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安羅蘭給手中的槍換了彈夾,大聲說道,「拉倫斯和周東,你們能利用懸崖下方的水流攻擊嗎?」

「可以!」「沒問題!」

安羅蘭點點頭,說道:「你倆據守右側,攻擊後方敵人。博格斯,你和袁月在左側攻擊。」

四人快速站好位置,周東和拉倫斯一路都有交流,此時兩人各展所長,控制懸崖下方奔騰的水流,兩股水注如兩條銀龍一般交纏著直衝而上,然後鋪天蓋地砸向緊追而來的新人類們。

他們猝不及防,頓時水流沖翻不少新人類,有幾個靠邊的新人類更是被這兩股水流卷下了懸崖。

身後傳來狂亂的怒吼聲,他們見自己的同類受傷甚至殞命,紛紛怒吼著加速沖了上來。

另一邊的博格斯和袁月雖說是第一次配合作戰,但是效果卻比周東他們更好,博格斯雙手一揮,左側山壁上頓時就像被挖掘機挖出了一塊巨石一般,翻滾著砸向新人類。

袁月一開始只是控制著火焰擊向後方的敵人,後來發現一個新玩法,她將火焰附著在博格斯製造的巨石上,瞬間巨石就變成了燃燒的火焰球,威力更大,袁月一次只能在一個巨石上附著火焰,但是一個火焰球就能壓死不少新人類,還能將附近的人點著,簡直是令人嘆為觀止的殺招。

漸漸的,身後尾隨的新人類在連續的幾波攻擊下,變得越來越少,凌柯明顯感到後背不再有人砸石頭了,他轉身收起翅膀,看了一眼越來越遠的追兵,心裡微微一松。

出力最大的四人此時也已經氣喘吁吁,尤其是拉倫斯,他還沒動用過如此消耗體力的異能,周東擦了擦頭上的汗,嘆道:「太他媽刺激了!」

詹姆大叔全程都神經緊繃,此刻出聲問道:「怎麼樣?甩掉他們了嗎?」

凌柯剛準備回答他,眼角的餘光就瞥到一抹迅捷的身影從山壁上竄到了車頂,他甚至來不及出言提醒,眼睜睜地看著那個傢伙突然從車頂翻下,一腳踢碎了駕駛室的玻璃,雙腳狠狠踹在詹姆大叔的側臉上。

那一刻,彷彿慢鏡頭一般,詹姆大叔哀嚎著滾翻在地,而踹他的新人類因為慣性,緊跟著就被座椅絆倒,他回頭露出那張得意的臉,正是殺死洛蘭的那個叫做巴羅的新人類,他手腳並用地爬起來,從另一側的車窗口鑽了出去,險險躲過失去控制衝撞而來的中巴車,貼著山壁快速逃走,身手相當敏捷。

車上的眾人就比較慘了,中巴車失去控制,先是狠狠撞上山壁,然後側翻,最後借著撞擊力在地上擦出一溜火花,翻滾入懸崖下的河流。

凌柯等人根本來不及反應,就像是被甩進了滾筒洗衣機里一般,被撞的七暈八素,好在除了詹姆、加娜以及悲傷的雷奧,其他人都算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物。

