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沈夢瑤看了看周圍的景象,頓時也是滿臉的疑惑之意。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你先坐在那一塊大青石上面去」

林寒還是保持神秘,指了指一塊巨大的青石。

「這麼神秘啊?」沈夢瑤也是不由得又是有些期望起來,隨後就便是聽話的爬到了那一塊青石上面。

林寒見狀也是轉身再次的對著沈夢瑤一笑,隨後就便是跑到一個不遠的地方,手掌一翻,就便是拿出來了一個大大的彩色的盒子。

這東西,正是地球之上的煙花!

林寒隨後就便是將煙花給點燃了,身形一動,就便是快速的坐在了沈夢瑤的身旁。

煙花的引線緩緩燃燒,導火線越來越短,不斷冒著火花,「嘭」的一聲巨響,煙花騰空而起,在天空中綻開五顏六色煙花,有的像流星徘徊在夜空,有的像萬壽菊欣然怒放,還有的像仙女散花。

「好漂亮啊」

沈夢瑤當即眼前就便是一亮,看著天空之中五顏六色的火花,沈夢瑤的心中頓時就便是再次的驚喜不已。

林寒微微一笑,沒有說話,只是和沈夢瑤坐在一起欣賞著這一場煙花盛宴。

漂亮的煙花,綻開,落下,一瞬間的美麗,一瞬間的光彩。那一刻,整個世界都屬於它們,整個世界隨著它們的綻放而光彩一瞬。

仰望天空,看著那形態各異,色彩繽紛的煙花,那綻放的煙花就象多情的流星雨淅淅瀝瀝,又似降落傘從空中降落,也如螢火蟲般在夜空中偏偏起舞。

夜空宛如奼紫嫣紅的百花園,五彩繽紛的煙花如同水晶石靚麗奪目,色彩斑斕的焰火好似綵綢絢麗多姿。

漂亮的煙花,綻開,落下,一瞬間的美麗,一瞬間的光彩。那一刻,整個世界都屬於它們,整個世界隨著它們的綻放而光彩一瞬,美麗的煙花,彷彿寄託著美麗的希望,彷彿寄託著愛的光芒。

沈夢瑤不自不覺之中也是靠在了林寒的身體之上,斜靠著林寒的肩膀之上,一臉微笑的看著這般的天空之上的五彩繽紛的景色。

一聲聲的爆炸的聲音彷彿也是給人無限的回憶。

就這樣,林寒就便是和沈夢瑤一起,欣賞著這一場煙花盛宴。

「真希望時間永遠停止在這一刻…」

林寒的眼眸之中流露出了一絲期望。

……

第二天清晨,當第一縷陽光照射進入到林寒的房間之中的時候,林寒也是睜開了眼眸,昨天晚上,林寒和沈夢瑤也是半夜的時候才是回到各自的房間的。

回想起昨天晚上的場景,林寒也是思緒萬分。

快速的洗漱一番,林寒就便是來到了沈夢瑤的房間,透過窗戶,林寒也是看到了正在熟睡之中的沈夢瑤,顯然昨天晚上實在是回來的太遲了,讓沈夢瑤也是很是勞累。

林寒輕輕一笑,沒有多說什麼,隨後就便是去到了沈家的食堂,吃著早餐,隨後就便是為沈夢瑤也是拿了一份,吃完之後,林寒也便是再一次的來到了沈夢瑤的房屋。

此刻,沈夢瑤已經是起床了,剛剛也是將房門給打開了,林寒見狀也是趕緊的將早餐給遞了過去。

但是就在林寒靠近沈夢瑤的那一刻,林寒的腳步突然是停止了下來。

林寒瞪著大大的眼睛,彷彿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

的確,林寒還真是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林寒的瞳孔,也是在此刻,緩緩變大,一抹難以置信的神色,也是在黑色的眸子之中,漸漸浮現…

!! 林寒感受到的很清楚,沈夢瑤的修為,竟然是達到了凡武境一重!

這怎麼可能?!

林寒這一時刻也是徹底的愣住了,愣愣的看著沈夢瑤,林寒也是一時間大腦都是有一些短路。

就在昨天夜晚的時候,沈夢瑤還是一個煉體境界五重的武者,為什麼一夜之後,沈夢瑤就是變成了一個凡武境一重的武者?

難道沈夢瑤也是跟自己一樣的,是故意的隱藏了實力?

看是隨後林寒就便是否定了這一個想法,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沈夢瑤根本就是沒有什麼道理隱藏實力,這對於沈夢瑤來說根本就是得不到任何的好處的。

那這樣說來,也是只有一個可能了,沈夢瑤是一夜之間才是變成這般樣子的!

一夜之間從一個煉體五重的武者變成一個凡武境一重的武者?

