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那神秘女子回答道,她望著江帆,心裡暗自吃驚,江帆竟然一眼就看出這納空瓶的空間容量。

江帆歪著頭望著那神秘女子,拿起手絹聞了一下,「你叫什麼名字?」江帆微笑道。

「哼,我不告訴你,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字!」那神秘女子冷笑道。

「呵呵,你的名字一定很難聽吧,估計是叫什麼翠花、細妹什麼的名字吧!」江帆嘲笑道,他塞好瓶塞,把瓷瓶放入了那神秘女人懷裡。

那神秘女子臉羞紅,「我的名字才沒那麼難聽呢,你別想套出我的名字!把你的手拿出來!」因為江帆的手又碰到了她的饅頭了。

「嘿嘿,不肯說名字就算了,我繼續搜身,就不信找不到你身份的東西出來。」江帆的手在那神秘女子另一側搜索。

片刻之後,他掏出一個紅色布袋,布袋十分好看,上面綉著花朵,「哦,這布袋裡裝著什麼東西呢?」江帆驚訝道。

那神秘女子露出驚慌之色,「混蛋,你把布袋還給我,不準打開布袋!」她臉上露出焦急之色。

看到那神秘女子這麼焦急,江帆就知道這布袋裡面肯定有什麼秘密,「嘿嘿,這裡面肯定有什麼好東西,我更要看看了!」

江帆打開布袋,這也是一個空間布袋,裡面可以容納的空間足夠裝下一座房子,他暗自吃驚:「呃,這女人是什麼身份,身上怎麼有這麼稀奇的東西?」

在符元界很少有人擁有空間布袋和納空瓶的,就連符皇也不一定擁有這麼高級的物品,這女人身上就有兩個,可見她身份非同一般。

「嘿嘿,我看看這裡面有些什麼東西!」江帆伸手從空間布袋抓著,隨即摸出一件東西。

江帆看到那件東西不禁樂了,「嘿嘿,這肚兜很漂亮啊!」江帆笑道。

那女子臉羞紅,又羞又氣,「放下我的肚兜!」她急忙喊道。

江帆聞了聞肚兜,「哇塞,肚兜上面有奶香味的呢!我喜歡,就送給我做紀念吧。」江帆把肚兜揣入懷裡。

「混蛋,把肚兜還給我!」那神秘女子怒吼道。

「哈哈,你別小心,我可是病人,我喜歡收集肚兜,你就成全我吧。」江帆大笑道,他的手伸入空間布袋摸索,片刻之後掏出一件物品。

那物品是一件巴掌寬的布條,大約半米多長,兩頭還有細帶中間是厚厚的布。江帆提著這布條,「呃,這是什麼東西?」江帆驚訝道。

那神秘女子看到江帆手裡的東西,她臉通紅,焦急道:「你,你把東西放回去!無聊!」

看到那神秘女子一臉羞色,江帆望著那東西,他細想一下,馬上明白了,那布條是衛生帶啊!是古代女子月事用的布帶。

他忍不住笑了,眼珠一轉,故意作弄一下她,「嘿嘿,那個神醫,這是什麼東西啊?是不是腰帶啊?」江帆笑嘻嘻道。

「你,你放進去,這不是腰帶!」那神秘女子嬌羞道,她此刻恨不得撲上去搶奪江帆手裡的衛生帶。


「不是腰帶,那這是什麼?難道這是綁腿的?」江帆故意驚訝道,他拿著衛生帶故意往腰間圍著。

那神秘女子頓時恨不得咬上江帆一口,「那不是腰帶,你放回去!」

「嘿嘿,不是腰帶是什麼?難道是肚兜?是新款式的肚兜嗎?」江帆走到那神秘女子面前,望著她的臉。

那神秘女子眼睛不敢正視江帆的眼睛,「這也不是肚兜,你放回去,那是女人的專用的東西。」

「嘿嘿,我就喜歡收集女人專用的東西,乾脆我也留著作紀念算了!以後我明天早上拿出來看看,聞聞上面的氣味!」江帆壞笑道,他提著衛生帶。

「混蛋,這東西你不能拿走!我每個月都要用的!」那神秘女人急忙道,因為再過幾天她大姨媽就要來了,如果沒有這衛生帶,她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嘿嘿,你每個月要用啊,我可是每天都要用的!每天睡覺前,我要看看這玩意,再睡覺。」江帆裝著要收起衛生帶的樣子。

