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再一次失敗嗎……」索傑斯握住了拳頭。

格蕾雅無言的點點頭,盤踞東大陸上千年的帝國,它的強大幾乎是不可撼動的。卡洛斯彈丸之地,就算每個人都是修鍊出鬥氣的戰士也擋不住帝國的鐵輪!

索傑斯此時有些茫然,他雖然知道可能會有悲慘的未來等待著卡洛斯人,但他卻什麼都做不到。

個人的強大是有極限的,就算索傑斯拚命戰鬥到達了傳奇級那又怎樣?不過是將十年前的事情重演一遍罷了。

帝國對卡洛斯人的壓迫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只需要一個導火索就會爆發新的動亂,就像是十年前的比索斯之亂一樣。而這個導火索會什麼時候出現誰也不知道,卡洛斯人的憤怒可以壓抑到什麼時候也沒人知道。

然而在這個時候,明明身為神子擁有極大潛力的索傑斯卻感到了深深的無力。他除了戰鬥以外根本不知道能做什麼,可是在這件事情上,單純的戰鬥能做到的事情卻不多。

他憎恨著帝國,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復仇,但他更愛自己的家鄉,更害怕卡洛斯毀於戰火之中! 重生小甜妻:老公,纏上癮 「漢斯剛才邀請我跟你們一起走……」索傑斯把漢斯所說的原樣轉告了格蕾雅。

格蕾雅聽完后並沒有太過驚訝,反而感覺順理成章一樣。她有些不悅地說道:「是嗎,果然漢斯去找你了啊……」

「他的話有那裡不對嗎?」

「不,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只不過……」格蕾雅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感覺自己有些虛偽……」

「原本,被你救了一命的恩情還沒還,現在又要利用你的力量……這讓我覺得自己很卑鄙。」

格蕾雅望向窗外:「漢斯在想什麼我大概也能猜的出來,如果能有一個神子站在我身後支持的話,就算將來被我的兄長或姐姐清算也能留一條後路……但是我並不想將別人牽扯到這個漩渦里來,更不想讓索傑斯你牽扯進來!」

「但只要你出現在我身邊,無論你本身是何立場,別人都肯定會把你當做我的人,將你划作我的勢力範圍內的一員。」

「我知道,對索傑斯你來說,能守護這個村子便足夠了。你既沒有對權利的慾望,也沒有饑渴的野心,跟那些圍繞在皇子、皇女身邊的蒼蠅不同。他們只是想得到更大的利益,主動參與進來罷了,而你卻是被逼無奈。」

「我覺得……這樣對你很不公平……」

索傑斯看著自顧自陷入憂鬱中的少女不由得笑了一下:「呵呵,怎麼感覺你比我還發愁啊,明明被騙上賊船的是我。」

被他這麼一說,格蕾雅也不憂鬱了,氣呼呼的瞪了他一眼,索傑斯正色道:「格蕾雅皇女殿下,可以將您的力量借給我嗎?」

「我的力量?」格蕾雅微微一怔,她哪有什麼力量可以借給索傑斯。

「沒錯,你的力量。」索傑斯笑了起來,「我一直不知道該如何保護這裡,因為單純的力量強大不代表一切。但是,您的出現給了我一個新的選擇。」

索傑斯深吸一口氣,以從未有過的認真語氣說道:「請成為這個帝國的主宰吧!我將會全力支持你,而相對的,當你達成目標的那一天要將卡洛斯從帝國的統治下解放出來!」

格蕾雅吃驚的張大了眼睛,獃獃地看著直視她的索傑斯。

她完全不理解為什麼會突然冒出來這句話,為什麼索傑斯會說的如此斬釘截鐵!

