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紫仙妹妹確實天資卓越,將來也必將翱翔九天,但是我也未必會差,雖然我現在不如她,但是我有信心不久之後的將來,一定會追上她的腳步」。

聽到柳非凡的話,柳滄瀾無奈的嘆了口氣,對於自己兒子和林紫仙之間的感情,他十分清楚,兩人從小便一起長大,甚至在柳非凡十二歲之前,兩人每天更是形影不離,這可是比青梅竹馬還要更加親近。讓柳非凡一下子放棄這段婚約確實很難。

本想繼續勸說柳非凡,突然間,屋子裡出現了一股強大的力量將柳滄瀾的話堵在了嘴邊。

「凡兒,你的氣息」,感受到從柳非凡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能量,柳滄瀾震驚的張大了嘴巴。

「父親,其實兩個月前,我便已經能夠修鍊了,而且現在我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符徒境四重,並且馬上就可以突破到符徒境五重』。看著震驚的柳滄瀾,柳非凡徐徐說道。

用手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發現並不是在做夢,柳滄瀾禁不住仰天大笑了起來。

」凡兒,你快告訴父親,你是怎麼能夠修鍊的「,激動地柳滄瀾拉著柳非凡的手掌,急切的問道。

聽到父親的問話,這一次柳非凡沒有絲毫的隱瞞,將所有的事情從頭到尾的講了出來。包括自己的淬體藥丸被林永泰奪走一事。

「哼!這林永泰如此小家子氣,竟然也配當丹藥長老,要不是我的經脈被廢,他有什麼資格做丹藥長老」。聞言柳滄瀾氣憤的說道。

「父親,我記得在我小的時候,你好像做的就是林家的丹藥長老吧?」柳非凡似乎想起了什麼,突然問道。

「不錯,若不是我經脈被廢,就憑他林永泰,也能當的上丹藥長老,一個廢物而已,當年我一隻手就足以捏死他,現在竟然還敢欺負我兒子,要不是我現在成為了一個廢人,我真想去暴揍他一頓,不過凡兒,你也不用擔心,我明天就去找林擎天,讓他幫你討回公道」。柳滄瀾的話語中有些激動。

「父親,不用麻煩林叔叔,我自己的仇,我自己可以報,父親你當年可以一隻手就捏死林永泰,我相信未來有一天我也一定可以」,柳非凡的眼裡迸發出強烈的自信。

「好好好,這才是我的好兒子」,大聲的說了三個好字,柳滄瀾看著柳非凡眼裡流露出來的自信很是高興。

「父親,我現在既然已經能夠修鍊,那我和紫仙妹妹的婚約,你看」?見父親十分的高興,柳非凡恰時將這件事情提了出來。

「凡兒,你儘管放心,父親以後再也不會勸說你和仙兒解除婚約了」,得知自己的兒子能夠修鍊,激動地柳滄瀾哪還會再去管什麼解除婚約的事情,更何況對於林紫仙他也是喜歡的很,若不是不想在拖累林擎天一家,他又怎麼捨得放棄林紫仙那樣優秀的兒媳。

聽到父親的承諾,柳非凡心裡高興的樂開了花,一塊大石也終於落地。

……。

「凡兒,你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吧,兩個月前你便能夠修鍊卻一直沒有告訴我,今天我要解除你和仙兒的婚約,你卻展示出了自己的實力,我看你的眼睛里除了林紫仙那丫頭,似乎沒有把我這個老子放在眼裡是吧?」柳滄瀾興奮過後,忽然反應過來,盯著柳非凡的眼裡充滿了古怪的笑意。

