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常在客氣了,今日之事多虧了柳常在,否則若是娘娘出事了,奴婢們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明玉接過荷包,又悄聲對著書萱說道,「不過今日之事,柳常在千萬要約束好身邊的人,千萬不要傳了出去!」

「還請娘娘放心,我也不是那不知道輕重的人,必定不會讓外人知曉的。」

書萱認真的說道。

「既然常在都已經知曉了,那奴婢就先回去了,娘娘那裡還忙著呢!常在這裡服侍的人手,內務府這兩天就會給安排過來,柳常在若是有什麼不和心意的只管告訴娘娘,娘娘會給常在做主的。」

看到來這裡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明玉便準備回去了。

「明玉姐姐慢走。」

「恭喜小主,賀喜小主。」

明玉走後,書萱宮裡的宮女太監們都紛紛跪下朝著書萱道喜。

。m. 「都起來吧!今兒也算是個好日子,不過皇后那邊出了些事,我們也不宜太過高興,這樣吧,宮裡每人賞兩個月的月錢吧!一會兒我讓小白髮給你們。」

書萱按照宮裡的慣例對著眾人賞賜了一番,又對著紅杏說道,「紅杏,今日與我一同去皇後娘娘那裡的就是你,剛才明玉的話你也聽到了,若是這事傳出去半點風聲,那我就唯你是問!」

「請小主放心,今日之事奴婢一定爛在心裡,不敢往外傳一個字。」

紅杏聽了連忙跪在地上保證道。

「我相信你是個聰明人,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心裡有數。」

書萱對著紅杏點了點頭,又對其他人說道,「你們都下去吧!我也有些累了,想休息一會兒。」

「奴婢/奴才告退。」

「主人,皇後娘娘為什麼突然給你晉了位份啊?」

等眾人都離開了,小白才奇怪的對著書萱問道。

「我這樣做,本來只是想還了她在御花園裡替我解圍的情,我也沒想到她竟然會提升我的位份!」

書萱將之前發生的事給小白說了一遍,感嘆到。

這皇宮裡的消息總是傳的特別的快,書萱晉位的事沒多久就後宮里的人都不知道了,這次雖然引來了不少妒忌的目光,不過由於這次是皇后給晉陞的,所以一般人都還能平常心對待。

「賤人!賤人!她們這是故意要和我作對呢!早上在御花園裡那樣護著她,現在又給她晉了位份,這是故意要給我沒臉呢!」

不過鈕祜祿妃可就被氣壞了,她得到消息后直接將手中東西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嘴裡不停的罵著。

「娘娘,您別生氣,就算她晉位了,那也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常在而已,娘娘何必與她置氣呢?氣壞了身子可就不值得了!」

看到鈕祜祿妃生氣的模樣,她身邊的宮女連忙安慰道。

「本宮是為了她生氣嗎?她一個常在本宮還不放在眼裡!」

鈕祜祿妃瞪了一眼這個沒眼力的宮女,才說道,「這個皇后還真是了不起了,本宮自認沒有得罪她的地方,可是她卻這樣一而再的不給本宮留面子,看來她平日里那副賢惠大度的模樣都是裝出來的!」

