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兒,我們趕緊吃吧,吃完了等你見到你娘親我們就要早點回去了。我們昨晚一宿沒回去,不知道夜兒沒看到我們會不會哭。」他借著小寂夜的名頭相信曦兒是不會逗留的。

果然,想到小寂夜,東方曦加快了吃飯的速度,好似想早早離開這裡。看到這一幕的東方孤傲看軒轅宸的臉色更是不好。

「殿主,馬車安排好了,我們什麼時候出發。」正準備說什麼的東方孤傲被小廝進來的詢問給打斷了。

「馬上,你在外面候著吧。」

「是。」

他心裡再不是滋味又如何,那也抵不過他沒有盡到父親之職的責任,孩子跟他沒感情也是理所當然。 看著他們夫妻和睦,東方孤傲不由得想起了百里雨薇。

對了,薇兒,他們得趕緊出發去百里府了。

「曦兒,馬車在外面等著,我們走吧。」活了這些年,他哪裡不知道軒轅宸的小心思。不過相比之下,還是自家媳婦要緊,他以後有的是時間慢慢收拾他。

傲世天下到百里府的路說近不近,說遠不遠,但是東方孤傲卻覺得這一段路像是過了十幾年一樣,走得他膽顫,走得他心驚。

百里府里,百里雨薇還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帶著她的女兒正在趕過來的路上,反而對先前在街市看到東方曦的種種還是歷歷在目,神情有些恍惚,有些不可置信。

「血薇,你說……算了,還是不說了。你去看看廚房的午膳準備好沒,我餓了。」有心想說卻不知道從何說起,罷了,一切隨緣吧,她相信有緣她們自會再相見的。

「好的,夫人。」

府內一片安詳,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沒過多久,東方孤傲他們就到了百里府門口。

「殿主,百里府到了。」

小廝的聲音像是一道驚雷,猛地敲擊在他的頭上。百里府,如果他沒記錯的話,當年他在這裡足足等了薇兒三年,可就是沒有一個人願意放他進去。或者可以說不是不放,完全就是隔絕了他們夫妻倆。如今,他坦坦蕩蕩的進府,說什麼也要把薇兒帶走。

「下車吧。」說著率先下了馬車,看到一如十幾年前的大門,東方孤傲也有些恍惚。

百里府果然是百里府,門面就是跟別人家的不一樣。這是東方曦看到的第一想法。

「我們走吧。」說著領著兩人就準備進府。

十幾年的時間,一個人的模樣是不會有太大的變化,但是通身的氣質是與眾不同的,更何況是東方孤傲這樣的人。

門外的侍衛雖然認出了他,但看到旁邊跟著的東方曦跟軒轅宸,他們一時之間竟不敢輕舉妄動。

「你快去稟告大少爺,說姑……不是,說東方孤傲又來了。」十幾年前的事彷彿歷歷在目,守門侍衛只好請示自家大少爺。

另一邊,百里雨薇用完了午膳,叫著血薇出府,想去集市再碰碰運氣。那是她的女兒,她肚子上割下的一塊肉,她想她,想見她,但也只能遠遠的望著,不敢上前認她。只是她不知道接下來等待她的不只是她的女兒,還有她多年未見的夫君。

「夫人,都準備好了,我們可以出發了。」血薇安排好之後回來彙報。

「好,我們走吧。」

最近自家小姐頻繁出府,府里的人都見怪不怪了,也就沒說什麼。侍衛也沒有驚動任何人,等百里雨薇到了門口才發現,他犯錯了。

「血薇,等下我們再去那天的成衣店看看,說不定還會遇見……」接下來的話在她看到門口的幾個人,瞬間止在喉嚨口。

是她的錯覺嗎?她怎麼看到了孤傲,還有,還有她的孩子。

東方孤傲知道他們的性子,只要主子沒發話,他們是不會這麼輕易地就放他們進去的。他正想著有什麼辦法可以直接進去,轉頭就看見一路走一路說的百里雨薇。一眼,情涌心頭,之前的點點滴滴都在心裡來回浮動。 本以為夫妻相見難如登天,卻沒想到他們會在這大門口相見,連帶著的還有他們的孩子,東方曦。

「孤……孤傲,曦兒,你,你們……」百里雨薇不可置信的伸手指向東方孤傲,再指向東方曦。

她這一個表現,守門侍衛心中大呼不好。多年前大少爺就吩咐過,不準讓東方孤傲進門,也千萬不能讓大小姐見到她夫君。這些年以來他們一直都尊崇著,執行著,沒有逾越。可是今天,東方孤傲等人的強勢來襲,他們一時間都被駭住了,忘卻了大少爺之前的吩咐。

