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說這麼多有什麼用!」陳姍姍不想憧憬未來,她看著韓湊,「你要是真的能夠阻止借腹生子,我會感謝你的。」

韓湊看著她。

「真的。」陳姍姍很誠懇,「但我不想你死。」

「我不會死。」韓湊伸手,將她摟緊懷裡。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韓湊對她這麼隨便了。

而她也沒有反抗。

她猜想,韓湊要反抗她爸,可能真的會付出,很大的代價!

她就這麼默默地躺在韓湊的懷抱里。

有那麼一刻覺得很踏實。

她真的很難,這麼去信任一個人。

終究。

那天被韓湊強迫著,去了金三角周邊遊玩。

陳姍姍就說了,他們之間不用商量,用強的就行。

商量的結果,一般都是對立而行。

晚上回來。

陳姍姍回房。

關上房門。

韓湊直接撐住。

「睡隔壁去!」陳姍姍說。

「不睡。」韓湊強勢的將房門推開。

陳姍姍看著他。

韓湊直接走進了浴室。

陳姍姍煩躁。

她以前真覺得韓湊冷血得就像冰窖一般,現在……現在臉皮真厚。

她關上卧室的房門,坐在沙發上等韓湊洗完澡。

等了一會兒。

浴室里傳來韓湊的聲音,「陳姍姍,你進來一下!」

做什麼?!

陳姍姍帶著不耐煩,走向浴室門口。

推開浴室玻璃滑門。

韓湊就這麼一絲不苟的站在洗漱台前。

陳姍姍眼眸微轉。

她真怕長針眼。

「你又怎麼了?」陳姍姍口吻不好的問道。

「我忘了拿浴袍進來了。」

陳姍姍轉身走出去。

翻出韓湊的浴袍走進浴室。

陳姍姍將浴袍遞給他。

伸手那一瞬間,韓湊拽著她的手順勢將浴袍和她一起抱進了懷裡。

陳姍姍驚呼,「啊!」

韓湊將她一把抱起來。

「你發瘋啊?!」陳姍姍要跳腳了都,「你不會是想阻止明天的代孕吧。」

「我倒是想。」韓湊嘴角一勾,「但好像不行。」

「你這是在炫耀你很能嗎?」

「那你喜歡嗎?」韓湊咬著她的耳朵。

我特么想屎!

陳姍姍閉上眼睛睡覺。

韓湊將她抱得很緊,他說,「倒時候你別嫌棄我。」

陳姍姍蹙眉。

她嫌棄他什麼?!

對。

嫌棄他全身。

她閉上眼睛。

整個世界很安靜。

安靜到,仿若之後,他的呼吸還有,她自己的心跳聲。

她……

怎麼了?!

翌日一早。

陳姍姍失眠了。

她沒有規定時間起床跑步練習,韓湊也沒有叫醒她,就是抱著她,一直到兩個人都醒了。

然後,一起洗漱,出門。

樓下。

她爸已經在等韓湊了。

陳姍姍也沒打算要去。

這種事情,和她無關。

陳老看著他們下來,對著韓湊說道,「走吧。」

韓湊恭敬。

安琪自然也早就在客廳等候了。

陳老走在前面,剛走了兩步,他回頭,「陳姍姍你跟著一起。」

陳姍姍看著他。

為什麼?!

又沒她什麼事情!

「不管如何,孩子也是你的!」陳老冷聲說道。

陳姍姍現在已經不太和她父親懟了,她畢竟是求著回來的。

她看了一眼韓湊,韓湊也沒有做任何錶態。

陳姍姍還是跟上了。

轎車內很安靜。

陳姍姍坐在那裡,就一直看著窗外,一言不發。

她不知道韓湊會怎麼拒絕,而她甚至擔心,韓湊可能會被她父親,一槍暴斃。

她心口微微起伏。

陳老突然開口,「到了醫院,醫生說什麼,你們就好好配合。」

「嗯。」韓湊點頭。

安琪也乖巧的點頭。

陳老又交代了幾句,車子就到達了金三角最好的醫院。

自然是專用通道專人接待。

陳老帶著他們浩浩蕩蕩一群人,包括他的貼身保鏢一起,走進了超級vip。

陳姍姍很拒絕這種地方。

非常排斥。

陳姍姍甚至還看到了其他兩個早就在醫院等候的代孕女人了,長得都是眉清目秀的,想來她爸真的精心挑選過。

醫生在給他們講解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項以及要做的事情。

陳姍姍就默默地聽著。

然後。

韓湊和安琪還有其他兩個女人就都離開了。

女人些去做身體基礎檢查。

韓湊也是一樣。

陳姍姍坐在vip等候室。

陳老坐在陳姍姍旁邊。

兩個人全程無交流。

等了大概半個小時。

韓湊還沒出來。

按理,韓湊的應該不會這麼久。

陳姍姍琢磨,老男人時間比較長。

她其實心情並不太好,甚至很煩躁。

又等了半個小時。

韓湊依然還沒出來。

陳老有些按耐不住了,對著一個工作人員問道,「去問問韓湊的情況!」

「是。」

工作人員離開。

一會兒,工作人員過來,「韓先生好像有點……不行!現在一直在,努力。

「什麼?!」陳老從按摩椅上站起來。

陳姍姍那一刻也有些驚訝。

「可能是第一次如此有些緊張。」醫務工作人員解釋。

「你們怎麼幫他的?」

「我們醫院正在想辦法。」工作人員為難的說道。

「你們這是什麼醫院,搞了半天你告訴我正在想辦法?。」

工作人員有些不知道如何解釋。

他們是正規醫院。

陳老心情不爽,但也沒有太為難工作人員,對著身邊的保鏢說道,「幫我去找幾個女人過來!」

「是!」

「你進去告訴韓湊一聲,說一會兒給他準備女人,讓他稍微放鬆一下。」

「是。」醫務人員離開。

陳姍姍就這麼看著她父親。

看著,忍耐著。

醫務人員離開后一會兒又回來了。

陳老臉色不好的看著他。

醫務人員說,「韓先生說,叫陳小姐進去。」

陳老臉色微冷,轉頭看著陳姍姍。

陳姍姍那一刻也有些情緒複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