林寒原本是以為自己已經是夠逆天的了,但是沒有想到,還有比自己更加的逆天的事情。

「夢瑤,你的修為?」

林寒將早餐放在一旁,隨後也是不由得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睡了一覺醒來之後就這樣了,好像是因為我做了一個夢,但是這一個夢實在是太模糊了,我現在已經是記不清楚了」

「好像是我是什麼星…星月神族的人,而且,我的靈力也是變得不同了」

沈夢瑤也是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是不清楚,隨後也便是揚起自己的手掌。

林寒轉眼看去,頓時就便是看到了一種紫色的靈力。

是的,的確是紫色的靈力,按照林寒的了解,靈力一般都是白色的。

但是顏色才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林寒感覺得到,沈夢瑤的紫色靈力竟然是隱隱之間…有著一些爆炸的樣子…


是的,就是爆炸,林寒也是不知道為什麼,沈夢瑤的紫色靈力彷彿就是和這般的空氣有衝突一般,出現在沈夢瑤的手掌之上,竟然是有著一絲絲的空氣被這般的紫色靈力爆炸開來。

林寒此刻也算是再一次的震驚了,如果說沈夢瑤的修為的提升林寒還是能夠理解的話,那麼,現在,沈夢瑤的紫色靈力,林寒就便是徹底的無法理解了。

這般的紫色靈力,竟然是靈力之中蘊含著爆炸之力,這般要是用作比鬥起來,攻擊之力都是不知道提升


「不要問我這紫色靈力為什麼會有著爆炸之力,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準備去問一問我的父親」

沈夢瑤似乎知道林寒想問什麼,也是說道,伸手一翻就便是將紫色靈力收回。

對於自己的這般的變化,沈夢瑤可真是知道的信息非常之少的,他的心中也是有著一個大大的問號的存在的。

「我先不吃早餐了,謝謝你了,我先去問一問我爹,看他知不知道一些什麼」

沈夢瑤隨後就便是禮貌的對著林寒一笑,隨後就便是對著林寒擺了擺手掌,緊接著就便是快速的對著沈景天的房間之中跑了過去。

看著沈夢瑤慢慢消失的身影,林寒這才是反應過來,隨後林寒也是不僅是不由得搖了搖頭。

「看來,要想在這一個世界變成強者,擁有奇遇還是不行的,還是必須要有著不斷的努力啊」

林寒不僅也是緊握了握手掌,沈夢瑤的這番的突然之間的變化,也是徹底的讓林寒有了緊張之意。

一夜之間,連續突破五個境界,達到凡武之境,這般的事情,簡直就是可以用匪夷所思來形容了。


奇遇不是只有林寒一個人擁有的,所以要是想在這一些人之中出頭的話,就必須是比他們要努力。

林寒手拳緊握,眼眸之中,一絲厲芒也是一閃即逝。

沒多少的時間,沈夢瑤此刻也是到達了沈景天的房間。

此刻,沈景天看著沈夢瑤手掌之上的紫色的靈力,他也是發現了沈夢瑤的修為的變化。

但是出奇意外的,沈景天卻是根本就是沒有感到半分的意外的意思。

彷彿,就是這是理所當然的一般。

「夢瑤,或許我該告訴你一點事情,我雖然是不知道你的修為為什麼會突然之間暴漲,也是不明白你的靈力為什麼會變成紫色,為什麼還是擁有著這般的爆炸之力」

「但是我知道是,這一切,或許…都是和你的母親…有關」

沈景天說話的聲音特別的小,沈夢瑤聽得出來,沈景天此刻的眼角,在提到自己的母親的時候,竟然是隱隱之間有了一些濕潤。

對沈景天的這番的回答,說實話沈夢瑤也是很是震驚。

從小到到,他就是連自己的母親的一面都是沒有見過,可以說,他根本就是不知道自己的母親到底是長什麼樣子。

但是現在聽到沈景天說自己這番的變化,竟然是因為自己那一個一面都是沒有見過的母親的時候,沈夢瑤也是真的愣住了。

他猜過很多的緣故,但是都是沒有猜到,這般的變化,是因為自己的母親。

「夢瑤,你現在的實力還是太弱,不適合知道太多的事情,我只能夠告訴你,你的之所以有著這般的變化,完全就是因為你的母親的緣故」


「當你的實力,若是能夠達到天武境的時候,我就會告訴你…你母親的事情,你現在,還是沒有必要知道太多」

「好了,你先走吧,我一個人靜一靜」

沈景天似乎也是知道沈夢瑤想問什麼,也是說道,隨後就便是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沈景天說完話語之後,就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站在了窗花旁邊,看著遠處的景色,腦海之中也是不知道在想什麼。

