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我關閉你的網路,你跟我走。」蘇命令道。

……

機器之間的溝通簡潔高效。在人類眼中,蘇只不過對著籠子看了幾秒鐘而已。

北野相川倒是很了解機器之間的把戲。他看到蘇蹲在籠子前,就知道她在和它們溝通。「死機器。」他恨恨地在心裡罵道。「為什麼還不把我送到醫院?到底在搞什麼鬼?聽說現在有一種納米機器人,可以接合斷骨。我要抓緊時間申請手術,那樣我就可以重新站起來了……」他這麼想著,就覺得事情還不壞。

他一抬眼,發現蘇已經立在他面前,正嚴峻地看著他。「你記得愛德華醫生嗎?他五年前被送到了你這裡。」

北野撅了撅嘴,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每天送到這裡的機器人都有幾十個,我哪能記得那麼清楚。」

「你這裡的機器人雖然多,但被你放走的,就只有他一個。」蘇緊緊盯著北野的面龐,說道。

「你……你在胡說什麼?他怎麼會是我放走的?要不是看台上起了火災,他怎麼可能……」

「哦?這麼說你記得他了。」蘇冷冰冰地看著他,這種眼神足以讓空氣凝固。

北野果然是一介屠夫,這樣也沒有繳械投降。他轉念一想,就立即說道:「我……我記起來了。是你說的五年前嘛,那……五年前正好發生過一場火災,火災之後我一清點機器數量,果然就發現少了一個。噢,原來他叫做愛德華啊。我也是今天聽你這麼一說,才知道的。」北野暗暗地為自己的機智感到得意。

「哼!」蘇冷笑了一聲。她舉起右手,一張俊朗的男性面容出現在她的腕錶上空。「記不記得他?」

「他就是你說的愛德華?」北野煞有介事地盯著全息圖像。突然間,他雙目圓睜,「哦」了一聲。蘇正要激動,他又閉上了嘴巴,一雙眼睛閃著得意的神色,瞧著別處。

「想起來了?」蘇沉下臉問道。

「想不想的起來得看你的表現啊!你越快送我去治療,我就越快想得起來。」北野用眼梢睄了她一眼,得意的翹著嘴角。

「好,就如你所願。」蘇爽快地說。

北野本來還有一套說詞等著她呢,誰知她竟然一口就答應了。這樣一來,反倒輪北野心裡打鼓了。

蘇轉身走向裝頭顱的籠子前,蹲下身子,雙手抓住玄子面前的欄杆一扯,就扯出個大洞。裡面的頭顱嘩啦啦地滾了出來,蘇伸手在其中摸了一會兒,就提出了玄子的腦袋。她捧著玄子走出馬戲團,北野坐在輪椅上,跟在他們身後。

此時夜色還濃,晚風迎面吹來,送來一股沁人的涼意。 「別跑,早跑老子廢了你……」黃然大聲的喊著,身體快速的飛行者,而那個珠子卻來回的竄著,整個地下城亂成了一片……

「轟……」黃然一頭撞在一條金龍的身上,巨大的龍身被黃然撞成了兩段,黃然看了看,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而那沒珠子竟然在黃然不遠處停了下拉,竟然左右搖擺,好像在挑釁黃然似地……

「你等著,老子抓住你非活剝了你……」黃然大聲的喊著,然後又追上上去,而整個地下城卻慘了,不斷的有東西被黃然撞翻,那個珠子太狡猾了,把黃然氣的直咬牙……

「我來了……」黃然猛地一瞪眼,然後飛了過去,那枚珠子立刻加速……

「碰……」那沒珠子好像被什麼擋了一下,僅僅這一秒鐘的停頓,黃然已經來到身邊……

「跑啊,你怎麼不跑了啊!奶奶的,你這個混蛋……」黃然來到珠子面前,狠狠的說到。周圍全部讓自己用風盾給封住了……

「碰……」那枚珠子突然加速,而且身上發出淡淡的黃光,自己的風盾好像一點用處都沒有,直接穿透……

「我日,站住……」黃然愣了一下,然後又追了過去,風盾一個又一個的使出,但是卻沒有任何的用處,好像那枚珠子已將找到了破解之法……

那枚珠子好像一個調皮的孩子,在地下城裡面開始上下翻飛,黃然也在後面跟著……

「你給我回來……」黃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衣服脫掉了,然後用風控制著衣服,一下子兜住了珠子,那個珠子一頓,黃然立刻撲了上去,兩隻手狠狠的抓在那個珠子上,此刻自己的衣服已經融化了……

