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能夠從我媚娘的手中逃脫」媚娘勾唇一笑,滿滿的魅惑之感。

只見媚娘嘴裡念叨著什麼,已經跑出去百米的柳絮忽然捂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氣,緊接著停了下來。

「你做了什麼!」范禮看著柳絮,平時他待柳絮像妹妹一樣,這會看得他難受。

「我說過,沒人能逃出我媚娘的手心」媚娘嬌笑一聲,扭著臀,呼吸之間便到了柳絮身旁,捏住柳絮的手臂,將她拽回,扔到范禮身旁。

「柳絮,你沒事吧」范禮急忙扶起柳絮,關心的問道。

「沒事,柳絮,搖搖頭」轉而哀傷的望著媚娘,「為什麼?你為什麼騙我?」語氣中是滿滿的失落與失望。

「呵呵,為什麼,只怪你太笨,記住不要輕易相信他人」媚娘咧開紅唇,譏諷的說道。

「對不起,是我連累了大家」柳絮將快要湧出的淚水狠狠逼回眼中,膽小無知的少女,此刻彷彿有所成長。

「別這麼說,都是我們警戒性太低」眾人連忙安慰著柳絮。

「嗯」柳絮的鼻尖有些酸,都說患難見真情,這些人是真的關心自己。

「死到臨頭了還上演情深義重啊」媚娘不削的掃了一眼,她不會說,她有些嫉妒柳絮,雖然人笨,過於膽小善良,但是竟然能得到這麼多人的關心。

不像她,高處不勝寒,那些手下永遠是一副恭敬且害怕她的樣子。

「算了,就讓你們好好聊聊,以後恐怕是沒機會了」媚娘手掌一翻,拿出一圈圈繩子。

麻利的將眾人三三兩兩綁好,媚娘拿出一把劍架在范禮的脖子上,掃了一眼眾人「跟上,否則就殺了你們隊長再殺了你們」。

「要殺先殺我!」眾人著急的扭動身子,奈何被繩子綁得不能有大東西,還使不出靈力。

「把劍拿開,我自己走」范禮感激的看著眾人,站起身來,現在還不能死,他相信,如果見不到他們回去,雪蘿玥一定會找來。

但是心裡有希望他們不要來,不然可能會中了媚娘的圈套,而且他有預感,媚娘是拿他們當誘餌,短時間內他們不會有生命危險。

這是因為媚娘覺得他們修為太低,吸食靈力來很難進階,在者,就算將這一個小隊都弄死,這全部的怨氣她沒法煉化。

所以才沒有下手,如果范禮等人知道真相的話還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隨後,媚娘將范禮等人帶到一個山洞,隨後抱起一塊大石頭堵住,沒有力氣的范禮等人只能幹瞪眼,逃不掉媚娘拍拍手上的灰塵,繼續尋找下一個小隊。 雪蘿玥等人還不知道範禮的小隊已經被媚娘控制住,不過就算知道了,雪蘿玥也能夠猜出,她的目標是雲絕殤和自己,一定會放長線釣大魚。

玲瓏乾坤塔內,雪蘿玥的煉丹房,夏紫涵在裡面。

「哈哈,成功了!就是不知道效果怎麼樣」一道欣喜的聲音從房間里傳出,嘭的一下,門被打開,夏紫涵低著頭,人像旋風似的跑向雪蘿玥的房間。

「師傅,我成……」功了,話沒有說完就被一陣輕柔的力量掀飛。

「呼呼,還好,東西沒壞」夏紫涵寶貝的護著手中的東西,連自己坐在地上都沒有發現。

「紫涵,你怎麼在這裡?」君卿若的聲音在夏紫涵的身後響起。

「咦,卿若,你來了」夏紫涵微笑的轉過頭去。

「哈哈,紫涵,你是將自己給烤了嗎」君卿若看著灰頭土臉,頭髮亂得像雞窩的夏紫涵道。

「兩位姐姐,姐夫說姐姐在休息,讓你們小聲點」玲瓏雙手擴在嘴邊,悄悄地說道。

「噓」一說道雪蘿玥,夏紫涵豎起食指,天大地大,師傅最大,還是等她醒來再說。

君卿若捂住嘴巴,憋著笑,和夏紫涵離開了雪蘿玥的小院。

玲瓏的小屋中。

「姐姐喝茶」玲瓏乖巧的斟上一壺茶,滿室的清香,味道像花茶又不像,帶著青草的味道。

「好喝,這是什麼茶」君卿若喝了一口,這茶水喝完令人神清氣爽,而且很甘甜,令人回味無窮。

「這是我用靈草開的花泡製的,水使用池子里的聖靈水」,玲瓏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因為這裡面沒有別的水。

