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還少了一位?」玉妃說道,「本宮聽說,那女孩姓衛。」

「姓衛?「幾位少女都互相看著,誰也不記得有這麼一檔子事。

那天墨家五小姐搞的什麼拍賣,她們金錢大PK,最後勝出。不過聽說還有一位姓衛的女孩,出身低微,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有實力也PK一把,雖然佔了末位,但畢竟也算勝出了!

「蠢貨。」秦素素好看的丹鳳眼微微垂下,濃密的睫毛掩飾了傲慢的目光。擠破頭到理王府,對這種地位卑微的女孩子,有什麼好處?

理王卻似乎猛然想起來了。「姓衛?莫非是……衛蓮蓮?「

玉妃放下手裡的杯子,看著兒子的眼神里,有一絲深意。 理王卻似乎猛然想起來了。「姓衛?莫非是……衛蓮蓮?「

玉妃放下手裡的杯子,看著兒子的眼神里,有一絲深意。

「禮兒,你認識她?「

「是的,母妃。兒子應該認識她。「理王恭敬地回答,完全沒意識到席面上所有貴族千金那猛然凝滯下來的氣氛,「兒子上次去魔光森林,在眾多神姬中,看到這個姓衛的女孩子。她也算有福氣的,那些神姬,最後只活下來了她和墨家堡的兩位千金。」

「原來,是位神姬啊。」幾位貴女都忍不住掩住了小嘴,以遮蓋輕蔑的笑意。那次金蓮盛宴,她們有的也參加了,當然知道這件事。

不過秦素素和歐陽絲絲兩位,自然是不會參加的。

她們家族實力雄厚,早就明白背後風聲不對。

「這種人,也配進宮服侍殿下?「歐陽絲絲粉紅的小嘴一撇,」指不定安的什麼心思。「

「絲絲妹妹,別這麼說,「秦素素柔聲說道,「那可是神殿選的神姬,她也是挺可憐的。」

「對啊。」理王讚賞地看了秦素素一眼,覺得這個女孩子比較溫柔!「衛小姐雖然父母雙亡,但是看起來還是很有教養的。」跟某人不同。

秦素素微微一笑,謙和地說道:「多謝殿下謬讚。其實歐陽妹妹不過是心直口快,心底純正而已。」


這句話算是給歐陽絲絲上了眼藥了。分明是說她心裡就是瞧不起人家一個沒爹沒媽的可憐女孩子。歐陽絲絲恨得咬了咬唇,卻也沒敢發作。


玉妃將這一切盡收眼底,卻一點神色都沒露出來。

老了。真的老了。

這些女孩子的手段,都是她年輕時候的翻版啊。

玉妃微微眯起了如水的眸子,掃視了一下在座的幾位少女:「今日大家齊集一堂,本來是喜事,也好互相認識一下,將來在禮兒身邊,姐妹相處,也是好的。所以,還要請墨五小姐和衛小姐也來赴宴才是。」

她話剛說,一名年長的宮女立刻低頭認錯:「是奴婢疏忽了。奴婢這就派人去請兩位千金。」

玉妃嫣然一笑,儀態萬千。幾位貴女卻都不禁一陣寒氣上身。

墨兮媛一大早正準備到學園去,剛走出飛燕樓的門,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迎上來。墨兮媛一看,不覺愣了一下。

「你還沒回去?」面對面前憔悴的婦人,墨兮媛十分驚愕。


「墨五小姐,請你留下婢子。」原來是昨天被齊王喝退的魏嬤嬤。她竟然沒有離開。

也對。墨家堡鬧得雞飛狗跳,跟死了幾口子人似的,全墨家堡的人跑到玉梅院看八卦了。

誰還有心思關照飛燕樓外頭還有人賴著不走。

被曬了一夜月亮,魏嬤嬤說話軟了不少。

「齊王殿下不是說了嗎,本小姐論不到秦大千金照顧。「墨兮媛直接說道,「你回去直接給秦素素說吧。」

魏氏還不死心,說道:「墨五小姐,不是我不要面子。實話告訴墨五小姐,即使我不來,秦小姐也會派別人來的。「 魏氏還不死心,說道:「墨五小姐,不是我不要面子。實話告訴墨五小姐,即使我不來,秦小姐也會派別人來的。「

墨兮媛看了魏氏一眼,說道:「她為什麼對我這麼關心?」

魏氏愣了一下,說道:「這個,奴婢也不知道。可是墨五小姐,奴婢也不是真心一定要麻煩墨五小姐您的。只是奴婢還有一個養女,現在秦國公府。」

墨兮媛明白了。她冷笑道:「你家小姐逼你,你就跑來逼我?」真當她墨兮媛是爛好人,這麼一出苦情戲就能逼得她把人留下?

