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西涼的安穩,得麻煩你去一趟都指揮使司,公佈魏家被抄的原因。」

「當然,不是公佈魏家的全部罪責,只是公佈魏家戰事期間勾結西遼、叛國求榮。」

「魏家一黨的官員沒有參與這個,這會讓他們安心一些的。」

「燁陽這邊,也沒打算繼續深挖,就讓西涼官員覺得,這事就這麼結束了。」

顏文濤點了點頭,等魏氏族人全部被抓后,就拿着聖旨去了都指揮使司,公佈了魏家勾結西遼的事情。

如董元軒、顏文修所想,眾官員聽魏家被抄是因為勾結西遼,都暗自鬆了一口氣。

顏文濤看向眾官員:「皇上交代了,如今蕭大人正在指揮大軍和西遼作戰,各位大人務必要好好管理好西涼各處事務。」

眾官員連忙點頭應是:「臣等謹遵聖喻。」

遭遇危險,自保是人的本能,魏家一黨的官員見皇上只追究了魏家勾結西遼的罪責,都規矩的龜縮了起來,為了不受到牽連,都十分的安分守己。

這讓顏文修和董元軒很是鬆了口氣。

顏文濤這次過來,本想去看看稻花的,可由於時間比較緊,只見了見蕭燁陽,然後就押送著魏家人回京了。

……

解決了魏家,蕭燁陽的全部精力都放到了對付西遼上。

冬季作戰,是件非常折磨人的事情,好在大夏軍隊糧食充足,又發了新的冬衣,將士們的士氣倒是一如既往的高漲。

西遼軍隊就沒這麼幸運了。

原本西遼就沒準備好和大夏爆發戰事,不過是因為僥倖得了一批蕭燁池送來的糧食,如今糧食耗完了,西遼就支撐不住了。

可是,面對蕭燁陽提出來的成為大夏的附屬國,這讓西遼皇室和官員都無法接受,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戰鬥。

