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

尹開的臉sè變得極為yin沉,眼看姜雲就要死在自己手中,可半路又殺出一人將姜雲救走,他如何不恨?

在灰黑sè的洪流追擊之下,綺羅總算安全地沖入九老仙府中。

與此同時西靈道尊也幾乎與姜雲同時進入到九老仙府中。

然而那灰黑sè洪流仍舊氣勢洶洶追來,魂靈們咆哮著似乎要將九老仙府整個吞下。不少剛進入九老仙府的峨嵋女弟子被這一幕嚇得臉sè蒼白,尖叫不已。

「啊……」

西靈道尊duli九老仙府洞口,絲毫不懼,就在灰黑sè洪流就要衝入九老仙府之時,口中一聲低喝大喝道:「師妹!好在等什麼?就是此刻!」

姜雲目光向九老仙府洞口看去,只見西靈道尊話音剛落,洞口便出現一陣七彩之光。5—-,記住—-

「轟隆隆……」

尹開的百萬魂靈衝擊上九老仙府的九宮奇陣,一時間天搖地動,整個峨眉山都好似要這一場衝擊中毀滅一般。

姜雲體內九幽攝魂符作用下無從動彈,在綺羅的扶持下左搖右晃,兩人也不知道被哪個跌倒的峨嵋女弟子絆倒,頓時滾在一處。

綺羅知道姜雲此時體內正天人交戰,怕他受傷,便將他抱得緊緊的。一時間九老仙府中一片混亂,姜雲在綺羅的懷抱中與眾多峨嵋女弟子糾纏在一處。

這若放到平時,不失為香艷之景,可此刻姜雲哪有心思想這些?

尹開恨極姜雲,見姜雲躲入了洞內,頓時好似發了瘋一般,催動九幽攝魂符,令姜雲壓力陡增。

混亂中姜雲不可察覺地發出**之聲:「唔……」

……

但是這一切並未持續太久,幾十息后,轟隆之聲漸弱。

搖動停下,西靈道尊心中不由如此想道:「哼!那賊子受我yin陽虛實,又與姜雲一番大戰,還要分心施展九幽攝魂符,料想也堅持不了多久。」

西靈道尊回頭見眾弟子們東倒西歪好不狼狽,便道:「魔教賊子后力不濟,大家不用驚慌,快入洞內調整。」

眾峨嵋弟子也緩過勁來,紛紛默默整理衣袍,不久后洞口響起一陣嗚咽哭泣之聲。

「嗚嗚……掌門……清水師妹沒能進來……只怕……」一名峨嵋女弟子嗚咽道。

聽那女弟子一說,又有不少弟子哭泣了起來,哭道:「是啊,還有梅婉師姐……也……也沒能……」

「還有我貞林師姐也……」

……

眾峨嵋女弟子想到那些還沒來得及進來的師姐妹們,此刻只怕已遭魔教賊子毒手,傷心之下一片落淚,好不凄慘。

綺羅見此一幕也是一陣唏噓,如此也是無可奈何之舉,姜雲與西靈道尊已經儘力了。

西靈道尊見到弟子們垂淚,心中更是難受至極,回頭望了望流轉著九sè光芒的洞口,嘆了一口氣道:「哎……大家都儘力了,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無上太乙度厄天尊……」

中峨嵋弟子聞言也紛紛手持道訣,默默念誦「無上太乙度厄天尊」。

「要怪就怪那些魔教賊子!魔教殘忍嗜殺,弟子發誓將來必定要為師姐報仇!」

「對!報仇!」

「報仇!」

西靈望著紅著雙眼的眾弟子不知該說些什麼,今ri魔教殺我弟子,我弟子為報仇必殺他魔教之人,如此下去永無盡時。

西靈道尊搖搖頭,什麼也沒說,只是吩咐眾弟子進入九老仙府。

眾弟子進入九老仙府深處后,西靈道尊這才走到盤膝在地的姜雲與綺羅面前。

西靈道尊看了綺羅一眼,道:「多謝姑娘出手相救,不然姜雲這小子只怕難得脫身。」

綺羅微笑著道:「掌門客氣了,我與姜公子本就是好友,出手相救本就是情理之中。」

西靈道尊微微頷首,探下身來扣住姜雲的脈搏查探了起來。

西靈道尊查探一會兒后,道:「煉魂宗這九幽攝魂符果然霸道不已,不過也並無大礙,那尹開今ri消耗如此之大,只怕堅持不了多久。只要他無力支撐施展,九幽攝魂符便會被姜雲逼出體內。」

