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明宮你應該知道吧?」東方翊微微一笑道。

幾十年後的今天,明宮已經今非昔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明宮已經不能說是一個古武者宗門,而是一個修仙宗門。論名氣,明宮在主空間與各大秘境的知名度甚至遠遠高於蓬萊仙境中的那些仙門。

「當然知道,東方大哥,你認識明宮中的高人?」

王元興奮的道,眼中緩緩凝聚出神采,若是能請到明宮的大能存在,或許他與女兒都有救。

東方翊望了王元一眼,淡笑道:「王元,你一定不知道,明宮的創始人吧?」

墨先生,不愛請早說 「小弟的確不知。」王元搖搖頭。

明宮他知道,因為太過有名,主空間的武者宗門,誰不知道明宮。但是明宮的創始人,知道的人恐怕相當的少。

「他叫莫問,這個名字你應該不陌生。」東方翊目光望著遠處,神色複雜,時過境遷,曾經的一些朋友,眨眼間已經不再是一個世界中的人。

「莫問?」王元微微一愣,目光猛地凝滯了一下,一道身影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這個名字依稀有些熟悉,不過身影卻很模糊,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個人,有多久沒有見過,王元算一算,至少超過二十年。

「你說的是,當年華夏大學怪物寢室的那個莫問?」

王元愕然的望向東方翊,當初東方翊也是怪物寢室的成員,與莫問可以說是室友。

「他就是明宮的創始人。」東方翊點點頭。

「什麼!莫問就是明宮的創始人!」

王元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來,當年那個少年,再次浮現在他的腦海中。他與莫問有過一些交情,曾今還是軍訓時期的上下鋪,當時班上只有他與莫問修鍊過古武,所以兩人比較有共同話語。

明宮這個絕世古武宗門,乃是莫問創建的?

王元感到不可思議,他早就知道莫問不是池中之物,但也從沒有想過,他能不凡到這個地步。

記憶中,莫問向來行蹤不定,神龍見首不見尾,別說上課,一個學期見上他一面都不容易。他與莫問的最後一次見面,還是在畢家山莊,京華論武大會上面,當時的莫問,就無比的耀眼,一人的光芒徹底蓋過了京城五大古武家族。

「莫問與我們,已經不是同一個世界。」東方翊有些感慨的道。

「我們這次能找到他?」王元盯著東方翊。

「不一定能找到他。不過,明宮的兩位副宮主也是絕代風華的人物,修為高深莫測,若是連她們也救不了王淑儀,那這世間能救你們的人,恐怕只有在蓬萊仙境中才能找到。」

東方翊很清楚,明宮兩位副宮主的修為,幾乎就代表了凡俗界的極限,甚至天華宮元老院中的一些元老都比不上她們。

很快,兩人就來到明宮所在的雪山山脈,這裡到處都是明宮的門人弟子,東方翊表明身份后,立刻就被請到了主峰。

星宿永恆 主峰,天和殿。

一襲紫色宮裝的女子從宮殿深處走出,她的身後,有著十幾名侍女陪同,顯然在明宮中地位非凡。

「東方翊,你來明宮有何貴幹。」紫衣女子明眸一轉,望著東方翊微微笑道。

「陳紫,怎麼是你?」東方翊驚訝的望著紫衣女子。

陳紫當初也是天華宮的一名執事,與東方翊有過幾面之緣。

「怎麼,我親自出來接待你,還嫌不夠。」陳紫淡笑道。

「哪能,能讓明宮的內宮長老親自接待,乃是我的榮幸。」東方翊連忙搖頭,能叫陳紫出來接待他,明宮已經可以說是相當的客氣,作為明宮的內殿長老,陳紫的修為自然不俗,距離元神境恐怕也是一步之遙,乃是當世的極限武者之一。

明宮現今的地位,兩位副宮主與太上長老那般存在,自然不可能親自出來接待他這位天華宮的小執事。

不過,他今天上門所求之事,卻不是陳紫能解決的。幽絕邪氣,元神境以下的武者觸之即死,這是天華宮早就得出的結論,陳紫的修為再接近元神境,也不可能救活王淑儀,只有元神境的大能存在,才有可能壓制住幽絕邪氣的力量。

「此次來到明宮,乃是有一事相求。」

東方翊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指著王元背上的王淑儀道:「我這位朋友的愛女,不幸染上了幽絕邪氣,希望明宮的前輩能施以援手。」

