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這個道理。」

神機笑容更濃了,「咱們眾聖宮由於眾聖真經的特殊,所以咱們眾聖宮的弟子,比他們三派都是要強一些的,既然咱們比他們強,那咱們就該更強,而這讓咱們變得更強的方法,就是資源了,資源從交易中得來,那開辦商會是必須的,也是必然的,怎麼可能因為他們的壓迫,咱們就停止開辦商會,這不是自己限制自己么?當初宮主答應,只是不想讓你們被他們三大派的人給瓜分,現在他們走了,你們也安全的進入到了我們眾聖宮,那之前說的自然就是假話。」

「弟子明白了。」

方恆這時候也是點頭,「宮主騙了他們,那想必之後他們立刻就會報復對吧,而報復的對象,就是我們這一批核心弟子了。」

「是。」

神機點頭,「所以我才說你不能在這裡多待,因為待得越久,你的動向就會被他們掌握的越清楚,他們會時刻觀察著你們的,只要你們出去,他們抓住了你們的蹤影,殺你們是必然的,那你們自然要儘快的離開這裡,出去歷練,這樣也好讓他們抓不到你們的動向。」

「那和我有關係的人,會不會受到牽連。」方恆這時候認真道,「我是外域天神派掌門,我還是外域四神獸域天龍宗雙神堂堂主,他們要是對付我的這些朋友……」

「這個你不必擔心,他們不會的,他們對付你們,只是想借著對付你們,打壓我們弟子開辦商會的事情,如果為了對付你們他們去找和你們有關係的人,那他們也會面臨我們的絕對報復,畢竟他們的弟子,在武天域也有很多的親人朋友,想要報復,這太簡單了。」

神機這時候說道,聽到這話的方恆也是鬆了口氣,點了點頭。

「好了,你現在既然是我八方閣的人了,是我的弟子,那麼,你的一些問題,也會是我的問題了,你有什麼事情是需要我幫忙的么?儘管說吧。」

神機道。

「嗯…我還有一個師尊,這位師尊是太古存在,不過由於和太古魔神大戰,我這位師尊已經是失去了肉身,只剩下的神魂,也融入到了他當年的劍軀之中了。」

方恆猶豫了一會兒,下一刻就手掌一揮,一柄長劍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正是九聖神劍。

「不知道神機師尊能否幫助我這位師尊一下。」

「嗯。」

神機看到了九聖神劍也是眼神閃爍起來了,片刻后他說道,「看他沉睡的樣子,他的聖魂雖然強,但是其內在的力量卻不能持久,這意味著他的聖魂本源是很虛弱的,聖魂本源很虛弱,那麼聖魂想要獲得回復就很難,聖魂難以恢復,那肉身就不要想了。」

「是么?那神機師尊可有什麼辦法?」方恆立刻道。

「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只能靠著你的造化之門了。」

神機這時候道,「你能有這個東西,也證明了你那恐怖的天資和機緣,而這劍想要恢復,那就需要長期在造化之門旁邊沉睡,其中的造化之氣,是能夠讓他虛弱的聖魂得到恢復的。」

「那得要多長時間?」方恆道。

「按照你造化石門現在給予他的幫助,大概一百年時間就可以,不過有了這個,那速度就能加快了。」

話語說著,神機就拿出了一個青色的圓珠,這青色的圓珠,和方恆之前得到的那一顆圓珠十分相像。

「我給你的那個高階聖器,是修鍊聖器,不過那不是完整的,有了這個,才完整。」

神機手掌一揮,頓時方恆脖頸上的那個圓珠離開了方恆,到了神機的手裡,緊跟著神機的雙手就是一合。

嗡!