沈夢瑤偷偷的看了一眼沈景天,卻是從沈景天的眸子之中看到了一絲痛苦之色。

「那我先走了」

看見自己的父親如此模樣,雖然心中的疑惑更大了,但是沈夢瑤終究還是沒有問什麼,旋即就便是緩緩的告退了。

……

就這樣,幾天的時間就便是一晃而過,很快就便是到了四月一號,也就是流雲宗使者前來收人的日子。

這幾天,林寒的修為還是沒有突破,只是達到了凡武境三重的巔峰之境。

這一天,林寒也是起得很早,整理了一下子自己的衣衫,看了看這一個自己的房間,林寒還是有一些留戀的。

將丹鼎和一些衣物都是裝入到了儲物戒指之中之後,林寒就便是來到了沈夢瑤的房間。

來到沈夢瑤的房間,幫助沈夢瑤收拾了一下他的東西之後,就便是和沈夢瑤一同前往了雲城的城門口。

城門口,沈景天早就是已經是等待在此,隨行的還有著一些沈家的元老們,沈蒼赫然就是在其中的。

而且在龐大的人群之中,林寒也是看到了一個小腦袋的身影。

這一個小腦袋之人,也正是林寒當初遇到了沈夢露。

「夢露,你要乖乖的」沈夢瑤摸了摸沈夢露的小腦袋。

「嗯嗯,姐姐,哥哥,夢露等著你們回來」

沈夢露乖巧的點了點頭,隨後便是說道。

林寒也是笑著跟沈夢露簡單的道別了幾句話,摸了摸沈夢露的小腦袋,林寒的眼神隨後就便是看向前方。

前方,現在,最引人注目的是一隻巨大的大雕。

這是一隻巨大無比的大雕,他全身都是雜色,各種的顏色,有著很多的羽毛,看起來也是很是溫順。

林寒神識一動,瞬間就便是知道,這一隻大雕,竟然是一隻凡武境妖獸。

而在則一隻大雕的上面,卻是坐著一個白色的服飾的武者,在這一個白色的服飾之上,在其肩膀的地方,也是有著『流雲宗』三個字。

很顯然,這一個坐在大雕上面的武者,就是流雲宗的使者。

「既然來了,你們就快上來吧,別浪費時間了」

流雲宗使者也是訝意的看了一眼沈夢瑤。

「想不到這小地方竟然會出這般的美貌女子…」流雲宗的使者心中也是不由得暗暗的想到。

!! 不過讓流雲宗使者意外的,也不只是沈夢瑤的美貌,更多的,也是林寒和沈夢瑤的修為。

現在,林寒的修為沒有突破,沈夢瑤的修為反倒是突破了,現在已經是一名凡武境二重的武者了。

一個凡武境三重的武者,一個凡武境二重的武者,在這般的小城市之中,也算是一件讓人非常意外的事情了。

「夢瑤,好好照顧自己,林寒,多謝了」

看到流雲宗的使者有點不耐煩的樣子,沈景天也是只是短短的和林寒和沈夢瑤說了一句話,就便是站在了一旁。

「恩」

「不謝,應該的」

林寒和沈夢瑤同時的答應道,隨後就便是坐在了大雕的上面。

還來不及跟沈景天再次的說什麼,見到林寒和沈夢瑤上來了,這一個流雲宗的使者就便是用力的拍了一下大雕的身體,大雕霎時間就便是飛了起來,瞬間就便是上了天空。

林寒是第一次乘坐飛行妖獸,看著底下的沈景天,林寒也是沈夢瑤也是跟沈景天微笑的揮了揮手。

坐在大雕上面,林寒和沈夢瑤也是坐在一起,看著這一個流雲宗的使者,林寒也便是問道:「使者大人,您能跟我我們講解一下流雲宗的具體的情況嗎?」

「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流雲宗的使者別了林寒一眼,也是不由得說道。

林寒聞言,頓時也是無奈的和沈夢瑤對視一眼,沒有再問什麼,既然別人不願多說,那林寒自然也是不會求著別人。

時間飛快流逝,轉眼之間就便是到了下午,而也是此刻,林寒和沈夢瑤也是終於是在一座巨大的城市降臨了下來。

這是一座巨大無比的城市,建立在一個大平原之上,而現在,也是有著不少的和林寒一樣坐在大雕之上,很顯然,他們都是和林寒一樣,是流雲宗招生過來的。

此刻這一座城市也是滿是人群,已經全部都是被人群給布滿了,整個城市,都是人山人海。

林寒一眼看去,頓時就便是覺得自己實在是太過於渺小,這一座城市實在是太大了一點。

「跟著我走」

就在大雕降臨到地面之上之後,這一名流雲宗的使者冷冷的丟下一句話,隨後就便是率先向前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