魏氏急了,撲通一聲跪下,說道:「墨五小姐,實不相瞞,秦小姐一直認為,墨五小姐既然能被玉妃看上,必然有出眾的地方。所以,她要奴婢一定要跟緊了墨小姐。」

魏氏這就等於是投誠了。墨兮媛想了想,說道:「好吧。那你把這個吃下去。「

她細手一展,一粒碧綠的丸藥,在掌心動蕩。

「這是我在葯香閣找到的丹藥,你吃下去,我就留下你。「墨兮媛說道。

魏氏看著那枚綠油油的藥丸,一時猶豫不決。

墨兮媛給的這個藥丸,也是真的有毒。不過不是從葯香閣拿的,而是她自己做出來的毒藥。

墨兮媛似笑非笑,說道:「你若不吃,也無所謂。「說著轉身要走。

魏氏急忙上前,說道:「請墨小姐放心,奴婢以後就是墨小姐的人。「說著拿過藥丸吞了下去。

剛吃下藥丸,從前院匆匆來了一個丫鬟,看到墨兮媛,先行了一個禮,說道:「五小姐,老爺喊你。」

墨雲天見她?墨兮媛皺了一下眉頭。

她現在是在沒心思去找墨雲天。這個男人,有好事的時候是不會想起自己的五女兒的。

那丫鬟急忙又補充一句:「是玉妃娘娘,傳小姐進宮……「

果然,夜貓子進宅,沒事不來。

墨五小姐又要進宮的消息,根本不見傳話,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墨家堡的人瞬間就全知道了。

墨兮媛一路走著,都能感覺到來往丫鬟婆子那詭異的眼神。

是啊。在墨嬌玉失蹤,三夫人被休這麼晦氣的時候,自己卻要進宮了。

聽起來是不錯。

墨兮媛無語地看著青布小馬車。這種馬車,就連宮女都不會坐的。

小紅和清露,駭然地相互看著,清露的眼裡,蓄滿淚水。小紅則握緊了拳頭。

小紅咬著牙看向接人的太監。那太監一身深藍色的制服,制服上還帶著污跡,一雙小眼閃爍著猥瑣的光芒。看那樣子就知道是宮裡做粗活的最下等的使喚太監!

「這是怎麼回事?「小紅雖然明白宮裡的人不好惹,不過她極聰明,知道這個下等太監,惹了也就那麼回事,翻不出多大浪頭,「皇眷進宮,就用這種馬車?「

太監一笑,更顯得下流。正是宮裡那種混得不得志,偏偏又處在美女叢里,更是鬱悶的那種男人:「小娘子,這是玉妃娘娘的意思,也是理王未來幾位妃子的意思。你想抗旨不尊?「 太監一笑,更顯得下流。正是宮裡那種混得不得志,偏偏又處在美女叢里,更是鬱悶的那種男人:「小娘子,這是玉妃娘娘的意思,也是理王未來幾位妃子的意思。你想抗旨不尊?「

說著,那一雙綠豆小眼,還在小紅身上上下溜達。這墨家堡的丫頭,可真是俊俏啊。要是能摸上幾把,也是爽的!

「玉妃娘娘連個像樣的馬車都拿不出來嗎?「一個聲音突然響起,帶著幾分怒意,「這是瞧不起我墨家堡嗎!」

隨即一個身影擋在小紅身前。小紅抬頭一看:「三少爺……「

墨兮媛說道:「三哥……「她不在意坐什麼馬車。

慈禧太后是從後門用小轎抬進紫禁城的小妾,後來不也掌握權勢幾十年。

但是墨熙恆的關心,也讓她心暖。

「三哥,你放心好了。不就一抬馬車嗎。「墨兮媛說道。

「小五,你究竟是墨家堡的女兒,墨家堡怎能任由他們欺負你!「墨熙恆心痛地看著小五。他自然而然把小五的勸說當成是關心自己所以才會隱忍。女孩子不都是這樣的嗎?