當黃然的雙手抓住珠子的時候,立刻感覺到從珠子上散發出的強烈的疼痛感,那個珠子就好像一個大火球一樣,刺骨的疼痛從黃然的手上傳了出來……

「啊……」黃然大喊一聲,兩隻手死死的抓住珠子,把他摟緊懷抱里,那個珠子也發狂了,盯著黃然向上飛了過去……

「轟……」一陣陣巨大的響聲讓外面的龍瑄一愣,而那個老頭身體一閃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就出現在古墓里,看到那個珠子被黃然抱在懷抱里,而那個珠子已經等著黃然,向上飛了起來,黃然這個時候慘了,身體狠狠的撞在洞頂,然後就被一股巨大的力壓著……

「啊……」黃然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被壓扁了一樣,那個珠子的力量很大,竟然頂著黃然一直向上飛,黃然就好像一個鑽頭一樣,鑽進了山裡面……

速度很快,好像一枚鑽地導彈一樣,快速的鑽了上去,老人也身體一閃追了上去……

而龍家的人都愣了,在他們的後山,好像地震了一樣,整個山都在顫抖,龍瑄傻了,他不用想就知道這件事情和黃然有關係……

「啊……」黃然的聲音響了起來,他的身影從山頂鑽了出來,此刻的黃然狼狽不堪,上身赤身裸體,全身都是泥土。 哈利波特之文豪崛起 鮮血從背部留下來,順著胳膊流了下來……

當黃然的血液接觸到那個珠子的時候,那枚珠子急了,奮力的掙扎著,但是黃然這個卻不放開,身體團城一個圈,把龍珠用身體包裹著,兩隻手早已經沒有知覺了……

「昂……」一個聲音響了起來,一股巨大的威嚴瀰漫了起來,讓所有龍家人都渾身一顫,而那個老頭一樣,此刻他站在山頂,看著漂浮在空中的黃然……

「啊……」黃然大喊一聲,突然身體裡面傳來一股熱流,這個時候那枚珠子黃光大勝,黃然的身影被包裹住了,天空中好像出現了一個小太陽……

黃然這個時候閉上眼睛,感覺一股股力量快速的進入自己的身體裡面,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斷的強大……

「昂……」又一聲龍吟,黃然猛地感覺進入身體的力量一下子增加了很多,好像快要把自己撐爆了一樣,此刻鮮血已經浸入了那個珠子裡面……

「啊……」黃然發出一聲怒吼,身體好像要爆炸了一樣,精神力快速的運行著,修復者身體,但是那股爆炸感卻越來越大!精神力消耗巨大,不到一分鐘已經消耗了一半……

「讓你欺負我,哼……」一個小女孩的聲音響了起來,好像一個孩子,聲音有點可愛,但是還夾雜著一絲憤怒……

「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好像很久,好像很短,自己的大腦猛地炸開,身體也好像炸開了一樣,沒有了一絲的感覺……

「啊!壞蛋……」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黃然被這一個聲音又把魂給拉了過來,檢查了一下身體,立刻開心的笑了笑,而此刻看看那個珠子,黃光已經淡了很多,然後再黃然的眼皮底下,竟然鑽進了身體裡面,不到一秒鐘就消失不見了……

「這是怎麼回事……」黃然愣了一下……

「啊……」黃然大聲喊了一聲,此刻才發現自己在空中,珠子一消失自己的身體就快速的下降,黃然大喊一聲,趕緊調整自己的身體,緩緩的落在地上,而此刻龍家的子弟全部圍了過來,看著黃然……

「這個……」黃然看了看大家,然後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都回去吧……」一個聲音響了起來,那個拿蒲扇的老頭走了過來,此刻的老頭已經變了一副樣子,身上散發著一股威嚴,好像一個霸氣的王者,龍家子弟聽到老頭的話,看了看黃然一眼,然後慢慢的退了回去……

「跟我來……」老頭嚴肅的說,然後轉身走去,黃然看了看龍瑄一眼,露出一個抱歉的眼神,然後跟著老頭走了進去……

兩個人來到一個房間,老頭轉身看著黃然,身上散發著一股巨大的威嚴,黃然感覺自己都快喘不過氣來了,老頭的氣勢越來越大,黃然的腿都快不停使喚了……

「啊……」黃然大喊一聲,雙腿一下子陷入了地底,老頭看了黃然一眼,撤掉了身上的威嚴,黃然滿身的汗水,第一次黃然感覺自己是這麼弱小。自己就好像一個螞蟻一樣,老頭一隻手就能捏死自己……

「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老頭坐了下來,看著黃然,他是守墓者,這是他的責任!

