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強?」

她們都很是好奇。

「比如,踏步凌空,凝雪為冰槍!這種原本難以想象的事情,可以輕鬆的做到!」

葉凡說著,便離地數丈,踏步虛空走在雪地半空中,如履平地。

天空向來是獸族翼獸的天下,人族難以染指。

但這僅僅是針對人族武尊境以下而言,對於武侯境界以上的人族來說,天空再也不是禁區。

不管是五行三奇系的哪一系武侯,都可以用神念將自身拔地而起,御空而行。

如果是風系武侯,在天空就更為強大,飛行速度直追翼族。

葉凡手一招,數百丈範圍的漫天飛雪便朝他的手掌上方迅速聚過來。幾乎是眨眼間,便凝聚成一桿長達數十丈的冰寒銳利冰槍,散發著逼人的寒氣。

葉凡抬掌一揮,數十丈冰槍沒入堅硬的雪山岩石之中,如同刺入一塊豆腐內一樣,整個不見底。

三女看到這一幕,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葉凡隨手以雪花凝聚出的一柄冰槍,居然比得上武尊級玄器的堅韌。

轟隆隆的車輦隊伍出現在雪峰山腳下,上千人停了下來,並未上山。因為周世柳他們要找的人,此刻已經下山而來。

總裁前夫,絕情毒愛 葉凡和三女從雪峰山上飄然而下,和這支出現在雪峰山腳下的車輦隊伍不期而遇。

「他~,他怎麼沒死?」

「怎麼會這樣?」

周世柳等四名武尊看到葉凡和三女一起下山,神情頓時為之一變,臉色無比的難看。他們一直以為,葉凡已經死了,並且被三女所雪葬。

可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葉凡根本沒有死。

隨著葉凡從雪峰而下,離他們越來越近,整個車輦隊伍內的重騎兵們都是一陣輕微的騷動,很多人都已經看出,眼前和三女走在一起的這位男子氣勢非凡。分明就是一名武侯。

武侯的氣勢,跟武尊截然不同。

武尊境的頂尖高手,鋒芒畢露銳氣逼人,但終究無法令他們心生懼意。但武侯就像一座重山壓頂一般,令人喘不過去來,讓武侯之下的低階武修毫無反抗之心。

那名車輦內的王爺。露出一副肥頭大腦,頗為臃腫肥碩的身材,他從車廂內探出頭來一望,想要看看周世柳所說的美色究竟是何等姿色,卻看到了從山上飄然而下的一道年青英姿身影,瞳孔頓時一縮。

「此地居然有一名武侯!周世柳,這是怎麼一回事?她們三女跟那武侯,又是什麼關係?」

車輦內的王爺幾乎以眨眼的速度,縮回了車輦內。聲音也為之一變,低沉嚴厲,夾著一絲遭到愚弄的憤怒。

「這.我不清楚啊!昨日我見過他,也就是普通人而已!而且今早我看到,他明明死了被雪葬了啊!」

周世柳也是神情失措,露出恐慌之色。

他昨天見葉凡,完全沒有這種重山壓頂一般令人窒息的氣勢,只是一名紈絝子弟而已。可是才短短一夜之間。整個人完全變了。

葉凡下了山,看到周世柳和那支打著王室旗號的車輦千人隊伍。心頭冷笑。看來這位周世柳找了一位擁有王爺稱號的王室子弟,來給他撐腰了。

「在下東萊郡葉凡,不知是哪位王爺駕到?」

葉凡遠遠朝車輦問道。

「我乃當今國主之十三子,冊封第十三王爺!今日本王爺外出遊獵散心,途徑此地,聽周城主說這裡有三名婢女謀殺主人一案。所以過來看看。不過看來,這似乎是一場誤會,本王爺就放心了。不知葉武侯這是前往何處?」