「如此便好,多謝掌門。」綺羅道。

綺羅常居深海,哪裡懂得什麼九幽攝魂符?心中不由得想到:「父王當年所言果真不假,人類狡猾jiān詐,心狠手辣,竟創出如此狠毒的功法來……」

果然依西靈道尊所言,一個時辰后,姜雲口中吐出一團漆黑的黑氣。

西靈道尊見到黑氣后,毫不猶豫張手便是一道神雷將那黑氣劈散。

姜雲吐出霧氣后,又調息了一陣后這才睜開雙眼。

姜雲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后道:「唔……好厲害的九幽攝魂符,幸虧有綺羅姑娘搭救,不然姜某今ri只怕要交待在這裡了,姑娘請受姜某一拜。」

綺羅可是知曉阿翔的存在,明白姜雲不願暴露,便笑道:「呵呵,姜公子,無需多禮,公子搭救綺羅多次,若要如此算來綺羅拜都拜不完了。」

西靈道尊見姜雲無事,忽然想到剛才還有一隻雙頭蛇,便問道:「小子,先前那隻蛇去哪裡了?」

「哦,師叔不必擔心,那金蛟剪早已回到我法寶內。」姜雲答道。

「金蛟剪?可是那上古妖獸金蛟剪?「西靈道尊一驚又問道。

姜雲道:「恩,差不多,只是這金蛟剪身受重傷修為倒退,如今只有元嬰初期實力。」

「原來如此……」西靈道尊點點頭,看向那洞口不知想著什麼。

姜雲見狀,便問道:「師叔,峨嵋眾師妹們都進來了么?」

西靈道尊回過頭來,搖搖頭嘆息道:「大部分算是保住了xing命,不過還是有兩成弟子沒能躲入洞中……哎……你若早聽我話離去就好了。」

姜雲聽著西靈道尊的話不知何意,心想:「什麼叫若是離去就好了?我若不幫忙拖住尹開,只怕峨嵋弟子損失起碼七成以上。「

「師叔此話為何意?」姜雲不解地問道。

西靈道尊連連搖頭道:「哎!你有所不知,魔教此次攻擊我峨嵋並非最後的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

…… 「你有所不知,魔教此次攻擊我峨嵋並非最後的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姜雲聞言低頭一想,發現確有不對,魔教攻來后西靈道尊並未第一時間向各派求援,反而不加猶豫地躲入九老仙府中,想必是早有算計。4

「師叔此話何意?可否詳細說來?」姜雲皺眉問道。

西靈道尊眼神收了回來,道:「你們可曾記得前天與你們同來的蒙鳴?」

「記得,難道此事還與崑崙有關?」姜雲眉頭皺地更深了道。

西靈道尊點頭道:「不錯,崑崙派人與我商討,說是根據內jiān傳來的情報,魔教此次圖謀甚大,佯攻我峨嵋,實則便想趁著眾派支援我峨嵋之時強攻崑崙!」

「攻打崑崙……魔教囂張竟如此?消息可靠么?」姜雲問道。

「應是沒什麼差錯,這不崑崙的人剛走,尹開就率人來攻打我峨嵋。」西靈道尊猜測道。

姜雲忽然想到了什麼,便問道:「就算如此,眾派若不來支援豈不會讓魔教看出端倪來?」

西靈道尊微笑道:「小子無需擔心,崑崙早與各派商量好了,到時候各派便將計就計,佯裝來我峨嵋救援,實則暗中趕往崑崙。只怕這會兒蜀山,青城,雷音寺各派高手已經趕往崑崙了,呵呵……」

