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呀,為人父母。」葉蓉也是輕輕一嘆。

輕風襲來。

長亭處的葉蓉和玄姬都被花圃的花香包圍,沁人心脾的香味讓人情不自禁的就會露出幸福的笑容。

花圃內的精靈彷彿感覺到了葉蓉的情緒的萎靡,排成一排來到她的面前嘰嘰喳喳的說著難以聽懂的話。只不過從他們的情緒中,能感覺到他們傳遞出來的善意。

「別這麼愁眉苦臉,你看看這些小妖精都在哄你笑。」玄姬輕語道。

伸出手輕輕的摸了摸眼前花精靈的頭,葉蓉牽強的露出一抹笑意。

「決口切斷了那個女孩活下去的希望,其實我內心也很掙扎。看的出她跟子晨年齡相仿,正是好的年歲。如果可以救她,我當然會竭盡所能,只不過她要的是帝星星輝。」

「我對你們繁星的了解不是特別深,不過從你的話中能感覺的出,帝星星輝跟其他星輝有著質的不同,能說說么,就當給我上上課。」玄姬道。

「當然不同。」葉蓉點頭道,「你知道的,紫薇星乃星河群星之首,為星辰中的帝王。」

玄姬聞言點頭,這點她自然是知道的,不然紫微星也不會稱為帝星。

「全天八十八星座,繁星不計其數。不管是繁星、王星都為帝星福澤,繁星和王星的星輝在被使用消耗,也會在帝星的福澤下重新恢復,唯獨帝星……」

「無法恢復么?」玄姬問道。

葉蓉點頭,又輕輕的搖頭。「帝星星輝是永恆的,消耗之後便會出現缺陷。我不敢確定它會不會自愈,但就算是自愈需要的時間也是未知。此時紀元即將終結,都等著帝星的超脫,帝星星輝的缺失會不會對超脫造成影響,這些都是未

知。」

「薛沫需要多少星輝也是未知,星輝缺失如果導致紀元被毀,那麼這個結果誰來承擔。子晨么?讓他背負著那種壓力,他會如何?既然如此,不如由我來扮演壞人,狠心將一切拒絕。」

「你擔心的原來是這些。」玄姬挑眉。

她還以為是葉蓉擔心對葉子晨會造成什麼直接影響,沒想到她想的會這麼多,在意的星主到底能不能超脫,紀元的終結會不會安穩的渡過。

話說到這個份上,哪怕玄姬想要出言相勸,也只能將話咽下去。

跟整個紀元相比,薛沫的死在這時確實已是顯的微不足道。

就是她比較擔心將這一切都抗下的葉蓉內心到底承受著怎樣的壓力,也擔心葉子晨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如果眼睜睜的看著薛沫死了,他到底會如何自責。

無妄海、瑤池這些大聯盟之間,是不是會因此心生芥蒂。

「我支持你。」

玄姬笑著握住葉蓉的手,既然是摯友,那麼她現在能做的唯有支持。

「北斗星主和玄機閣主真是好雅緻。」

長亭處的葉蓉和玄姬都抬起頭。

「隱帝?」

花圃外,隱帝噙著笑容朝著長亭處走。在他的身邊還有葉子晨、楊戩和大聖他們幾人。

「子晨,你怎麼跟隱帝在一起,是不是還是不死心!媽媽已經跟你說了,想都別想,知道么?」

圍繞在葉蓉身邊的花精靈們,朝著葉子晨這裡看了一眼。

頓時,這些可愛的花精靈都露出害怕的神情,煽動著翅膀鑽到了花圃中,只留出個小腦袋偷偷的向外面看。

「子晨,你把那些孩子嚇到了。」玄姬蹙眉道。

被玄姬呵斥的葉子晨這才注意到那些花精靈都很懼怕的看著他,旋即他便瞭然必定是他周圍流露出的煞氣驚到了他們。

從白玉龍那裡得知真相,他就難掩心中的怒意。

不過在路上碰到隱帝時,他就已經刻意的將之收斂。只不過內心是騙不了人的,就算他掩飾的在好,他的目光和氣息也不再溫和。

淡淡的撇了花精靈們一眼,那些花精靈看到他的目光都鑽到了花圃中。「這也沒辦法,我儘快離開便是了。不過在這之前,媽、姨娘,我希望您們能聽聽隱帝的話,到時候您們在決定到底救不救薛沫,可以么?」 長亭處的葉蓉猛然間起身,花精靈們都被她的氣息嚇的不輕,小心翼翼的露出腦袋看著葉蓉。