「你真的不能拿走這東西!我求求你了!」那神秘女人口氣軟下來了,她不能缺這個,要不然會很麻煩的。

江帆望著那神秘女,「好吧,你不想我收集這個也行,你必須告訴我你的名字!」江帆望著她笑道。

那神秘女人無奈地望著江帆,「好吧,我叫駱靈珊。」她不得不說出了自己名字。

江帆拿著衛生帶,望著駱靈珊,「嘿嘿,駱靈珊,好名字,你必須告訴我,你是什麼地方的人?」江帆笑道。

既然名字都告訴人家,駱靈珊也沒什麼保密了,「我是東靈山的東靈山莊的人!」駱靈珊無奈地說出了自己的身份。

江帆驚訝地望著駱靈珊,「呃,東靈山在什麼地方?」江帆驚訝道,他手裡有符元界的地圖,可是他還沒看到地圖上有東靈山這個地方。

「東靈山位於符元界東部盡頭的東靈海附近,東靈山莊就在東靈山上。」駱靈珊解釋道。

江帆吃驚地望著駱靈珊,「東靈山在東靈海附近,這麼遠的路程,你是怎麼過來的?」江帆吃驚道,符元界的東面是東靈海,那也是汪洋大海,東靈山肯定是一座海島上的山。


「我是乘坐電光飛翼獸過來的,飛行了半個多月,才到這裡的。」駱靈珊望著江帆道。

「哦,你的電光飛翼獸呢?」江帆驚訝道,他曾經看到過符獸電光飛翼獸,它的飛行速度極快,樣子像大鵬鳥,但是有四足的,還可以在路上奔跑。

「電光飛翼獸在小風的身上。」駱靈珊望著江帆手裡的衛生帶,臉色羞紅。

江帆扭頭望著身旁的女僕,看到她腰間掛著一布袋,電光飛翼獸肯定在那布袋裡了,「哦,看來你們東靈山莊善於煉製丹藥啊!你為何到這裡來給人治病呢?」江帆把衛生帶塞入了布袋之中。

看到江帆把衛生帶放入布袋,駱靈珊的懸著的心放了下來,「是的,我們東靈山莊最善於煉製丹藥。我來這治病是為了行善來的,我們東靈山有規定,要成為東靈藥師,就必須救治一千名患者。」駱靈珊望著江帆道。

江帆點了點頭,「哦,原來如此,你就到了這石禾鎮來治病,就憑著這萬靈萬應丹給鎮上的百姓治病?」江帆驚訝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推薦作者新書《風流邪警》,大家去看看。 駱靈珊點頭道:「是的,我靈山的萬靈萬應丹可治百病,無論什麼病只要服下萬靈萬應丹,就可以治癒。」

