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真?」

林楠確認點點頭。

「不知貴仙族的獎勵……」林楠開口問道,顯得有些猶豫,索要這個獎勵。

勝銘仙人見狀,更是沒什麼疑惑了。

「這個道友可以放心,只要找到他們,便會給予獎勵,無論結果如何。」勝銘仙人開口保證道,隨即直接親自相迎,將仙宮大門開啟,將林楠接了進去。

這一刻,他充滿了喜色。

真若是能有林楠崔慶二人蹤跡,他也能跟著沾點光,掙點功勞!

這一刻,他甚至將林楠奉為了上賓。

然而殊不知就在勝銘仙人在將仙宮大門封閉的瞬間,林楠眼中陡然間一冷。

隨即心中一動,無聲無息的,一個巨大的空間裂縫瞬間將這位勝銘仙人包裹在內。

「啊……」

勝銘仙人直接慘叫一聲,滿眼的不可思議。

「你……」

然而剎那間,一隻大手直接排在勝銘仙人身上,一掌將他身上的仙力拍散,丹田被封!

前後,不過數個呼吸的瞬間。

一直到被封印后,這位勝銘仙人眼中依舊是難以置信,根本不明白為何。

這位亂域的地仙高手為何對自己出手?

而且,還是空間至高屬性規則的強者?

然而林楠根本不給他解釋。

很快,仙宮內勝銘仙人手下的幾名僕從,兩名絕色妖姬婢女都被林楠制服。

此刻,他沒有殺人,也是擔心靈韻仙族會發現。

不一會,仙宮換了主人,被林楠完全掌控。

此刻,就等待著他們出來了。

從進入到現在,林楠足足一兩年沒有見過了。

進入時,他們不少人才化靈境。

而今,能否全部出來,林楠心中也沒底。

但他希望一個都不少!

與此同時,妖窟第三層。

徐江龍不是最強的一位,但卻是他們一群人的首領。

蔣鑫唐雯早已達到天人境巔峰,兩大至高屬性規則也參悟了很多。

甚至,幾乎第一階段已然感悟完成。

若是放在仙界,早就可以渡劫成仙。

一年前,他們二人的實力便可殺出妖窟,但為了安全,硬是等待了一年。

這一年,對於他們而言,很漫長。

在無法提升的時候,他們開始到處獵殺七階妖獸,收取一塊塊生命精華和力量精華為其他人提供幫助。

到了此刻,無論是徐江龍賴美雲,還是林鵬,劉琪,金星,費仁,全部達到天人境巔峰的巔峰。

甚至,各自都開始感悟了屬性規則之力。

而且,一群人感悟的屬性規則,更是讓周銘徐朗二人深受刺激。

儘管二人也感悟到了屬性規則之力。

但和他們一比,真的屬於垃圾!

蔣鑫唐雯不說了,至高屬性規則。

林鵬,劉琪,洪辰三人也是至高屬性規則!

賴美雲,金星,感悟的是雷電屬性規則!

唯獨徐江龍和費仁差了點,一個是風屬性規則,一個是地屬性規則。

除此之外,還有地球一脈的其他十幾位高手,這些人部分是土生土長的,有些則是各大秘境小世界出來的。

這些人稍微差了一些,但也有著四五位感悟到了屬性規則之力。

其他人,也基本上都在天人境巔峰。

畢竟,有著蔣鑫唐雯他們這群猛人,足足五位至高屬性規則的強者,哪怕還只是在天人境,但實力遠遠凌駕於天人境之上,任何一位都足以在妖窟縱橫。

幾乎所有妖窟三層的強大妖獸族群都被他們光顧過,然後得到大量的生命精華和力量精華。

這些生命精華和力量精華,幾乎都砸在這些人身上。

哪怕只是平平資質,在這些東西之下,也得到極大的提升。

徐朗和周銘二人便是這種感覺。

而且,在他們看來,這群人都是和林楠兄弟一樣的猛人!

牛人!

他們是真的服了! 秦未央降下車窗,對著他的背影大喊:"喂,你下車去幹嘛?"

路彥昭轉身笑著看了她一眼:"一會你就知道了!"

秦未央看著他說完話,頭也不回的走進了不遠處的藥店。

其實,她心裡已經猜到了。

路彥昭再回來的時候,果然如秦未央所想,手裡拿著跌打損傷的膏藥。

秦未央笑了笑,故意板著臉:"你買這東西幹嘛?中看不中用!"

路彥昭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嘴硬,中不中用,用一下就知道了!"

秦未央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揚。

她的心裡,充斥著一種暖暖的感覺。

說實話,在上一世的時候,她一直覺得,跌一下,撞一下,這樣的小傷,她根本不會放在心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現在的她,真的是千金小姐的身子,被路彥昭撲過來,撞了那一下,還真是疼。

尤其是,路彥昭還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現在更是買了跌打損傷膏來提醒自己。

秦未央雖然嘴硬,可是,心裡到底是暖烘烘的。

路彥昭說她嘴硬,可她居然很開心。

秦未央伸手揉了揉腦袋,她想,自己一定是傻了。

秦未央跟路彥昭回到酒店,就看見路彥昭拿著跌打損傷膏,下了車。

她翻了翻白眼,那是他給自己買的葯吧,他怎麼自己拿走了。

只不過,雖然心裡這樣想,但是,秦未央也沒有問出來。

她快速的跟上路彥昭,眼睛盯著他手裡的跌打損傷膏,目不轉睛。

路彥昭猛地回頭,就看到她的視線所在。

他勾唇笑了,秦未央頓時覺得,自己像是被人看穿了,惱羞不已:"你笑什麼笑!"