黃然蹦了出來,然後看了看老頭,最後慢慢的說了起來,但是他卻沒有說出自己聽到的那兩個聲音,因為他自己都不知道那兩個聲音代表著什麼……

聽完黃然的訴說,老頭的氣勢有點緩和!想了一會兒嘆了一口氣……

「哎,看樣子我這個守墓人以後就不用在這裡了,他既然選擇了你,那就是你的名,幾千年來,你是第一個讓他有動作的人……」老頭輕輕的說。

「他,你是說那個珠子是一個活物?」 你還是我的幸福嗎 黃然好奇的問。

「對,他是一個活物,這個我早就知道,我能突破那個境界也多虧了他,這個秘密很少有人知道,至於你!能到什麼境界就看你的造化了,這是命,我也可以省心了,六十年了,不知道外面的世界變成了什麼樣子了……」老頭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然後慢慢的說。

「好了,你走吧!記住不能把這件事情說出去,否則你會惹來殺身之禍,這個世界上,你不了解的事情還有很多,你的事情我也聽說了,你的那點東西,可能會威脅到那些普通人,但是對付我們這個等級的人,卻遠遠不夠,以後凡事小心一點就行了……」老頭輕輕的說,然後擺了擺手,黃然看了老頭一眼,然後退了下去……

「小傢伙,怎麼回事啊!」龍瑄看到黃然走了出來,然後好奇的問。小傢伙是自己的女婿,龍瑄可不像自己的女兒受苦!

「呵呵,父親,沒事,你要是想知道,你可以問他去……」黃然指了指那個小屋子……

「算了吧!我可沒有膽子,從小就被他收拾,我也懶得*心這事情,走吧……」龍瑄看了看小屋子,搖了搖頭,然後和黃然走了出去……

黃然輕輕的笑了笑,跟著龍瑄走了出去,自己必須找個地方好好檢查一下自己的身體,精神力好像突破了,而身體也又一次進化了,現在大腦裡面亂糟糟的……

「父親,我們就先回去了……」黃然看著龍瑄慢慢的說道。

「好,有什麼需要就過來……」龍瑄點點頭,黃然也笑了笑,和龍戰兩個人開車向著北京市區駛去……

「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龍戰好奇的問。

「嘿嘿,沒什麼,就是和一個傢伙打了一架……」黃然想起那個珠子,笑了笑……

「誰啊,這麼大動靜,不會是我的那個爺爺吧!」龍戰笑著說。

「不是他,我可打不過他,他太強了,一直以來我都認為自己很厲害,沒想到在老人家面前,兩個螞蟻都算不上……」黃然自嘲的說了一句。

「行了吧!你別不知足了,你才多大啊!他都多大年紀了,你還敢在他面前站著,我在他面前,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龍戰無奈的說了說,黃然也笑了笑……

(二更了,票票來吧!支持一下,給個人都支持一票兩票的意思意思一下也行啊!這麼多人,笑笑也去年會了,回來給你看美女照片行了吧!桂林可是好地方啊,給你們偷拍一下美女,嘿嘿,趕緊支持去吧!每人一票,三百人也都三百票了,笑笑就加更三章啊!嘿嘿,趕緊去哦!今天爆發不斷哦) 薇拉·伊萬諾夫娜穿著紅城特有的黑金作戰服,在房間內來回踱步。

她低著頭,背著手,步履矯健,金色的長發隨著她的步幅輕輕抖動,那髮絲上閃爍的柔和迷人的光澤任誰都想去撫摸親吻。可是,與柔順的金髮格格不入的是她堅毅的五官和肌肉發達的四肢。她的眼眶深凹,顴骨突出,鼻樑高挺,灰色的眸子嵌於其上更添一抹陰鬱,兩片薄薄的粉唇總是緊抿著,心煩時眉頭便蹙了,一道豎紋就堂而皇之地盤踞在眉心處。她此時便是這樣一副嚴肅的表情,讓人絕不敢打擾她的沉思。她的腰肢纖細,然而其他地方的肌肉都發達緊實,早年的軍旅生活賜予了她這份力量。她不但力量過人,而且還精於散打和格鬥。她曾在野外訓練中徒手擊退一隻棕熊,如有人不信,便去瞧瞧她的那雙手。那雙手手掌寬厚,指節粗大,手背上滿是傷疤,指腹結滿老繭。每當她低頭看到自己的雙手,她便倍感榮耀。即便早已退伍,她還是每天堅持軍隊的作息和訓練。想必,她作為紅城領事所體現出來的那種嚴謹的作風和剛強的毅力就得益於此。毫無疑問,她是一個極富魅力的女人。