車輦內的十三王爺立刻呵呵笑道。

「此行正要去王城,國子監。」

葉凡道。

「既然如此,那你們繼續趕路。本王爺還要去遊獵,就不打攪了。祝葉武侯異日在殿試上榮登榜魁!」

十三王爺笑呵呵的說著,伸出一隻肥白的手來,朝離車輦不遠處騎馬的周世柳招了一招。

「我?.十三王爺有何吩咐?」

周世柳一愣,急忙伸過頭靠近車輦,想聽十三王爺的吩咐。

那支從車輦內伸出來的肥白大手一揮,「啪!」,一記狠狠的耳光,直接將周世柳給打的頭昏眼花。

周世柳痛的緊捂住半邊臉頰,除了低頭,不敢絲毫吭聲。

「本王爺雖極少過問朝廷之事,卻一向嫉惡如仇,最是痛恨你們這些地方官吏心術不正,做些蠅營狗苟的勾當!這次幸好是本王爺親自過問此案,否則又要被你們製造出一個冤案。別以為你是個小城主,就敢為所欲為。這一記耳光讓你記住,下次再有此事,本王爺一劍斬了你的狗頭。走!」

車輦內,十三王爺極其憤怒的喝叱道。

這一番連打帶叱,幾乎把所有人都驚懵了。

連車輦隊伍那些熟悉十三王爺秉性的數十名武尊境侍從們,都目瞪口呆。他們可是十分清楚,這位王爺可不是善男信女,跟「嫉惡如仇」幾個字可是半毫關係也沒有。

車輦隊伍很快調頭,拋下周世柳四名雪峰城的武尊,在上千重騎護衛之下很快轟隆隆離開了雪峰山。

離開數里之後,車輦內的十三王爺才鬆了一口氣。

「十三王爺.區區一個武侯而已,至於嗎!而且十分面生,不像是王城的武侯。就算是武侯,他也不敢對王爺怎樣!」

一名侍從在車輦旁邊低聲道。

「你懂個屁!這是區區一個武侯嗎?你沒看到他多年輕,摸樣估計才二十齣頭,肯定是要入國子監,在國子監如此年紀的武侯那也是極其罕見。這種年紀成為武侯,哪一個不是天縱之才。假以時日王廷殿試,說不定就名列金榜成為重臣,我吃飽了撐著招惹他幹嘛!.而且,葉凡這個名字我終覺得有點耳熟,似乎聽父王,還是哪位王公大臣提過。」

十三王爺想了一會,沒能記起來,不由放棄了回憶,怒罵道:「該死的周世柳,國子監的那幫武侯沒有一個好惹,他們可都是能直接面見父王。搞不好在父王面前參我一本,說我在外面胡作非為,父王一怒之下關我幾個月的禁閉,本王爺非憋死不可!周世柳這個瞎眼的廢物,怎麼就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去招惹武侯!難道他以為周氏世家,強到了可以隨處豎立武侯為敵的程度?我看他不出幾天,就會被周家給拋棄掉!」(未完待續。。) 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英俊而帥氣的長相,雖然因為相貌稚嫩看起來年齡不大,但一出場,李學浩就收穫了不少女性的青睞。

迄今為止,他是今天在場男性中最帥氣的一個,自然很容易取得別人尤其是異性的好感。

就是臨時客串主持人的女店員也是雙眼一亮,盯著他看:「真中先生看起來有點小呢。」

「我還是個高中生。」李學浩淡淡一笑,年齡這點根本隱瞞不過去,所以也不需要特別保密。

「高中生?真的想要嘗試一下嗎?要知道這可不容易做到哦。」女店員似乎有些替他擔心,她也是第一次說這樣的話,之前可從沒勸說過讓誰放棄。

「我想我的力氣應該比較大,沒有問題的。」李學浩倒不是在裝,只是給接下來有可能出現的震驚畫面先打好伏筆。

「好,那麼開始吧。」女店員主持人點了點頭。

大力士女店員從旁走了過來,看著他,也低沉地問了一聲:「準備好了嗎?」她的話很少,這也是第一次主動問人。

「準備好了。」李學浩點點頭,將手臂曲了起來。

大力士女店員雙手握住,然後矮下身去。

原以為這樣一個稚嫩的高中生可能根本撐不起她來,就像之前那幾個失敗的客人一樣,然而出奇的是,他就那麼穩穩地將大力士女店員撐了起來,臉上也沒有任何費力或者說在咬牙死撐的樣子。