「我只是一個落難的皇女,這一次去紫羅蘭王國的白塔學院,說是求學,其實就是流放。你為什麼覺得我會有機會……以你神子的身份,無論投靠哪一位繼承人都會受到無與倫比的優厚待遇,實現你的目標的概率也比我大得多……」

「但是,我只會選擇殿下你,這是卡洛斯人的固執。」索傑斯淡淡道,「我覺得沒有人比你更合適了!」

「格蕾雅……你剛才說不想利用我的力量,而且也不想把我卷進漩渦之中。但是,現在是我在利用你的力量,在未來的某一天能徹底拯救卡洛斯……殿下,您能把力量借給我嗎?」

格蕾雅身心一震,她本來沒有任何爭奪皇位的打算,但看著將希望放在她身上的索傑斯,心頭一熱:「當然!」

索傑斯明白了一件事,即使他再強也仍舊只是一把劍,能殺人卻不能守護人。他能救一次人,救兩次,救無數次,但只要帝國對卡洛斯的統治一天不結束,卡洛斯人的苦難就不會消失!

他需要的是能夠根治這個問題的辦法,最直接的莫過於起兵造反,可那樣做即使成功了也不會有多少卡洛斯人活下來。扶格蕾雅上位則成了另一個選擇,難度雖然大但卻不是毫無可能。

一個連無畏級還沒有達到的戰士,一位自身難保的落難皇女,兩個從各方面來說都太過稚嫩的少年少女,在這一刻定下了登臨世界權利頂點的約定。

在旁人眼中只會惹人發笑吧,但只有這兩個人知道自己是如何的認真!

告別格蕾雅后索傑斯並沒有回自己的家,而是徑直去了老村長家,見到蘭德和老村長開口就說:「青木村的人,我去救!」

老村長面色不變,蘭德卻大為驚詫:「怎麼了?忽然這麼主動。」

索傑斯抿著嘴說道:「這可能是我能為村子做的最後一件事情了……」

蘭德面色大變:「索傑斯你……」

這時老村長開口說道:「知道了,就決定讓你去了。」

他有些傷感的看了看索傑斯,隨後鎮定說道:「從今往後村子里就沒有索傑斯這個人了……我早就想到這一天了,只是沒想到自己一大把年紀了竟然還會感到悲傷……」

「索傑斯……你要離開村子嗎?」蘭德有些不敢相信。

「嗯,沒錯,我要走了……」索傑斯淡淡道,「我會跟著格蕾雅一起離開村子。」

蘭德想要接著問些什麼卻被老村長打斷了,他對蘭德說道:「索傑斯離開村子一定有自己的苦衷,你要信任他,而且……或許對我們來說這會是一次轉機。」

老村長對索傑斯問道:「你已經決定了自己的道路了嗎?」

索傑斯堅定的點頭:「雖然很難,但成功了就能徹底解決問題,值得一試!」

老村長欣慰一笑:「雖然不知道你的選擇是什麼,但是我相信你,因為你就是我們卡納扎……不,是我們卡洛斯人的希望!」

「蘭德,幫我給米蘭大媽和傑妮說一聲……就說我出去旅行,遲早會回來的!」

「你不自己去說嗎?」

「……不了,我怕一旦見了面我就捨不得走了,青木村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走在村中小路上,索傑斯認真的觀看著每一處的景色,將它們深深的印在了腦海里,好像看一眼就少一眼一樣。路上經過米蘭大媽家的房子,索傑斯徘徊良久終究還是沒有進去。

「你是不是傷感的過頭了?」漢斯出現在索傑斯面前,「你不是還要去救那些村民嗎,救回來的時候不是還能再回來一次嗎。」

索傑斯搖搖頭:「我會看著青木村的人進入卡納扎村,但我不會再進村子了,如果要斬斷牽扯還是越乾淨越好!」

漢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該說你優柔寡斷好呢,還是該說你殺伐果決呢?明明心裡牽挂那麼多,卻能如此利落的做出決斷。」