江帆手摸著下巴,暗自道:「呃,看來這個駱靈珊不是騙子了,她是真的替鎮上的百姓免費治病了,我錯怪她了。」

「哦,看來我錯怪你了,我以為你是個大騙子呢!沒想到你真的替鎮上老百姓治病,而且丹藥如此神奇。」江帆有點不好意思道。

駱靈珊露出不悅之色,「你既然知道錯了,還不放開我!」駱靈珊冷冷道。

「嘿嘿,馬上就放開你們!」江帆伸手點了駱靈珊的肋下一下,她渾身一震,立即恢復正常了,接著江帆又點了女僕小風的肋下,她也恢復正常了。

駱靈珊恢復正常之後,臉緋紅,她對著江帆伸手道:「把我的肚兜還給我!」

「嘿嘿,駱靈珊姐姐,你那到肚兜很漂亮,就送給我作紀念吧。」江帆笑嘿嘿道。

駱靈珊臉上露出不悅之色,「不行,那可是我貼身之物,怎麼能隨便送人!」駱靈珊冷冷道。

一旁的女僕小風不高興了,她對著江帆道:「你這人也太好色了吧,竟然要我家小姐的肚兜,這要傳出去,我家小姐有何臉面見人!你立刻把肚兜還給我家小姐!」

江帆望著駱靈珊,「駱靈珊姐姐,你是不是想成為一名優秀的東靈藥師?」江帆微笑道。

駱靈珊點頭道:「是的,我做夢都想成為一名優秀的東靈藥師,所以我要救治一千人病人,目前我才救治了五百多人。」

「既然這樣,你的肚兜就應該送給我了!」江帆微笑道。

駱靈珊露出驚訝之色,「我的肚兜和我成為優秀的東靈藥師有關係嗎?」

「嘿嘿,當然有關係,我是一名患者,如果沒有你的肚兜,我會渾身難受。如果有了你肚兜,我就會精神抖擻,渾身都是力量,所以肚兜就是藥引子。」江帆狡辯道。

「你,你胡說,肚兜怎麼是藥引子呢!你,你分明是貪圖我家小姐美色!」女僕小風罵道。

「嘿嘿,肚兜能夠治好的的病,當然就是藥引子了!多謝駱靈珊姐姐的肚兜,我每天都會想著你的!我還有點事,先走了!」江帆馬上腳底抹油,哧溜下,他跑出了客廳。

看到江帆跑了,駱靈珊頓時急了,她對著江帆背影喊道:「你回來,把肚兜還給我!」她蒙著臉急忙追趕出去。

江帆出了院門,對著門口的妙雅公主、納甲土屍、代傑、閆帥、王旭、江小邪等人一揮手,「走,我們趕緊離開這裡,去風羽鎮!」江帆拉著妙雅公主,拔腿就跑。

嗖的一聲,江帆使出空間轉移術,瞬間他就帶著妙雅公主到了幾百米之外,然後繼續使出空間轉移,迅速消失不見。

「哦,主人,等等我們!」納甲土屍急忙追趕。

「哦,主人,小的來了!」江小邪拔腿就追趕,他奔跑速度極快,很快就超越了納甲土屍。

「我靠,他們跑得那麼快,我們不能落後了,快點追上去!」閆帥隨後追趕。

等到駱靈珊和女僕到了門口,她只看到閆帥、代傑、王旭等人的背影,江帆的在就蹤跡皆無了。

「小姐,怎麼辦?那個壞傢伙把你肚兜拿走了!」女僕小風皺眉道。

「哼,他逃不掉的,我們騎著電光飛翼獸去追趕他!」駱靈珊冷哼道。

「是的,小姐!」女僕小風立即摘下腰間布袋,她迅速打開布袋,釋放出電光飛翼獸。


嗷的一聲嚎叫,電光飛翼獸蹲下,駱靈珊和女僕小風坐在電光飛翼獸的背上。電光飛翼獸展開翅膀,一聲嚎叫,就像箭一樣射向空中。

駱靈珊在上空,俯視下方,整個石禾鎮都躍入眼底,她看到了江帆拉著一位女子朝著郊區奔跑,「哼,你奔跑速度再快,也快不過我的電光飛翼獸!」駱靈珊冷哼道。

隨即她拍打電光飛翼獸的腦袋,手指著下方,「小光光,去追趕他們!」駱靈珊指著江帆和妙雅公主道。

嗷的一聲,電光飛翼獸就像閃電一樣,嗖的一聲,瞬間就到了江帆等人的上空,「交出肚兜,否則別想離開!」駱靈珊對著江帆喊道。

江帆正拉著妙雅公主逃跑呢,聽到上空傳來聲音,他抬頭望到上空的駱靈珊乘坐了電光飛翼獸上面,「我靠,這妞這麼快就追趕上來了!我們必須進入樹林!」江帆對著身後的閆帥、王旭等人道。

