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這次連妖族的人都來了!」谷悠然正色道:「剛才那兩個妖族的少爺雖然看起來很不中用,可是他們卻都是妖族中的天才,實力甚至比宋絕他們還要強!」

葉峰當然不會小覷牛少和獅少,他能感覺到,牛少和獅少的修為遠遠比他高,至少是陰陽境後期,甚至極有可能已經是陰陽境大圓滿。

當然,既然牛少和獅少想打姬瑤光的主意,就是他的敵人,如果有機會的話,他絕對不會輕易放過兩人。即便這兩人背後是青天魔牛和黃金九頭獅,他也絲毫不懼!

「既然連牛傲天和獅少保都來了,想必,金剛火猿一族的少主也應該會來!」谷悠然又道,她所說的牛傲天和獅少保,正是牛少和獅少。

「金剛火猿一族的少主……」葉峰目光一閃,這也妖獸界的一個霸主。

「金剛火猿的少主火猴兒和獅少保兩人素來不和,如果他能來的話,獅少保兩人肯定會吃大虧。」谷悠然一笑。

雨洛天和葉峰等人不禁疑惑,莫非,火猴兒比獅少和牛少還厲害?

(今天三更,時間是9、11、2點) (各位尊敬的讀者,到此刻爲止,本書的點擊和收藏令人心酸,請喜歡本書的人用收藏支持一下不易,我會用心碼字來報答各位!)

一看我驚得目瞪口呆大驚失色。

一隻巨大的鳥在我頭頂十幾丈處微微盤旋,它的雙翅展開竟然有三四丈長,兩隻尖銳的巨爪從巨大的羽毛中緩緩伸出,顯得猙獰恐怖,爪尖散發着幽暗的光澤,向下慢慢的探來,似乎,目標是我。

譚青突然衝過來一把把我推倒在地,擡頭急急喊道:“北漠快快回去,不得驚擾巫山的客人,小心明清長老懲罰於你!”

我看到譚青臉色發白,身子也在瑟瑟發抖。看來他也害怕,他比我也強不了多少。

怎麼會惹來這麼恐怖的一隻大鳥,我汗毛倒立驚恐無比的想到:它會吃了我,撕碎我,那麼大的爪子,碰我一下都會使我粉身碎骨,那巨大尖利倒鉤的巨嘴,輕而易舉就可以將我剖腹摘心。

大鳥也許聽到了譚青喊它,一拍翅膀微微升高了一些,然後又向遠處飛了一下,但它馬上以極快的速度直直向譚青飛來,就像一支黑色的閃電眨眼就到,一股混着土沙草泥黑乎乎的強風擊中了譚青,譚青像一個被拋起來的沙袋般畫了一個弧線跌落在五丈以外,那股強風吹得我連着滾了三四個蛋,我吐了幾口被風吹入口中的爛泥沙一擡頭。

我魂飛魄散起身就跑,巨鳥直直向我衝來,巨鳥飛的像一根箭一樣快,剛纔它衝向譚青時巨爪收起只用翅膀掃了一下,但這一次它的兩隻骨節分明猙獰有力的巨爪伸出體外,直直向我抓來。

我拼命狂跑了四五步,感到一陣狂風猛地擊中我的身體,奔跑中的我腿一軟撲倒在地,一個巨大的黑影瞬間降臨到我的頭上,我大急,想爬起來再跑,可剛一爬起來就覺得身子一輕離地而起,一雙恐怖有力的巨爪一把抓住了我的身子,隨即我感到一股巨力傳到我的體內,我的身體像是被擠壓到了極限般疼痛欲裂,就連我全身的骨髓都疼痛不堪。

我痛的眼前一陣恍惚,只覺得自己騰雲駕霧般離地面越來越遠,耳邊不斷的有風呼呼吹過,下面的人不斷的發出驚呼。


突然一個清晰好聽有力的聲音遠遠傳來:“北漠不得放肆,不能傷害客人,快快把人放下,若在我數三聲後還不下來,定叫你十天之內上不了天空!”

“一!”

抓我的巨鳥似乎身子抖了一下,抓我的爪子也鬆了一下,可我的疼痛感還是沒有降低,我仍覺得全身燒痛無力。

“啾!”巨鳥長鳴一聲,聲音清越有力,極具穿透力。

“二!”

“啾!”巨鳥短促又尖利的鳴叫了一聲,似乎,有些惱羞成怒的樣子,它不會發怒就地給我腦門來一口吧!

“三!”

巨鳥抓我的爪子在收縮,差點抓的我肚破腸流爆體而亡。

巨鳥一展翅向高空疾飛,一股失重的感覺襲來,風嗖嗖嗖在我耳邊急掠,兩邊的景物快速的向後倒退着,壞了,巨鳥這是在加速,難道想逃跑!

那個好聽的聲音再次傳來:“大膽,看你還往哪裏逃!混沌有形,大荒有極,繚繞不絕,聽命歸來…速速歸來!”

