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是鹹味的,跟你的汗一個味,你試試!」趙重幻丟來一句。

隗槐撓撓頭:「重幻,有時真看不懂你!」

趙重幻笑:「這世上誰能真正看得懂誰?其實有時連自己亦看不懂自己呢!所以不懂是正常的!」

「你這話聽著好像挺有理!」

「走吧,我們問問杜家大娘子的姑母家在何處!」趙重幻拍拍手上的灰塵起身出了雜物間。

走到外面杜家繁忙的蠟鋪,杜飛一人忙得轉不開身。

「杜大哥,你怎麼不雇個夥計?」隗槐奇怪問。

「原先有個夥計的,半年前說家裡發生變故就走了!後來我家娘子就說以後由她幫著操持,也省得多花銀錢請幫工!畢竟以後兄弟太學出來還要娶妻成家,要花錢的地方實在太多!」杜飛一邊幹活一邊道。

「杜老闆對兄弟真是情真意切呀!」有相熟的客商感慨道。

「哪裡哪裡!」

「杜老闆,能否告知一下你娘子姑母家在城東何處?我等有些事情要去問問她!」趙重幻突然道。

杜飛聞言一分神,手上的什物便一不小心掉了,他匆忙撿起來,殷勤道:「就在候潮門外,她姑母家是販酒的!叫一品醉酒鋪!」

趙重幻揖揖手便走了,隗槐一轉身發現她都出了門,趕緊跟上。

晌午時分,御街上人潮湧動。滿城飛絮,杏花如煙,今日暖陽似水,蔓延在人頭攢動的十里御街上。

春雨彷佛也知曉臨安城又要舉行熱鬧的香會,不願潑一場冷水,直接逶迤而去,落在青雲的背後,留下春光的瘦影鋪陳這六廂十二坊的繁華盛景。

臨安城有「三冬靠一春」的說法,截到中夏的香會是臨安城商戶們最為繁忙的時刻,既有四海來的香客絡繹不絕,又有八方來的商販跟臨安城本土的商戶交易不斷,一整個春夏,便成為各行各業的超旺季。

「我肚子餓了,要不咱們吃點東西再去候潮門找杜家大娘子問話吧!」隗槐一雙眼四處張顧,忙碌不歇。

這御街上往來車馬人流、吆喝叫賣討價還價的動靜委實是勾人心神,忍不得要流連著去逛逛。

況且還有各色穿著春裝勝似桃花煙柳的美麗姑娘在街上閑走,雖然她們拿著團扇遮面,但是單單就這般從她們身邊路過捲起的絲縷香風便可以令少年們心裡如住進了三五隻鶯鳥在歌唱。

趙重幻有些無奈:「你小子早上吃了四個熬肉滾餅,喝了我們家兩碗粥,再加兩個素餅,請問你這五臟廟中不覺得擁擠嗎?」

隗槐傻笑:「我哪裡能跟你比!你是成了仙的,我就一粗人,跑了一上午,早就餓得發慌了!」

趙重幻失笑:「你想吃什麼?」

「早上我娘要我吃碗肉燥葯棋面再走,我沒理會就跑了,中午這會兒補上!」

隗槐一伸手便攬住趙重幻的肩膀,她沒有掙扎,就隨便他拉著往眾安橋附近一家有名的麵館而去。

眾安橋一帶是臨安城最大瓦肆北瓦子的所在地,此處日夜不歇均有雜劇、說書、小唱、相撲、傀儡、說經、打謎等各類消遣遊樂項目,使得人們往往流連於此,樂不思蜀,甚至有人能終日居此,不覺抵暮。