震動聲傳出,只見神機手裡的這兩個圓珠,直接就合為了一個了,同時眼色也變了,一下就變為了翠綠之色。

「這珠子,名為蘊魂珠,是一個修鍊至寶,人帶著他,不用特別修鍊,就能讓神魂穩定性的增長,一旦修鍊,速度更快,到了戰鬥的時候,這蘊魂珠還能提供靜心平氣的功效,其內更蘊含種種幻境,有自主防禦的功能,一旦有人偷襲,會第一時間給主人提醒,同時釋放幻境迷惑敵人,而這個,就是你這位師尊最需要的東西了。」

一連串的話語從神機嘴裡吐出,下一刻神機就把這蘊魂珠掛在了九聖神劍的劍尾之上。

「有了這東西幫助,再配合你的造化之門,三五年內恢復聖魂,應該不是問題。」

「原來如此,多謝師尊了!」

方恆這時候也是立刻一點頭,抱拳行了一禮。

「呵呵,不必,你師尊,便是我朋友,幫朋友忙這不算什麼。」

神機也是笑了笑,「現在,你把它收起來吧,另外,你還有什麼事情需要我解決?」

方恆也是立刻把九聖神劍收了回去,放到了自己的聖武世界中,之後方恆就是眼神一閃,道,「大靈界。」

「哦?」

神機眉毛一挑,「大靈界怎麼了?」

「我的妻子月仙,是大靈界少主……」

方恆開始飛快的講述起自己和月仙的事情,同時還把當初月仙被大靈界靈王帶走的畫面給演化了出來。

等到方恆話語說完,畫面也演化完畢的時候,神機也是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你想讓我怎麼辦?」

系統的超級宗門 「師尊能怎麼辦?」

方恆這時候道,「或者說,師尊能為弟子做什麼?」

「我可以親自去大靈界一趟,把月仙還有你的兒子帶回來,而且大靈界還不會有任何對於我,以及你的不滿。」

神機笑了笑,「或者說,現在的他們,就已經在轉變態度了,因為你是眾聖宮核心,考核大會第一,武天域第一天才,就這一個身份,他們的態度,就必須要轉變。」

「師尊能做到這麼多麼?」方恆眼神一閃,「那看來,我眾聖宮對於大靈界的影響力還是很足夠的。」

「準確的說,整個武天域,除了我剛才說的踏天宗等三個大派,還有一些神秘組織我們影響力不夠,剩下的,都不算什麼,因為能和我們並排而立的,真的太少,我們本身,就已經代表了武道一定的極限。」

神機笑了笑。

「原來如此。」方恆點點頭,心中對眾聖宮的影響力再次有了清醒的認識。

來源: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雲軒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所以,你要不要我去做這件事情?我現在就能去做。」