「娘娘,您就別生氣了,她們都是故意氣您的,您越生氣她們就越高興。」

「哼!想當初我與那赫舍里氏同為後位候選人,可是誰知道她運氣好被選中了,我就只能當一個普通的妃子,讓她一直騎在我頭上。」

鈕祜祿妃咬牙切齒的說著話,心裡對赫舍里氏的恨意又加深了一層。

「娘娘不必擔心,就算她是皇后又如何,現在皇上對您的寵愛可不比她少,您現在最重要的是養好身體,早日生一個阿哥,這將來的事還說不準呢!」

齊嬤嬤這時從外面走進來,看到鈕祜祿妃的樣子,便開口勸道。

「這要生孩子又不是想就可以的,這麼多年了,本宮各種生子的偏方吃了不少,都沒有傳來任何的喜訊,而那一位現在又快要生了,我要拿什麼和她比!」

鈕祜祿妃聽到關於孩子的事,不由得有些氣餒。

「娘娘不用擔心,事在人為,皇上現在正值壯年,只要好好的調理身體,誕下龍嗣那也只是早晚的事!」

「主人,你要去哪裡啊?」

夜裡,小白本來都要睡覺了,可是卻看到書萱還想要出門去,便奇怪的問道。

「噓!小白,你小聲點兒,外面還有人呢!別讓人聽到了。」

書萱豎起一根手指放到嘴邊「噓」了一聲,才說道。

「哦,我知道了。那主人是要去哪裡呀?」

小白也壓低聲音問道。

「今日白天鈕祜祿妃這樣欺負我,不給她一點教訓,還真當我是軟柿子了!」

今日鈕祜祿妃的做法雖然沒有真正的傷到自己,可是書萱還是覺得心裡不舒服,用覺得要給她點教訓才是!於是便想趁著現在晚上行動。

「主人要去找鈕祜祿妃報仇?那我也去!」

小白一聽眼睛一亮,趕緊說道。

「這可不行,今天正殿那邊可能不會消停,為了避免一會兒有人來找我,你得在這裡幫我看著點兒。」

「啊?我又不能去啊!上次你就沒帶我出去了!」

小白翹著小嘴巴說道。

「小白乖啊!這不是沒辦法嗎?等以後咱們離開了皇宮,主人就帶著你到處去玩兒啊!」

書萱不走心的給小白許下了一個承諾,只是什麼時候能實現就不知道了。

「這可是主人說的哦!不可以騙我!」

「行,我肯定不會騙你的,我走了,你好好的在這裡看著啊!」

書萱說著便隱匿了身影走了出去。

「就是這裡了。」

書萱出去在皇宮裡到處轉了轉,最後在離翊坤宮不遠處的一個小花園停了下來。

選了一個方位站定,書萱便開始雙手掐訣,施起法來。

指間點點熒光閃現,為原本就黑漆漆的夜晚增加了光亮。

原本安靜的空氣里突然颳起了一陣陰風,而站在正中間的書萱突然皺起了眉頭。

「康熙?他怎麼會在那裡? 億萬嬌妻別想逃 這麼久我竟然沒發現?看來我真的是太大意了!」

書萱低著頭喃喃自語道。

原本在剛來的時候書萱就已經用神識掃了一下,沒看到有人才開始施法的,可是就剛才的那陣風裡,書萱忽然感覺到了有一個地方的空氣流動不對,仔細搜查了一下才發現原來竟然是康熙站在那裡。

「這麼晚了,這人不去找後宮那些女人睡覺,跑到這裡來做什麼?竟然還躲過了我的神識搜索?」

心裡雖然想著,可是書萱手上的動作可沒停,康熙這人這麼精,可不能讓他看出什麼來了。

書萱一邊在這裡維持著法力,一邊用神識探查康熙身上欺騙了自己神識的是什麼東西。

「原來是這個!以這塊玉佩上的靈力來說,製作它的人修為絕對在我之上,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得來的!差點就把我給坑進去了!」

最後書萱終於發現了康熙腰間掛著的那塊玉佩。

書萱正想著,眼前的風漸漸的挺了,一個透明的人影站在那裡,正茫然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面對這眼前的景象,康熙也是一臉懵逼,本來今天晚上無事,想著好久沒來看過鈕鈷祿妃了,便帶著人過來了,在走到這翊坤宮門口的時候,就打發了梁九功,決定自己一個人走進去,可誰知道就看到了書萱在這裡走來走去的。

心裡奇怪的康熙便沒有出聲,而是靜靜的跟著她,看看她到底想要做什麼,可誰知道竟然看到了書萱在這裡施法的場景。

「這個人影看起來好熟悉?她這是想要做什麼?好像聽說早上的時候她和鈕鈷祿妃起了爭執,現在她是來報復來了?」

康熙看著那個突然出現的人影,有些陰謀論了!

「我怎麼在這裡?我不是已經死了嗎?」

康熙還在那裡想著,那個人影便出聲了,聽到聲音,康熙停止了自己的想法,將注意力放到了書萱那邊。

「你是死了!這是你的鬼魂,你死之後怨氣不散,一直徘徊在這皇宮裡,是我將你的鬼魂重新凝聚在一起的。」

書萱看著那個鬼魂說道。

「你是誰?將我的靈魂重新凝聚起來,是想要徹底的消滅我嗎?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人,就知道欺負我,那些作惡多端的人卻依舊高高在上的在那裡做著壞事!你們怎麼不去管管!」

那個鬼魂一聽到書萱的話,就沖著她咆哮道。

原本清秀的小臉瞬間就變得猙獰起來了,瞪著血紅的眸子看著書萱,彷彿只要書萱說一句是,她就要撲上來將書萱吞噬一樣。

影藏在暗處的康熙被那突然變得恐怖的臉嚇得差點驚叫出聲,還好他及時的忍住了!