臉色一紅,柳非凡聽到父親的話,尷尬的看著自己的父親,一時不知道說些什麼。

兩人-大眼瞪小眼,突然間,默契的相視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

歡快的笑聲充滿了整個屋子。

… 十多天的時間,彈指一揮間便悄然劃過,自從上次與父親一夜徹談之後,柳非凡接下來的修鍊更加的刻苦,每日除了吃飯以外,所有的時間幾乎全是在修鍊之中度過。

現今雖然實力仍然沒有突破到符徒境五重,但是柳非凡能夠清楚地感覺到,自己已經觸動了符徒境五重的大門,只欠臨門一腳而已。

「今天應該又到了林家分發淬體藥丸的日子了吧」,從修鍊中睜開雙眼,柳非凡望著窗外初起的太陽,呢喃自語。

上一次分發淬體藥丸時,所發生的事情一幕幕的再次出現在他的眼前。

「我記得上次林永泰說過,藥丸發完了,沒有了,這次要給我兩份是吧,今天我就去把我的兩份淬體藥丸給拿回來」,沉睡的雙眸精光綻放,迅速穿好衣服,柳非凡邁著大步,從自己的家門離開,向著教練場的方向行去。

「咯吱咯吱」,腳步輕快。

然而就在柳非凡走到一半的路途時,前方突然出現了四道身影,三男一女,其中那個女孩便是他上次從林虎身下救下來的木靈,而且幾人身後都背著一個包裹,鼓鼓的,似乎裝了很多東西。

看著幾人,柳非凡本想直接走過去。

可是眼尖的木靈見到柳非凡走過來,遠遠地便大聲的打起了招呼。俏麗的小臉顯得十分高興,一對淺淺的酒窩笑起來特別好看。

「柳非凡,你要去哪裡啊」,一邊打招呼,木靈一邊迅速的跑到了柳非凡的身前。

今天的木靈並沒有像上次一樣穿著一條長裙,而是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練功服,下身套著一條緊身褲,緊身褲下修長的美︶腿格外纖細,包裹的翹臀隨著奔跑左右搖擺,看得後面的幾個少年都不禁流下了口水。

「這小丫頭的身材倒還蠻不錯的么」,望著站在自己身前的木靈,柳非凡心裡想到。

「我準備去教練場,對了,今天不是家族分發淬體藥丸的日子么?為什麼你們沒有去教練場,而且還都背著一個鼓鼓的包裹」,柳非凡好奇地問道。

「哦,我們已經從教兩場領完了淬體藥丸,現在正準備一起出發前往魔獸山脈,希望能夠找到一些藥材,幫助我們突破到符徒境七重」,用手捋了捋飄散在額前的髮絲,木靈快速的回答道。

「前往魔獸山脈?」用眼睛掃了一眼木靈身後的那幾人,柳非凡雖然和他們並不相熟,但是同在林家也都了解,另外的三個少年分別是林建,余楓和林權,他們幾個的實力和木靈一樣都是符徒境六重,腦袋迅速一轉,柳非凡便明白了他們前往魔獸山脈的目的。

還有三個月的時間便到了林家的年會,年會過後,實力沒有達到符徒境七重的弟子便會被林家分配到各地的產業執行任務,而一旦出去執行任務,不僅不會再有免費的資源可以修鍊,甚至連自己的修鍊時間都會減少,所以他們前往魔獸山脈,應該是想要在年會前突破到符徒境七重,而且這對於現在就已經是符徒境六重的他們,若是真的找到了什麼有用的藥材,也的確很有機會突破。


「那你可要小心了」,柳非凡叮囑了一聲。在魔獸山脈內不僅要提防強大的魔獸,甚至還要提防不認識的旁人,在魔獸山脈這種地方,除了自己,甚至有時候連隊友都無法相信,誰知道哪個人會不會突然見財起意,在你的背後插上一刀,這種事情在魔獸山脈內,每年發生的可都不在少數。

「我會的,望著柳非凡」,木靈點了點頭。

「木靈,你幹嘛要答理一個廢物」,見到木靈跑到柳非凡身邊,與柳非凡有說有笑,另外三個少年紛紛走了過來。,其中一個走在最前面的少年,望著柳非凡的眼裡有些不善,話語也是從他嘴裡傳出來的。

「林建」,你不要瞎說話,聽到林建嘲諷柳非凡是廢物,木靈不滿的皺緊眉頭回頭喊了一聲。

「本來就是,我又沒有說錯,天生廢體,不是廢物又是什麼,我又沒有瞎說,在林家誰不知道,他柳非凡就是一個廢物」。見到木靈竟然幫助柳非凡說話,林建的眼睛里更加的不快。

林建,符徒境六重,林家旁系子弟,在林家眾弟子中排名前十,一個旁系子弟,在林家能夠排到前十已經很不錯了。認真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林建,柳非凡並未急著去反駁,而是看著木靈有些疑惑的問道。

「難道他就是你喜歡的人,你的眼光似乎不怎麼好啊」?

