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

白象王就好像一座山峰一般,瘋狂的撞擊了上來,希雅等人也已經意識到,伊莎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但他們卻無能為力。

「吼……」

忽然之間,伊莎身後的梅林,怒吼一聲,恐怖的音波向四面八方擴散著,儘管讓白象王微微一怔,但白象王卻終究是媲美一般的全獸化強者,最先反應過來,繼續向伊莎衝去。

「找死!」

梅林口中低吼一聲,儘管他離伊莎還有一段距離,根本就無法解救伊莎,但梅林的額頭上,那個醜陋肉瘤爆開后,露出了一隻血色的豎眼。

這隻血色豎眼,猛的散發出了一束血光,瞬間便籠罩住了白象王那龐大的身軀,梅林臉上露出了一絲獰笑。

「這……怎麼回事?」

白象王的身軀立刻停了下來,臉色漲的通紅,渾身血管都凸了出來,一根一根的,彷彿隨時都會爆炸開來一般。

而且,那種心驚膽戰的感覺,更是讓白象王恐懼萬分,他神色駭然的望向了梅林,他想到了。天賦能力。這是梅林的血眼魔龍。成了全獸化后,激發出的天賦能力。

一般的巨獸血脈,其實都有天賦能力,只是,這種天賦能力,在獸化階段是無法覺醒的,只有達到了全獸化,才會覺醒天賦能力。

梅林剛剛蛻變。儘管身軀已經達到了全獸化,但還沒有補充營養,還遠遜於真正的全獸化,但他的天賦能力卻不受任何影響。

血眼魔龍,既然能夠被稱之為「血眼」,其實就是這一枚血眼, 大制藥師系統 ,最主要的能力,其實便是控血。

控制任何巨獸體內的鮮血,實力相差越多。控制就越是明顯,像現在。梅林已經是全獸化的強者了,他的天賦能力終於覺醒,瞬間控制了白象王體內的鮮血,在這種天賦能力之下,白象王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抵擋之力。

「裂!」

梅林輕聲喊道,頓時,白象王臉上露出了一絲痛苦之色,隨後,他的體表,居然開始滲透出了一絲絲的鮮血,怎麼都控制不住,很快,白象王便成了一頭被鮮血所覆蓋的巨獸,他也痛得失聲大吼了起來。

梅林卻搖了搖頭,繼續輕聲喊道:「爆!」

「砰砰砰「。

一陣陣的脆響在白象王的體內響起,與此同時,那堅硬的皮膚與血肉,都紛紛從內部被炸開,鮮血迸濺,血肉模糊。

白象王體內的血液,在梅林的操縱下,紛紛的爆炸開來,從外面很難破開白象王的防禦,但從內部,卻是輕而易舉。

血管爆裂,白象王即便再強,失去了血液,也是死路一條,他的身上,生命氣息正在快速的消失著,但他依舊朝著後面的莉莉婭望了一眼,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卻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撲通」。

白象王那龐大的身軀,迅速的倒了下去,鮮血迸濺開來,散發著空氣中的血霧,也紛紛的飄散,但梅林額頭上的豎眼,卻迅速的又射出了一道血光,宛如一張大嘴一般,居然在吸收著白象王的鮮血。

很快,白象王的鮮血就幾乎被梅林的血眼全部吸收,白象王是獸化第四形態巔峰的存在,幾乎無限的接近全獸化,靠著獨特的雕像手段,才能媲美全獸化。

因此,他的血液內也蘊含著恐怖的能量,梅林的血眼,不止能夠控制血液,還能夠吸收血液里的強大能量,因此,能夠快速的補充著全獸化后所需要的能量。

吞噬,瘋狂的吞噬!

梅林如果使用營養池,不知道多長時間,使用多少張營養池配方,才能夠吸收足夠支撐起全獸化的能量。

但現在,有了血眼的天賦能力,能夠迅速的分解、煉化血液中的能量,因此,梅林甚至就不需要營養池了,這就是血眼魔龍這個天賦能力的恐怖之處。

傳聞,血眼魔龍在遠古巨獸時代,也是一尊代表著殺戮,代表著恐懼,代表著血腥的兇猛巨獸,它所過之處,幾乎便是血腥之路,而且,戰鬥力也非常持久,越戰越強,恐怕就與它的這個天賦能力有非常密切的關係。

受傷了,吞噬一些巨獸鮮血,就能立刻恢復,而且達到全獸化之後,還能繼續進化,繼續強大,那麼吞噬足夠的巨獸鮮血,也是一條進化之路。

因此,血眼魔龍也是殺戮越多,就越是強大!