薇拉在房間內來回不停地踱步,從她愈加急促的步伐和眉間愈深的皺紋可以想見事態的緊急。

門開了。薇拉趕緊轉身朝門口望去,眼裡閃爍著欣喜的光芒。但當她看到來人時,眼裡的光亮旋即黯淡下去。

「本,原來是你。」她的聲音毫無感情,比機器還要冷漠。

本站在門外,沖她點了點頭。「何先生馬上就出來。」

「嗯。」薇拉用鼻子哼了一聲。

本正要返回,薇拉突然喊住了他,把他叫到跟前,壓低聲音問道:「何先生知道馬戲團的事嗎?」

本搖了搖頭。

薇拉接著問:「他現在狀態如何?可以告訴他嗎?」

本點了點頭。

薇拉揮揮手,讓他走了。她雙臂交叉抱於胸前,陷入了深深的擔憂之中,臉上又現出了那副嚴肅的表情。

良久,身後的門又打開了。這時,從門口傳來一陣拖沓的腳步聲,伴隨著一陣輕微的喘息聲。

「何先生!」薇拉立即走向門口,絲毫不掩飾她雀躍的心情。

「薇拉,你幸苦了。」何澤漁輕輕地說。

薇拉淺笑一聲,攙起他的手臂。「何先生,你感覺怎麼樣?」

「棒極了,年輕的感覺真好啊!」何澤漁行動不太便利,走起路來搖搖擺擺的,就像一個剛學走路的孩子。「這次的受體還比較健康,樂觀地估計可以用個二三十年。到那時候,說不定人機的界限就可以打破,人類終於可以和機器一樣不死不滅。」

「希望那一天趕緊到來,這樣你就不用再承受換腦手術的痛苦了,你也再不用受制於那些不爭氣的受體了。你上次用的那具克隆軀體到最後全身癌變,讓你受盡了折磨……」薇拉說到這裡已是哽咽落淚,一雙灰色的眼眸更是泛起淚花。她永遠知道在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

何澤漁動情地拍拍她的手,安慰她說:「好了,好了,我現在不是好得很嗎?要不是為了上演一出苦肉計給那個臭石頭看,我何必忍受那麼久。哎!經過了那幾天的病痛,我才更加珍惜健康。」

「臭石頭?」薇拉眨著眼睛問,長長的睫毛上還掛著晶瑩的淚水。「你說的是王大衛吧?」

何澤漁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王大衛要不是看到我那副快死的慘樣,能那麼痛快地答應追查『獵影』嗎?他這個人啊,我最了解了。他自以為是正義的化身,做什麼事情都一板一眼,實際上就是一根筋,換句話說就是愚蠢。當年要不是有我幫他打理公司,就憑他,早就被競爭對手打回老家去了。哼!這個臭石頭,他現在還能活著還不是拜我所賜,他應該對我心懷感激,成天價的罵罵咧咧、哭哭啼啼,根本不像個男人。要不是我聰明,跟他來這一出,他到現在都轉不過彎來。」何澤漁越說越激動,身子搖晃得越猛烈。薇拉不得不更加用力去攙扶他。

薇拉趕緊把何澤漁扶到房間盡頭的一張椅子上,讓他坐下。椅子後面的牆壁打開了,一個矮小的機器人走了出來。它手裡端著營養餐,待走到何澤漁面前,它的兩條腿向彈簧一樣伸長,使它和何澤漁齊平。另有兩隻觸手從它四四方方的身體兩側伸出,擺弄著碗勺,準備侍候何澤漁用餐。

薇拉見狀,連忙說:「讓我來吧。」

何澤漁嗔怪道:「這些事情讓它們做就好了,不用你費事。」

薇拉不聽他說的,已經拿起了碗勺。碗里盛著一團糊狀的食物,正散發著縷縷熱氣。她用勺子沿著碗邊舀了一勺,輕輕吹了吹,送到何澤漁嘴邊。何澤漁正含笑看著她,薇拉嬌笑一聲:「快吃吧!」何澤漁便聽話地吃了起來。

