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月兒,你要做什麼?」彌塵身體一抖,忍不住驚問道。

彌月笑了笑,彌塵少女只覺嬌顏明麗動人,媚惑無邊,對著彌塵笑問道:「哥哥,想看月兒的身體嗎?月兒可以給你看的,一件一件衣服脫給你看哦!」

「月兒,不要胡說,你累了,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彌塵眼皮一抖,想也不想,連忙回絕道。

彌月仍自笑道:「笑話嗎?到了這個地步,月兒已經攤開臉皮了,哥哥也要有所行動不是?每次月兒都是隨著哥哥,這一次,換月兒主動好不好?」

「這……」彌塵一雙眼睛突兀瞪大,彌月已經開始解開胸前的衣衫,另一隻手也不知做了什麼古怪,他竟然全身不能動彈,掙不開彌月特意給他的束縛。

眼前的彌月,絕對是最誘惑人的。女人在兩種時刻最美麗,一種是躺在心愛之人的懷裡,另一種就是她在脫衣服的時候。



而彌月,此時就是處在第二種情況下。

彌月脫著衣服,一件一件扒開,扯下,扔去。她知道她將要做什麼,她不後悔,哪怕彌塵不希望她這麼做。

她知道,這種情感她本應該捨棄,可是,她忘不了,所以必須得到自己應有的。

她是瘋了,從彌心然躺在彌塵懷裡的時候,她的危機感是那麼的強烈!

她害怕她在下一剎那就會失去一切!

瘋狂,貪婪,她要用自己的方法去贏得這場屬於女人的戰爭!


把他放倒在地上,衣衫已經大開的彌月,露出一段又一段的雪sè肌膚,猶如最純白的雪,不染一絲塵埃。

她的臉上掛著滿足的微笑,輕輕撫摸著躺在地面的少年的臉龐,敘語道:「哥哥,不管你願不願意,今天月兒是你的。」

彌塵臉sè蒼白如紙,彷彿想到什麼很可怕的事情一般,驚道:「月兒,別胡鬧!你要是這樣做了,一切都不可收拾了。」

彌月問道:「為什麼?」

彌塵道:「我們是兄妹!」

彌月笑道:「兄妹?今天過後就不是了,月兒只會是你的妻子,你的女人!」

彌塵臉sè更是白了幾分,道:「月兒,你要我怎麼說你才好,我們是不能的!」

彌月不聽,伸手脫下最後一件披在玉體上的白sè內衣,只穿著一件短小的藍sè褻衣擋住胸前,那傲然挺俏的聖峰,頗具規模。


肌體雪白,散發幽香,她的下身也只是包裹在褻褲里,雙腿修長渾圓,充滿彈xìng,光澤滑嫩,讓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捏在手裡,肆意鞭撻。

赤著雙腳,玲瓏剔透,宛若天合,美玉無暇,晶瑩白雪,香露皓月。

彌塵畢竟是一個男人,即便有了和彌心然的幾次**,也還是被彌月身子的chūnsè給完全吸引住了。

不得不說,作為彌族無數人心中的女神,姿sè風情絕對是上上之選。如今見了,彌塵也是徹底呆住,在這一刻,他原始的衝動好像就要蘇醒。但是,理智告訴他,眼前的這少女他不能看,也不能摸,更不能去侵犯!

這是他的妹妹!他的血親!

「為什麼不轉過頭來,月兒不好看嗎?」彌月低低問道。

彌塵好不容易壓住心中的慌亂與惶恐,那顆心幾乎要從嗓子眼裡蹦噠出來,臉sè變得極是難看,蒼白……

「月,月,月兒,不要這樣子……」彌塵還未說罷,就覺得身子猛地一抽,呼吸急促,只見彌月已是慢慢向他走來。

**的雙足,在冰冷的地面上,踩踏出陣陣清妙的脆音。她的手上,也是爬滿了冷汗,心中那股奇異感覺,說不出是痛苦,還是解脫,抑或是興奮……

這一切,來得如此快,讓她抓不住心中一閃即逝的罪孽!