索傑斯漠然問道:「你會為了你愛的人們而離開他們嗎?我會!」

「如果說我的存在對他們而言並非好事,我就會離開他們,當他們遇到危險需要我時,我自然會回來。弱小的我沒辦法保護他們,那麼我只能努力掙扎著變得強大了!」

漢斯不可思議地看著索傑斯:「這個村子對你來說竟然那麼重要?」

索傑斯微微一笑:「因為……我們是家人啊!」

放下了所有負擔的索傑斯,這陽光一笑便跟一個普通少年沒什麼兩樣。 收據上寫明的羅德斯商會在卡洛斯地區是一個很有名氣的大商會,這個商會來歷神秘、實力雄厚,在卡洛斯王國滅亡后趁著局勢混亂在這裡站穩了腳跟。又用重金賄賂了前任卡洛斯總督,從糧食、食鹽、鐵礦這樣的實體產業到賭博、銷贓、暗娼這樣的地下行業,無所不入!在這個行省中幾乎呈一家獨大之勢。

就連十年前的比索斯之亂中,大部分帝國勢力被清除的情況下,羅德斯商會也沒有受到多大影響,更給這個商會添上了一份神秘的色彩。

據名單上所說,青木村的村民被賣作奴隸的共有兩百多人,由羅德斯商會的護衛壓回總部了。

不過這個商會總部並不在卡洛斯的主城,而是在距離邊境不遠的不夜城中,索傑斯想救這些人自然也要前往不夜城了。

不夜城並非原本就叫這個名字,它原本是一座卡洛斯王國為了抵禦敵人進攻而建設的一座要塞,但在王國滅亡後由於它距離邊境線近的地理優勢,漸漸變成了一座以繁華出名的商貿城市。在羅德斯商會將總部設立在這裡后就將城市徹底變成了一個銷金窟!

在白天這裡看上去還只是繁華一些的普通城市,但一到了晚上到處都是五彩的燈火,撩人的香氣和靡靡之音。賭場、酒館、妓院、拍賣會……各種地下行業會將這個城市擠滿!

冒婚新娘 因此,所有人都不再叫它原來的名字,而是叫它「不夜城」——沒有夜晚的城市。

這一次是為了救人去的,索傑斯不到萬不得已不想使用武力,畢竟他不可能帶一群累贅打架。臨行前格蕾雅又交給了索傑斯一些白金幣,雖然她說是小錢,但在索傑斯看來絕對是巨款。如果能將收據歸還對方,順利取消交易最好,但要是不行的話就只能用這筆錢賠償了。

索傑斯雖然不怎麼想用格蕾雅的錢,但她說用這些錢就能招攬到一個神子的話,換做誰都會覺得佔了天大的便宜。索傑斯也不是矯情的人,只好苦笑著收下了,打算留著以防萬一。

不夜城這種地方不需要讓人帶路,根本就不可能找錯!況且它離卡納扎村其實只有兩日路程,索傑斯以前還去過一次。

這次索傑斯是一個人上路的,因為人多也沒什麼用……這只是借口而已,真正的原因是他有些私事不想讓別人知道。

但在去的路上索傑斯卻稍微拐了個小彎,走進了森林深處。他在茂密的森林中走走停停,不時還拐個彎,就這樣走了小半天,眼前忽然明朗起來。

一棵不知有幾百上千年的參天大樹孤獨的矗立在前方的大地上,周圍數十米的地方都是光禿禿的一片,既沒有樹木花草,也沒有蟲鳥小獸。看起來就像是這棵大樹吸收了周圍的生命力,把附近變成了死亡之地一樣!

但索傑斯知道,這隻不過是因為這棵樹太大也太高,樹冠把周圍所有的陽光擋了下來,導致附近的植物無法獲取陽光,久而久之變成了空地。而動物們則因為本能不願意接近沒有植被覆蓋的地方,以至於這裡變成了這副鬼樣子。

大樹下一片陰暗,配合上林間的詭異風聲就像是鬼蜮一般。但索傑斯卻並沒有感到異樣,反而放鬆了下來,就像回家了一樣。

沒錯,回家!

這個地方確實是索傑斯的家,在七歲以前他與老爹一直住在這裡!