「什麼叫做喜歡我,眼光不怎麼好,我林建林家旁系子弟,完全靠自己便已經達到了符徒境六重,木靈不喜歡我,難道還喜歡你這個廢物不成」。林建聽到柳非凡說木靈喜歡他,眼光不好,眼睛里已經噴出了憤怒的火光。

「不要拿我和你相比,我可不想降低自己的人格」,嘴角微微上翹,柳非凡的眼神變得冷冽。

「你說什麼?」聽到柳非凡的話,憤怒的林建迅速的向著柳非凡走了過來,眼裡的怒火,已經化成了實質,一雙鐵拳更是高高地揚起,似乎想要一拳打死柳非凡。

「林建,你要幹什麼」,看到發怒的林建向柳非凡走來,木靈雙手張開,將柳非凡擋在了身後。

「讓開,他敢侮辱我,一個廢物竟敢侮辱我,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他不可,讓他知道不是什麼人都是他能惹得起的」。林建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木靈怒吼道。

「不讓!林建,你要是還喜歡我,就馬上離開,不許找柳非凡的麻煩,否則以後你再也別想讓我理你」,木靈眉頭緊緊皺著,眼神倔強地說道。

「你!」指著木靈說了一個你字后。林建便不再管木靈,而是將矛頭直接指向了木靈身後的柳非凡。

「柳非凡,有本事你就不要像個縮頭烏龜一樣躲在女人的後面,讓女人給你做擋箭牌,真是一個廢物,懦夫」。嘴裡吐出一口口水,林建轉身向一旁走去。他知道有木靈在,自己無法去動柳非凡,只好先行離開。不過心裡的憤怒卻並沒有絲毫的減少。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讓你受到了侮辱,真的對不起」,轉過頭,木靈望著柳非凡的眼裡,已經充滿了淚水。

「傻丫頭」,伸出手,幫木靈將眼裡的淚水擦乾,柳非凡無奈的搖了搖頭。

而這一幕被走到一旁的林建看到,眼裡的憤怒之色更加濃烈。

上次便聽到林虎說木靈喜歡林建,這次親眼見到林建的所作所為,柳非凡的心裡有些擔憂,這林建心胸狹隘,單純的木靈如果真的跟他在一起,未來一定不會有什麼幸福可言。


「木靈,我知道你心裡喜歡林建,但是他並不適合你,我希望你要好好考慮清楚,不要選錯了人」,柳非凡在木靈的小腦袋瓜上輕輕的拍了拍,像長輩一樣的叮囑起來。

「其實,林建哥哥他挺好的,只是擔心我被別人所騙,所以才會這樣」。聽到柳非凡讓自己不要喜歡林建,木靈的心裡有些難受。

「好了,你不用說了,我知道讓你放棄他你很難以接受,所以我不會逼你,不過你自己要想清楚了,還有進入到魔獸山脈后一定要小心」,再次叮嚀一句,柳非凡看都沒有再看林建一眼,轉身便欲離開。

「木靈的安全我自然會保證,而且此次進入魔獸山脈,我已經聯繫好了林振堂哥,到時候他自然會保護我們,所以木靈的安全還是不牢你費心了,一個廢物能夠管好自己就行了。對了,我聽說你好像是要去教練場吧,難道是妄想拿林家分發的藥丸,我勸你一個廢物還是不要去的好,免得藥丸又被搶,自己還要遭到一頓暴打,哈哈哈哈……」。林建嘲諷完了之後,瘋狂的大笑起來。

