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忍?若不是我有點力量,那恐怕剛才我就要被殺了,現在我不過要她一隻手,這就殘忍了?六少主,麻煩你說話之前能不能先想想?」

一連串的話語從方恆嘴裡突出,這六少主也是一下愣住,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確實,方恆的話,無可挑剔。

「這樣吧,我給你一些東西,你放過我的義女……」

「東西我不要,這個也不是靠這什麼東西就能改變的。」

直接打斷了華長老的話,方恆淡笑道,「這是原則,原則,需要不惜一切代價維護。」

喀拉!

「啊!」

骨骼斷裂聲和慘叫聲響起,卻是方恆的手直接抓住了華英的左手,當場把華英的手給捏斷了,之後轉身一掌,砰地一聲,這華英的身體直接比方恆給打飛,直接到了華長老的身邊。

華長老接住了華英,卻發現華英此刻已經進入到了昏迷之中,在仔細的看了看華英的狀態,華長老也是眼神冷漠起來,道,「你好狠的手,居然連靈魂世界都給打破。」

「我這還算是輕的了,看在她是一個女人,還有這麼強的能量份上,不然,我最起碼要她重傷,靈魂世界都四分五裂。」

方恆笑道,「所以,別說我手狠。」

「哈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就在這時,一道大笑聲開始響起,卻是一直沉默的於長老這時候猛的站起身來了,直接道,「小子,你表現得非常好,我非常的滿意,而且脫了你的福,我現在贏了堵住,所以接下來,我要報答你。」 ??

話語說完,一個儲物袋就突然扔了過來,方恆一把就接住了。

「這是一百顆神級丹藥,算是我對你的感謝。」

於長老這時候笑道,「你可千萬別不收,你不收,那我可是過意不去了。」

見到這一幕,四周的人也都是眼神閃爍起來,他們都知道的,這於長老明擺著就是在給方恆示好了,這讓眾人也都是看向了方恆,他們很想知道,方恆會接受么。

「呵呵,於長老客氣,既然於長老瞧得起晚輩,給晚輩東西,晚輩自然沒有推辭的道理,這東西,晚輩就收下了。」

笑聲從方恆嘴裡傳出,下一刻方恆就毫不客氣,直接把儲物袋放進了懷裡。

「哈哈,好,你收了,我心裡也舒服了。」

於長老這時候也是大笑一聲,下一刻就轉頭,看向了臉色陰沉的華長老,道,「而現在,華長老是不是該兌現你的賭注了?」

「府內十年的供奉,我不要了。」

華長老冷冷道,「以後每年你去把我那份領了就是。」

「好,你這話可是說出來了,這裡的諸位,可都是能當證人的,特別是六少主,我想六少主,應該不會聽不到吧。」

於長老也是笑道,這頓時讓六少主也是眉毛一挑,淡淡道,「怎麼會聽不到,我都聽到了,從今以後,華長老的供奉,都是由你於長老去領,十年之內,華長老的一切供奉都是你於長老的,這一點我可以保持公正。」

「太好不過。」

於長老大笑一聲,下一刻目光一轉,對方恆拱了拱手,方恆也是連忙抱拳,笑道,「於長老客氣了。」

「哈哈,你才是客氣了。」

於長老大笑一聲,到,「行了,現在你繼續吧,我想今天的擂台挑戰,你一定是會完成的了,我等著你完成。」

「好。」

聽到了於長老的話,方恆這時候也是笑著點點頭,下一刻也不再多說,繼續在擂台上等待起來。

看到這一幕,下方無數的人都是眼神閃爍,很明顯,就方恆和於長老的這兩句對話,眾人就已經知道了方恆是對於長老有好感的了,這對六少主一批人絕對是個打擊,畢竟於長老和六少主不是一個派系的。

果然,幾乎就在眾人這麼想的時候,此刻的六少主也是眼神中閃過了一道寒芒,心中對方恆升起了一股殺意。

「如此優秀的天才,如此恐怖的實力和潛力,這種人物,一旦加入我城主府,那帶來變化絕對是巨大的,我城主府都會跟著受益,不過,城主府受益,卻不代表我會受益,他不聽我的話,那對我就是威脅,看來,必須得找個讓他聽我話的方法,如果實在不行,那就只能殺了。」

一道念頭劃過了六少主的腦海,他非常清楚方恆這種天才不為她所用是不行的,日後必然會對他是個大威脅,是以他已經下定了決心要拉攏方恆了,拉攏不到,就殺掉。

只是實際上他哪裡知道,方恆的心根本就不在這裡,方恆的心在外面,對方恆來說,出去,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他哪裡有這閑心參合這裡的事情。

時間飛快的過去,很快,再次過去了半個時辰。

這半個時辰,沒有一個人,挑戰方恆。

方恆的戰績,還是二百四十多場的勝利,距離三百,還有五十多場。只是沒人挑戰方恆了,方恆的實力,在之前已經展現的那麼完美,眾人豈會在過去挑戰方恆,那不是找輸么?