這一幕看得邊上的人都忍不住吃驚,雖然看起來挺高大,但是單薄的身體完全不像有那麼大力氣的人,可是現在……好像已經堅持了好幾秒了,還是那副完全不吃力的表情。

女店員主持人握著計時器,聲音也顯得高亢起來:「已經超過十秒鐘了。」語氣很興奮,就像她要贏了一樣。

旁邊的山本綾音也是一臉興奮之色,從之前的擔憂到現在的與有榮焉,看不出來,男友的力氣居然有那麼大,剛剛上場的時候她還擔心不已,就怕他可能會出醜呢。

邊上的木戶徹和他交往的女生也都是滿臉頹喪之色,原以為贏定了的比賽,卻在最後時刻輸了,完全沒料到那個高中生小子居然有那麼大的力氣。

過了一會,女店員主持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比之前還要高亢:「二十秒鐘了!」

聽到已經二十秒時間了,李學浩也適時地將大力士女店員放了下來,按他估計,20秒的時間穩贏了。

別看他表現的很穩定,完全不費力的樣子,那只是對他來說的。對普通人而言,能單靠一隻胳膊就把大力士女店員這樣的重量級撐起來,就已經算難得了。畢竟不是用雙手抱的,如果是用抱的,肯定有很多人可以堅持超過20秒,但單憑一隻手,就很少有人能做到了。

李學浩也不想表現得太過高調,所以確定可以穩贏了,就立刻把人放了下來。

「21秒88,新的記錄誕生了,比木戶先生還超過了將近13秒鐘的時間。」女店員主持人高聲報著時間,再次把計時器的屏幕面向大家。

「浩二,你真是太厲害了!」山本綾音拚命地鼓著掌,這時候可完全不在乎什麼淑女風度了。

邊上的人也都鼓起掌來,只有木戶徹也和她的女友是滿臉失望之色。

最後一位參加的客人也在這時候表示放棄,然後女店員主持人也順勢宣布最後的勝利者,就是堅持了超過20秒時間的真中浩二…先生。

「我不信,你一定是作弊了!」忽然,木戶徹也從人群中走出來,指著李學浩大聲說道。

「木戶先生,請不要這樣,現場有這麼多人都看到,真中先生並沒有作弊,我們也不會做出那種有損聲譽的事情!」女店員主持人一臉氣憤地說道。

「既然如此,那麼我要求和他比力氣大小,如果不是作弊的話,肯定敢接受我的挑戰,是不是?」木戶徹也直直地盯著李學浩,這麼一個看起來並不起眼的小子,他怎麼也不信對方堅持的時間比他還久,這裡面肯定有一些他不知道的陰謀。

「可以。」李學浩淡淡地點了點頭,雖然覺得這樣幼稚了些,不過山本綾音就在旁邊,他也不想讓人小看了。

女店員主持人見他答應了,那麼她也不好再說什麼,詢問了比試方式之後,便將兩人引到一個空的情侶座位那邊坐下。

雙方各自伸出了右手,然後緊緊握住。

邊上的人也都露出非常感興趣的樣子,可能沒想到還能看到這樣一幕好戲。對於之前的比賽,他們也有些懷疑,看起來並不強壯的人卻能堅持那麼久,只是沒有說出來罷了,眼下就是證明的時候了。