「血薇,還不趕緊帶大小姐回府,杵在這裡幹什麼。」現場的其他人都不好惹,他也只能讓大小姐身邊的丫鬟帶她離開。

可憐的守門侍衛,自己惹了不該惹的人還不知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他的話,血薇並沒有做,也沒有聽。況且,他是什麼人,有什麼資格吩咐她。

「薇兒,我來了,我來接你回家。」好半響,東方孤傲才從見到妻子的真相中緩神過來。

十幾年了,他真的見到她了,這不是他在做夢吧。

東方孤傲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挪到百里雨薇面前,很小心,很慢。他怕啊,他怕他多走一步路,她就會在他的面前消失,這一切不過是他的幻想。等到他伸手觸碰她的臉蛋,一如二十年前他們初遇的那一刻,她是那麼的美麗高貴,那麼的純潔善良。他的薇兒,他的薇兒回來了。

「薇兒~」他一個遏制不住的上前抱住了她。

十六年,五千八百四十個日日夜夜,儘管他失憶了,但是他的感覺還在。沒有人知道,每到深夜他的心總會莫名其妙的揪疼。那時的他不知道為什麼,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麼心疼,只知道他遺忘了什麼最重要的東西。果然,他遺忘的是他們相遇的最初,遺忘的是他們相知相愛的美好,遺忘的是他們愛的結晶……

他抱得很緊很緊,緊到百里雨薇都快窒息了。可是她沒有喊停,她也怕啊,怕這是一場夢,她做的白日夢。他知不知道他不在的日子,她在這百里府是日日夜夜的以淚洗面,她想他,想他們的孩子,想天火城的點點滴滴。可是,大哥看得很緊,她出不去,也沒辦法出去。她能做的就是在她的閨房中安靜地坐著,想著,回憶著。只有這樣,她才能勉強控制自己的相思之苦。

想著想著百里雨薇感性的哭了,她心裡有太多的委屈,太多的想念,她需要一個發泄口,而東方孤傲給了她一個理由。

「薇兒,我回來了,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跟我回家,好嗎?」東方孤傲放開她,深情地看著她。

這一句話,讓百里雨薇瞬間淚如雨下。回家?好美的話,這真的不是她在做夢嗎?

她眼都不眨一下的直盯著東方孤傲看,怕她一眨眼他就又消失不見了。

兩個人都患得患失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小心翼翼的後果就是又有人出來臨時給他們插了一腳。 百里於灝剛從店鋪回來就聽到門口侍衛彙報的消息,也顧不得休息直接趕去了大門口。

他剛到大門口就聽見東方孤傲說要帶小妹離開,他怎麼可能同意。

「東方孤傲,你想要帶走薇兒,可以,先過了我這一關。」十幾年不見面,一見面就想帶人走,他以為他們百里府的人都是擺設嗎?

百里於灝一個大步向前,跟十幾年前一樣,硬生生地把他們夫妻倆給分開了。只是,這次的結果能如他所願嗎?

本來東方曦還不信,他怎麼也是百里府的准姑爺,百里府的人應該不會太過分。 總裁大人的編劇小妻 可事實卻是他被人拒之門外,沒有一點餘地的就斷了他的路。

緊接著,百里於灝直接分開兩人的舉動更像是驗證了什麼。

被迫分開的人,一個是她娘親,一個是她爹,她不可能真的這麼無動於衷的看著她這個所謂的舅舅就這麼獨斷專行的破壞他們的團聚。

「她跟他走不走,這都是他們夫妻的事,你有什麼理由破壞他們。」清麗的女聲,帶著絲絲森冷。

什麼人敢質疑他的決定,百里於灝鬆開鉗制住自家小妹的手,轉身朝聲音所在的方向看去。

這一看,他驚了。

這……這般模樣,簡直就是年輕時的薇兒,不過她身上的氣勢比薇兒強了不是一丁半點,她是?

