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這些人,竟然串通血族,滲透進了神武宗。」

「我倒要看看,他們有什麼樣的陰謀。」

「如果只是為了殺我,必定不會如此的費盡心思,看來這個地方,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蕭凌天眸子中散發出森冷的寒意,手持荒天戟進入深處。

巨木之下,一道血影閃現。

眸子血紅,渾身氣血浮動。

「咯咯咯!」

男子頓時兩眼放光,讚歎道:「好標緻的少年郎,氣血強勁,看來老天真是對我不薄啊!」

「找死!」

蕭凌天本來就憋了一肚子氣,看到一個血奴,對方還沒靠近,他已經化成一道旋風,朝著男子衝去!

身影交錯,血奴應聲而倒。

在蕭凌天的手中,一塊血色的晶石散發著恐怖的氣血之力,哪倒在地上的血奴,胸口有著一個巨大的透明窟窿。

血奴,雖然還有著智慧,但是他們已經變異,會在身體中形成血晶,提供力量。

蕭凌天手中的血晶,漸漸的變小,最後化為粉末。

蕭凌天有些無奈,自己魂宮的石頭,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這般神奇。

神秘的小石頭吞噬了血精,蕭凌天的氣血之力,也再度增長。 自從吸收了第一塊血晶,蕭凌天魂宮中的神秘石頭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變得無比的亢奮。

在蕭凌天的魂宮之中,神秘的小石頭之上,無數的虛幻根系蔓延,興奮的舞動。

此時,神秘小石頭上的虛幻根系興奮的往蕭凌天的左邊一指,於此同時,蕭凌天的左邊一道血影閃現。

身上披著一件破爛的長袍,眸子一片血紅,頭髮散亂,可是那股嗜血殺意,讓人膽寒。

老者張開嘴,機械的道:「小子,能成為老夫的血食,是你三生修來的福分。」

老者的身上,血煞之色濃郁,看似站在地上,可是他的腳,距離地面還有一寸的距離,整個身子,懸浮在空。

蕭凌天看了一眼,就知道此人是聖魂境第一重,御空境的存在。

看著老者嗜血的眸子,蕭凌天一股怒意升起,聲音森寒的道:「身為人族,竟然幫助異族入侵,你簡直是人族的敗類,今天老子就滅了你。」

「嘿嘿!」

「年輕人,你的想法太過幼稚了,我等修鍊,誰不是為了活的更久,擁有更大的權勢,俯視蒼生。」

「我看你這小娃娃,天賦了得,如果現在投靠大人,必定能夠馬上踏入聖魂境,而且大人會給你凝聚最強大的聖血晶,在同境界無敵。」

「你看看老夫,八十年未能突破聖魂境,可是在大人的幫助下,簡簡單單的就踏入了聖魂境,本來即將老死的我,壽命增加了一倍,你此時,是不是很是羨慕啊。」

「嘿嘿!」

「哼!」

「你為了自己的私慾,屠殺人族,難道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蕭凌天聽見老者竟然沉侵在實力中,失去了理智,更是憤怒。

老者看著蕭凌天憤怒的神色,道:「那些高高在上的巨頭,誰不是踩著屍山血海,攀上巔峰的,小娃娃,你終究還是太年輕了,既然如此,老夫就將你強行化為血奴。」

老者的身體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爆射向蕭凌天而來。

那恐怖的速度,讓人膽寒。

「找死!」

蕭凌天眸子森寒,恐怖的靈魂力覆蓋開來,將老者的所有動作招式,全部收於眼底。

蕭凌天雙手握住荒天戟,身體內的九十九道龍力全爆,恐怖的氣血,在蕭凌天身後的虛空,化為一條天龍,長達百米,龍威浩蕩,蒼穹顫抖。

蕭凌天的黑髮飛揚,眸子冰冷的盯著爆射而來的老者,荒天戟揮動間,發出一聲沉悶的龍吟,整個人宛如蠻龍一般,手中的荒天戟揮出,黑色的龍力覆蓋,攜帶著恐怖的力量橫掃而來,狂暴霸道。

在老者的手中,一柄圓月彎刀出現,通體血紅色,恐怖的凶煞之氣襲來,讓整一陣噁心。

「砰!」

一聲巨響,老者的身體倒飛而出,撞在一顆巨木之上,巨木應聲而倒。

「轟隆隆!」

地上的老者,渾身一半的筋骨盡斷,變成了血人。

可是,在他的眸子中,蕭凌天沒有感受到任何恐懼。

「嘿嘿!」

在老者的體內,一顆拳頭大小的血晶發出炙熱的光芒,那些流在地上的血液,宛如時光倒流,回到他的身體之中,他那些被蕭凌天生生轟斷的筋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重新連接生長。