「真是一條瘋狗,見人就咬」,搖了搖頭,柳非凡丟下一句話,繼續向前走去。

「廢物,懦夫,敗類……」,望著遠去的柳非凡,林建瘋狂的大聲喊道,似乎要將心裡的怒火全部給喊出來。

… 「林振」,遠去的柳非凡對於林建的怒吼聲,內心沒有一絲的波瀾,林建對於他而言只是一個路人的角色,若沒有木靈,他連理都不會理。

「一個旁系子弟縱然有點天賦,便囂張狂妄,真不知道他的狂妄從何而來,林虎猖狂至少他有他的父親林永泰在身後撐腰,而林建,他除了一點點天賦之外,又有什麼?實力也只不過才符徒境六重而已。況且上次要不是自己從林虎的身下救下了木靈,他林建的頭上怕是早就戴上了一頂大大的綠帽子,可悲的是,他自己卻還不知道」。

一個卑微卻還不自知的小角色並不能引起柳非凡的注意,但是林建口中的林振卻讓柳非凡陷入了沉思之中。

林振,十六歲,林家二長老,林獨溫的兒子,天賦七星,符印七星,目前實力符徒境九重。


雖然沒有林紫仙那麼驚世絕倫,但是林振的天賦實力,在林家也是最上之列,甚至林振已經被家族作為下一代族長開始培養。

林紫仙雖然實力天賦都高於林振許多,但是畢竟身為女子,總要出嫁,所以家族並未打算將林紫仙作為下一代族長培養,雖是如此,但是林紫仙所享受的資源卻一點也不比林振要少,甚至更多,誰讓她是林家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了?。

林家除了族長林擎天以外,還有四大長老,大長老林霸天,同時也是林擎天的親哥哥,二長老林獨溫,三長老林永泰,四長老林獨武。其中除了四長老林獨武,一心醉於武道之外,沒有子嗣,其他幾位都有自己的子嗣後代。

族長林擎天之女林紫仙,大長老林霸天之女林紫菲,二長老林獨溫之子林振以及之女林紫嬌,當然還有三長老林永泰之子林虎,這些人便是與柳非凡同一輩的林家嫡系弟子。

其中林紫菲最大,十八歲,目前實力銅符境二重,林振次之,十六歲,符徒境九重,而林虎和林紫嬌還有林紫仙則都和柳非凡同歲,並且林紫仙比起他三人還要小上半年,剛剛才十四歲。至於幾人的實力,柳非凡只知道林紫嬌和林虎都是符徒境七重,林紫仙據他保守估計最低也是符徒境九重,甚至早就已經邁入了銅符境。

而且在家族中,族長和四大長老之間的性格也各不相同。

族長林擎天剛猛霸氣,重情重義;大長老林霸天深謀遠慮,智慧超群;二長老林獨溫性情溫和,與人為善;三長老林永泰,奸詐狡猾,卑鄙無恥;四長老林獨武,一心求武,不問世事。這便是林家五位掌舵人現今的情況。

就在柳非凡心裡思考著這些的時候。兩道人影從遠處逐漸的向他走近。

兩人一男一女,男的十六歲左右,英俊不凡,氣度瀟洒;女的十四歲左右,窈窕靚麗,風華綽約。

當兩人走到柳非凡面前時,柳非凡也恰好抬起了頭。

「林振,林紫嬌」,望著面前的兩人,柳非凡喃喃自語。

「好久不見」,林振看著面前的柳非凡,微笑的開口說道。

「是啊,好久不見」。柳非凡也同樣說道。

林振不愧是被看作下一代家族族長的培養人,語氣以及眼神並沒有因為柳非凡不能修鍊而有絲毫的歧視。甚至嘴角還露出了一絲善意的微笑。

「你現在……」。

「哥哥,我有些話想要和柳非凡單獨說,你能先離開一下么」,林振身後的林紫嬌突然開口打斷了林振的話。

被妹妹突然將話打斷,林振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怒氣,只是微笑的回頭看了一眼林紫嬌,點了點頭,便先行離開了。