「呵呵,雪恆,恭喜你,成功完成擂台挑戰了。」

突然間,一道笑聲開始響起,卻是於長老這時候笑著說話了,這話一出,頓時讓下面的很多人都是一愣,看台上的幾個人卻都是一副正常的樣子。

「前輩,我有些不明白。」

就在這時,擂台上站著的方恆也是問話了,「晚輩還差五十多場的勝利,怎麼這就成功通過了。」

聽到這話,於長老卻是笑著說道,「擂台挑戰,連勝三百場才算完成,這規矩的確是有,但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人不能被規矩困死,你剛才二百多場的戰鬥,已經完全的展現了你的實力,潛力,如此的你,導致了整整半個時辰之內,都沒有人敢上擂台,就這點,你的實力就已經是無數人敬畏的,那你自然是通過了擂台挑戰了,畢竟擂台挑戰的目的,就是尋找能夠讓無數人敬畏的天才,你達到了要求,形式自然不在重要。」

這話一出,下面的人也都是一愣,只是很快他們就紛紛點頭,表示理解,確實,方恆表現這麼優秀,誰都不懷疑他有連勝三百場的實力,那還拘泥於形式做什麼。

「原來是這樣,晚輩明白了。」方恆這時候也是一笑,道,「現在,晚輩就已經是城主府的高等弟子了吧。」

「當然,不過你得先過來,我得給你城主府弟子的東西。」

於長老這時候笑道,方恆也是立刻身體一動,直接就到了看台之上。

一到了這裡,於長老就丟出了一個儲物袋,方恆接到之後看了起來,片刻后就點點頭,手掌一動,一件黑色的長袍就直接出現,方恆把身上的白色袍子脫了,當場換上了黑色的袍子,同時把腰牌也掛在了身上。

這一下改頭換面,氣息立刻變得不一樣了,之前的方恆讓人認為是絕世天才,現在方恆卻讓人覺得是深不可測。

「呵呵,好小子,我們天雪城的弟子服飾穿你身上,算是沒浪費。」

這時候的於長老也是笑道,聽到這話的方恆也是笑著搖搖頭,「於長老客氣了,弟子想知道,我既然是高等弟子了,那我是不是就能看見城主了?」

「當然能,不過這個是要等城主大人出關才行的,城主大人不出關,你就只能等著。」

於長老回答。

「是么?那不知道城主大人什麼時候出關?」方恆再次問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城主大人何等存在,他要閉關,閉個幾千年也沒人說什麼。」

於長老笑道。

「這樣么?」方恆的心中也是一下沉了下來了,這和他想的就不一樣了,他本來還以為成為高等弟子就能見到聖武了,見到聖武,方恆就能找到離開這個世界的方法,現在看來,這一點卻是根本不行。

「怎麼,你就這麼想見城主大人?」就在這時,於長老也似乎看透了方恆的苦惱,笑道,「你可是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助?」

「也不算有什麼事情。」

聽到這話,方恆眼神一閃,「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些有關於外界的事情而已。」

「外界的事情?呵呵,你為何想要了解外界的事情?」

六少主這時候眉毛一挑,笑著問話了,方恆卻是腦中轉動,下一刻就笑道,「世界是相對的,一切事物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就會有不同的結果,而我在家族中閉關修鍊多年,力量已經修鍊到了一種極致,到了極致的我,自然就有了一些特殊的感應,比如我在修鍊時,經常會隱隱的察覺到外界那恐怖的能量,甚至,我還隱隱感受到了外界那恐怖的高手,這讓我很震撼,我沒想到,修鍊力量到了極致的我,居然還會恐懼,這也讓我很興奮,因為進步,總是存在與恐懼之中,我的極致在這裡是極致,但是到了外面,可能還有更多的上升空間,所以我想了解。」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聽到了這話,看台上的幾個人也都是認真的看著方恆,特別是那於長老,眼神中滿是一副撿到了寶貝的神情。

他非常清楚,一個忍在修鍊中能感受到這種東西,是多麼的難能可貴。

這是只有真正的天才,真正的強者,才能覺察到的,方恆卻覺察到了,這已經證明了他體內拿無窮的潛能,只要一被開發出來,那方恆的成就,將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如此人物和他有了這種較為友好的關係,那他豈能不高興?