「你想太多了,我還沒有那麼無聊。」

康熙的反應都被書萱看在眼裡,她強忍住笑對著這個女鬼翻了個白眼,又一道靈力打在她身上。

「啊!」

被攻擊到的女鬼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看向書萱的目光更加的仇恨了。

「變回你本來的樣子,現在這個樣子是要嚇唬誰呢!還有把你的眼神收一下,看了就讓人不舒服。」

書萱舉起手做出又要攻擊的姿態,對著女鬼威脅道。

「不知道大人找我是有什麼事?您這樣大費周章的將我的靈魂重新凝聚起來,應該不會就是為了在我面前耀武揚威吧!」

女鬼看著書萱對兩人的實力對比了一下,才不甘心的變回了原本清秀的模樣,對書萱說道。

「我說過我不會這麼無聊。」

書萱說著就朝著女鬼扔了個東西過去。

「這是什麼?」

女鬼接著東西,奇怪的問道。

「你不是怨氣深重嗎?這個東西可以讓你長時間留在這個世界,讓你有機會去報仇。」

「你會這麼好心的幫助我?」

女鬼狐疑的看著書萱說道。

「你想太多了,我可沒想過要幫你!只不過我們有共同的仇人而已。」

「你怎麼知道我的仇人是誰?」

女鬼懷疑的問。

「若是連這點都不知道,那我還將你的魂魄召回來做什麼?」

書萱皺著眉頭看著在那裡一直問問題的女鬼,有點懷疑自己的決定了,這怕不是個傻子吧!

「可是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我之前剛死的時候,靈魂並未消散,我看見她本來就想去找她報仇的,可是她身上卻有一種神奇的力量護著,我根本就靠近不了她!」

女鬼說著身上那陰森的氣息也暗淡了幾分。

「說你傻你還真傻是吧!誰讓你跟她硬碰硬了?你可是鬼魂,她宮裡的那些人根本就傷不到你,你直接站得遠遠的嚇她一下不就好了嗎?」

「就嚇嚇她?這也太便宜她了!想當初她抓了我弟弟威脅我,說只要我替她將罪名抗下來,她就放了我弟弟,再給我家人足夠的銀兩,讓她們離開京城,到外地好好的生活!可是她是怎麼做的?啊!」

女鬼說著眼睛又變得通紅了,歇斯底里的朝著書萱吼道,「在我將罪名全部都認了之後,她不僅沒有放過我的弟弟,還為了不讓這件事情傳出去,直接派人將我一家都給殺了!我的一家人都被她害死了,可是她卻還能好好的在那裡享受榮華富貴,我恨不得將她挫骨揚灰,為我父母和弟弟報仇,你現在竟然讓我只是嚇嚇她,這怎麼可能!」

女鬼說著眼睛里竟然流出了血淚。

書萱知道康熙在一邊站著,就沒有阻止這女鬼將這一切吼出來,正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讓他看看與他同床共枕的女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閉嘴!殺你全家的又不是我,你對著我吼什麼!」

書萱等她吼完了才對著她打了一道靈力過去,「誰叫你自己蠢,隨意的相信別人,這後宮里的人的話是能信的嗎?」

「那你又憑什麼讓我相信你!難道你真的會那麼好心,給我機會讓我去報仇?」

女鬼防備的看著書萱。

「我又沒有讓你相信我,你不是和鈕祜祿妃有仇嗎?那你就沒事在她面前現形嚇嚇她吧!反正你也靠近不了她,這樣也算是出了一口氣了!」

「大人,求求你可憐可憐我吧!我的家人都是無辜的,他們就這麼無辜的被鈕祜祿妃害死了,只要大人能幫我報仇,以後我任憑大人差遣。」

女鬼自知憑自己的能力是無法報仇的,就跪下朝著書萱磕頭說道。

「你想讓我幫你殺了她?你還真敢說?我與她只不過是有一點矛盾而已,我怎麼可能因為這點事就去殺人,髒了自己的手,我幫你凝聚靈魂,只不過是想讓你去折騰一下她而已。」

書萱冷笑的看著女鬼,這鬼竟然還想將自己當槍使,真把她當成白痴了嗎?

「我不敢奢求大人幫我殺了她,只要大人將她身上那股保護她的神秘力量祛除了,我可以自己動手,不會髒了大人的手的…」

「呵呵…」

女鬼話還沒說完,就聽到書萱的笑聲,她奇怪的抬起頭看著書萱。

「你知道她身上的那股保護她力量是什麼嗎?」

書萱走到女鬼面前蹲下,問道。

「不知道。」

女鬼茫然的搖了搖頭。

「那可是鳳氣,又豈是你說祛除就祛除的!」

書萱不屑的看了一眼女鬼說道。

「鳳氣?那不是要皇后才會有的嗎?她憑什麼會有?她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怎麼可能會有?」

女鬼聽到書萱的話,明顯又被刺激到了,有些瘋狂的吼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興許她以後會當皇后也說不定呢!」

書萱無所謂的說著,她是知道要是按照歷史的進程,要不了多久赫舍里氏就會因為生太子而死,鈕鈷祿妃就是下一任皇后,可是之前會置赫舍里氏於死地的藥物已經被發覺了,誰知道她還會不會像歷史中那樣死去呢!

「皇后!呵呵!皇后…」

女鬼臉上帶著諷刺的笑容,在那裡說道,「沒想到她以後竟然還有機會當皇后?這老天還真是不長眼呢!竟然讓這麼一個滿手沾滿血腥的人,坐上了那個位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