護體而生。

相當可怕的力量爆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