「雪兄果然是驚才絕艷之輩,佩服。」

就在這時,那六少主也是笑了,對著方恆道,「對於雪兄的問題,我可以很肯定的回答,雪兄來對地方了,要說對外界的了解,我城主府知道的是最多的,不過么,這個,卻屬於機密了,雪兄現在雖然成了高等弟子,但是想要知道外面的事情,那最起碼得在上等弟子中排的上號才行。」

這話一出,方恆也是眼神一閃,「那怎麼才能排的上號?」

「很簡單,打。」

六少主笑道,「上等弟子,我們城主府有五批,每一批十個,而你雪兄,是第六批,第六批的名額,也是十個,換句話來說,你雪兄現在是第六批的第一個,但這不意味著你的實力就是第一,如果你的實力,能夠在你們這批里稱為第一,換句話來說,如果你雪兄能夠擊敗第六批的所有人一次,那你就是上等弟子中的機密弟子了,機密弟子,自然就能接觸到城主府的真正奧秘,外界的訊息,自然也能了解。」

「還要打么?」方恆眉頭一挑,「罷了,武者世界,不打才怪,既然如此,那我第六批的其他人在哪?」

「呵呵,雪兄不要急,我不是說了么,你雪兄現在是第六批得第一個,剩下的九個,還要等他們這一次通過擂台挑戰呢。」

六少主這時候笑道。

「這樣么?我明白了。」方恆這時候也是點點頭,下一刻就直接找了一個座位坐下了,之後就開始閉目養神起來。

規則已經了解,事情也已經做完,那方恆現在自然就要休息了,他對自己有信心不假,能橫掃這裡的一切人,只是有信心,不代表就能大意,特別是方恆也觀察到了幾個高手,這幾個高手不出意外,都會成為第六批的上等弟子,那他當然要好好休息應對。

同樣,看見方恆這麼乾脆的坐在了座位上閉目養神,這時候的六少主等人也都是眼中劃過了滿意之色,瞬間了解情況,同時知道自己該幹什麼,這個素質,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更不要說,方恆還是一個新人了。

明明是個新人,在他們這些老人,特別是有權利的老人面前都談笑自如,這膽魄,幾人能有?再加上方恆的潛力實力,他們豈能不滿意? ?時間飛快的流逝著,很快,三個時辰的時間就沒了。

三個時辰的時間,天雪城擂台發生了很多的變化,自從方恆第一個成為了上等弟子離開之後,其他擂台上的擂主,也如同瘋了一般,紛紛釋放了自己的強大力量,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擊潰著那些挑戰者。

似乎方恆的表現,已經刺激了他們,只是對此,眾人都沒有多說什麼,他們都表示理解。

不管怎麼說,這些擂主都是天才,都是不甘人後之輩,方恆第一個成功了,他們自然也要眷成功,這很真正常,天才之間,就是只有競爭。

是以三個時辰之後的現在,上等弟子已經產生了很多了,其中就有龍雲虎,玄飛這兩個被六少主看重的人,更有華長老的兩個弟子,包括那個被方恆打敗的華英,還有於長老身邊的那個弟子,另外的就是方恆不認識的了,只是不認識,卻不代表這些人弱,方恆在閉目休息,只是就算這樣,方恆也能夠感受到這幾個人的強大,非同猩。

當然,對他們,方恆也沒有太多的擔心,世界是相對的,力量更是相對的,這些人的強大,只是相對普通的武者來說,對於他這種存在來講,這些人的強大,就等於普通,那自然讓方恆是很淡定的。

時間飛快的過去,再過一刻,整整十個上等弟子都開始出現了,看到這一幕,下方的無數人也都是感慨起來。

擂台挑戰,很少有成功的,過去幾百年來,特別少。

只是今天,一出現就出現了十個,這讓眾人都很意外,誰都不知道,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竟然能一口氣出現這麼多的天才,只是這已經發生了,眾人都知道,不管如何,今天都是天雪城歷史性的一天,今天有太多的天才出現,他們親眼看到,那這個也將是他們的榮耀。