「我要開始了。」木戶徹也一臉亢奮,他決定一下子就把這個作弊的小子給K.O掉。

「請。」李學浩淡淡地說了一個字。

木戶徹也開始用力,然而無論怎麼用力都好,完全無法扳動半分,而且因為用力過度,臉色也漲得通紅,顯得有些猙獰。

這時候誰都看得出來,木戶徹也根本不可能扳得動,那個看起來身形單薄的高中生小子,確實擁有很大的力氣。

「我要用力了。」說著,李學浩輕輕一用力,木戶徹也的右手瞬間就被壓倒在桌面上。

「客人,現在證明我們並沒有做出那種事情吧?」女店員主持人也鬆了一口氣,剛剛她還真的怕這裡面有什麼解釋不清楚的地方呢,還好結果並沒有讓她失望。

唯一表情不變的,大概就只有那個大力士女店員了,畢竟她可是親自感受過某人的真實力量的。

「是我誤會了,抱歉。」木戶徹也滿臉通紅地站了起來,並大方地承認錯誤,只是疑惑地看著對面,「你的力氣為什麼會那麼大?」

「也許是天生的吧。」李學浩淡淡說道,也站起身來。

「真中先生,恭喜你贏得最後的比賽,今天你們的費用已經免掉了,還有,這是代餐券,可以免去下一次的費用哦,歡迎你們隨時光臨。」女店員主持人笑著說道,又將兩張小小的粉紅色卡片遞給他。

「謝謝。」李學浩伸手接了過來,和山本綾音兩人回到原先的座位。

剛剛坐下,一個高挑的身影卻走到兩人身邊,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李學浩抬頭看去,臉色猛地一變,是明月結花!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神武覺醒最新章節!

王爺的車輦隊伍飛奔一般的逃離去,生怕一把火燒到他們。

雪峰山腳下,只剩下葉凡和三女,還有周世柳等四名雪峰城的武尊。

「這位王爺真是生性正直,嫉惡如仇!剛才那一巴掌真是打的太過癮了。」

曹幼雯望著飛馳而去的車輦隊伍,無比欣賞道。

「不過是會見風使舵罷了!要是葉凡哥哥不在,還不知道他會幹出什麼事來。咱們先不管他,還是會一會這位周城主大人!」

秦雨兒不以為然的一撇嘴,扭頭朝周世柳道,「周城主大人,之前你不是說,這裡是你的地盤,你有一百種方法來對付我們么!現在把你的手段都施展出來看看吧!」

「不~,在下不敢!都是小的眼拙,未能認出是武侯大人。」

周世柳半邊臉頰還紅腫,目光驚懼的望著葉凡和三女,渾身都在輕顫,感覺一陣昏天旋地。

他現在是無比的痛恨自己,怎麼會招惹上一名武侯。惹上武侯,哪怕是他的周氏家族,也不會輕易出面保他,甚至可能放棄他。

畢竟他只是龐大的周氏世家的《√,一名小小的武尊,不值得為他一人而豎立一名武侯境的強敵。

「我之前曾說,你要敢再來找我麻煩,我就打的你滿地找牙!現在你既然送上門來,就別怪我不客氣!」

秦雨兒猛衝上去,閃電般的一拳朝周世柳轟去。

其他三名武尊都急忙後退,不敢上前。

周世柳被她一拳打在右臉頰上,噴出一口血,血中混著碎牙。被打了一拳,他也不敢還手,只是像癩皮狗一樣連連求饒。

秦雨兒見他不還手。也無法再下手。

她心中很是不痛快,卻無法發泄出來。

「算了,走吧,等到了王城,我向朝廷上書,剝奪他的雪峰城城主一職。以及城主系身份,讓他永絕城主之路!」

葉凡冷眼瞥了周世柳一眼,說道。

三女頓時大喜,這個手段懲罰這位周世柳城主,是再好不過。

「不~,武侯大人,不要!」

周世柳聞言,驚恐的「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

被奪了雪峰城主一之職,他找家族操作一下。還能異地再任城主。可是一旦被剝奪城主系身份,他就再也無法無法擔任城主。

如果絕了神武大陸九大系職業之一的城主系之路,他必須重頭再去學其它系,對他簡直是毀滅性的打擊。

一輛豪華馬車離開雪峰山,徐徐向滄藍王城而去。

滄藍國地處東州濱海一帶,是富饒豐碩之地。沿海海船帶來的方便貿易航線,也讓滄藍國頗為富庶。

王城就坐落在滄藍國內一片最大的千里大平原上,千里平原都是一望無際的稻田。秋季的田野上一片金色稻花海浪。

他出自地府 作為滄藍國的國都,最宏偉的重城。擁有上千萬人口和最為發達的各行業。

無數的各色馬車和武者旅人,走在官道上,前往滄藍國王城。那些策馬飛奔而過的武尊也不少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