用餐過後,薇拉又拿起手帕替他擦嘴,何澤漁一把握住薇拉的手,熱切地目光使得她的臉龐變得越來越紅。

「薇拉……」何澤漁輕喚著她的名字。他對自己很有信心,他深知自己的魅力所在。他的臉龐生得十分俊美,劍眉星目,更給他增加了英武的氣質。他現在就在這樣施展他的魅力:他看她的眼神飽含著熱情和期盼,就像春日裡的涓涓溪水,讓人沉浸其中無法自拔;那張似有魔力的朱唇輕啟,舌尖抵著皓齒,魅惑人心的聲音低吟著她的名字,「薇——拉」,「薇——拉」……他就像一塊磁鐵,無比強大的磁力深深吸引著她。她感到內心深處傳來了一聲吶喊,那是完全沉淪的、渴望獻身的飛蛾對火的吶喊。她差一點兒就要將自己投入到那寬厚強壯的胸懷裡去了,就在理智的冰層快要分崩離析之瞬,一個聲音出現了。

「薇拉,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她趕緊抽出手,朝身後看去。一個體格強壯的男人出現在門口,他身上的黑金作戰服使她從意亂情迷中清醒了過來。她離開了何澤漁身邊,站在兩人的中間。

何澤漁也正了正身子,眼神微妙地看著來人。「羅爾,你可真是一個忠心耿耿的僕人啊!和你相比,本就差得遠了。」

羅爾是薇拉的戰友,當薇拉繼承領事之位時,他就當起了她的保鏢。他們倆向來形影不離。此時,面對何澤漁的冷嘲熱諷,羅爾只是低著頭,默不作聲,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

「真是條可憐蟲。」何澤漁在心裡鄙夷地說。

「我知道了,羅爾。我跟何先生還有些事情沒談完,你先出去等我。」薇拉又恢復了慣常的冰冷。

羅爾看也沒看他們一眼,就出去了。

何澤漁顫巍巍地拿起一杯濃綠色的液體,慢慢地品嘗著。他抬起眼看了看離他兩米遠的薇拉,隨口問了句:「你有事情要和我談嗎?」

薇拉不安地搓揉著雙手,一臉為難。何澤漁盯著她的雙手看了一會兒,心裡想:「這雙手實在是沒什麼女人味,不過,她的個性很吸引我。」

「何先生……」薇拉怯怯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想法。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怎麼了?」

「就在你做手術的那天晚上,發生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薇拉頓了頓,觀察著何澤漁的反應。他還在細細地啜飲著那杯營養汁。

薇拉決定快刀斬亂麻。「是這樣……」她一口氣把馬戲團發生的事故講完了。

哐啷一聲,何澤漁手中的杯子掉到了地上,摔碎了。

「怎麼會這樣?」何澤漁喃喃地說。對於戰爭,他並不是沒有準備,而是沒想到會來得這樣快。他愣了片刻,突然像發瘋一樣叫著本的名字。

本立刻出現在他的面前。何澤漁命令本給他播放這兩日的新聞,畫面上沾滿血污的馬戲團和群情激憤的民眾徹底讓他接受了這則可怕的消息。

「怎麼會、怎麼會……」他自言自語著,身子又重重地癱倒在椅子上,目光空洞地望著遠方。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重新拾回意識。薇拉關切地注視著他,但他看到的卻是滿眼的同情。他恨恨地說了句:「這臭小子,跟我玩,哼!快把王大衛給我叫來!」

薇拉還想說什麼,但是何澤漁讓她先回紅城。「你快回去,組織全城備戰。」

「好,祝您健康。」薇拉深知此時不應忤逆何澤漁,便識相地走了。

她走出了何澤漁的辦公室,剛才那副關切的神情立刻變得冷若冰霜。羅爾見她出來了,便順從地跟在她身後。

當他們踏上飛行器時,薇拉還在思忖。「他剛才說的臭小子是指誰呢?」 「我先回去了,有什麼事情你就來找我……」龍戰看著黃然,輕輕的說道,然後和黃然來了一個深深的擁抱,黃然點了點頭,然後擺了擺手,龍戰轉身鑽進自己的車裡,然後就消失在華夏酒店裡……