「啊,真的那麼好喝?」夏紫涵一手緊緊攥著東西,伸手就要拿起茶杯。

就見夏紫涵伸出黑乎乎的手,拿著白玉一樣的茶杯,立刻形成鮮明的對比,「啊?我的手怎麼了」夏紫涵看著自己黑乎乎的手掌,驚恐的看著君卿若兩人,難道她煉藥把自己給毒倒了?。

「自己看吧」君卿若遞過來一塊巴掌大的鏡子,看著灰頭土臉的自己,夏紫涵稍微放心,還好不是中毒。

「我要洗澡!」夏紫涵頓時覺得渾身難受,可憐兮兮的看著玲瓏。

「卿若姐姐,我先失陪了」玲瓏放下手中的茶具,微笑的看著君卿若。

「去吧,我一個人可以」君卿若又抿了口茶,真好喝。

「嗯,紫涵姐姐,你跟我來」玲瓏走在前面示意夏紫涵跟上,隨後兩人便離開屋子。

君卿若拿起杯子中的茶水觀察起來,聖靈水和這茶煮過以後,竟然得淺淺的皇色茶水,配著白玉杯子,清澈見底。

「好茶具!」君卿若也是識貨之人,一下子就看出這是一套不錯的茶具,豈止不錯,這是雪蘿玥那個腹黑師傅帶著她坑那個可難受藏書閣老者的。

從那個愛茶如命的人手中拿來的茶具能是差的么。

雪蘿玥等人在空間里各自做自己的事,而就在這個時候,媚娘又成功「捕獲」一隻小隊。

「你卑鄙!」李敏惡狠狠的瞪著媚娘。

「卑鄙?那又如何,不想死的趕緊走!」媚娘冷笑的看著李敏,都怪她多嘴,害她剛剛差點被識破。 「對不起,李敏,我們沒有選擇相信你」看著被綁成粽子的李敏,其中一個女子抱歉道。