他們反應迅速,紛紛抓住車體上的欄杆,固定自己的身體,這個時候,拉倫斯和周東像是擁有心靈感應一般,合力控制水流,將重力加速度的中巴車托在了半空。

中巴車發出一聲難聽的怪聲,終於停止了翻滾。

周東臉部扭曲地吼道:「快,大家快出去,我和拉倫斯堅持不了多久的!」

凌柯將摔得頭破血流的雷奧拉起來,他瞥了一眼徐瀟,他也摔得夠嗆,顧曼曼回頭與他目光相撞,彷彿在說「放心吧,瀟哥交給我!」

凌柯點了點頭,他拖著雷奧從車窗鑽出去,快速掃視了一圈周圍,然後用儘力氣將雷奧扔到不遠處的岸邊。

雷奧慘叫一聲,幾乎是臉朝地砸在岸邊的草地上,他狼狽地爬起來,手足無措的站在岸邊,看著凌柯救人,自己卻什麼忙也幫不上,他的臉上還掛著未乾的淚珠,顯得很是凄慘。

安羅蘭將小女孩加娜塞了出去,凌柯帶著她飛到岸邊,將她放在雷奧身邊,囑咐他:「看好她。」

「是!」雷奧趕緊答應,將滿臉驚恐的小女孩摟入懷中。

就在凌柯帶著加娜飛走的一瞬間,周東和拉倫斯力竭,中巴車「撲通」一聲落水,凌柯回頭就看到中巴車被湍急的水流往下游捲去,他不敢遲疑,縱身飛了過去。

可能是水流太急的原因,中巴車暫時還沒有沉下去,顧曼曼吃力地將徐瀟帶入空中,凌柯一把接過徐瀟,對她說道:「去救其他人,我馬上就來。」

顧曼曼點頭,轉身去追中巴車。凌柯將徐瀟放在岸邊,徐瀟捂著胳膊,說道:「去救人,我沒事!」

凌柯點點頭,快速追上顧曼曼,他倆配合默契,幾個來回就將車裡的人都救了出來。其中詹姆大叔最慘,半邊臉都腫了,還被洶湧而入的河水灌了好幾口,此時正趴在岸邊咳嗽不止,每咳一聲就牽動了臉上的傷勢,疼的齜牙咧嘴,看著讓人心酸。

很快,雷奧帶著加娜,還有徐瀟都相繼走到下游來與他們匯合。

凌柯看著狼狽不堪的眾人,又抬頭看了看漸黑的天空,微微嘆了口氣說:「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過夜吧。」

雷奧這時候站出來說道:「對不起,都是我連累了大家,他們不會放過我,我想……我還是和大家分開走。」

徐瀟說道:「既然這件事我們已經管了,自然不會半途而廢。」

凌柯附和道:「不錯,瀟哥說的也是我的意思,你就安心跟著我們,我們會想辦法帶你進城,那些傢伙再厲害,應該也不敢跟政府軍叫板。」

「可是……」雷奧目露猶豫。

安羅蘭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行了,別廢話了,再不走又得被他們追上。」

雷奧咬了咬牙,不再說要獨自上路的話,他也清楚憑他的本事,跑不了多遠就會被那些新人類抓回去大卸八塊,失去了洛蘭,已經令他心灰意冷,現在唯一還能支撐他活下去的動力就是小女孩加娜,至少要保護好她才行。

凌柯等人走的很快,雷奧只好背起加娜,努力跟上他們的步伐,詹姆大叔從來沒有這麼急行軍過,很快就哀嘆走不動了,安羅蘭沖博格斯和拉倫斯揮了揮手,兩人二話不說,一邊一個將詹姆大叔夾在中間,幾乎是架著他往前走。

走到天完全黑透,凌柯才揮揮手,讓眾人停下休息。他們此刻身處密林的深處,周圍全是參天的樹木,凌柯已經偵查過周邊,確定沒有喪屍和變異獸,周東等人快速搭起帳篷,袁月和顧曼曼將火堆升起來。

雷奧蒼白著臉坐到火堆邊,懷裡摟著的加娜也不知是冷還是害怕,一直在微微顫抖著,兩人的表情在火光的映照下顯得有些猙獰。

凌柯給徐瀟換了紗布,自己也坐到一邊處理身上的傷口,其他人也都互相幫助著處理夠不到的傷口,他們在滾筒洗衣機一般的中巴車裡翻滾來去,幾乎人人身上或頭上都受了輕傷,先前一直在趕路,也沒覺得什麼,如今坐下休息,才感到渾身都疼。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很快,比賽就要開始,今天這場比賽是藍霸學院對線星羅帝國。