自從老爹失蹤,他加入卡納扎村后就很少來這個地方了,只是偶爾來打掃一下而已。這一次他或許要很長很長時間都無法回來,在臨走之前,他想再看一眼自己和老爹的小木屋。

索傑斯熟練地爬上大樹,在離地三四米的地方有一道人工打磨出來的階梯,順著這階梯索傑斯爬到了一座小巧的木屋前。

索傑斯露出孩童般的微笑:「我回來了。」

打開門,裡面是一個黑暗狹窄的空間,但索傑斯順門熟路的走了進去並且摸到了一張小床。打開小床上方的天窗,斑駁的樹影照射進來,細碎的陽光灑在臉上,索傑斯頓時心生溫馨之感……

說是兩個人的小屋,其實只有索傑斯一個人住在這裡,畢竟空間太小。老爹是住在樹下的,也有幫索傑斯抵禦野獸侵襲的意思。索傑斯七歲以前在小屋中住,包括在這附近活動從來沒有被野獸和魔獸襲擊過,這其中不知道耗費了老爹多少心血。

索傑斯曾經很長時間裡都接受不了老爹消失的事實,一直在樹下等著老爹歸來,直到他餓的受不了才出去,最後遇上了採藥的村長爺爺。在那之後索傑斯來過很多次,每一次都沒等到老爹,最終也只能無奈接受了現實,後來就只是時不時的來打掃一下而已。

但誰又說得准,索傑斯每次來打掃時心裡是不是在期盼著某個人突然出現呢……

「呼……」索傑斯大大出了一口氣,「我還沒死心嗎……」

其實他心裡也明白,老爹多半已經不在人世了,但他無法相信而已。他無數次在夢裡看見那個蒼老但強壯的一塌糊塗的男人從森林裡走出來,將獵物扔在地上,對著樹屋上的索傑斯爽朗一笑:「我回來了!」

但可惜的是夢終究會醒,那個男人卻再也不會出現了……

索傑斯照例打掃完樹屋后想到,自己這一去不知什麼時候能回來,不如帶一個紀念品,可以隨時懷念一下。

想到這裡,索傑斯在屋中摸索起來,可惜的是屋中實在簡陋,沒有什麼適合當做紀念品的。

「咦?這是什麼?」索傑斯搬開小床,本來想搜搜床底,卻無意中發現地板上竟然出現了一個小洞。

原來這小床的一隻床腿正好壓在這個小洞上面,把它蓋的嚴嚴實實,要不是移開床決計無法發現這個洞。

索傑斯看見小洞中有什麼東西在閃閃發光,好奇的伸進去手指勾,動了兩下手指好像碰到了皮革一樣的東西,小心翼翼的掏出來一看,原來是一張捲起來的羊皮紙。

展開羊皮紙,有塊亮晶晶的東西掉了出來,索傑斯撿起來放到陽光下觀察,發現是一塊晶瑩剔透的寶石,只有拇指大小。但十分奇特的是它並沒有固定的顏色,不斷的在紅、黑、無色之間轉換,非常神奇!

但索傑斯並沒有把注意力放在寶石上面,而是看向了那張羊皮紙,同時心情變得異常激動!

在這個房間里還會這樣藏東西的除了自己,就只有一個人——老爹!

這甚至可能是老爹留給自己的信息,沒準就跟他的神秘失蹤有關,已經等了那麼多年的索傑斯自然激動異常。

「索傑斯,我的孩子,如果我的占卜結果不錯,當你讀到這封信時你應該已經快要十六歲了。十六歲,這意味著你作為人族已經成年了。但很遺憾,我無法參加你的成人禮了。」

索傑斯讀到這裡雙手一抖,這封信他確信是老爹所寫的,因為這上面使用的文字是小時候老爹教給自己,說只有身具特殊血脈之人才能看懂的古怪文字。

但這封信的語氣卻讓索傑斯感到了不妙……

而且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把信藏起來,還要用占卜的手段來確定自己拿到信的時間? 索傑斯強打起精神向下看去……