老者的嘴裡發出怪叫聲,嘲諷的看著蕭凌天。

「小娃娃,是不是感覺到絕望了,這種能力,只有那些萬古巨頭才會擁有,羨慕嗎?」

「你此時投靠還來得及,不然······」

老者的眸子中突然一道恐怖的煞氣蔓延,聲音變得奇寒無比,惡狠狠的道:「不然,老夫現在吞了你。」

「死!」

看著老者的異變,蕭凌天也是大驚。

看來這些踏入聖魂境的武者,與凡魂境大為不同。

在老者體內的血晶,明顯要大得多,而且其中還多了一絲神秘的力量,讓老者擁有更加恐怖的能力。

蕭凌天一聲怒喝,爆射而出,荒天戟宛如游龍一般,橫掃而出,再次將老者掃飛。

這一次,老者的傷更加嚴重,荒天戟掃中他的心臟,老者身體中的血液狂飆而出。

「嘿嘿!」

老者發出一聲陰寒的笑聲,臉上滿是嘲諷之色。

身體懸浮在空,胸口隱約可見的血晶,射出一股魔力,將那些狂飆而出的血液牽引而回。

詭異的一幕出現,本來噴射而出的鮮血,宛如時光倒流,發出嘩嘩嘩的聲響,流回老者的身體中。

也在剛在,血晶浮現的那一刻,蕭凌天魂宮中的神秘石頭變得無比狂暴。

「嘿嘿,小子,別費力氣了,老夫可是不死不滅的存在。」

「是嗎?」

「死吧!」

蕭凌天再次爆射而出,一拳轟出,恐怖的力量縱橫。

「小子,你就別白費力氣了。」

老者嘲諷的道。

蕭凌天的拳頭在距離老者一丈的時候,突然龍化,化拳為爪,抓向老者的心臟。

老者大驚失色,圓月彎刀揮出,抵擋蕭凌天的龍爪。

「咔擦!」

一聲脆響,圓月彎刀被蕭凌天恐怖的力量捏碎,龍爪毫不停留,抓向老者的心臟。

與此同時,蕭凌天魂宮中的神秘石頭,無數的根須扎進老者的胸口,吞噬而去。

「啊!啊!啊!」

老者的口中,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一掌拍向蕭凌天,身體暴退。

看見蕭凌天,驚駭無比。

他無法相信,蕭凌天竟然有能力剝奪他的力量,這可是那神秘大人的手段。

此時的老者,氣勢大減,不過他的眸子,陰毒的盯著蕭凌天,殺意縱橫。

「我要你死!」

嘴裡發出一聲怪叫,撲向蕭凌天。

「移形換位!」

蕭凌天突然原地消失不見,在老者發獃之時,一隻利爪貫穿他的胸膛,在哪利爪之中,一塊拳頭大小的血色晶石,被死死的抓住。

無數的根須幻影扎進其中,吞噬血晶。

老者的眸子中滿是恐懼之色,還沒來得及慘叫,蕭凌天就將血晶直接捏爆。

老者身上的生命氣息也消失不見。

吸收了血晶的力量,蕭凌天的實力再次增長。

蕭凌天原地留下幾道殘影,消失不見。

此時,兩道人影閃現,看著死去的老者,眸子中滿是不可思議和恐懼之色。

這兩人,正是龍舞天和葉行空。

「不可能,絕不可能,那廢物絕對不可能這樣的強?」

「我要殺了他。」

龍舞天的眸子中,滿是陰毒之色。

「不用了,哪裡不可能有活人離開,他必死無疑。」

葉行空聲音冰寒,眼睛望著蕭凌天消失的地方,滿是恐懼和興奮。

PS:看完記得投票和評論哦! 蕭凌天魂宮中的神秘石頭吸收了那塊血晶之後,蕭凌天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氣血更加的恐怖,體質進一步得到提升。

蕭凌天剛出現在峽谷,就聽見峽谷之中傳來一聲獸吼,在哪獸吼之中,蕭凌天感覺到一股致命的危機。

蕭凌天正要退走之時,峽谷之中,接著發出一聲鳳鳴。

一道紅色的火光升騰,照亮了半邊天。

在那火光之中,蕭凌天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凌空而立,火紅的長裙舞動。

那張嫵媚的俏臉,此時變得雪白,顯然受了重傷。

莫雨!

在哪火光之中的女子,正是朱雀殿的莫雨。

看見那張蒼白的俏臉,蕭凌天一腳踏在地面,在地面留下一個恐怖的大坑,身體宛如炮彈般射向峽谷。

於此同時,峽谷之中,再次發出一聲獸吼,震耳欲聾,一隻十丈大小的利爪,從峽谷之中探出,抓向莫雨。

在那巨大的利爪上,布滿魚鱗般的血色鱗甲,鱗甲之上,反射著血光,隨著利爪伸出,一股宛如海潮一般的煞氣狂涌而出,瞬間,峽谷變成了血獄。

「不!」

蕭凌天身在空中,口中發出一聲怒喝,眸子血紅。

火光中的莫雨,轉過頭,蒼白的面孔看著爆射而來的蕭凌天,露出一絲笑意。

「走吧,我的小男人!」

隨即,莫雨一掌向蕭凌天拍出,恐怖的氣浪撲來,欲要將蕭凌天帶出峽谷。

莫雨發出那一掌,本來就蒼白的臉變得更加蒼白,口中噴出一口鮮血。

「小男人,好好活著!」

「不!」

這一次,蕭凌天的嘴中發出一聲暴虐嘶吼,莫雨那恐怖的氣浪拍在他的身上,只是讓蕭凌天的身體一顫。

蕭凌天的黑髮瞬間變成了紫色,眸子變得幽黑,一股恐怖的寒意瀰漫,速度不減反曾,爆射而出。

恐怖的血色利爪拍來,煞氣滔天。

「孽畜!」

蕭凌天伸手攔著莫雨的腰肢,手臂龍化,提著荒天戟刺出。

「砰!」

巨大的利爪和荒天戟相撞,重達十萬八千斤的荒天戟,都被恐怖的力量壓的彎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