在這些花精靈的眼裡,這是位很溫柔的人才是。

「葉子晨!」

盛怒下的葉蓉喊全了葉子晨的名字,眼中也儘是厲色。葉子晨也沒想到她會發這麼大的火,在他的記憶中,葉蓉一直都是特別溫柔的母親,不管面對什麼都是笑吟吟的,哪怕是他小時候調皮搗蛋,葉蓉也只是佯裝著發怒,在給他嚇住后,就會拍拍他的頭,給

他幾顆糖果。

之後會很語重心長的告誡他,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

但眼前就葉蓉流露出的氣息,她是真的動怒了。

「媽。」

「給我回房間好好待著,沒有我的允許不許出來。」葉蓉瞪著眼指著背後的房間開口。

「我……」

「去!」

這怒意給楊戩和大聖都嚇的忍不住縮了下脖子,正巧看到在長亭后,本是想找葉子晨,卻同樣被突然間發火的葉蓉嚇住的朴婧婉和肖語媚兩人,正朝著他們招手。

相互對視了一眼,楊戩和大聖朝著葉蓉輕輕點頭,算作問候便悄悄的離開。

「媽……」

「進去!」

這如此呵斥,葉子晨都不知道多久沒有經歷過。

舔了下嘴唇朝著身邊的神帝拱手,又對著葉蓉和玄姬彎腰行禮之後,葉子晨一言不發的走向了長亭后的房間。

途中他還想說什麼,卻也被葉蓉的目光給逼退。

在葉蓉的威逼下,葉子晨乖乖的回到了房間內。

直到此時葉蓉的目光才稍微有些緩和,只不過看向隱帝的眼神依舊沒有躲友好。

「要是隱帝是來做說客,在我看來大可不必。」

「說客么?談不上!北斗星主可能誤會了,我跟貴公子只不過是在途中偶然相遇,並非刻意而為。」隱帝淡淡的笑了笑,「其實我過來就是想跟北斗星主說幾句話。」

葉蓉鎖眉。

最開始她還以為是隱帝找上了葉子晨,或者是她的這兒子不甘心,找上了隱帝想這裡改變她的想法。

隱帝現在卻說只是偶然相遇!

作為神族中存在的比較久的老前輩,葉蓉相信以他的德高望重不會去說虛假之詞。

既然他說,來這裡只是想跟自己說幾句話。

「願聞其詳!」

話音一落,葉蓉便重新坐在了長亭的椅子上,也對隱帝做出請手的手勢。

……

「哇,葉子晨的媽媽好凶呀。」

朴婧婉眨著眼睛驚嘆,哪怕離的這麼遠,還是背對著葉蓉,依舊能感覺到葉蓉的凶意。

之後,她又碰了下肖語媚的胳膊。

「以後你的日子不好過哦。」

「葉伯母其實為人很溫和的。」想到在現世時的見面,肖語媚能夠斷定葉蓉是個怎樣性情的人,「她現在這麼發火,其實是在保護子晨吧。」

「真是嚇死我了。」

楊戩不停的搓手,腦怕到現在想到葉蓉的眼神,他都感覺頭皮發麻。

「對啦,你們倆怎麼會跑這來了,之前我們來的途中也沒看到你們呀。」朴婧婉道。

「我倆一直在鎮妖塔里來著,剛從塔里出來。」楊戩道。

「這樣。」朴婧婉點了點頭,又看到灰溜溜鑽到房間中的葉子晨,「看來近期是別去找他了。」

此話剛出,楊戩和大聖口袋裡的手機叮咚一響。

將手機取出,他們倆就看到……

唯心也邀請二郎神、美猴王加入聊天群。

「葉子晨發過來的消息么?」

都有著現代都市經歷的朴婧婉和肖語媚都知道這是聊天群,幾人圍成一圈便看到……

叮咚。

唯心也:你們倆沒良心的,就直接給我扔那直接跑了?