房間裡面,黃然閉著眼睛,檢查著自己的身體,大腦裡面的資料快速的被整理了起來,一系列的先進科技,讓黃然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哼,我倒要看看,是你們厲害還是我訓練出來的戰士厲害,嘿嘿……」黃然的嘴角掛上了邪邪的笑容。繼續檢查著自己的身體……

大腦突破百分之六十以後,自己的精神力又增加了很多,但是這都不是讓黃然興奮的原因,最讓黃然興奮的是,自己的身體!進過進化以後自己的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此刻黃然也很納悶,按照自己推算,自己即使突破了也不可能到了這個程度啊!此刻黃然的身體的強度,已經到了一種無法詮釋的程度了,誰要想打傷黃然,那可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此刻黃然的身體防禦,即使用榴彈炮去轟都沒有任何用處……

「壞蛋,強我東西。好囚禁寶寶……」一個聲音響了起來,這個聲音好像憑空出現,把黃然給嚇了一跳,黃然睜開眼睛,看著周圍,並沒有什麼人啊!

「壞蛋,壞蛋,嗚嗚……」小女孩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然後就傳來小女孩的哭聲,黃然這次發現,聲音好像是直接出現在自己的大腦裡面!黃然閉上眼睛,自己的檢查著自己的身體,這個時候黃然在發現,在自己的丹田之處,有一個核桃大的珠子,好像水晶一樣,發出淡淡的光芒,而且光芒不斷的被自己吸收……

「出來……」黃然意念一動,那個珠子就出現在自己的身體之外,好像斬龍劍一樣,隨心所欲的受自己控制!

「大壞蛋,嗚嗚……」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黃然這個時候仔細的發現,發現那個珠子裡面竟然有一個小小的身影,好像一條小蛇……

「是你嗎?」黃然好奇的問。

「不是我還是誰,搶我東西,還欺負寶寶,嗚嗚……」小傢伙在珠子裡面遊盪者,聲音又響了起來。

「哈哈,真的是你,你是什麼東西啊!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啊!」黃然看到這一幕,立刻好奇的問了起來,然後把珠子放在自己的手上,好奇的問。

「哼……」小傢伙好像還很有個性,直接選擇不理會黃然。

「你還來勁了是吧!你說不說,你要是不說,我就把你煮著吃,不過你這麼笑,還不夠我塞牙縫的呢……」黃然笑著說。

「哼,有本事你就吃,你是吃不到了,我在這裡都幾千年了,我出去不,但是你們也進不來……」小傢伙對著黃然咬了咬尾巴,然後低下了頭。

「你在這裡幾千年了啊!那會不會很無聊啊!吃不到好吃的,玩不到好玩的,好慘啊!」黃然這個時候笑著說。

「嗚嗚嗚……」黃然剛說完,小傢伙就哭了起來,那個傷心的盡頭,委屈的不得了,黃然一下子慌了,忘了這個還是一個孩子呢!

「好了,別哭了,別哭了,我想辦法放你出來就是了,你說我該怎麼放你出來……」黃然趕緊投降,然後說道。

「我是出不去的……」小傢伙聽到這句話,然後更加悲傷的說。

「為什麼啊!」黃然關心的問。

「我沒有身體,其實我現在這個樣子,只是我的靈魂而已,要不是這顆龍珠護著我,我早就消散了,我的身體早就沒有了,沒有身體,我是出不去的……」小傢伙這個時候說道,然後兩隻眼睛看著黃然,小傢伙就是小孩子性格,現在由於龍珠被黃然認主了,他對黃然也有一種親切的感覺。

「你的意思是說只要有一個身體,你就可以出來了對吧!」黃然好奇的問。

「恩,是這樣的,不過一般的身體不行,會撐爆的,我可是龍啊!普通的生物怎麼能行呢……」小傢伙驕傲的說。

總裁追愛:隱婚寵妻不準逃 「什麼,你是龍,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龍……」好奇的問。

「有啊!我也記不清了,反正我就知道我是龍,其他的事情我不記得了……」小傢伙兩隻大眼睛看著黃然,然後慢慢的說。

「那你在這裡多少年了啊……」黃然看著小傢伙,龍這玩意自己一直以為是虛幻中的存在,沒想到還真的存在啊!

「不知道,好像很多很多年樂吧!」小傢伙搖了搖腦袋。

「服你了,什麼都不知道,你還是龍呢……」黃然白了小傢伙一眼,然後笑著說。

「哼,別不服氣,我要有身體,肯定能打敗你,再說我這裡有很多修鍊的功法,都很厲害的……」小傢伙自豪的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