這樣的情景算是什麼?

妹戀兄?禁戀?

彌月忽的想要大哭大笑,大喜大悲!

難道這就是她想要的?彌月自嘲,什麼時候她變得這般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她是這樣的人?

看著地上被她束縛無法行動的彌塵,是她的親哥哥,唯一的血親!

她做了什麼?

眼看快要完結,但是她遲疑了,因為她看到了,眼前這個男人的眸子是冰冷的!不帶任何感情的!是對她的溫柔?體貼?

她從沒有見過這樣的眼神,是悲傷?還是自責?

可是,這個時刻,彌月突然想讓他恨自己,恨她,恨她,恨她!

至少恨,可以令他永遠記住這一幕!

為什麼在他的眼神里唯獨看不到恨?又是因為妹妹嗎?

妹妹?哼哼,多麼諷刺的東西!

她快要被這種感情給折磨瘋了,不能自已。

「哥哥,月兒再問你一次,你喜歡月兒嗎?」彌月將頭靠近彌塵,跪著在他身旁,凝視。

她的髮絲縈繞他的臉上,夾雜著淡淡的香味,是幽香,他咧開嘴:「喜歡!」

斬釘截鐵,毫不質疑!

彌月笑了,問道:「僅僅是喜歡嗎?」

彌塵眼睛眨了眨,道:「僅僅喜歡!」

「沒有其它的?」

「沒有!」

彌月沉默,彌塵也跟著沉默。他必須情理一下,因為此刻發生的事情已經完全超乎他的預料。這一切的來臨,比上次彌心然來得還要倉促。但彌月終究不是彌心然,永遠都不是!

「哥哥會不會覺得月兒很傻?」

「不會。」彌塵淡淡應道。

「哥哥還是喜歡騙人,不是真心話,該罰!」說著,彌月嘟的一下,在彌塵臉上留下一個香吻,殘餘著香氣。

「哥哥,月兒是不是很傻?」彌月再次問了一個相同的問題。

彌塵這下學乖了,直接脫口道:「對,很傻!」

彌月笑了,道:「哪有哥哥說自己妹妹傻的,哥哥真壞,就算月兒很傻,也要說月兒很聰明。哥哥,你欺負月兒,再罰!」說著,這次又給了彌塵一個吻痕。

躺在地上的彌塵苦笑不已,生平第一次被人這樣捉弄,對象還是自己的妹妹。

看著彌月幾乎裸露的玉體,彌塵心中突地生出一種罪惡感來,彷彿看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一樣。