這個女子名為陳夕煙,是一個大膽的女子,平時做事雷厲風行,雖說也是一個小地方的富家子弟,不過是個庶女,因為受不了那些嫡女的陷害,才想要來星河學院求學碰碰運氣。

不過陳夕煙的這種性格容易被人利用,嫉惡如仇不考慮事實還是不行的。

「沒關係,大家都是一個班的,況且我沒能及時拿出證據」李敏搖搖頭,有些苦澀的說道,要是她能夠很早拿出證據,應該就能讓大家相信了。

「一個個的上演姐妹情深呢?」媚娘的媚眼一瞥,譏諷的說道,同時冷冷的掃了一眼李敏,都是這個該死的臭丫頭,害她差點穿幫了。

「羨慕啊」陳夕煙嘲諷的看著媚娘,一想到自己竟然相信這種女子的話就覺得後悔。

「誰說我羨慕」媚娘像是被踩到尾巴似的,慍怒的看著陳夕煙,「啪!」一個巴掌拍在陳夕煙的臉色,立刻映出五道手印。

「夕煙,沒事吧,媚娘,你別太過分了!等我們老大知道,有你好看的」因為雙手被反綁,李敏只能湊過來,眼神擔憂的看著陳夕煙。

「哦?就是要等他們來」媚娘無所謂的看著李敏和陳夕煙。

「你說什麼?你的意思是我們是誘餌!」李敏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媚娘。

「聰明,不過,你沒機會去報信了,哦呵呵」媚娘一手捂著嘴,嬌笑連連,胸前的豐盈晃動得能閃瞎人眼,不過剩下的男子可不覺得。

「卑鄙的女人!」一個男子吐了一口唾沫,惡狠狠的說道,心裡後悔為什麼不早一點看清這個女人的真實面目。

「卑鄙?你不是第一個這麼說的,對了,有沒有興趣見見老朋友啊」媚娘拉起繩子的一段狠狠的一扯。

媚娘將眾人綁在同一條繩子上,繩子的一頭由她牽著,眾人就像一根繩上的螞蚱,一拉就是一串。

「你把他們怎麼樣了」李敏此刻恨恨的瞪著媚娘,她的猜測沒錯,范禮他們果然也落入媚娘手中。

「好得很,我來的時候沒死,這會有沒有死就不知道了」媚娘拿出一面小鏡子,整理自己的妝容,不緊不慢道。

「毒婦!」李敏咬牙切齒,恨不得對媚娘醜惡的嘴臉咬上一口。

「這個形容我喜歡」媚娘收回小鏡子,嘴裡念叨什麼,李敏和眾人頓時覺得發不出聲來。

李敏只能用惡狠狠盯著媚娘,身體里卻很難受,只不過她沒有讓媚娘看出異樣。

要說為什麼媚娘有些痛恨李敏,這是因為在媚娘出現在他們小隊的時候,李敏就有些懷疑,媚娘的理由是采野果的時候被魔獸追,然後跟范禮等人失散了。

但是媚娘的頭髮和衣裳看起來凌亂,但是腳下卻沒有任何泥濘的樣子,顯然她在說謊,被魔獸追肯定慌不擇路,鞋子怎麼可能那麼乾淨。

就這樣,在媚娘的計謀之下,又有一個小隊被抓了。 「你們也被抓了?」柳絮看著李敏等人,沒想到媚娘的動作這麼快,她還以為這些人多少懷疑一下媚娘的出現。

「是啊」李敏小隊里的人不好意思,其實,范禮小隊更覺得不好意思,他們是最早被抓的。

就在這時,李敏臉色通紅,一下子軟倒在地。

「李敏,你怎麼樣了,不要嚇我」陳夕煙此刻扶著李敏,焦急的看著李敏,還是細心的柳絮將手背貼在李敏的額頭上。

「好燙,她發燒了,怎麼辦,你誰有丹藥」柳絮說完抱著僥倖的眼神看著大家,雖然她知道大家都有些拮据。

「沒有」大家遺憾的搖搖頭,紛紛跑到李敏的身旁,將她圍得水泄不通,大家此刻都是難友,又是同一個班的,怎麼說也要關心關心。

「你們都走開些,沒看見李敏現在這麼熱嗎?」陳夕煙看著李敏越來越紅的臉上還冒著汗,聲音不由得大聲了些。

「哦哦,退開」眾人反應過來,趕緊散開,為李敏留出一大塊空地,眾人知道陳夕煙是上心李敏的病,也沒有計較。

直到李敏還是一直高燒不退,眾人這才慌了神。

「怎麼辦,這樣下去會不會有生命危險啊」柳絮拿起手帕不停的為李敏擦汗,擔憂的嘆氣。

「怎麼了,需不需要我幫忙啊」媚娘不知道從哪弄來一杯水,悠閑的倒在手上,洗手。

「不需要!」心直口快的陳夕煙恨恨的看了一眼媚娘,用衣袖給李敏扇風,至於柳絮則是幫李敏擦汗。

「算了,這天啊,熱得不行」媚娘轉身向洞口走去。

「等等,你的條件」陳夕煙忽然出口道,蹙著眉看著媚娘。

「和聰明人打交道就是省力」媚娘轉身,媚眼輕眨,得意的看著陳夕煙和柳絮。

「說吧」陳夕煙咬咬牙,她算是欠過李敏的人情,就是李敏提醒他們媚娘不妥的時候,雖然她沒有相信。

「把雪蘿玥她們引過來」媚娘眸光一閃,她相信陳夕煙不會拒絕的。

「我……」陳夕煙有些猶豫的看著臉色漲紅的李敏,沒有發現她的手指動了動。