神機這時候笑道。

聽到這話,方恆反眼神變幻起來了,最終道,「弟子和他們是有著一個十年之約的。」

「你的意思是,你想自己做?」

溺愛成癮,帝少的枕邊遊戲 神機道。

「是想自己做,畢竟這是弟子當初和他們定下來的約定。」方恆道。

「這件事情,現在的你辦還是有些難度的,畢竟你只是聖武初階巔峰,你的戰鬥力雖然很強,但是那幾個靈王也不好對付。」

神機道,「你想自己辦,那得突破中階聖武,而達到這個境界,你還需要一段時間吧。」

「是的。」方恆點頭,「不過,時間也不會太久。」

「這一點我知道。」

神機點點頭,眼神變換了兩下,「這樣吧,等一會兒我去給他們傳個話,就說,你的妻子月仙,還有你的兒子方正,都是我們眾聖宮的弟子了,受我眾聖宮保護。」

「這…真的可行么?」方恆立刻愣住了。

「呵呵,你是第一,考核大會的第一,所以給你辦這點事情,還是沒有問題的。」

神機笑道,「而接下來,你就好好的努力修鍊吧,等突破到了聖武中階的時候,你自己去把他們接回來。」

「好,多謝師尊!」

方恆立刻一點頭,臉上也是露出了笑容,實際上他本來就是擔心自己成為了考核大會第一,大靈界會更加防範他,導致月仙和自己的兒子受到壓迫,現在有神機這話他就放心了。

至於十年之約,方恆一定要自己完成,這不是逞能,這是完成自己的承諾,更是對當初面對現實無奈的自己一次改變。

「呵呵,好了,現在,你沒什麼問題了吧。」

就在這時,神機笑著對方恆問道。

「沒了。」方恆道。

「好,那接下來,我就讓你看看咱們八方閣真正手段。」

神機一點頭,下一刻就雙手一合,砰地一聲,緊跟著就是無數光華開始從四周出現,一幅幅畫面開始浮現在了閣樓之中。

這些畫面,每一個畫面,都有著極為特殊的氣息,有的畫面中有人在戰鬥,有的畫面卻是妖獸橫行,還有的畫面生機勃勃,無窮無盡。

「這是…諸天萬界?」

看著這些畫面,方恆也是不確定的說了句。

「呵呵,不錯,這就是諸天萬界。」

神機笑著道,「這些畫面,是我們能看到的諸天萬界每一個世界的真實景象,這也是咱們八方閣的責任,觀察各個世界的文化武道,不停的提升我們眾聖宮的武學。」

「原來如此。」方恆的眼神中也是露出了震撼之色,他現在才知道八方閣到底有多恐怖,洞察諸天萬界,就這一個,就不愧是立足於源域的決定門派了。

「呵呵,你是我的弟子,自然,從現在開始,你也可以觀察諸天萬界了。」

神機這時候再次一笑,緊跟著就手指一點,一塊玉佩當場就到了方恆的手掌心。

「這塊玉佩,名為萬界玉佩,裡面是諸天萬界的動態,只要你想看,那麼你隨時都能看,同時,如果你想進入哪一個世界,只要注入你的聖力,那麼空間通道就會出現,你會直接傳送到那個世界去的。」

神機笑著道。

「是么!」

聽到這話,方恆的眼神也是一變,「我還能不受限制的自由出入這諸天萬界?」

「當然。」

神機點頭,「不過,諸天萬界,有諸天萬界的規矩,有的世界是排斥外人的,有的不排斥,卻也有禁忌,所以你進入諸天萬界可以,但是最好不要在某個小世界做下違反這個小世界規則的事情,否則這會讓我們很難做,因為能進入諸天萬界的,不光咱們,另外踏天宗,至道殿,皇武派,也都是能進入的。」

「我明白了,這四大派達成的共識,不能隨意影響諸天萬界各個世界的發展,讓他們自己成長,否則都插手的話,那麼諸天萬界,一定是生靈塗炭,這對於武天域,並不好。」

方恆說道。

「正是這個道理。」

神機笑了,「行了,現在該給你的我都給你了,該告訴你的,我也告訴你了,接下來幾天,你就在這裡休息吧,休息好了,就自己找一個小世界過去闖蕩。」

「弟子明白。」方恆點頭,神機這時候也是沒有在停留,身體一閃,就直接消失了。

看著神機消失,這時候的方恆也是沒有在耽誤時間,直接盤坐下來,閉目休息。

時間就這麼飛快的過去,眨眼間,就過去了兩天的時間。

兩天之後,方恆一下睜開了自己的雙眼,此時此刻,方恆的各方面力量,已經全部恢復到了巔峰了。

「嗯,果然不愧是靈氣最濃的地方,區區兩天時間,我之前考核大會上所有的消耗,暗傷,都已經修復,現在的我能感覺到,我距離中階聖武境界,只有一層皮了。」

看著自己的手掌,方恆眼神閃爍,「不過,這一層皮,還不知道怎麼才能突破,所以歸根結底,還是要歷練,看看有什麼好地方吧。」

嗡!