林振離開,場間便只剩下了柳非凡和林紫嬌兩個人,望著身前窈窕動人的林紫嬌,柳非凡有些頭疼。

記得小時候,柳非凡每次和林紫仙在一起,林紫嬌都會過來搗亂,甚至林紫仙和林紫嬌兩人經常會因為不和而打起來。弄得柳非凡一個頭兩個大。想起以往,柳非凡微微閉上了雙眼,開始回味起來。

「難道他就這麼不想見到我,」見到柳非凡閉上雙眼,不知柳非凡心裡所想的林紫嬌,臉上有些生氣。

「我為什麼要因為他而生氣,自從兩年前得知他是天生廢體,我不是便已經不再喜歡他了么,而且現在連林紫仙都好久沒有去搭理他了,我為什麼還要主動留下來和他講話,對了,我是為了讓他忘記自己喜歡過他的往事」。林紫嬌心裡想到。

「柳非凡,不管你是不是討厭我小時候總去破壞你和林紫仙之間的感情,但是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了,所以你也不用在繼續討厭我,當然了,你若是繼續討厭我,也已經和我無關,現在的我已經不再喜歡你,所以小時候的事情你就只當成是一段美好的回憶吧」,林紫嬌深吸了一口氣,壓低聲音盡量平靜的說道。

「是因為我天生廢體,不能修鍊的原因吧。難怪自從十二歲以後,你就再也不會像以前一樣來纏著我了」,聽到林紫嬌的話,柳非凡睜開眼睛,面色平靜的說道。

他本來喜歡的就不是林紫嬌,所以林紫嬌說出以往的過往只是當成一段美好的回憶,以後也不會再喜歡自己,他的心裡除了有點難過以外,便再也沒有什麼。

「我知道這一切或許會很打擊你,但是我不可能喜歡一個廢……不能修鍊的人,所以這一切我一定要告訴你,讓你不要再奢望,而且現在我也有了自己喜歡的人,所以過往的一切,你就當我是年少無知,趕快忘記吧,而且他也將在年會過後,我滿十五歲時,向我提婚,所以你不要再對我有任何的奢望了」。

「你是怕,你的男朋友會因為你曾經喜歡過一個廢物,而不喜歡你,所以才讓我忘記的吧」。望著眼前自我感覺優越的林紫嬌,柳非凡顯得有些陌生。

「放心,對於你,我並沒有多麼放在心上,所以以往的一切我自然也不會再提,只不過我很好奇,你到底喜歡的是誰?竟然可以讓從小就嬌慣的你,低聲向我這麼一個廢物說話,我還真想去見見他」。柳非凡用手捋了捋額頭的髮絲,聲音很輕。

「玄萬城,萬家,萬功」。提起萬功,林紫嬌的臉上有些自豪,望著柳非凡的雙眼也很是得意。

德瑪帝國,城池被分為天地玄黃四個等級,萬家所在的玄萬城乃是玄級城池,比林家所在的黃岩城還要高出一個等級。

玄萬城並不像是黃岩城一樣擁有四大家族,而是萬家一家獨大,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在玄萬城萬家就是天,任何家族行事都必須遵守萬家的規則。而萬功便是當代萬家家主萬興龍的二兒子,目前十五歲,實力符徒境九重。

「我知道了」,平靜的留下一句話,柳非凡沒有在做絲毫停留,抬起頭向前走去,在他心裡,林紫嬌已經成為了一個陌路人。

「我知道你會怪我,也會生氣,但是世界就是這樣,擁有婚約的林紫仙都可以不要你,我為什麼不可以」。林紫嬌望著抬頭離開的柳非凡,跺了跺腳,大聲的喊道,眼神里依舊很是自戀,很是高傲。在她的心裡,她只以為柳非凡是因為知道了他和自己的差距,所以才會選擇離開,至於抬頭與平靜只不過是為了遮掩內心的悲傷罷了,高傲的她哪裡會想到,柳非凡根本就沒有在意過她。