臨安府的瓦肆勾欄隸屬修內司管理,規範有序,所以此處也演變成商業最繁華之地。

飲食男女,人之大欲。

有人有娛樂,自然脫不開飲食酒燕。眾安橋一帶還聚集了臨安城著名的數十家官庫酒樓,其中以和樂樓、和豐樓、中和樓、春風樓、太和樓等最為知名。

這些酒樓的名酒名菜是享譽江南,單單點心便可以說出二百種不重樣的來,當然,能在這些酒樓里做了廚子的也算是廚子界的精英了。

除了這些大酒樓自然也不妨礙小門小戶的吃食店兜自己的生意,大家的客源對象本就並非一條道上的。

比如隗槐最愛的一家葯棋麵店就在中和樓的後頭小巷弄里。

這家小店是一對老夫妻開的,二老滿面皺紋,頭髮花白,卻依舊不辭辛勞地操持生意。

店面窄小,但整潔清爽。一鍋高湯永遠都在門側的爐子上翻滾著,老丈做面,老阿婆開單結賬收拾碗筷。

這個點正開始忙碌了——

老丈一見隗槐就笑:「小差爺到飯點了!」

隗槐極愛他家的麵食,他家的葯棋面比別家細薄卻勁道,顯然是手工揉面揉到極致方才有此口感。

而高湯也是用新鮮豬骨、牛骨天不亮就開始熬制的,肉燥亦肥瘦得當,絕不會以次充好。

「我又來了!」隗槐笑,「今日不是我一個!」

老丈自然注意到隨後進來的趙重幻,這位小差爺雖是長得普通,一雙眼睛卻是亮到不尋常,令他不由多看兩眼。

老阿婆見他們就趕緊招呼。

趙重幻與隗槐在小店裡迎門一張桌子前坐下,一抬眸就能看見對面中和酒樓二樓雅間的窗戶。

此刻那些敞開的窗戶里已有觥籌交錯之聲,遠遠連酒客勸酒的神情也能看得清楚。

中和樓是臨安城十數個官家酒庫之一,屬於中酒庫,雕樑畫棟很是豪華。

官庫每到寒食跟中秋會舉辦開沽儀式,將新酒呈獻給官府品嘗。而且,官庫酒樓還有個特別之處,便是他們不似一般私家酒樓般會當眾提供賞妓等消遣。

當然,萬一點了花牌的客人與那妓子熟悉,自也不會攔人好事,惟遮掩些罷了。畢竟飲食男女,缺了哪項也不符合孔老夫子的苦心!

在西側第二扇硃色鏤花梨木窗戶邊,有一個端著越青瓷茶盞的身影正立在窗邊眺望,那人頎長高挺,面容俊雅深邃,遠遠看來極有一番與眾不同的清絕之姿——

趙重幻不經意多看了此人兩眼,心下剛要讚歎其人長得俊俏,卻見那人也已發現了她的視線,對方揚起手中的茶盞似向她招呼般上下揮動了一下。

她眉頭輕擰了下,牽住唇角微微一笑以為回應,便收回了目光。

對她這般著公門最末等皂衣的小小差役都能不失禮貌,想來此人絕非等閑之徒,起碼在長袖善舞上頗有建樹。

她垂眸沉吟著接過老阿婆端來的葯棋面,舉箸撥面間突然聽到對面樓上一聲很熱情的招呼:「流門主——」

這一聲招呼令趙重幻瞬息間抬眸,只見適才那男子獨立的酒樓包間中隱約晃過其他人的身影,但是那身影未近窗口似乎就落座了。

二師兄陳流?

虛門宗御下三門,分別是清門、流門以及綺門。

虛門宗門下教眾大部分只是投靠到雁雍山的普通百姓,他們無所營生,貧病交加,是故烏有先生設立三門將投靠來的百姓按其所擅長的勞動技能分派去不同地方,以便他們通過勞動獲得生活依仗。