從十月開始,一直到第二年三月,西遼陸續加派三批支援軍隊,總計十餘萬人,可惜,都被大夏軍隊給擊潰了。

到了這時,西遼全面潰敗,再也無力和大夏對抗。

蕭燁陽乘勝追擊,率領兩萬騎兵,直接攻到了西遼皇城外。

鑒於韃靼皇室不投向直接別滅國的慘痛教訓,西遼大王忍着滿心的屈辱,點頭同意成為大夏的附屬國。

戰事結束,西遼損失慘重,大夏也死了不少人。

「大人,西遼那數萬戰俘怎麼辦?」

王師爺找了過來。

蕭燁陽沉默了一會兒說道:「雖說十二軍鎮建起來了后,西涼的防禦增強了,可這還不夠,讓那些戰俘去修邊牆,將十二軍鎮連接起來。」

王師爺聽了,頓時雙眼一亮:「大人高瞻遠矚,屬下立馬去辦。」有了邊牆,西涼的防禦會更加強大的。

大戰勝利,蕭燁陽作為西涼邊軍統帥,要率兵帶着西遼使團回京城簽訂停戰協議,沒時間抽空回去看稻花和孩子,只能匆匆送了消息回去。

……

甘州城。

蕭府。

稻花收到西遼投降的消息,頓時喜笑顏開的從踏上抱起穿着大紅肚兜正在啃自己腳丫子的胖兒子。

「稻子,你爹很快就要回來了,高不高興?」

稻子感覺到了母親的高興,咯咯直笑,藕節似的胖手臂到處亂舞,像是在附和母親。

見兒子這般可愛呆萌,稻花狠狠親了親他的小胖臉。

站在一旁的穀雨笑道:「戰事總算結束了,日後姑爺可以在家好好陪姑娘和小公子了。」

說着,頓了一下。

「就是不知姑爺回京要耽擱多久,小公子馬上就要滿周歲了,也不知道姑爺能不能趕回來給小公子過生辰。」

聽到這話,稻花也有些沉默:「怕是趕不回來了,現在都四月中旬了。」

兒子五月十一的生日,京城到西涼的路程不短呢。

稻花看着兒子:「你爹要是錯過了你的生辰,咱們就讓他補上,好不好?」

稻子還是咯咯直笑,雙手還拍個不停,嘴裏咿咿呀呀個不停。

稻花見了,好笑得不行:「傻兒子。」

……

西遼戰敗,願意成為大夏附屬國的消息傳回京城,直接引得文武百官側目,就是皇上心裏也是意外和震驚的。

要知道,西涼可是大夏最窮的一個省,在朝廷沒什麼支持的情況,蕭燁陽還能打得西遼節節敗退,真的讓眾人沒有預料到。

震驚之後,就是滿心的高興了。

多了一個附屬國,不僅展示了大夏的強大國力,每年還可以收穫一批不菲的貢品,真的是可喜可賀了。

在蕭燁陽帶領使團進京之前,皇上在早朝時和朝廷百官商討起了獎賞的事情。

「燁陽這次立了大功,你們覺得朕該如何獎賞他呢?」

眾臣拿不準皇上的態度,都沉默著沒說話。

皇上見無人說話,自顧自的說道:「燁陽打得西遼俯首稱臣,揚我國威,該重賞。」

眾臣連忙符合:「皇上聖明。」

皇上繼續說道:「西涼那邊的情況,你們也知道,最大的外患就是西遼了,如今西遼已經歸附,西涼也該治理起來了,你們看派誰去合適呢?」

這問題問得所有官員都一愣。

皇上這是要將蕭燁陽召回京城了?

去治理西涼……

眾官員對這個都不是很感興趣,沒辦法,西涼作為流放之地,太貧瘠、苦寒了,氣候又不好,條件太差了。

楊成化捉摸了一下皇上的話,又瞅了瞅皇上的神色,想了想,站出來道:「皇上,既然是蕭大人打敗了西遼,不如,就讓他留下來治理西涼?」

說着,頓了一下。

「只是治理西涼肯定頗有難度,加上這次蕭大人立了大功,蕭大人回京后,皇上給的獎賞不如重一些?」

皇上沉吟了一會兒,認同的點了點頭:「楊愛卿說得對,可是該賞什麼好呢?」說着,停頓了一下,「大家覺得封他為威遠王怎麼樣?」

這話一出,百官沸騰了。

皇上這是要賞賜蕭燁陽一個王爵位?

上朝的幾個皇子也驚住了,要知道,他們到現在都還沒受封王爵呢。 蘇君偉在百度百科裏面輸入solo的名字后,很快出現了他的信息。

Solo,去年國際黑客比賽第一名,非常擅長捕捉系統漏洞,侵入別人系統,盜取相關文件。

曾經在少年時,就拿過計算機編程獎項,算是國內頂尖的黑客。

看到這些信息后,蘇君偉驚呆了。

他錯愕的看向了李一曼,驚嘆的詢問:「是這個solo嗎?」

李一曼也詫異極了,「好像……應該,或許是吧?還有別的solo嗎?」

蘇君偉往下拉了拉,搖了搖頭:「沒有了。」

李一曼:「這是南卿妹子介紹的。」

兩個人說完后,對視了一眼,旋即蘇軍偉咳嗽了一下:「她一個從揚城來的鄉巴佬,能認識這麼厲害的人物?」

李一曼:「從揚城來的怎麼了?人家還在國外待過幾年呢!指不定是那時候機緣巧合下認識的。」

蘇君偉點頭:「行吧。」

說完后,還是不放心,「我還是去問問慕安吧。」

李一曼剛想說話,蘇君偉出了門。

另一個房間里。

蘇慕安急忙撤回來了監聽,過了一會兒,房門果然被叩響了,她打開了門,蘇君偉沒有進門。

畢竟不是親生的,男女有別。

他就站在門外詢問:「慕安,你聽說過solo這個人嗎?」

蘇慕安當下挑眉,「當然聽說過了,去年的黑客比賽第一名嗎,我見過他,我們曾經有過一次合作。」

蘇君偉頓時放心了,正要說話,蘇慕安就笑了:「不過他那個人性格很孤僻的,去年我曾經想過把他拉到蘇家企業來,但是他拒絕了,你知道為什麼嗎?」

蘇君偉搖頭。

蘇慕安淡淡道:「因為他說,他不喜歡被管束和約束,所以一直都是自己干,對了,你知道他他的性格嗎?他最喜歡獨來獨往,就連我,都不能算是他的朋友。」

蘇君偉驚呆了:「獨來獨往?連你都不是他的朋友?」

蘇慕安點頭:「有能力的人總是會有傲氣的吧。」

蘇君偉點頭,若有所思:「對,並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又有能力又能平易近人,行了,慕安謝謝你啊!」

說完后,蘇君偉轉身走了。

蘇慕安:??

她皺起了眉頭,盯着蘇君偉離開的背影,緩緩皺起了眉頭。

她以為蘇君偉聽到這話,會直接詢問她軟件怎麼辦,可沒想到蘇君偉竟然沒這麼說?

她咬住了嘴唇。

行,你不求人是吧?

那就等著吧!

她的軟件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能破譯的,再說了,solo那麼孤僻,怎麼可能會做他們遊戲公司的顧問!

蘇君偉回到了房間里時,蘇慕安已經又在監聽他們了。

她覺得兩個人發現solo是假的以後,肯定會對蘇南卿有所抱怨的,結果就聽到兩個人在聊天:

蘇君偉:「我覺得這個solo是個假的。」

李一曼:「那怎麼辦?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是假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