「幽絕邪氣!」

陳紫柳眉微皺,這東西的可怕她當然清楚,以她的能力,根本救不了她。

「此事我無法做主。」陳紫搖搖頭。

「煩請陳長老能向兩位宮主通報一聲,宮主仁慈,必然不會見死不救。」

東方翊躬身行禮道,王元連忙跟著一拜,心中很是感動,東方大哥居然能為他做到如此地步。

「此事我會向兩位宮主稟報,不過兩位宮主出不出面,我可做不了主。」

自從那位回來后,兩位宮主便深居簡出,平時連宗門中的事務都很少過問,這事兒兩位宮主管不管,恐怕還是難說的事兒。

「我這位王元兄弟,與你們明宮的莫宮主有著同窗之誼,還請能看在這一點情分上,幫上一幫。」

東方翊也不確定明宮的兩位宮主會不會出來相救,畢竟像她們那種人物,不是誰想請就能請得動,所以先將王元與莫問的關係說出來,增加一些籌碼。

「哦,與莫宮主有著同窗之誼?」陳紫驚訝的望著王元,這個中年男人,居然是莫問的同學!此話由東方翊說出來,自然不會有假,因為明宮中很多人都知道,東方翊與莫問當初還是室友,正是因為此,她才會親自出來接待他。

「既然是莫宮主的同窗同學,我自然會如實稟報。」

陳紫微微一笑,轉身就離開了天和殿。

自從莫問回來之後,兩位宮主便不在管宗門俗事,宮中能直接見到兩位宮主的人屈指可數,而她就是其中之一。

(未完待續。) 一刻鐘后,陳紫就再次回來。

「宮主請兩位前往正心殿。」

陳紫的身後,有著幾名侍女抬著一個擔架,將王淑儀放在擔架上后,便抬著往正心殿走去。

正心殿乃是明宮的主殿,只有明宮中的高層才能來此。

很快,一行人就走到一座龐大的宮殿面前,正心殿高三十丈,長寬過百丈,龍紋柱一根根拔地而起,氣勢非凡。

「東方翊、王元,好久不見。」

一道溫和的聲音從大殿之上響起,聲音中有著一絲笑意,一絲緬懷。

「莫問!」

兩人同時望向大殿高處,下一刻,紛紛一愣,只見一名少年卓然而立,氣質出塵,恍然間,像是一位仙人正準備飄然而去。

如今,東方翊與王元都已是中年,望著兩張中年人的臉,上面依稀還有一些熟悉的痕迹。

東方翊與王元望著大殿上方的少年,感慨更深,二十多年,他還是絲毫變化都沒有。

「這位姑娘,原來就是你的女兒。」

莫問望著擔架上的王淑儀,莞爾一笑,他沒有料到,這個世界如此小,隨便遇上一個少女,便是故人之後。

他從大殿上方走了下來,拍了拍王元的肩膀,恰當時少年,一晃眼,女兒都已經這麼大。

「你認識淑儀?」

王元與東方翊都有些驚訝的望著莫問,像莫問這種世外高人,王淑儀這種普通人家女孩怎麼可能隨隨便便遇到。

「有過一面之緣。」

莫問微微一笑,他走到王淑儀面前,伸手一晃,只見一道黑氣從她的身體中溢出,那黑氣格外的邪異,一出現的空氣中,便瘋狂的向外擴散,同時還在吞噬天地靈氣,整個正心殿都一瞬間陰冷了下來,毛骨悚然的感覺油然而生。

王元面色發白,這種邪氣太過可怕了,比世間最毒的毒藥都可怕。

莫問手掌一壓,一圈金光擴散,下一刻,所有幽絕邪氣全部被鎮壓,包裹在金色火焰中緩緩化為虛無。

東方翊暗暗心驚,他相當清楚幽絕邪氣的可怕,即使天華宮中斗轉境的元老都只能將幽絕邪氣封印,而無法將這種邪氣凈化。

莫問隨手就將如此可怕的幽絕邪氣凈化,他如今的修為達到了何等地步,難道已經是修成太玄境的絕世存在?

王淑儀的臉色以肉眼看見的速度好轉,損失的生命力似乎也被補充盈滿,身體中散發出盈盈生機,乾枯的肌膚一層層脫皮,很快就恢復到嬰兒般滑嫩。

「淑儀。」

王元一臉驚喜地握著女兒的手,身軀不停的顫-抖,只有經歷過絕望的人,才能知道此刻的新生有多麼的難能可貴。

突然,他似是想到了什麼,閃電般將手縮回,一臉擔驚受怕的望向王淑儀。

「放心吧,你身體中的幽絕邪氣我已經徹底祛除。」

莫問淡淡一笑,他自然知道,王元擔心的是自己體內的幽絕邪氣再次傳染給女兒。

剛才他拍王元肩膀的時候,便已經將他體內的幽絕邪氣驅除,王元體內的幽絕邪氣相當的稀少,剛潛伏在他體內不久,所以隨手就能拔除掉。

王元聞言,立刻鬆了口氣。

「莫問,這救命之恩,我王元沒齒難忘……」

王元轉身,便準備向莫問行大禮,不過卻被莫問拖住。

「幾十年不見,你怎麼變得這麼矯情了。」莫問淡笑道,王元乃是當年為數不多關係與他比較好的同學,他有麻煩,莫問自然不會坐視不理,還需要他行跪拜大禮?