「這唯心也就是葉子晨?」朴婧婉道。

楊戩和大聖都不禁點了點頭。

「還真是土到掉渣的網名,還唯心也……他這是要悟道么?」朴婧婉出言吐槽。

對此,楊戩和大聖也都是笑笑。

就是因為這名,還有葉子晨的神秘,當年的群里對他可都是充滿了好奇。

唯心也:別裝死,趕緊出來!@二郎神@美猴王

「你們能給我倆也拽進群么?」朴婧婉道。

「你們倆也有?」

話音未落,就看到肖語媚和朴婧婉手裡同時出現一部手機。

「你以為呢?」

……

「真是不夠意思,說跑就跑,直接就給我丟在那,還說什麼兄弟同甘苦共患難。」

貼門坐著的葉子晨時不時的看看手機,又時不時的將耳朵貼在門上,想聽聽外面葉蓉和隱帝他們到底說了什麼。

他現在只能這樣,在他進房間時葉蓉就在他的房間周圍布下了禁制。

神識根本無法傳遞出去,傳訊玉簡也無法使用,幸虧他還有手機,葉蓉的禁制無法封鎖手機的通訊網路。

叮咚。

二郎神邀請無敵可愛美少女、魅惑眾生加入聊天群。

無敵可愛美少女:嘿,小晨晨!

這尼瑪是什麼鬼?

看著群里突然間蹦出來的消息,葉子晨忍不住吐槽。

要是不出意外,這新進群的兩人就是肖語媚和朴婧婉了,只不過這倆人用的名字……

魅惑眾生。

很非的名字!

要是這樣的人加他葉子晨必定拒絕,不過裡面有個「魅」,葉子晨猜測這應該是肖語媚,至於為何她沒用之前的賬號,這他就不知道了。

無敵可愛美少女從她講話的口吻就能判斷,必定是朴婧婉。

以她厚臉皮的性格,能起這樣的名也不足為其。

「哇,語媚,你這名……」

朴婧婉很是誇張的指著手機屏幕上的魅惑眾生,哈哈大笑。肖語媚也是俏臉一紅,這是她最開始用這個聊天軟體時起的名字,之前工作後用的賬號她不知道為什麼上不去了。

被朴婧婉如此嘲笑,肖語媚咬了下嘴唇。

我的人生模擬器 「你的好,無敵可愛美少女……嘔……」

「怎麼啦,難道我不可愛么?我不美么?」

朴婧婉很是得意的皺著瓊鼻哼笑,別看她們對外都是高高在上的主宰,但在私下都有著不為人知的一面。就像葉子晨剛入群,誰能想到被賦予戰神的楊戩,在群里會是撕逼王呢? 「該說真不愧是朴婧婉么?」

看著群里朴婧婉的網名,葉子晨忍不住拍了下頭,想了想卻也只能將心裡的吐槽壓下選擇接受。

只不過……

為什麼朴婧婉和肖語媚也進群了喂!

唯心也:楊戩你到底在幹嘛,我可是有事要跟你們倆說,才拉的聊天群。

二郎神:她們倆想進群。

無敵可愛美少女:喂,你們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竟然不能讓我和語媚看到,難道說是你們男人之間的嘿嘿嘿么?

魅惑眾生:要是子晨你不想我看到的話,我可以現在退群。

「感覺對話內容完全被朴婧婉帶歪了……」

看著群里的消息,葉子晨很是無語的嘆了口氣。

他要跟楊戩和大聖說的自然不會是朴婧婉想的那些,選擇將他們倆單獨拉群,也單純是由於他們之前的關係比較要好,不想麻煩到其他人而已。

既然朴婧婉和肖語媚也進群,讓他們知道也無妨。

正巧葉子晨還擔心就靠楊戩和大聖兩人,會有些忙不過來。

無敵可愛美少女:誒,不講話了,看來是被我說中了。沒關係,就直接在群里說嘛,大家都是成年人,沒什麼大不了的。

二郎神:我的鍋。

美猴王:緊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