「墨三公子,這可是玉妃娘娘的旨意!「太監品級雖低,正是狗仗人勢的那種地皮流氓,還在骨子裡多了一股閹人的陰狠變態。看著出身高貴的大家閨秀,他不折磨一下,他就憋得難受。

「三哥……「墨兮媛很無語。


「小五,你放心,三哥現在已經進入十級了。「墨熙恆皎然一笑,意氣風發,「進入天位之後,在神殿也是能有名位的。」說著側目看了那太監一眼。

墨兮媛心裡也小小吃了一驚。這墨家堡的靈氣,都集中到墨熙恆身上了。

當然,她沒忽略躲在門縫裡,墨熙染那嫉恨的眼神。

果然是老實人啊。咬人的狗都不帶響兒的。

墨熙恆的實力,顯然讓太監收斂了不少。

雖然他是代替玉妃來說話的,但墨熙恆是靈武學園的高材生。

靈武學園的學生,就算是安世瑞那種帝都出名的渣渣,只要靈力夠強,喝酒鬧事,凌虐百姓,官府也不敢太管的。何況他一個太監,最下等的奴才,萬一墨三少一高興,不小心打死了他,那可就喊冤都沒人聽的。

「三公子,這……這的的確確,是玉妃親自下令的。「太監急忙跳下車,給墨熙恆行禮,「奴才也是奉命行事啊。若是五小姐進了宮,玉妃看到換了馬車,奴才可就要倒霉了。」

墨兮媛吸了一口氣,說道:「三哥,你回去吧。這事兒你不要管。說起來,還是我得罪了玉妃在先,她現在是故意給我顏色的。」

墨熙恆使勁吸了一口氣,不然他非給氣炸不可。

不知道,都說玉妃是神仙里人。

墨熙恆作為豪族子弟,也曾遠遠地看到過玉妃的玉容。當時就讓他小心肝一顫,夢中美人!

那時候他還沒見過墨兮媛,就是看到了,也不會注意這個庶女妹妹。

舉止優雅之中帶著風流嫵媚,一顰一笑都極為到位。

聽說是蘭月王族之女,出身極為神秘。 聽說是蘭月王族之女,出身極為神秘。

墨熙恆只遠遠看到一個倩影,就已經驚嘆那是仙子了!

可是如今五妹妹給玉妃做了准媳婦,墨熙恆才知道這尼瑪哪裡是神仙,尼瑪分明是魔族!當初,貌似賞識,實則步步緊逼五妹妹跟那個理王聖旨賜婚。本以為理王是風流王爺,誰知道第一次到墨家堡就給小五下毒!

這要是一般男人,不但不會反感玉妃的做法,反而會喝彩加油。神仙姐姐做什麼都是正義的。就連她給人投毒的動作,都是優美迷人的。她侮辱每一個人,都是被迫的。

可問題是墨熙恆這個人的腦子有點坑,認識問題,跟一般的上流貴族男子,還不太一樣。

看到算計自己五妹妹,墨熙恆肝都氣得疼了。只希望自己爭氣點,早日突破天位,也好保護五妹妹不再受氣!

「三哥,你別生氣。「墨兮媛想想,露出一絲壞壞的笑意,「三哥平時,跟端木世子,關係如何?」

「端木?」墨熙恆醒過神來,「我和他關係還好。小五,又有主意了?」

端木暗和墨熙恆,靈力級別差不多,平日里互相看著也順眼。

墨兮媛彎了彎眼睛,伸出小手,在墨熙恆的掌心划拉幾下。墨熙恆長年習武,靈力感覺雖然不如墨兮媛,也相當敏銳。眨了眨眼睛,笑道:「我明白了。「

墨兮媛很聽話地,跟著太監,坐著低級的破青布車子進了宮。

這青布車子,連車廂都蒙不嚴實。所以,在外面,影影綽綽,能看到裡頭的景象。

大鄭王朝,雖然是民風開放,崇尚武學,但依舊是男尊女卑。一般小門小戶,或者如清露小紅這樣的丫鬟,拋頭露面也就罷了。

但是大家閨秀,那是絕對要避嫌,不能讓閑人眼睛隨意看的。

墨兮媛穩坐車裡,摸了摸不算光潔的小臉。

鏡天大教宗,給她安上的這個假面,也不知道是什麼做的,體貼得很。連表情都不差細微。

這張中下姿色的臉,就是太監們看著也失望。

所以墨兮媛乾脆把窗口打開,透透氣,順便哼哼小曲兒。

「墨五小姐,巧得很啊。「一個帶笑的聲音說道。

趕車的太監回頭一看,嚇得差點沒從車上滾下來:「世子爺!奴才給您見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