他的目光在東方曦、百里雨薇、東方孤傲三人身上來回的轉動。有疑惑,有希冀,更有探究。

十幾年前他們接薇兒回來的時候確實沒有帶走孩子,但對這個侄女他還是知道的。一直以來,每當小妹跟他說她要找夫君,找孩子,他就對那個孩子有一種特殊的愧疚感。

如果不是他,她不會從小就沒有父母的疼愛;如果不是他,他們一家人還很幸福的在一起生活,又何苦要他們千里迢迢來這鳳凰城找人。

「你是曦兒?」他在小妹那裡沒少聽到孩子的名字,自然知道她叫什麼。

他這麼一叫東方曦,在場的有無視的,有不屑的,有震驚的,有警戒的。

百里雨薇的震驚,東方孤傲的警戒,東方曦的不屑,軒轅宸更是一個眼神都沒有給百里於灝。

幾道不一樣的目光盯著他看,百里於灝這才後知後覺他有些失態了。

「我是誰跟你有關係嗎?」哪怕不屑,她還是好心地回了他一句。

如此不給面子,也虧得他知道對方是他那小侄女,百里於灝這才沒有怪罪她。

「當然,你娘親是百里府的大小姐,我們捧在手心裡的寶貝,你又是她女兒,你說跟我有沒有關係。」他之所以肯定東方曦是他的小侄女,也是因為他看到了薇兒對她的不同。再加上,她今天又跟東方孤傲在一起來這百里府。

「那有如何。」她依舊一臉高傲,沒有理會他。

他害得她一家十幾年不得團聚,還想她認親,想的美。

「曦兒,這孩子,你忘了這是你舅舅。」看到東方曦跟東方孤傲在一起,百里雨薇以為他們父女已經相認,自然袒露了。

他們雖沒有相認,但到底是骨肉相連,東方曦沒有叫人,卻也沒有理會他。 東方曦的態度是他們都始料未及的,一時間大門口寂靜無言。

「小妹,帶他們進來吧。」最後百里於灝還是妥協了。

罷了,都已經過去這麼久了,他們也該釋然了。

以前經常看著小妹在她的閨房裡發獃,那時他並未多想,此刻看著他們一家團聚在一起,那種任何人都插不進去的感情,他突然覺得,是不是他做錯了。

「大哥,你……」百里雨薇不可置信,認為是她聽錯了。

十幾年大哥都不讓她出府尋夫尋女,下一刻她的夫君跟孩子來到她的面前,大哥又同意她與他們相見,甚至還准他們進府。

相較於她的小心翼翼,東方孤傲跟東方曦卻是坦然於心。他當然會讓他們進去,因為他真的不忍心他的小妹傷心難過,也不捨得他的外侄女漂泊在外。

等他們走遠了,血薇才發現百里雨薇還愣在原地,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樣。

「夫人,我們該回去了。」她現在還在保護著她,沒有回到東方曦身邊。

血櫻沒跟過來,不然以她們姐妹倆的雙生模樣,他們肯定能猜出她來這裡是有目的性的。雖然她的本意是保護她,但難免會有些許麻煩不是。

幾人進府,不過片刻就來到了大廳。

東方孤傲看著他面前的大舅子,真不知道是該恨他還是該謝他。

若不是他們,他也不會遇到薇兒;可若不是他們,他也不會跟薇兒分開那麼久,以至於還要他們的孩子千里迢迢來找他們。

想到東方曦,東方孤傲的神色才緩和了些許。這一變化,百里於灝都看在眼裡。

剛剛在門口,他並沒有仔細看他這個外侄女,現在在府上,他這才認真打量起她來。

她真的是繼承了她爹娘的優點,薇兒的美貌,東方孤傲的霸氣,當然再加上她自己獨特的魅力。整個人更甚一籌,氣勢更是壓人一等。

「曦兒是吧,你……」他本想好好的補償她,殊不知她根本就不屑他的補償。

「不用說什麼當初是為了我娘親好這才讓我一個孩子孤苦伶仃的話,也不要說什麼補償,這些對我沒用。」東方曦直接了當的打斷了他的話,沒給他一點機會。

笑話,讓他們一家人十幾年不得相見,還限制她娘親的自由,這樣的舅舅她要的做什麼。

「當年真的是有苦衷的,如果不帶你娘親回來,她可能真的熬不過一年。孩子,你相信我,我不會害你娘親的。」百里於灝苦口婆心的說了一大堆,他也不想他唯一的外侄女恨他於心。

可他的真心換來的是她的無視,還有自家小妹的不解,妹婿的埋怨。

「你說什麼?」東方曦能淡定可是東方孤傲不能,他一直以為是他們強行帶走薇兒,甚至不惜以他的性命來要挾她。

「你以為我們當初為什麼非要帶薇兒離開,你真以為我們就這麼沒有人情味?狠心拆散一對恩愛夫妻。」他從小捧到大的妹妹,他不容許她有半點閃失。

他情願被人誤解,怨恨,他也要她好好的。 他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真相,難道說,當年的事真的事出有因?