「呵呵,真是沒有想到,今天,竟然會出現這麼多的天才,這可真是天佑我天雪城,」

就在這時,看台上的六少主這時候笑著說話了,下一刻就雙手一抱拳,對著四周的這些稱為上等弟子的人笑道,「我僅代表城主府,歡迎你們諸位的加入,我相信,城主府有了你們幾位的加入,會變得更好。」

這話一出,這些上等弟子也都是雙手抱拳,客氣的還禮,唯有方恆還在閉目,對這個無聊的客套根本不想有任何反應。

對此,其他的幾個人也出奇的沒有認為方恆太過狂妄,反而認為這挺正常,不管怎麼樣,方恆的實力都在那,他們都看到了,要是方恆沒點這個傲氣,那才奇怪了。

「好了。」

就在這時,六少主再次笑道,「你們,是我城主府第六批的上等弟子,每一批上等弟子,都是一個城主府的分隊,這個分隊,都是有隊長的,前面五批,都有隊長,你們第六批還沒有,這個,就需要實力來決定了。」

「成為這所謂的隊長,有什麼好處?」

一個青年直接問道,沒有人的遮掩。

「呵呵,好處很多,第一就是每個月從城主府獲得的資源會比撲通的上等弟子多三分之一,第二就是能夠擁有一些特別的權利,進入一些城主府內的禁區,第三就是挑選武學的權利也會變大,更有許多方便,我這說是說不完的。」

聽到了這話,這些人的眼神都是變幻起來了,華英幾個本來就是城主府內的弟子,對此都是了解,只是就算了解,這時候他們的眼中也都劃過了一抹戰意。

不管如何,好處這麼多的身份,他們當然想爭。

「呵呵,硯個杏長的方法有很多種,你們可以自己選,也可以用最簡單的方法,打來決定。」

六少主笑道,「誰能一個把另外九個全部擊敗,或者誰能得到另外九個的支持,那就能成為這一批的隊長,稱為機密弟子。」

這話一出,頓時間,這幾個青年也都是眼神鋒利起來,彼此看向了對方,顯然,都已經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呵呵,看來你們是瘍打了,這倒不出乎我的所料。」

就在這時,六少主也是笑道,「既然瘍打,那就通過之前的順序來確定打的順序,雪恆,雪兄是第一個成為上等弟子的,所以他現在有挑言手的權利。」

這話一處,四周的人都是目光一轉,全部看向了方恆,同樣,閉目休息的方恆,在這一刻也終於睜開了自己的雙眼,看向了這幾個青年。

「你叫什麼名字。」

突然間,方恆對著一個青年問了句,這個青年也是上等弟子之一,只是方恆卻不認識他,

「冷鬼。」

聽到方恆的問話,這青年也是淡淡的吐出了兩個字,看著方恆的眼神滿是平靜。

「原來如此,冷鬼,你倒是人如其名,氣息如鬼魅一般,難以捉摸,這幾個人的手段力量我都看了,唯獨你我一直沒注意,我甚至沒對你升起注意的念頭,就這一點來看,你的實力就非同猩,所以你先出來吧。」

方恆點點頭,下一刻就站起身來,直接飛向了看台之外的一處擂台上。

看到方恆的動作,無數的人也都是眼神凝縮起來,看向了那個冷鬼,方恆的實力已經是得到了無數人認可的,現在得到了無數人認可的方恆,竟這麼評價這個冷鬼,那眾人對這個冷鬼豈敢有任何的釁,當然要仔細的看看。

「好。」

就在這時,被眾人注視的冷鬼也是淡淡的突出了一個字,下一刻身體就突然出現在了方恆的擂台上,好似穿越了空間一般,這讓無數人的眼神都是一變。

方恆也是點點頭,「好血脈,真是好血脈,融入空間,穿梭自如,再加上你修鍊的功法,也是隱匿性的,兩相結合,怪不得你這麼飄渺,連我都難以升起關注你的念頭。」

「可你還是關注了,不是么?」

冷鬼卻是淡淡到,「這證明,我修鍊的還不到家,不過么,我對此也沒有什麼懊悔,因為我每時每刻都在修鍊,我已經盡了我的全力,現在有這個結果,我也無法說什麼,只能應對。」

「好想法。」

方恆這時候也是點點頭,「坦然,直接,這兩個結合在一起,便是無悔,無悔的人,是最可怕的人,因為無悔,才能一往無前,所以我很期待你一往無前的攻擊。」

「那我就滿足你。」

淡淡的話語從冷鬼嘴裡吐出,下一刻,冷鬼的手裡就直接出現了一柄白色的長劍,再出現的瞬間,就直接對著方恆遙遙斬殺過去。

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