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招!」

陸川目光一閃,就知道,這姚媚兒,施展出了殺招。

名監督的日常 找死!」

白武、趙穆朝、秦林三人看到姚媚兒的動作,眼光一寒,三人齊齊出手,目光都是那紅芒包裹之中的令牌,對於其他東西,即使是那件下品聖器,也是不屑一顧。

白重道以及秦淮也是瞬間出手,目標是那件下品聖器,跟隨趙穆朝而來的兩個老者,目光閃爍之中,都不約而同的把目標定在那玄階靈丹之上。

「那令牌,定非凡物!」陸川目光一閃。

下一顆,他也催動靈力。

「雷光遁!」

毫不猶豫,陸川催動雷光閃的殺招,化作一道紫色雷光,眨眼之間,就超過了白武三位造化境高手。

「恩?」

「好快的速度!」

「是誰?難道是秦淮!?」

白武三人,看到陸川如同一道紫色雷光一樣,超越自己等人,剎那之間,都大吃一驚。

「不是秦淮,這人的氣息只有生死境後期,恩?我們這裡怎麼會有生死境後期的武修?」

陸川施展出雷光閃的殺招雷光遁,隱藏的修為,也無法在隱藏了,剎那間爆發出來。

不過他的速度實在太快,快到白武三位造化境的金丹真人,也無法看清楚他的樣貌。

這個時候,最先開始動手的姚媚兒已經來到了九道紅芒面前,伸手一招,就要把令牌拿到手上。

「到手了!」

姚媚兒神色一喜。

但她臉上的喜悅還沒有擴散出來,是下一刻,一道紫色身形,剎那之間越過了她,率先一步,把令牌拿在手中。

「該死!是那個小子!」

這個時候,後面的三位造化境武修,才看清楚陸川的身形。

「好小子,居然還隱藏了修為!」

白武、秦林、趙穆朝兩人的面色很不好看,他們堂堂造化境的金丹高手,居然在速度上不及兩個生死境的小輩,丟人簡直是丟到家了。

「陸川,把令牌交出來!」這個時候,白武說話了,他的面色陰沉,看著陸川,詭異的光芒閃爍。(未完待續。。) 「交出來?」陸川輕輕一笑:「白前輩,似乎我們之間的交易,並沒有說,所獲得的寶物,需要歸你所有!」

「你!」白武面色一下子陰沉起來,目光閃爍一下,開口道:「陸川,交出令牌,本座可以再給你十萬靈石,並且出去之後,送你一張玄階丹方!」

「嘿嘿,一個小小的生死境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施展了殺招,還有什麼討價還價的必要?直接動手就行!」趙穆朝舔了舔嘴唇,眼中露出嗜血的紅芒。

「小子,你仰仗的無非就是此處不能動手的特殊性,不過趙某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把令牌交出來,不然……」趙穆朝冷笑連連,說話之間,手中驟然多出一物。

正是那玄武封印。

「這龜殼叫做玄武封印,是趙某從這洞府裡面得到,雖然只是偽聖器的寶物,不過只要你修為沒有達到造化境,就逃不了這玄武封印的封印!」趙穆朝目光閃爍,到並沒有立刻出手。

這玄武封印,是唯一一件不受洞府禁制限制的寶物,不過這玄武封印只能使用五次,如非必要,他也不想動用。

「趙穆朝,既然你拿出了玄武封印,那麼就一併把那丫頭解決,秦某要那丫頭的身上的令牌,作為回報,秦某可以給你,我身上的這枚令牌,另外,此次洞府所得,秦某可以給你五成!」秦林指著姚媚兒,寒聲道。

「五成!?」趙穆朝目光看了一下秦淮,貪婪一閃,露出意動之色:「趙某要六成!」

「好!」秦林面色一沉,但依舊點頭答應。


「白某也需要那個小子身上的令牌,還有他的空間戒指!」白武也開口道。

「不可能!那個小子身上的令牌,趙某要了。」趙穆朝想也不想,就搖頭拒絕。

姚媚兒、陸川兩人手上的令牌。很明顯要比他們手上的令牌高級,他不可能一枚都不拿。


「兩顆造化金丹!」白武淡淡道。

「造化金丹!?」

趙穆朝眼瞳一縮,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兩顆造化金丹,足以讓他的修為跨入造化境中期。

「好!白老鬼,算你狠!趙某答應了!」趙穆朝深深吸了口氣,狠狠的點下頭。

這造化金丹,他無法拒絕。

尤其是在白武達到造化境中期,而秦皇城出現兩名造化金高手的情況下,這兩顆造化金丹,能夠讓局勢再度回到以前相互牽制的局面!

就在這三人討論的時間。秦淮等四人,卻是已經各自拿到一樣寶物。

不出所料,那道下品聖器的是秦淮,那道玄階靈丹的是白重道,至於兩個老者,一人拿的是半聖器,一人拿的是極品絕學秘籍。

至於還剩下的東西,是三門極品絕學。

到有一個老者,嘗試著拿第二樣物品。但剛剛一接觸,馬上就被紅芒彈飛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無知!」

那姚媚兒聽到白武、秦林、趙穆朝三人的言語,嘴角翹起。輕蔑一笑。

「玄武封印?」陸川眉頭一挑,目光看了妖媚兒一眼。

「這女人,絕對不簡單!」陸川目光閃爍了一下,看到姚媚兒沒有動手。他乾脆也靜觀其變。

而對面,白武三人商量完之後,都是給尋找自己的目標。靈力運轉,兩隻靈力大手,分別對著陸川和姚媚兒擒拿過來。

姚媚兒嘴角噙著一抹輕蔑的笑容,對於秦林的靈力大手,不屑一顧,就這麼靜靜的站著,根本不打算出手。

就在這靈力大手,距離姚媚兒、陸川還有一米的時候,剎那間,一柄金光閃耀的大斧憑空出現,對準兩道靈力大手,狠狠地一劈!