東方孤傲不知道他心裡現在是什麼想法,他只知道他這次一定要帶走百里雨薇。

「於灝,我不管你當初是故意也好,是無意也罷。但是,既然我今天來了,薇兒我是一定要帶走的。你要是阻攔,可以,那就不要怪我翻臉無情了。」如果可以,他也不想把他們的關係弄的太僵,畢竟還是一家人不是嗎?

「孤傲,你知道的,我……」對這個妹婿,百里於灝真的是有諸多的愧疚。

薇兒的事是他們做的不對,但是他們也是擔心則亂,忘記了她最本心的意願,從而讓他們一家分開了十幾年。

「不用多說,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他要的不是道歉也不是愧疚,他要的是他們一家人的團聚。

像是感應到他想法的百里雨薇回頭朝他淺淺一笑,哪怕十幾年沒見面,他們夫妻之間的默契還是其他人無法泯滅的。

而看到這一幕的不只是百里於灝,就連東方曦、軒轅宸、還有血薇等人都看到了這一幕,他們想的更多的還是對他們之間的默契感到震驚。

「薇兒,既然曦兒自己找到了我們,你要不要考慮讓她見見你爹娘?」雖然才相識不過幾天的時間,但畢竟血濃於水,東方曦的骨子裡還是流著他的血,他的根。

再一個,薇兒她爹娘年紀也大了,百里於灝這個大兒子一直未娶妻,以至於他們兩老到現在都還沒有抱到孫子,東方曦可以說是他們第一個外孫女。

「見我爹娘?這……」百里雨薇有些猶豫,她也想她的孩子認親,見見她的外公外婆,可是她在見到她舅舅的那一反應,也讓她不知道帶她去見他們究竟是對還是錯。

「孤傲,我們還是問問曦兒的意見吧。她現在已經長大了,我們不能不尊重她的意見而獨斷專行,這樣與當初大哥將我們分開有什麼區別?」她不想她的孩子也被他們的思想左右,她希望她好好的,而且看現在的情形,只怕她自己也已經成家了,他們要考慮的更多。

「成,那就問問她的意見吧。「對百里雨薇的話,東方孤傲從來就沒有拒絕過,隨後轉身問了東方曦,「曦兒,現在我們一家人已經團聚了,而且目前又是在你外公家,你,要不要去見見他們,認認他們?」

其實他對她認人的事沒什麼把握,他知道她本性像他一樣,有些冷淡,更何況對方只是兩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兩個親人。

「好啊,那就見見吧。」反正見見她也沒什麼損失。

她這一答應,百里雨薇跟東方孤傲都鬆了一口氣,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擔心曦兒不同意見人。

隨後幾人來到了後花園,每天的這個時候總會看到一對夫妻在走動著。那人不是別人,就是百里雨薇跟百里於灝的爹娘,東方曦的外公外婆。

看上去幸福的兩人,但也不難看出兩人眉宇間隱藏的希冀。 百里雨薇也是回來后第一次這麼認真的看她爹娘,看著看著她突然淚如雨下。

她都不知道,原來在她不知道的時候爹娘已經老了。他們需要的是兒女在身邊的陪伴,而不是他們一昧的給他們添麻煩。

「爹、娘,薇兒來看你們了。」她哽噎著,愧疚著。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腔調,百里天成跟聞人儷卻覺得恍如隔世。他們甚至還覺得是他們聽到了幻覺,不然怎麼耳邊會傳來薇兒的聲音。

她該是恨他們的,因為他們害的她夫妻不得團聚,也是因為他們,她跟她的女兒從小分離。他們逼著她做她不願意做的事,想想都是他們這個父母做的不稱職。

他們不奢望什麼了,只希望她活得好好的就好,其他的隨她吧。

「爹、娘,小妹帶妹婿跟曦兒來看你們了。」百里於灝何嘗不知他爹娘心中的疑慮,換做是他,只怕他也會不敢相信。

完後轉身回頭招呼東方曦上前認人,可哪有那麼容易。

東方曦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只盯著背對著他們的兩人。她這麼盯著,百里天成跟聞人儷只覺得背後那目光駭人,兩人下意識的是躲避而不是正視。

他們下意識的舉動換來的是百里雨薇更多的自責,更多的愧疚。

她突然撲通一聲跪在他們身後,這一動作嚇壞了在場的所有人,包括東方曦。

「爹、娘,女兒不孝,這麼多年一直讓你們為我擔心。我承認,我是怨過你們,怨你們不分青紅皂白就將我跟孤傲分開,怨你們為了讓我恢復靈力讓我離開還只是嗷嗷待哺的曦兒,怨你們將我禁錮在這後院里不讓我出去與自己的夫君、孩子團聚……」百里雨薇說了很多很多,最後泣不成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