嚶!

一聲嚶嚀,王淑儀緩緩從昏迷中蘇醒了過來,疲憊的睜開了眼睛。

「爸爸。」

第一眼,王淑儀便看見了自己的父親。

「淑儀。」王元激動的握著王淑儀的手,他真的很怕,很怕很怕女兒再也不能醒來。

「爸,我渴……」王淑儀從擔架上爬起,一臉委屈的靠在王元懷中,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那麼委屈,那麼想哭。王淑儀顯然還沒有徹底清醒過來,腦海中一片漿糊。

「來,喝水。」

裴風舞取過一杯溫水,放在王淑儀的手中。

「謝謝姐姐。」

王淑儀抱著水杯喝了兩口,才發現大殿里還有著不少人,除了自己父親,別的人她都不認識。

突然,一道少年的身影出現在她的眼帘,那少年面帶微笑,正望著她。

「你這個騙子怎麼在這裡?」王淑儀一句話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她的潛意識裡,莫問就是一個大騙子。

「淑儀,你這丫頭怎麼這麼沒大沒小,叫莫叔叔。」

王元皺著眉頭,自家姑娘不是那麼沒有素質的人啊,怎麼直接叫人家騙子,而且這個人還是他的同學,她的救命恩人。

莫問莞爾,他怎麼就成騙子了?

「爸,叫他啥?」王淑儀愕然的望著王元,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叫叔叔!什麼鬼!這個少年年紀比她還小好吧。

難道,她還有什麼不知道的親戚,年紀不大,但輩分很高的那種?

「快叫莫叔叔,你這孩子,這位莫叔叔乃是你爸爸當年的同班同學。」王元無奈的道,沒有辦法,莫問從相貌上看,實在太年輕,估計也就十七八歲的模樣,也不怪閨女反應那麼大。

「啊……」

王淑儀繼續懵逼中,老爸當年的同班同學,這是什麼鬼啊!老爸都四十多歲了,他大學畢業的時候,還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這個少年有二十歲嗎,怎麼可能是老爸的同班同學!

難道今天是愚人節,老爸故意演戲來整自己?

「不叫,老爸,今天不是愚人節吧,這個傢伙怎麼在這裡?」

王淑儀翻了一個白眼,有些莫名其妙,這個騙子怎麼還與自己老爸認識啊。

「快叫莫叔叔。」王元皺著眉頭,面色嚴肅了起來,感覺女兒怎麼那麼不懂事兒。

「別逼孩子了,我這模樣也的確不像是叔叔。」

莫問淡笑道,這個小姑娘本來就對他有誤解,估計對他的印象不是很好。

「王淑儀,這位莫叔叔可是你和你爸爸的救命恩人,是不是老爸這些年沒有教育好你。」

王元意識到不妥,自己女兒這個態度,什麼個意思?

騙子?莫問這種存在,犯得著騙你這種小女孩!

王淑儀見老爸如此嚴肅,突然意識到有些不對,父親好像不是在和自己開玩笑……

(未完待續。) 陳紫與王茵茹目光古怪的望著莫問,這個傢伙到底幹了什麼好事兒,導致人家小姑娘直接當他是騙子。

東方翊則一臉驚奇的望著王淑儀,這個小姑娘難道之前就認識莫問?

「快叫莫叔叔,如果不是你莫叔叔,你這條小命早就丟了。」

王元冷著臉,狠狠地瞪了女兒一眼。他心中怨氣可不小,前往英國病疫災區這麼大的事情,居然事先沒有告知他一聲,後來患上死神絕症通知家屬他才知道這件事情,可把他與她娘嚇了一個半死。

此時,王淑儀也緩緩回過神來,逐漸意識到,自己貌似在英國感染上了絕症,後來病情加重,陷入深度昏迷。

怎麼,醒過來的時候,她卻在這裡,她不應該在醫院隔離區嗎?

而且,她感覺自己精力充沛,神志清醒,氣血旺盛,絲毫都不像是患病之人。

「你救了我?」王淑儀愕然的望向莫問,她不傻,有時候還很聰明,一下就意識到,應該是眼前這個年輕人救了她,剛才父親也把話說得很明白。

「你就是那個能治療死神絕症的人,那個醫院的病人,全部都是你治好的?難怪……難怪……我早就應該想道,韓院長若是有能力治癒死神絕症,那也不會等到現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