梅林用血眼,吞噬了白象王的身軀,使白象王身體迅速的乾癟了起來,等到最後一滴鮮血被吸干后,梅林身上的氣息,變得更加的強大了。

他現在還沒有補充完全獸化所需要的能量。

「咔嚓」。

就在這時,白象城中的那座雕像,隨著白象王的身死,似乎也有一切密切的聯繫,便轟然倒塌了下來,讓白象城中的人都驚恐萬分。

「白象王的雕像倒塌了,難道白象王死了?」

「就算不死,白象王也一定遇到了強敵,白象城又

要變天了……」

白象城中的人僅僅只是驚恐而已,並沒有其他什麼動作,畢竟他們本來就對兇殘的白象王沒什麼好感,現在就算白象王死了,他們反倒會是非常的高興。

「副組長,還有一個!」

希雅似乎有些支撐不住了,她還在牽制著紫犀王,而紫犀王在看到了梅林晉陞全獸化,又覺醒了如此詭異而可怕的天賦能力,再加上連白象王都死了,他就更是沒有了鬥志,瘋狂的掙扎著,只希望能夠逃離這裡,但都被希雅死死的給牽制住了。

「唰」。

梅林的目光,望向了紫犀王。梅林的目光,顯得很平靜,但卻讓紫犀王感到頭皮發麻,心中生出了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

「偉大的全獸化強者,我源於追隨閣下,成為閣下最忠誠的衛士,請閣下不要殺我……」

話還沒說完,他忽然感覺到體內的血液一陣奔騰,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爆!」

梅林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猶豫,他剛晉陞全獸化,能量還不夠,又怎麼會放過獸化第四形態的紫犀王?

「砰砰砰」。

紫犀王身上的血管瞬間爆裂開來,被炸得血肉模糊,而梅林的血眼之光,籠罩在紫犀王的身上,開始迅速的吞噬起了其鮮血,很快,紫犀王的屍體,就變的乾癟了起來。

伊莎等人,即便看到過白象王的下場,但現在再看到紫犀被吸成了乾屍,依舊感覺到一陣寒氣,從腳底升騰了起來。

尤其是三頭犬,之前在察覺到梅林危險時,他居然無動於衷,想像梅林的狠辣,三頭犬就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對了,將莉莉婭抓起來,這個莉莉婭,有幾分姿色,之前又與副組長大人聊的那麼投機,副組長一定會喜歡,或許就會饒了我之前的罪過。」

三頭犬實在是害怕梅林,想到了一個補救之法,於是,三頭犬身影一閃,直接朝著已經被嚇的愣住了的莉莉婭衝去。

ps:再次重申一遍,法師不會爛尾,不會太監,就算寫的慢,也會慢慢寫下去,暫時每天一更,有時間再每天兩更!(未完待續……)

… 「嘿嘿,小美人,乖乖過來吧。」

三頭犬獰笑著,三個頭顱十分的猙獰,大手一抓,就向莉莉婭抓了過去。

原本保護莉莉婭的幾名守衛,看到現在大勢已去,連白象王與紫犀王都死了,立刻便一鬨而散,拉開了與莉莉婭的距離。

唯獨只有一名守衛,一咬牙道:「莉莉婭小姐,快逃走,去末日血屠大人的末日城,那裡是最安全的。」

這名守衛也不弱,達到了獸化第三形態,只可惜,面對三頭犬,乃是獸化第四形態中的強者,幾乎一口就被三頭犬給咬斷了脖子,鮮血瀰漫,一股血腥氣衝天而起。

「嘿嘿,你逃不了!」

三頭犬一把抓住了莉莉婭,眼中閃過了一絲淫.邪之色,他本來就是個喜歡淫.弄女人的人,這次也對莉莉婭非常中意,不過想要彌補之前的過失,只能將莉莉婭抓來獻給梅林。

此時,梅林剛剛吸收了紫犀王全身的鮮血,他的身軀變得更加的龐大,真正的成為了一頭遠古巨獸,而且梅林還有種感覺,這遠遠不是他的極限,若是全力施展,他的身軀會更加的龐大,甚至比一座古堡,比一座山峰都要龐大。