「林紫仙也會離開我么?不,她不會的」,聽到林紫嬌的喊聲,柳非凡平靜的內心變得紊亂起來。他可以不在乎林紫嬌,但是卻很難忘記那個笨笨的可愛女孩——林紫仙。

「她,應該不會離開我吧!」望著天上的太陽,柳非凡有些滄然若失,兩年沒有見過林紫仙,他真的很怕,很怕,他怕事實真的會像林紫嬌所說的一樣。

… 一路渾渾噩噩的來到教練場,柳非凡現在腦子裡很亂很亂,滿腦子裡只有一個漂亮的白色倩影,那是一個十二歲左右,一身白裙,微笑中帶著淺淺酒窩的漂亮女孩。

「紫仙妹妹,你我已經兩年沒有相見了吧!」望著天上的火紅太陽,柳非凡的心裡越來越亂。對於林紫仙的感情有多深恐怕除了他自己以外,再也沒有人能夠體會的到,毫不誇張的說,她已經成了他身體最關鍵的一部分,難以割捨。

此時的教練場和三個月前的情景一模一樣,許多少年秩序的以龍擺尾的姿勢排成一條長龍,只是台上這次分發淬體藥丸的並沒有林永泰,甚至林虎也不在,而負責分發淬體藥丸的卻變成了馬峰,顯然抱緊林虎的大腿,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好處。

「你們快看,柳非凡來了」,突然一道驚訝的喊聲,從教練場內傳出。

「王春,你不要瞎喊,柳非凡怎麼會來,他又不是傻子,得罪了三長老,淬體藥丸根本就不會再發給他,來了也沒用,甚至有可能還要挨一頓打,難道他天生髮賤,喜歡被打,想要再來被打一頓不成」。聽到身邊的夥伴喊柳非凡來了,旁邊的人不滿的推了推王春。

「就是,不要亂喊,柳非凡怎麼會來」,又有一個人看了王春一眼,臉色同樣有些不滿。

「王春,你也不用為了讓我們注意你,就撒謊說柳非凡來了吧,他要敢來這裡我就把頭摘下來給你當球踢」,又有一個少年大聲地說道。

……,……。

這幾個少年對於王春的話根本就不會相信,甚至連頭都沒有回,在他們眼裡,柳非凡是絕對不會來教練場的,除非他是傻子,喜歡挨揍,三個月前發生的一切,他們可都親眼見證過,柳非凡得罪了林永泰,林家所發的淬體藥丸註定已經和他無緣。

「柳非凡真的來了,不信你們就回頭看看啊」,王春見到大家都不相信自己,伸手指著柳非凡的位置,拚命的向大家展示。

「切」,幾個少年紛紛對王春豎起了中指,依舊沒有回頭,在他們的心中已經認定,柳非凡不會再來到這裡。

「柳非凡真的來了」,突然旁邊又傳出了一道少年的驚訝聲。

「真的哎,你們快看,他正在向我們這裡走來了」。

「真的是柳非凡,他不怕挨揍么,難道他還奢望得罪了三長老,三長老還會慈悲的把淬體藥丸分配給他,竟然還敢來教練場」。

越來越多的驚訝聲紛紛想起,將整個教練場都弄得鬧哄哄的,就像進了菜市場一樣。

原本不相信馬春的幾個少年,也紛紛回頭看到柳非凡竟然真的來了,眼珠子瞪得溜圓,很是驚訝。

「他不會真是一個傻子吧,以前除了廢物,懦弱一點,看起來也不傻啊,難道上次被馬峰打壞了腦子不成」。一個個少年我看看你,你看看我,都覺得現在的柳非凡就像一個在找揍的傻子一樣。

「馬峰哥,柳非凡來了」,和馬峰一起分發淬體藥丸的兩個少年,聽到周圍的議論聲,抬頭看到柳非凡正朝著自己這裡走來,用手輕輕的推了推,此時正在負責分發淬體藥丸的馬峰說道。

「哼!不知死活」。聞言,馬峰抬起頭,一雙眼睛惡毒的盯著正朝自己走來的柳非凡,雙手已經曲握成拳。一絲絲青色的符文之力在拳頭上蔓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