這聲音朗朗清越,糯糯軟軟,動聽之極,是個女人,她是在施巫術嗎!


我強忍着全身的疼痛和失重的不適,微微睜開了眼向下望去。

我看到下面的人向螞蟻一樣小,都有好幾百個人,他們都仰頭看着我這個方向。

突然,一個竹樓上紅光一閃,一片紅霧帶着呼嘯聲如同離玄之箭般快速向我奔來。

竹樓上似乎有個螞蟻般的小黑影,難道是她在嚇唬大鳥,還發出了那麼動聽的聲音,唉,臨死之前聽到如此天籟之音也算死得不冤。

我才眨巴了兩下眼睛那片紅霧已經追到了眼前,好快,這就是傳說中的眨眼之間麼。

紅霧突然紅光四射從中探出一個頭來,像條靈活無比的紅蛇一樣嗖嗖嗖就竄到了大鳥的脖子上,左竄右探了幾下就在巨鳥脖子裏打了個結,巨鳥連叫了三聲卻無可奈何,紅蛇的速度太靈活太快了。

紅蛇打了個結後紅霧也散了,它似乎受了牽引或指揮,更像是有靈性一般的快速收緊,並且鼓鼓盪蕩似乎在發力一樣,把巨鳥拉得在空中一頓,然後東倒西歪的向下方慢慢降落,巨鳥搖搖晃晃的飛行更像是喝醉了酒的人在行走。

巨鳥憤怒又淒厲的尖鳴了幾聲,好像被拉痛了一樣,它不停的拍打着翅膀扭動着龐大的身子,想掙脫紅蛇,可紅蛇像是長在它身上了般不但紋絲不動,還越收越緊,就像巨蟒纏住了獵物般,充分發揮着它恐怖驚人的絞殺之力。

巨鳥嘶鳴着掙扎着,可絲毫改變不了下降之勢。

現在巨鳥更像是一匹被上了籠頭的馬,馬繮繩往哪邊拉,它就往那邊跑。巨鳥的爪子也有些鬆動,應該是被紅蛇絞纏欺負的顧不上我了。

我慢慢的我昂了昂頭,看清楚了,纏住巨鳥的原來是一條散發着龐然大力的紅菱。紅菱上紅光搖曳道道符文竄動,時緊時鬆,雖然它的大小比起巨鳥來簡直是雞蛋和頭顱的差距,但它身上產生的龐大能量卻讓巨鳥不得不隨勢而走。

好強悍的紅菱。

好嚇人的巫術。

好恐怖的巫師。

就在我感到身體慢慢在恢復知覺,下面的人和房屋清晰可見,心快要安下來的時候,巨鳥慘叫了兩聲,突然巨爪一鬆。

它爪子鬆開後急忙去抓絞纏它的紅菱,想把紅菱從身上抓下來,沒想到紅菱像是活的一般,呼呼呼迎風變長,三下兩下又把它的巨爪給捆住了,巨爪掙扎了幾下便被捆的緊緊的動彈不得。

巨鳥松開爪子後我便慘叫起來,我向下直直沉去,現在離地面還有一百丈的距離吧,掉下去的我就是一個體無完膚的肉餅。

“啊…!”我緊張的大喊起來,我的心快要從口中跳出來了,我還不想死!可是高空墜地的力量是何等的驚人和迅速,我就這麼死了麼!


突然紅光一閃我覺得什麼東西纏住了我的身子,我的下墜之勢一頓後變成了緩緩下降。

是紅菱救了我。

我身子發軟全身虛汗,一點力氣都沒有,似乎自己沒有了骨頭一般,一股深深的疲憊感襲來,好難受。

是不是受過度驚嚇的人都是這個樣子,我閉上了眼睛,等待着落地的那一刻,失重的感覺好揪心,我真的好累,我想睡一覺。

迷迷糊糊中我覺得自己的身子落地了,不對,是落在一個柔軟的地方,這是哪裏,爲什麼還這麼暖和,是天堂嗎。

轟的一聲巨響,大地一陣顫抖。

我一個激靈睜開了眼睛,睜眼後,我看到了一雙清澈明亮笑意吟吟的眼睛,這雙眼睛也在打量着我。

赫然我發現我被人抱在懷裏,一條軟軟的手臂攬着我,一個暖暖軟軟的懷抱裹着我,我能感到手臂碰到弱軟懷裏的另兩個柔軟的圓物,圓物暖暖的,這個懷抱也暖暖的,更是香香的,我覺得腦海裏轟的一下一片空白,我情願,我的世界,只是這麼一個懷抱。

這種感覺太好了,我願意就這麼死去,這是老天對我剛纔在鬼門關走了一遭的補償麼,老天,你真知心。

這雙眼睛眨了一下,看了一下我的鼻脣後,這雙眼睛稍微豎起了一下,還皺皺了眉,太好看了。

櫻脣輕啓道:“你讓北漠抓壞了,受傷不輕,你先坐下來,我給你擦擦臉上的血!”