只不過,現在他還需要大量的能量,在連續吞噬了白象王以及紫犀王體內的鮮血能量后,梅林發現,居然能量依舊不夠,他的血眼魔龍,達到全獸化狀態,似乎所需的能量是尋常人巨獸血脈的幾倍。

「副組長,這個莉莉婭。我已經幫您抓來了。嘿嘿。您可以盡情的享用。」

三頭犬看到梅林睜開眼睛后,臉上露出了一絲諂媚的表情,他就是這樣,無恥、可惡,但卻活到了現在。

「無恥!」

「三頭犬,你之前沒有救副組長,現在想要討好?」

希雅與伊莎,都對三頭犬的做派感到無法忍受。若不是三頭犬的確有用,她們根本就不會建議梅林讓三頭犬加入。

可現在,任務已經完成了,但三頭犬卻沒起到什麼作用。

三頭犬根本就不在意伊莎與希雅,她們再怎麼厭惡,也拿他沒辦法,不過梅林就不一樣了,現在的梅林,以高階巨獸血脈,成就了全獸化。幾乎比戰鬥組的組長還要強大,甚至可以挑戰一下整個魅影的那位神秘部長了。

這樣一尊恐怖的存在。三頭犬自然是要全力討好的。

「唰」。

梅林的目光猛的睜開,望向了被三頭犬抓住的莉莉婭,而此時的莉莉婭,則是滿臉的驚恐之色,指著梅林,語氣斷斷續續的說道:「你……你殺了父親?」

梅林沒有理會莉莉婭,而是將目光望向了三頭犬,語氣平靜的說道:「之前,在我最危險的時候,你猶豫不定,是不是?」

梅林的語氣雖然很平靜,但三頭犬的身上卻立刻冒出了冷汗,立刻跪倒在地道:「副組長,我……我之前的確有一些遲疑,請副組長饒恕!因此,我將功補過,將莉莉婭抓住了,沒有讓她逃掉。」

三頭犬此時也顧不得尊嚴了,梅林的狠辣,他可是見識過的,對於這樣的人,那就必須要主動承認錯誤,不能有絲毫的狡辯。

「是嗎?抓了莉莉婭,的確是功勞。也罷,我就給你一個小懲。」

聽到只是小懲,三頭犬終於長長的鬆了口氣,甚至內心裡還有些得意,幸虧他見機得卡,察言觀色下,知道梅林對莉莉婭有一定的好感,否則的話,這次一定在劫難逃。

「讓你為我的全獸化做出最後一次貢獻吧!」

梅林說話,額頭上的血色豎眼,立刻射出了一束光芒,向三頭犬籠罩而去。

三頭犬聞言心頭大震,立刻就向後退去,口中還大喊道:「副組長,饒命,我再也不敢了……」

但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血色光芒所籠罩,他的血管紛紛的爆裂,發出了陣陣凄慘的叫聲,讓一直對三頭犬厭惡無比的伊莎與希雅,都感到顫慄。

「嗡」。

得到了三頭犬的全部血液能量,梅林的血肉內,終於第一次出現了「滿足」的感覺,這也意味著,梅林現在已經完全的晉陞到了全獸化狀態,沒有虛弱期了,也沒有依靠營養池。

「血眼魔龍的意志,倒是變得更加的強大,若是普通人,早就讓魔龍的意志主導了,但在我的幻之世界下,血眼魔龍即便再強大百倍,也依舊對我造不成威脅。」

梅林清晰的「看」到,在他的意識海深處,原本威風凜凜,想要靠著全獸化的那一剎那,全面蘇醒,意志增強的血眼魔龍,被幻之世界瞬間鎮壓,現在正在意識海深處瑟瑟發抖,根本就不敢再有其他的想法。