「轟隆隆!」

兩位造化境高手凝聚而成的靈力大手,在這金光大斧面前,彷彿土雞瓦狗,不堪一擊。

「這是怎麼回事?」


「以前我們也在這甬道之中動手過,只要不傷害別人,就不會有問題,怎麼會出現金色大斧?」

白武、秦林、趙穆朝看著金光大幅,微微一怔,有所不明所以。

「愚昧!」

姚媚兒根本懶得去看白武三人,目光看向陸川,說道:「你叫陸川是吧?把你手上的令牌給我,我可以保證你活著走出這裡!「

「恩!?」

陸川沉默,片刻后道:「多謝姚姑娘關心,陸川心領了!」

「哼!」姚媚兒輕哼一聲,目光閃爍一下,突然之間。朝著甬道的盡頭走去。

白武、趙穆朝、秦林三人面色陰晴不定,但最終還是沒有第二次出手,各自來到紅芒面前,看也不看,直接收入空間戒指之中,也朝著甬道盡頭走去。

陸川沉吟少許,緊隨其後。

眾人只是走了上百米,就來到甬道的盡頭,裡面是一個封閉的巨大平台,在其上,只有一扇巨大的石門,除此之外,別無他路。

在那石門之前,有一尊全身金光閃耀的傀儡。

「嗡!」

陸川等人一踏入這個平台,這尊金光閃耀的傀儡,雙目之中,剎那間,無窮金光爆射而出。

但無論是姚媚兒還是白武、秦林、趙穆朝,都是平常之色,倒是陸川,雙目之中露出一抹奇異之色。

他生活在大秦,可沒有見過傀儡這種東西。

「傳承洞府,若無令牌,進入其中,死罪!」

冰冷的聲音,從金光傀儡之中傳遞出來,。

雖然此金色傀儡不是生靈,但聲音之中,可卻有一股肅殺之氣,讓人毫不懷疑他所說話語的真實性。

而且從金色傀儡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靈力波動,讓人毫不懷疑,即使來到這裡的人,全部聯手,也會被瞬間擊斃!

「前輩,這是晚輩的令牌!」

白武、趙穆朝、秦林三人,面對這尊金色傀儡,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第一時間拿出那紫色令牌。

這令牌一出現,剎那間,金色傀儡雙目之中爆射出三道金光,好似奔雷,快若閃電,直接照耀在令牌之上。

這金光在令牌之上停留少許,又回到金色傀儡的眼中。

「資格令牌,可攜帶一人入內,請選定所攜帶之人!」冰冷的聲音,再度從金色傀儡口中發出。

剎那之間,陸川看向白武,眼中殺機,瘋狂閃爍。(未完待續。。) 對於這洞府之中的規矩,陸川相信,白武肯定早就了解,陸川也相信,白武肯定也知道,他的令牌,只有資格帶一人入內。

「難怪!難怪明明知道這裡是上古洞府,卻非要帶一名非本族之人進入,而且還拿出那麼高的報酬,原來,是因為進入的第三人,在這裡,必死無疑!」陸川倒吸了口冷氣。

「如果不是我運氣好,得到了這枚令牌,今天恐怕真的就要喪命於此了!」此時此刻,陸川也有些后怕。

原本以為只是比較危險一點的事情,沒想到,居然是必死無疑的事情。

「白家,很好!」陸川看向白武,目光之中陰晴不定。

而另一邊,白武、秦林、趙穆朝三人也已經選擇好了人選,沒有任何疑問,是白重道、秦淮以及那名和趙穆朝有幾分相似的老者。

至於剩下的那個老者,此刻滿臉死灰,身體抖動,雙瞳之中,有著無窮的恐懼。

「你三人,可有令牌?若沒有,死!」

這個時候,金光傀儡眼中金光一掃陸川、姚媚兒、老者,冰冷的發出聲音。

「晚輩姚媚兒,開天宗記名弟子,見過前輩!」姚媚兒拿出令牌,對準金色傀儡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記名弟子!

金色傀儡眼中金光一閃,在姚媚兒手中令牌停留片刻。

「很好!你是開山宗滅亡萬年以來第二個記名弟子,吾觀你身上之血脈,似與第一個記名弟子有著關聯,你可認識一名叫做高婷的女子?」金色傀儡身上金光閃爍一下,似乎有靈性一般。

「高婷正是先祖,晚輩此令牌正是傳承她手中!」姚媚兒看著金光傀儡,說道。

「既然你是高婷的後人,吾也不多說什麼。相信所有規矩你都懂得。」

金光傀儡身上金光閃爍一下,不再理會姚媚兒,看向了陸川和那個老者,金光大尊,一柄金色的大斧,在虛空凝聚。

陸川目光一凝,不敢怠慢,立馬把剛剛搶奪而來的令牌拿了出來。

「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