因為進入樹林,駱靈珊就無法呆在上空了,她只能進入樹林追趕,在樹林之中,江帆就和她玩躲迷藏,駱靈珊想找到江帆那就很難了。

妙雅公主望著天空的駱靈珊,「江帆,她什麼意思,怎麼說讓你交出肚兜呢?」妙雅公主驚訝道。

「嘿嘿,妙雅你聽錯了吧,我哪裡肚兜呢,我們趕緊進入樹林。」江帆拉著妙雅公主迅速進入樹林之中。

緊接著閆帥、納甲土屍、江小邪、王旭、代傑等人也隨後進入樹林之中,駱靈珊看到江帆進入樹林之中了,她皺眉道:「這人太狡詐了,進入樹林里了!我們必須下去找他了。」

「小姐,這片樹林這麼茂密,就憑我們兩個,恐怕找不到他呢!」女僕小風搖頭道。

駱靈珊點了點頭,「是啊,況且他們這麼多人,我們就算找到他也無法拿回肚兜呢。」駱靈珊皺起眉頭。

「小姐,我看算了吧,肚兜就不要了!」女僕小風搖頭道。

駱靈珊搖頭道:「不行,肚兜不能給他,萬一他整天都拿著我的肚兜,被人知道是我的,那不是羞死人了!」

「小姐,可是他已經進入樹林里了,我們是很難找到他的。」女僕小風搖頭道。

駱靈珊沉吟片刻,「前面是風羽鎮,今晚他肯定在風羽鎮過夜,我們晚上去風羽鎮找他。」駱靈珊望著樹林道。

女僕小風望著駱靈珊道:「嗯,小姐,您的意思我們晚上去偷肚兜?」

駱靈珊點頭道:「是的,我們現在馬上去風羽鎮,我們就隱藏鎮上,只要他們進入鎮子,我們就悄悄的跟蹤他,看他進入哪家客棧,然後我們晚上去偷取肚兜。」

「小姐,那我們現在就去風羽鎮吧,不要被他發現了。」女僕小風點頭道,隨著一聲嚎叫,電光飛翼獸馱著駱靈珊和女僕小風朝著風羽鎮飛去了。

江帆等人進入樹林之中后,江帆等人迅速隱蔽在樹林之中,他等了半響也不見駱靈珊追來,不禁詫異道:「呃,駱靈珊怎麼沒有追來呢?」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 一旁的妙雅公主驚訝道:「江帆,那個女人是什麼人?為何追趕你呢?」

「呵呵,那女人是東靈山人,她喜歡上了我,要做我老婆,我不願意,就躲著她。」江帆狡猾笑道。

妙雅公主望著江帆,「那女人是不是長得難看,你看不上她?」妙雅公主笑道。

江帆點了點頭,「呵呵,她沒有你長得好看。再說了,我身邊有了你,不想招惹她了。」江帆摟著妙雅公主笑道。

妙雅公主笑了,「是嘛,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老實了?」妙雅公主笑道,她才不信江帆的話呢。

「嘿嘿,我一直就很老實,我是只不偷腥的貓。」江帆笑嘻嘻道。

「去你的,你就別隱瞞我了,你肯定拿那個女人的肚兜,肯定欺負了她,你這人壞死了!」妙雅公主笑道。

「嘿嘿,我怎麼會拿她的肚兜呢,你她自己把肚兜送給我的,我不要,她硬是把肚兜塞入我懷裡!」江帆裝出一副無奈樣子搖頭道。

「去你的,哪有女人這麼賤的,你就瞎編吧!讓我看看是什麼肚兜,讓你這麼迷戀。」妙雅公主伸出手道。

「好吧,給你看看!」江帆從懷裡掏出肚兜,在妙雅公主面前展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