否則,梅林的幻之世界,隨時可以將血眼魔龍的意志吞噬,只是現在他體內的巨獸力量,還需要靠著血眼魔龍的意志來催發,因此,這才沒有解決血眼魔龍的意志。

「副組長,這裡的動靜,恐怕已經引起了末日城的注意,雖然末日城離這裡很遠,但如果我們再耽擱下去,恐怕就得不償失了,畢竟,我們已經完成了任務。」

希雅低聲說道。

「完成了任務?這可未必!」

其實只有梅林知道真正的任務,殺白象王,根本就沒有完成任務,他這次出來,是要從白象王身上得到一枚有關王室的鑰匙。

於是,梅林直接將白象王乾癟的屍體抓了過來,仔細搜尋了一下,卻並沒有發現鑰匙,這

下,梅林的臉色變的難看了起來。

「居然沒有貼身帶在身邊,這麼重要的東西,白象王會藏在哪兒?或者,已經獻給末日血屠了?」

梅林很懷疑,是不是末日血屠已經得到了鑰匙,他們這一趟就是白跑了?

「不會,魅影的情報部門不會出錯,鑰匙應該還在白象王的身上,只是,不知道他藏在哪裡了?」

梅林眼神的餘光,看到了瑟瑟發抖,臉色蒼白的莉莉婭,剛才梅林殘暴的殺了三頭犬,已經徹底的震住了她,她畢竟僅僅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女,甚至都沒有繼承到白象王的巨獸血脈。

「莉莉婭,不要害怕,三頭犬已經死了,至於你的父親白象王,我們之前從不認識,只是各自為政罷了,我必須殺了他。這樣吧,你想想,白象王生前,最在意的地方是哪裡?你帶我們去,只要找到我要的東西,我會放了你,讓你安全的回到末日城。」

梅林其實也知道,失去了白象王后,莉莉婭一個人去末日城,也肯定得不到庇護,以後的生活會很困苦,她這樣一個妙齡少女,最好的結果便是被某個大人物看中,成為情人,或許還能稍微安全一些,否則,在亂世中,她的下場將極為悲慘。

那些貴族的小姐、夫人們,被盜賊掠奪,肆意凌辱,又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我不會告訴你的。」

莉莉婭緊緊咬著牙,還有些倔強,眼神望著梅林,強忍著恐懼之意,與梅林的目光對峙了起來。

「真是個倔強的人啊……」

梅林搖了搖頭,對付區區一個普通人,實在是太簡單了。

「告訴我,白象王最要緊的地方是哪裡?」

無形中,梅林僅存的一點點精神力,對付那些獸化第四形態的強者都沒有任何作用,但用來「催眠」莉莉婭這樣一個普通人,卻是綽綽有餘了。


在梅林精神力的作用下,莉莉婭的眼神變的迷茫了起來,輕聲說道:「父親最要緊的地方,是地下密室!」

「帶我們去。」

莉莉婭如同木偶一般,遵從梅林的命令,轉身直接走向了那座殘敗不堪,看起來已經搖搖欲墜的城堡。(未完待續……)

… 城堡內的人已經都跑光了,整個城堡空蕩蕩的。

「你們在門口守著,誰都不許進來。」

梅林轉身對著希雅等人說道,他對王室的那柄鑰匙感到很好奇,自然不會再讓其他人看到。

希雅雖然有些遲疑,但梅林是副組長,尤其是現在又成為了全獸化的強者,恐怕就是末日血屠來了,也不一定是梅林的對手。凶威之下, 蝕骨危情:總裁的私密愛人 ,帶著伊莎等人,守在了門口。

「莉莉婭,帶我去白象王的密室。」

梅林知道,一些貴族領主,都喜歡將寶物藏在密室中,白象王若是要將鑰匙藏起來,也應該是在密室中。

被梅林用精神力控制住的莉莉婭,臉色獃滯,神色木然,帶著梅林直接便走進了城堡深處,穿過了許多走廊,最終來到了一堵牆壁前,看起來已經沒有了路。

「吱呀」。


牆壁上的機關被觸動,隨後,從地上裂開了一道裂縫,下面全是石梯,通向了未知的地方。

「看來密室就在下面了。」


梅林也沒什麼可畏懼的,有莉莉婭帶路,很安全,更何況到了他現在的實力,什麼機關之類的,根本就沒什麼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