姜雲暗自點頭,口中道:「原來如此……」

西靈道尊見姜雲陷入了沉思,便出聲道:「因此我先去讓你離開峨嵋,便是想讓你去支援崑崙。」

姜雲聞言自嘲一笑道:「呵呵,小子乃是崑崙棄徒,魔教jiān細哪有膽量去崑崙送死?再說以崑崙的底蘊,加上各派告訴增援,擋住魔教攻勢豈不萬無一失。2」

西靈道尊搖搖頭道:「若是真像你說的那麼容易就好了,此次魔教攻打崑崙傾巢出動,聲勢浩大,就算被我們識破詭計也是難以抵擋。正道加上我也只有蜀山掌門,雷音寺方丈,青城掌門,以及崑崙掌門與李青長老,總共六名分神初期強者,除去我更只有五名。」

西靈道尊見姜雲不言,接著道:「而魔教嘯蒼天與毒神皆是分神中期強者,還不算魔教中其他強者,單單這兩位我們就已經難以對付。就更別說魔教各種yin險狠毒的手段了。」

姜雲笑而不語,想了想又道:「師叔你多慮了,小子從東海回峨嵋之時,路上還遇見了酒仙尊,有酒仙尊坐鎮出不了亂子。」

西靈道尊驚道:「酒仙尊回崑崙了?」

「不知道,小子只是在路上偶遇酒仙尊,也不知他老人家是否回崑崙。」姜雲答道。

西靈道尊皺眉想到:「應該不是回崑崙,這等事還不足以驚動酒仙尊,若是酒仙尊真回了崑崙,只怕事情比你我想象的更為嚴重。」

姜雲想想也覺得是,酒仙尊乃是度劫期修士,對付這些小小分身期修士未免太欺負人了。

「可是……魔教既然膽敢進攻崑崙,只怕早已做好了準備,酒仙尊的威名他們不可能不知道。就算如此他們還要強攻崑崙,只怕有什麼詭計不成?」姜雲猶豫道。

說到此處姜雲不由得想起了靜風,靜風身為掌門首徒,若在關鍵時刻在背後給崑崙致命一擊……

西靈道尊頷首道:「你說的沒錯,所以我便想讓你留在外邊,你畢竟也是元嬰中期修士,而且還有一隻元嬰初期實力的上古妖獸,對於我正道乃是不小戰力。4—-,記住—-」

姜雲呵呵一笑道:「呵呵,師叔我若是不出手,只怕峨嵋眾師妹們便難逃此難,如此你也捨得?再說我姜雲亦非崑崙弟子,又非峨嵋弟子,憑什麼要去崑崙救援?」

西靈道尊被姜雲問得語結,搖頭道:「牙尖嘴利的小子,本尊說不過你。好了,魔教暫時不可能攻進來,還是先進去恢復一番,在做打算。」

姜雲也未說什麼,便跟著西靈道尊進入道九老仙府內。

一路上姜雲腦中不停地想著。

「此事端得蹊蹺,先是魔教想要佯攻峨嵋,但是消息不知如何泄漏了出去,被正道知曉。正道便將計就計,佯裝救援峨嵋實則前往崑崙與魔教決一死戰……會不會是魔教故意泄露出這個消息,為的就是將我正道高手一網打盡呢?」

姜雲想到此處身體不由得一陣,越想越覺得是這麼回事。

「靜風潛伏崑崙多年,絕對不會因為誣陷於我而被掌門不信任,而他對於崑崙的熟悉可以說是了如指掌,到時候……」

……

……

昆崙山又名玉山,山間向南迎著陽光的那一面,盛開萬株粉桃,掩映在花樹崖層間的道殿越拔越高,顯得極其宏偉而莊嚴。

而山的另一面則是一面陡啃的崖壁,光滑的巨石彷彿被天神劈出來一般,幾乎沒有任何裂縫和土壤,不要說桃花,就連一根野草都無法在上面生存。

生命力最倔犟的野草,都無法在岩壁上站穩腳根,但人卻可以。

昆崙山下的人都相信昆崙山中居住著一位神仙「西王母」,西王母人頭豹身,由兩隻青鳥侍奉。

於是昆崙山下那些最虔誠的信徒在枉熱崇拜的鼓舞下,用最原始的工具,用最原始的方法,硬生生靠著自己的雙手在岩壁上挖出數十道貫穿其間的陡峭石徑。在修建這些石徑的過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摔落山崖屍骨難覓。