「哥哥,月兒傻不傻?」彌月再次問道。

彌塵閉口不答,別過頭去。

「不答的話,月兒又會懲罰你了哦。」彌月嘻嘻笑道。

彌塵嘆了一口氣,道:「傻!很傻!特別傻!這樣做不值得!」

彌月又笑了,卻是夾著苦笑,整個人依靠再彌塵的懷裡,趴在他身上,以至於他能清晰觸碰到那禁果的青澀與甜蜜。

身體,好軟、好香……

「是啊,月兒也覺得自己很傻,明明知道不可以這樣做的。但是月兒忍不住,害怕哥哥會離開月兒。」

「不會的,哥哥不會離開月兒,月兒是哥哥的妹妹,哥哥可以放棄所有,也不會不要月兒!」彌塵肯定道。

「那哥哥可以休了彌心然嗎?」彌月冷不防來了一句。

彌塵徹底愣住,這才發現自己又是說了什麼天打雷劈的震撼話語……

彌月看著彌塵的呆樣子,撲哧一聲笑了,很美,點著他的嘴唇,溫柔道:「傻瓜,月兒和你開玩笑的。」

彌塵擦了擦冷汗,這玩笑還是不要開的好,太是嚇人了。

「哥哥,月兒好不甘心!這上天對我太不公平!」彌月抓緊了粉嫩拳頭,低聲哭泣道。

「沒事,過了今晚,就都忘了。上天對誰都是公平的。」彌塵道。

彌月搖搖頭道:「那為什麼月兒只能看著你被別人搶走?不能做你的女人,為你生兒育女?真的不公平!從一開始,我就失去了競爭的資格!騙人,一切都是騙人的!」

彌塵啞言。

彌月低沉吼道:「不公平!太不公平了!上蒼讓我遇到你,卻成了你的妹妹!為什麼?為什麼我們不可以?這都是誰的錯?月兒不明白!不明白!哥哥,我不會放棄的,這個世界這片大陸,只有強者才有話語權!我若站在大陸之顛,管他血親血脈,一切都是虛妄!我只是愛一個人有錯嗎?血親?可笑,若我達到那種高度,誰要是敢有反對,我就殺了誰!殺到沒有人敢反對為止!」

彌塵咽了咽口水,他初次覺得他這個妹妹實在是太可怕了!她瘋了嗎?

說出這樣的話?彌塵不知道,心亂如麻。

「呵呵……」低低的冷笑起來,彌月從他身上爬起,拿起地上的衣服,披著。

竟是一聲不吭的轉過身子,幾步踏出這個房間。去的很快,連彌塵都沒有感到一絲動靜。

彌塵即便看不到,也知道,他此刻的身體已被汗水浸透了,前景茫然,未來空缺……

過了片刻,他發現一個問題,就是他身體被彌月下的禁制還沒有解開,讓他氣惱的同時,也是哭笑不得,走便走吧,總得把我身上的古怪禁制給解除了吧,難道要在這躺上一夜?

床上,球球彷彿不知其事,懶懶的打了個盹兒,口水流出,臉上掛著滑稽的笑意,好像夢到了什麼很甜美的夢一樣,漸漸沉睡下去…… 深夜,一座宏偉大院裡面,大廳內部豪華鮮明,氣勢磅礴,宛如九龍飛天,天雷震撼!

首座上,一名青袍男子威嚴坐著,看著大廳的氣勢萬鈞,也是感嘆不已,竟有了絲絲的激動。自己這個位置,可是彌族多少人都夢寐以求的寶座啊!

為了它,青袍男子可是付出了無數心血,才換來今天這個位置!

彌族族長!遠古四族彌族的代言人!

即便現在彌族中依舊有人不服,但是,青袍男子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他將會成為彌族眾望所歸的領袖!

他要讓世人知道,他彌元,不比上代族長彌天神差!

彌天神只是一個失敗者,為了一個侍女,甘願推出族長位置。這樣的人,在彌元看來是沒多大出息的。

而他不同,他是個有野心的人,他一直認為他和彌天神之間差的只是實力境界,在其它方面,他自認要比彌天神做得好!

彌族,已經不是屬於彌天神的時代了,現在彌族的真正掌權人,是他!

可是,就在今天,有人敢違逆他的意志,讓他族長一系的威名大大損壞!

他怎能不怒?一想到那個不知死活的小丫頭,他就有種想要當場拍死她的衝動!

可是,看了看身旁的彌族這代族長一系大長老彌凌一眼后,他就徹底打消這個念頭,要是殺了彌心然,彌凌只怕當場就會立刻和他拚命!對於這個活了上千年的老一輩靈神,彌元十分忌憚!

「她怎麼還沒被帶過來?」彌元有些不耐道。

彌凌自然知道彌元口中的「她」指的是誰,他也有點沉不住氣,但是,他只能等下去。按理說,彌心然被他的部下跟蹤,應該很快會被帶過來,怎麼到現在還沒有過來?難道出了什麼意外不成?

「不知道。不過,她有星辰天女的傳承,倒是出乎我的預料之外。」彌凌緩緩搖頭道說道星辰天女時,他的眼中亦有一絲火熱,星辰天女,三萬年前名震大陸的蓋世天女,死後的寶藏肯定十分豐富,說不定裡面有著能讓他成為天神的寶貝!

「星辰天女的寶藏你我五五分成!」似乎看懂彌凌的心思,彌元適時道。

彌凌皺著眉頭,冷笑道:「五五分成?你想的倒美,她是我的孫女,又不是你的。」

彌元也不動怒,慢悠悠道:「她是我的兒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