「……我的大限之期已到,再也無法陪伴你了……」

索傑斯身子一陣搖晃差點沒摔倒,但還是堅持著閱讀這封信。

「在七年前,哦,對現在的你來說是十五年前了。那個時候,為了躲避仇敵,在森林中苟延殘喘的我遇到了你。對那時的我來說你簡直就是上天賜給我的福音,告訴我還不可以放棄,還有事情需要我去做。如果沒有遇到你,我一定已經癲狂至極去找敵人同歸於盡了……但幸運的的是你的出現,讓我生命中最後的一段時光有了意義。

謝謝你,孩子。

你原本是純凈的人類嬰兒,但我卻自作主張把你變成了混血種,出於私心使用的是自己的血,這一點希望你能原諒我。因為我的本體並非人類,所以倫理觀念也不同,如果無法在你身上感受到血脈相連,我就很難在發狂時不去傷害你。

抱歉,孩子。

你所修鍊的鬥氣功法本身並不是人族功法,而是龍族秘法,我很早以前就將之改造成了適合人類使用的功法,只不過一直沒有人能真正意義上修鍊成功,你是一個特例。可能是因為你體內龍族血脈太過濃烈了吧……這是為了讓你在面對強敵時有一搏之力才傳授給你的,輕易不可使用,更不能強行打開禁制,否則即使是龍血之力也未必能救你性命!

現在,我的生命已經到了終末之時,為了作為一個榮耀的龍王而死去,我會燃燒自己的靈魂向敵人進攻!

不要去探尋敵人是誰,也不要想著為我復仇,你只要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但是在死亡之前我有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我必須將這份『母親』的神力託付給你,不能讓這份傳承在我這一代斷絕!

這是我最後一次的自私了,原諒我吧。

這封信附帶一塊寶石,這裡面藏有一個很了不得的東西,只是我一直得不到它的承認。現在將它送給你,就當做提前一些的成人禮祝賀了!

試著去取得它的承認,你會從中得到一切。

最後……我愛你,我的孩子!」

署名是「最後的龍族之王:法夫尼爾」。

看完這封信索傑斯整個人都彷彿脫力一樣倒在床上,腦子裡思緒紛亂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混血種的事情索傑斯早就知道所以並不意外,但還是被老爹的身份嚇了一跳,原來他是龍族,而且還是龍王!但他和自己相處那麼長時間從來都是用的人類形態,沒有展現過龍身,也沒有顯示過太強大的力量。一直以來索傑斯都認為他是一個無畏級左右的戰士,這是為什麼?

難道是在躲避敵人嗎?

而且,「最後的龍族之王」什麼意思?難道說龍族已經不復存在了嗎?

而自己胸口處的聖痕也毫無疑問是老爹的手筆了,雖然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移植聖痕的,但他之前應該也是神子無疑。

原來除了人類,像龍族這樣的異族也會出現神子嗎?這還是頭一次聽說。

而索傑斯一直以來對自己歸屬神明的疑惑也得到了解答,難怪他一直不知道自己神力來源於七大神的哪一個,因為根本就不是七大神中的任何一位,而是一位被龍王稱為「母親」的存在。

這讓索傑斯想起了在聖痕覺醒時做的那個古怪的夢,那個讓人感受到無窮溫柔母愛的女性光影……

索傑斯不由自主的認同了「母親」這個說法,除了這個詞外也沒有什麼能形容她了。

至於為什麼老爹從來不傳授自己戰技和心靈境界的理由也找到了,他原型是一條龍,根本就不會這些人類的戰鬥系統啊!龍族的戰技教給索傑斯也沒什麼用,畢竟他沒有尾巴和爪子,嘴裡也不能噴火不是!

「不要想著復仇……」索傑斯眼神漸漸冷了下來,「敵人竟然強大到讓一個龍王只能在荒山野嶺度過殘生,甚至讓他勸說自己的養子不要復仇這種地步嗎?」

有一團火焰從他冰冷的赤瞳中升了起來:「抱歉了,老爹。只有這個要求我不能答應你,不管敵人是誰,殺死了我的親人我就一定要讓他血債血償!」

把羊皮紙和變色水晶收入懷中,將小木屋整理好,從原路爬下大樹,最後看了一眼這個雖然陰暗但卻讓人安心的家園,索傑斯轉身便走再也沒有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