我傻傻的點了下頭,被她慢慢扶起來,她的聲音似乎是從我腦海深處傳出來的,軟軟糯糯直擊靈魂,好舒服的聲音。

她拿出一條帶着香氣的絲帕輕輕擦去了我口鼻邊的血,然後她又伸出手沾了點我鼻子下邊的血,放在陽光下仔細看了一下,隨即又放在自己鼻子邊聞了聞,她的手觸到我的鼻子的時候我內心一陣顫抖,手涼涼的,軟軟的,白白的,似乎有些晶瑩剔透。

她好看的眼睛溫和又好奇的盯着我,她一邊聞沾在她手指頭上的我的鼻血,一邊吐氣如蘭的說道:“好奇怪的血…!”

咦,怎麼又說我的血奇怪了,我怎麼流鼻血了?

“餘澤,餘澤!”

我聽到明月有些着急的聲音傳來,還有其他的腳步聲和噪音也紛至沓來。

這些人來的真不是時候,我有些悻悻的想。

明月在譚青的帶領下推開院中竹門想向我走來,他們身後跟了很多人,可是一推開竹門所有人都愣住了,還蹬蹬蹬倒退好幾步。

院中央擺着被紅菱捆住的巨鳥,巨鳥大的佔了半個竹院。剛纔將我驚醒的巨響可能就是巨鳥落地的聲音。兇猛猙獰的巨鳥現在一動不動。


譚青在外面喊道:“見過明姿長老…!”

她叫明姿長老,好好聽的名字。

她看了愣在門外的人一眼道:“北漠已經被我制住了,大家不用害怕,幾位客人留此,其他人散去吧!”

除了明月譚青他們,其他人一鬨而散,轉眼走的乾乾淨淨。

明月走來看了我一眼道:“北巫明月,見過明姿長老,我這個弟子沒事吧?”

明姿也看了我一眼道:“真是對不住你們,這幾隻些鳥兒平時讓山中衆人寵壞了,沒想到惹出這麼**煩,還請見諒,此人受傷不輕,可能要靜養些日子,不過沒有生命危險,我們會全力救治大師弟子的,請大師放心!”

我看到大山師伯張挺師兄還有蘇瓷,都在一臉關切的看着我,如果不是我被安放在明姿的身邊,說不定他們就來給我上藥了。

蘇瓷看我在看她,先是狠狠瞪了我一眼回過頭去,後來又忍不住回頭,在我全身上下看了好幾遍,似是看我哪裏受傷了沒。

我心裏道:哈哈,別看了,老子心裏正爽者呢,身上零件一個沒少,不信來看看。 「在妖界的大族當中,據說火猴兒的天賦排名第一,他剛剛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是神勇境大圓滿。」谷悠然正色道。

雨洛天和葉峰等人半天說不出話來,這隻猴子還真是逆天!

不知不覺當中,隨著葉峰等人的交談,半個時辰很快便過去了。

各大勢力的弟子陸續趕到了演武場!

看到人已經到齊,黃元緩緩開口:「開……」

他剛剛說出一個「開」字,一道笑聲突然打斷了他的話:「咯咯,我們還沒到,琅嬛大會怎麼就提前開始了?」

眾人色變,同時凝目看去,兩個人影從遠處飛來,落在了演武場之上。

「步練師!」看到來人,葉峰臉色一變。

來人居然是步練師,除了步練師之外,還有一個身材高大的青年,青年長得甚是威武,氣度不凡,最吸引人注意的人,他的背後背著一把厚背刀,刀看起來極其沉重。

「邪教的人!」

「快把他們圍起來,絕對不能讓他們跑了!」

「動手!」

一群人把步練師和魁梧青年圍了起來,殺氣騰騰。

「這裡是琅嬛靜齋的主峰,莫非,你們想破壞無痕公子的規矩不成?」步練師一笑,絲毫不懼。

「哼!和邪教的人,有什麼規矩好講的?」有人冷哼一聲。

「咯咯,規矩又不是你定的,你能替無痕公子做決定嗎?」步練師笑道。

「哼!無論你說什麼,今天你也休想活著離開!」有人冷笑道。

步練師沒有理會這些人,她抬頭螓首看著黃元,笑道:「黃老先生,無痕公子召開琅嬛大會之前,應該沒有說過,不准我九幽邪教的人參加吧?」

「沒有……」黃元淡淡道。

「無痕公子說過,琅嬛靜齋的主峰之上,誰也不準動手,我說的沒錯吧?」步練師接著又道。

「沒錯!」黃元回答。

「既然如此,我應該可以進去吧?」步練師看著不遠處的石門。


「可以!」黃元淡淡開口。

「嘩!

全場嘩然,誰也沒想到黃元居然會允許步練師進入石門。

「黃前輩,這個妖女是九幽邪教的人,萬萬不能讓她進去!」有人神情激憤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