路彥昭笑著轉過頭,背對著秦未央往前走:"沒事,我沒笑,就是開心而已!"

秦未央追上去,伸手拽了一把他的袖子,氣呼呼的開口:"你明明就笑了!"

路彥昭輕笑道:"那就當我是真的笑了吧!"

秦未央氣的牙痒痒,卻拿這個人沒辦法。

他們都進了電梯了,路彥昭也沒有把葯給自己的意思,秦未央忍不住皺眉,難不成,這個人還真是給他自己買的葯不成。

她氣呼呼的嘟著嘴,別過頭,目光看向一邊。

路彥昭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他們出了電梯,秦未央告訴自己,等到他們走到房間門口的時候,他要是主動把葯給自己,那她就原諒他。

可惜,她等了半天,只見路彥昭提前打開門,拿著葯,走進了他自己的房間。

秦未央簡直氣的抓狂,這是人干出來的事情嘛!

她進了房間,一腳將鞋子踹飛,生氣的趴在床上,後背被撞的地方,本來其實沒有多疼的。

可是,好像被路彥昭氣了之後,她感覺,自己對這些小傷,都在意了,自然而然的覺得,這些傷,好疼啊!

她氣呼呼的拿著枕頭,扔到地上,又覺得心裡不舒坦,最終站起來,去浴室洗澡。

秦未央洗完澡的時候,可能是浴室的熱氣,讓她背上的傷痕擴散開了,她覺得更難受了呢!

就在這時,門口突然有敲門。

秦未央裹著浴袍,警惕的開口:"誰?"

今晚在餐廳發生的事情,或許別人覺得是意外,可是,秦未央卻不覺得。

雖然路彥昭說,柳總那邊調查,是意外,可是,秦未央嘴上雖然沒有說什麼,心裡卻覺得,這是因為柳總的無能。

她的聲音剛落下,門口就傳來路彥昭的輕笑聲:"當然是我啊!"

秦未央怔了怔,小臉因為剛洗完澡,被熱氣熏的,紅撲撲的,她說:"你不睡覺嗎?大晚上的,找我做什麼?"

路彥昭的聲音,似乎帶著莫名蠱惑:"我來給你送東西!"

秦未央瞬間就想到了,他買的那盒跌打損傷膏。

雖然心裡無語的罵路彥昭腦抽,剛才不給自己,這會卻主動給自己送過來。

可是,她的身體已經很誠實的去開門了。

說到底,她還是很想要路彥昭買的葯,因為那是路彥昭買的,意義是不一樣的。

路彥昭看到她打開門,剛洗完澡的樣子,看起來格外的水潤,出水芙蓉,大抵就是這樣了吧。

惡魔界限 他嘴角噙笑:"你擋在門口做什麼,不歡迎我進去嗎?"

秦未央黑著臉,瞪著他:"你進來做什麼,葯給我就行!"

路彥昭揶揄的看著她:"你怎麼知道,我是來給你送葯的,我剛才貌似也沒說,我是來給你送葯的啊,萬一我是來給你送其他東西的呢?"

秦未央臉一紅,頓時羞憤的瞪著路彥昭:"你在路上買的葯,不就是給我買的嗎?現在你說來送東西,難道不是送葯嗎?"

看著她生氣的樣子,格外的可愛,最起碼,她現在這個樣子,比上一世有人氣多了。

路彥昭看著她的小臉,突然就有些著迷。

秦未央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忍不住伸腿踢了他一腳:"你一直盯著我,傻看什麼呢!"

路彥昭不在意的笑了笑,他也穿著浴袍,秦未央剛才直接蹬在了他的腿上,可是,他也渾然不覺。

他開口道:"看你好看啊!"

秦未央這次是真的羞紅了臉,她生氣的瞪著路彥昭:"你到底是來幹嘛的!"

路彥昭這下倒是沒繼續作死:"送葯的!"

"你那你剛才為什麼還要說那些廢話!"秦未央簡直想罵髒話。

路彥昭很是無辜:"你一開始在路上的時候,不是說,這東西中看不中用嘛!"

秦未央氣得頭頂冒煙:"我就是隨口一說,你聽不懂人話啊!"

路彥昭笑的像是一隻狐狸:"現在聽懂了!"

秦未央黑著臉,看著他:"既然聽懂了,那就把葯給我,你自己回去吧!"

路彥昭不幹:"不行,我不能回去!"

秦未央是真的不知道,路彥昭大晚上的,幹嘛要在這裡跟自己浪費時間:"你是我大爺,你說吧,你到底想幹嘛!"

路彥昭的臉,突然紅了一下。

秦未央以為是她的錯覺,使勁兒揉了揉眼睛。

結果,路彥昭的臉依舊在發紅,他的耳尖,還不可思議的紅了。

秦未央瞪大眼睛,聽到路彥昭有些羞澀的開口:"你的傷在後背,你自己能抹葯嗎?"

秦未央一怔,頓時,脖子根往上,全都紅了。

她的臉紅的像是一隻煮熟的蝦子:"要你管啊,你到底給不給葯!"

"你真的沒辦法抹葯,我說的是實話!"路彥昭還想努力爭取一下。

秦未央簡直要揍人了:"不用你管!"

說罷,她直接伸手,一把將門關了,將路彥昭擋在門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