動念之間,方恆就拿出了神機給他的萬界玉佩,聖力一動,頓時無數景象浮現在了這閣樓之中,方恆的目光也是一一看了過去。

看了一會兒,方恆的目光突然被一塊區域吸引了,這塊區域中,戰鬥無數,高手無窮,而且似乎戰鬥從來都不會停止。

在仔細看了幾眼,最終方恆眉毛一挑,「原來如此,我說怎麼這麼熟悉,這不是混亂戰場么?」

腦中的回憶一下涌了上來,方恆想起了混亂戰場中發生的一幕幕,龍玄,當初就是他在混亂戰場中結識的。

「進入混亂戰場的契機,是我當初從破碎之域進入到了冰雪神界,在冰雪神界我加入了天雪城,成為天雪城的一個普通弟子,之後我為天雪城掙到了靈脈,卻得罪了人,同時也得到了天雪城的高手賞識,進入到了混亂戰場得到磨練,可是之後又和魔神族的高手有了矛盾,在之後我劫持了冰霜城主的女兒,才進入了混亂戰場,之後一路拼殺,才得以離開。」

眼神中劃過道道精光,緊跟著方恆的目光再次一縮,看向了混亂戰場不遠處的一個世界了,這個世界,正是冰雪神界!

當然,此刻的冰雪神界,已經不再像以前方恆剛到那裡時的那樣,只有單一的冰系力量,同時對外人一律殺無赦,現在的冰雪神界,已經充滿了多元化的能量,僅僅是方恆能看到的冰雪神界城池中,就已經有了許多其他能量系的高手,這一看就是其他世界的人。

「哦?看來我不在這段時間,冰雪神界改變還真的夠大,不光開始和外界接觸,甚至開始和外界通商了,那這麼看來,天雪城應該也不錯吧。」

腦中劃過了念頭,方恆再次看向了冰雪神界當中的天雪城,只是當方恆的目光看過去的時候,方恆卻看到了幾個魔氣深深的身影。

這幾個身影,此刻正在天雪城的幾個重要出入口站著,似乎他們才是天雪城的主人一樣,再看天雪城主府,卻是大門緊閉,方恆看到的幾個高手,都在安靜修鍊著。

「城內的重要出入口都被這幾個魔道武者給把守住,可天雪城主府的人卻都是安靜修鍊,那這麼看來,魔神族的手在冰雪神界很大,已經大到了一手遮天的程度了。」

暗道一聲,方恆認出來了,這幾個魔道的高手,都是魔神族的存在,同時只是通過這幾個魔神族高手的架勢方恆就知道,冰雪神界,幾乎已經成為了魔域魔神族的附屬了。

這一下,方恆的目光就開始閃爍起來,仔細想想,當初魔神族高手和冰霜城高手的聯手追殺,這是讓他很不輕鬆的,再加上天雪城主府的大少主,這個人,還是他的合作對象,只是自他離開之後,合作也一直沒有進行。

「嗯,看來是時候去冰雪神界一趟了,第一,是要算算魔神族當初追殺我的賬,這第二么,也是幫助一下老朋友,畢竟當初那位大少主也沒少幫了我。」

念頭一閃,方恆就直接下了決定了,「當然了,在進入冰雪神界之前,我還是要去混亂戰場一趟,這裡面高手有很多,寶藏也有不少,是時候過去闖闖看了。」

喀拉拉!

就在方恆思考完畢的時候,空間撕裂的聲音也在方恆的面前響起,下一刻,方恆的身前就出現了一條空間通道了,沒有浪費時間,在空間通道出現的一瞬,方恆就直接走了進去。

嗡!

震動聲傳出,只是一瞬,方恆就看到眼前劃過了無數畫面,最終,方恆的身影來到了一處充滿著廝殺和怒吼的世界中!

在這個世界中,到處都是高手碰撞的身影,更有著無數妖獸,鬼靈怒吼的聲音,這是一個無比混亂,讓所有人都會畏懼的地方。

只是方恆,卻在此刻露出了笑容,這讓別人都會感覺到畏懼的地方,對他來說,卻是無比熟悉的地方。

「真是讓人懷念的地方啊,呵呵,好不容易來了,那說什麼也要好好走一遍這裡。」

自語一聲,下一刻方恆的腳步就直接邁開了,向著冰雪神界的方向就開始前行起來。

「殺!」

「給我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