「不行,不能讓老大涉險」眾男子異口同聲,心裡微微鬆氣媚娘沒有再去抓另外一隻小隊,但是聽到這話他們心又提起來了。

「那你們願意看著李敏就這樣死掉!在說了,老大她們那麼厲害」陳夕煙也不想這麼做,她打算救回李敏之後假裝出去,但是她不會引雪蘿玥來的,這只是緩兵之計。

眾男子的心思其實陳夕煙知道,男兒都是有血性的,不怕死,她們女子也同樣,但是有了牽挂就是不同,而李敏此刻對她來說就是牽挂。

「不,不要……老大」李敏忽然拉住陳夕煙的手,閉著眼睛道。

「走吧」陳夕煙別過頭去不看李敏,轉身站到媚娘身側「我做到了,該你了」陳夕煙冷冷的看著媚娘,眼眶有些紅。

「不錯嘛,走吧,這瓶水算是報酬」說完媚娘將水壺扔到柳絮手邊,轉身帶著陳夕煙離開山洞,隨後將石頭堵上。

她不知道,帶走陳夕煙也算是她的一個疏忽,這隻能怪她太自信,小瞧了女子。 兩天的時間很快過去,但是所有的隊伍並沒有趕來的跡象。

玲瓏乾坤塔中,一個小巧的小屋裡,雲絕殤就這樣看著雪蘿玥恬靜的睡顏,滿足的勾起一抹微笑。

「唔」雪蘿玥喑嚀一聲,猛地睜開眼睛,銳利的目光在看到雲絕殤的時候變得柔和。

「這麼看著我做什麼」剛睡醒的雪蘿玥聲線帶著濃濃的鼻音,聽起來與平時冷淡的樣子相比顯得更加有女孩子氣。

「好看」雲絕殤扔出兩個字,手中變戲法似的拿出一碗粥,「餓了吧,先吃點」,說完舀起粥放到雪蘿玥嘴邊。

雪蘿玥一愣,沒反應過來已經吃下一口,就像是已經習慣這樣,彷彿是本能。

緊接著就是濃濃的米香,稠而不膩,溫度也適中,雪蘿玥定定的看著雲絕殤,這也太寵她了,就不怕把她寵得無法無天?。

「怎麼了?」雲絕殤看著雪蘿玥吃了一口便不語的看著自己,頓時以為自己熬得不合雪蘿玥的胃口。

「不怕把我寵壞?」雪蘿玥疑惑的看著雲絕殤,來這裡這麼久,雖然如今盛行的是以武為尊,但是女子總是要低男子一等,除非那女子比較強勢。

「我的女人就是要寵著,誰敢說不是」雲絕殤絕美的容顏上滿是認真之色,如同君臨天下的氣勢和言語讓人不敢懷疑。

「你爹娘要是知道了,不知會怎麼看我,會不會說我恃寵而驕」雪蘿玥雖是相信雲絕殤的話,但是隨意的說了這麼一句。

「我爹娘不會的,難道玥想要去見公婆了」雲絕殤眸光輕閃,吹了吹手中的粥,給雪蘿玥又遞過去一勺,滿眼柔情。

「唔,才不是」雪蘿玥口中的粥沒咽下,差點嗆到,一頭黑線,心裡不得不佩服雲絕殤想象力太豐富。

「師傅,什麼不是啊?」夏紫涵的聲音忽然從問外響起,沒有了雲絕殤設下的隔音結界,夏紫涵聽到雲絕殤兩人交談的聲響后就跑過來了。

「不告訴你」雪蘿玥狡桀的一笑。

「嘁,沒意思,對了師傅,給你看樣東西」開門進來的夏紫涵一蹦一跳的跑向雪蘿玥,但是在感受到雲絕殤殺人的目光后急急剎住車。

「什麼東西?」雪蘿玥很好奇,夏紫涵在自己離開后又搗鼓出什麼東西出來了,但是沒有靈火的它能弄出什麼東西來。

「沒什麼,沒什麼,不忙,師傅你先吃東西」夏紫涵看著雲絕殤手中的那碗粥,擺擺手。

「哦」眼看雲絕殤喂得太慢,雪蘿玥拿過粥來,幾分鐘就吃完了。

「說吧,什麼事」雪蘿玥放下碗筷,疑惑的看著夏紫涵。

「還是師傅了解我」夏紫涵吐吐舌頭,撒嬌道。

「說人話」雪蘿玥一臉黑線,她懷疑夏紫涵回去的話,還有沒有人能認出她是個公主,一點霸道的感覺都沒有。

「看,我煉製出來的升級版笑癢哭哭粉」夏紫涵獻寶死的遞過去一個瓶子,期待雪蘿玥看到瓶子里的藥粉時的表現。 「笑癢哭哭粉?」雪蘿玥打開瓶子,裡面的成分是她之前煉製笑癢粉時候的成分,現在裡面多出了會讓人流淚不止的藥粉。

「是啊是啊」夏紫涵小雞啄米般的點頭,這還是雪蘿玥拿給她之前防身後面卻沒用完的,被她拿來研究,最終弄出了如今的笑癢哭哭粉。

因為雪蘿玥帶走了靈火,沒有靈火控制,夏紫涵煉製不出丹藥,不過靈火悄悄留下了一點小火種,但是由於夏紫涵控制不當,老是發生爆炸,這才弄得灰頭土臉的。

「效果試過沒有?」雪蘿玥是煉製過笑癢粉的人,一看就知道夏紫涵將自己教的東西學得有模有樣,威力不會差到哪去。

「還沒有」夏紫涵忽然有些喪氣,她好想知道這葯的效果。

「沒事,會有機會的,做得不錯」雪蘿玥點點透稱讚道,看來夏紫涵真有這方面的天賦,說完雪蘿玥將藥瓶遞給夏紫涵。

「希望吧」雖然還沒有實驗的對象,不過雪蘿玥的話給了夏紫涵她很大的鼓勵,此刻夏紫涵心裡無比期待能有不長眼的敵人送****,這樣就能拿人家當小白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