其實,列朝列代的統治者都會撥給寺廟、道觀等普渡十方教眾的宗教機構一些免稅的土地和資產,以便於修行之人可以養活自己,以及普濟周圍投靠而來的貧苦百姓。

流門的作用便是將虛門宗里的百姓們所生產的各色商品拿到臨安城來售賣。

經過十幾年的發展,流門也成為臨安城裡的一大商戶,南貨北商皆成流通,給虛門宗一干徒眾潛心修行提供了重要的物質保障。

她蹙眉凝著那個方向,聽不出裡面人的聲音。她愈發有些好奇,卻又不好甩開隗槐獨自去中和樓會會二師兄。

這時突然一隻烏鶇從那二樓檐下而過,她袖手一動,那隻鳥」啪」摔進了那個她好奇的窗口,裡面理所當然傳出驚訝之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經過兩支球隊的洽談,最終夏忠以2000萬歐元的轉會費,轉會加盟了意甲球隊亞特蘭大。

很快柏林赫塔官宣,華夏中場夏忠確定轉會亞特蘭大。

並且感謝了夏忠對球隊的幫助,之前魯雲龍的轉會讓無數華夏球迷興奮不已。

雖然夏忠這一次轉會,沒有魯雲龍那麼轟動。

但是在華夏球員的轉會費中,依舊是名列前茅的。

而且加盟的還是意甲球隊,其實他並不是第一個加盟意甲球隊的華夏球員。

成名華夏名宿馬明玉,曾經加盟過意甲球隊佩魯甲。

然而他身穿著主力球員的號碼,但是卻一場正賽都沒踢過。

確實當年的意甲還很風光,能加盟意甲球隊已經很難得了。

但是還是讓球迷非常遺憾,而這一次完全不同了。

一名在德甲前六球隊擔任主力中場的夏忠,加盟亞特蘭大后肯定是可以上場的。

沒有人會認為,亞特蘭大花了這麼多錢,引進夏忠后就是為了放在替補席。

而夏忠加盟亞特蘭大后,也獲得了代表主力的號碼。

他新賽季將身披8號球衣,這也是他在柏林赫塔的球衣號碼。

自2014年轉會到柏林赫塔后,他已經在球隊帶了兩年半了。

夏忠雖然一直期待迎接新挑戰,但是當他真的轉會離隊了,他還是非常的感觸。

而直到夏忠轉會後,錢浩佳內心非常的不舍。

他來到柏林赫塔后,夏忠對他的幫助很大。

而且夏忠的傳球能力很好,總能非常舒服的傳給他。

錢浩佳能夠預料到,新賽季柏林赫塔的水平肯定會下降。

在夏忠即將離開德國前,錢浩佳和夏忠好好聚了聚。

兩個人已經是很好的朋友了,錢浩佳由衷的祝福了夏忠,希望他去意甲可以展現自己的實力。

而且錢浩佳知道,馬上又有華夏球員加盟球隊。

通過蔡健的介紹,他還知道這名球員叫王宇豪,是一名左邊後衛。

而且聽蔡健的評價,這名球員也非常有潛力。

作為老人的錢浩佳,想要幫助這個新人順利立足球隊。

突然他反應了過來,自己剛加盟柏林赫塔的時候,夏忠已經也是這種感覺。

一種傳承感油然而生,這讓他更加堅定幫助王宇豪了。

現在蔡健的事業已經比較完善了,簽下潛力新星。

然後操作他們留洋到德國,在德甲提出身價后,轉會到其他的聯賽。

現在蔡健所有留洋的球員,都是按照這樣的路線運作的。

而在蔡健的計劃里,下一個要轉會的球員,應該就是錢浩佳。

以錢浩佳的潛力,他應該去更大的舞台。

只是現在的錢浩佳,還沒有踢出身價。

他的表現不足以吸引其他球隊,而且錢浩佳的潛力這麼高。

如果轉會離隊的話,肯定是一支強隊。

否則的話還不如繼續留在柏林赫塔,最起碼柏林赫塔還有歐聯杯的賽事。

轉會窗還在繼續,不知不覺來到了8分鐘。

很快一筆轉會震驚了足壇,尤文圖斯中場博格巴以1.05億歐元的轉會費回到了曼聯。

而1.05億的轉會費,也成為了當前足壇第一高價。

看到這個新聞后,蔡健雖然做好準備,但是還是非常擔憂。

他擔憂陶佳在曼聯的位置,雖然兩名球員的風格完全不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