但最終信徒們還是沒有尋到他們心中的西王母,直至現在人們就連崑崙仙境也未曾尋到。即便如此也不能消磨他們對於神的信念,這大概便是人類高於世間萬物的真實原因。

一名中年男子緩慢行走在陡峭的石徑上,彷彿像天穹傾倒一般的巨大岩壁,就在他的肩旁,彷彿給人一種巨大的壓力,縱使在巍峨的昆崙山之前,還能稍直幾分的腰身,而他身旁有一位老者,同樣氣度不凡緩緩走著。

兩人身後跟著的一群人則在石徑上完全彎了下來,近乎於像螞蟻一般前行。

順著陡峭的石徑沿著巨大的之宇形行走了很長時間,這名中年男子終於走到了桃山後岩壁下方深處,這裡已經被終ri不散的雲霧圍繞,終ri不見陽光,伸手難見五指,只能感受著身周的濕意和不知何處響起的水聲。

霧中深處有一片藤蔓,中年男子走到藤蔓前伸手扒開了密密麻麻的藤蔓,藤蔓在下竟是有一扇石門!

那石門看模樣應是修建不久,中年男子站在門前沉默片刻,推門而入。

中年男子推門而入,立馬便有一蒙著面身穿崑崙淡藍sè道袍的男子迎了上來。

那身穿崑崙道袍男子只是稍稍看了一眼中年男子,徑直走向中年男子身邊一位老者,湊到老者耳邊低語。

那老者也低語了幾句后,那身穿崑崙道袍男子點點頭,也不管眾人獨自進入黑暗中消失不見。

隨著中年男子和老者進入后,身後眾人也湧入石門內。

門后是一片yin森的世界,淡淡的血腥味回蕩在乾燥的通道間,昏黃的豆點燈光照在鐵牆上,讓牆上那些繁複華美的符文線條多出了幾分詭異沉重意味。

「你們可知此地為何處?」中年男子開口問道。

中年男子身後眾人,相互一望搖搖頭,不知所以。

「這裡曾是古崑崙的幽閣……」中年男子面露微笑道。

他身後眾人根本沒有聽說過的地方,便有人問道:「宗主,這幽閣是做什麼用的?」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道:「呵呵,千年前這裡便是崑崙關押我聖教弟子的囚室,而且只有那些正道牛鼻子們所說,罪孽深重、連火刑都無法灼凈其污穢的罪人,才有資格被關在這裡。毒神前輩,晚輩說得可對?」

那被稱作毒神的老者,嘴角微微一動,帶有邪異的笑意道:「嘯老弟實乃見識不凡,這世上只怕沒有幾個人記得這幽閣了……」

此二人正是嘯蒼天與毒神!

崑崙派於崑崙立派,距今已經不知多少歲月,漫長的時光中,但凡被關入幽閣的罪人,從來沒有人能夠逃出來,因為有實力能逃出幽閣的恐怖人物,想來也不會被崑崙派生擒,而逃不出來便是永遠逃不出來,只能在yin暗與昊天的隔絕中,痛苦而無奈地渡過這漫長的一生。

中年男子與在昏暗的通道里低著頭沉默行走,他走了很久很久,通道似乎都沒有盡頭,直到通道似乎要貫穿整座神山時,才出現了一道木柵欄。

這道木柵欄看似普通尋常,不是什麼名貴木材,上面也沒有寫下什麼符文,木條間隔很寬,寬到一個人可以隨便走出來。

然而就是這樣一道木柵欄,把某人囚禁了無盡的歲月年。

毒神呆立半晌,顫抖地掀起衣袍,跪到木柵欄前,對著欄后那位枯發披肩的老人磕了三個響頭,聲音微顫激動說道:「弟子不孝!見過師尊……」

……

…… 欄后老人手裡拿著一卷殘破的書卷正在頌讀,聽著聲音後轉過身來。—-,記住—-

老人臉頰極瘦,神情恬靜平和,深陷的眼窩裡氤氳著平靜的光芒。那道光芒是那樣的平和,彷彿能夠看透世間的一切,能夠看到世間萬物和每個人外表與內心間的黑暗。

跪在木柵欄前的毒神難以壓抑住心中的激動。這麼多年過去,世上之人早已經忘了這位曾經威震神州的老毒神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