葉楓己經做好將戴維斯踩在腳下的準備了。

眾人上場,藍霸學院一方是葉楓,朱竹清,孟依然,寧榮榮,小舞,泰隆,黃遠。

星羅一方自然就是戴維斯,朱竹雲和五裁判來到兩支戰隊中央,「比賽準備。你們可以釋放武魂了。比賽規則如前,負者將直接淘汰,勝者進入前六強。藍霸高級魂師學院戰隊對陣星羅皇家高級魂師學院。預備。」個不知名的小人物了。

葉楓的目光和戴維斯對視,視線中彷彿有著火花四濺…

「喲…武魂殿少主的眼光好可怕…竹雲,你說我們要不要直接投降?」戴維斯一股陰陽怪氣的說著,朱竹雲反倒是臉無表情,一點也不在意。

葉楓打了個哈欠,示意裁判立刻開始,他己經忍不住想要打這個傢伙了。

「「雙方釋放武魂!」」

星羅學院七名隊員魂力瞬間釋放,戴維斯和朱竹雲站在最前面,他們身上的魂力波動也最為龐大。

轉瞬之間,兩黃兩紫四個魂環就已經出現在他們身上。

戴維斯和朱竹雲的武魂白虎與幽冥靈貓。從魂力波動上來看,這兩個人中,戴維斯的魂力至少已經超過了四十七級,而朱竹雲也在四十六級以上。

葉楓不在乎的看了一眼,和原著中的沒什麼差別嘛,也不知道戴維斯憑什麼這麼囂張。

朱竹清身上燃起的,同樣是兩黃兩紫四個魂環。並且,她的身後除了泰隆和黃遠是三環以外,其他人都是四環。

朱竹雲有些失態的看著朱竹清。「不,這不可能。當初你離家的時候才二十幾級。這才兩年地時間,你怎麼可能已經突破了四十級」

朱竹清沒有說話,只是看向了一旁的葉楓,也是也是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於是向來不開魂環的葉楓,今天終於開始了一次魂環。

於是,在眾人的注視下,一個誇張的不正常的魂環配置閃亮登場。

五黑一紅,也就是說葉楓沒有一個千年魂環,都是萬年以上,而且有一個十萬年的魂環。

眾人都是震驚的無以復加,這是個什麼恐怖的存在?竟然在不到十四歲的年齡到達魂帝,並且這魂環配置是正常的嗎?

別說星羅帝國的人吃驚了,就連一旁的朱竹清也是驚訝不已,她可不知道葉楓什麼時候都是萬年以上的魂環了,記得以前還有千年的…

葉楓得意一笑,果然魂環年份吸取器就是一個神器呀,有了他,百萬年第一魂環不是夢。

「喲喲喲,都是萬年以上魂環呀,還有一個十萬年的呢…真是可怕呀呵呵呵」戴維斯看著葉楓的魂環,不僅沒有害怕,反而更加興奮了起來。

葉楓皺了皺眉,這人真的太不正常了。

「我不知道你那來的底氣在這陰陽怪氣,不過…等會你會死在這裡…」葉楓眼神微睞,心中有了怒氣。

「我好怕怕…那就試試看!」戴維斯突然眼神一冷,全身氣息也是變的又陰森又恐怖,就連一旁的朱竹雲也是嚇了一跳。

戴維斯身上,白虎護身障已經出現,並且周圍開始燃燒著青藍色的火焰,葉楓愣了愣,這不就是戴沐白的那個火嗎?

一瞬間,葉楓就明白了,戴維斯竟然有著和戴沐白一樣的力量,可是…那又怎樣?戴沐白都死了,就憑你戴維斯?

就在裁判一聲令下,比賽就要開始。

葉楓也是握住了疾風之刃,準備開始戰鬥。

戴維斯一馬當先,強橫的氣勢撲面釋放,白虎金剛變也在這個時候用了出來,竟然以一己之力壓向了葉楓、朱竹清和小舞三人。

葉楓皺了皺眉,也不想試探他,直接一個起手疾風斬,隨著葉楓的各方面能力提升,疾風斬的準備時間早就微乎其微,可以不計。

一道恐怖的刀氣向戴維斯斬去,戴維斯不躲不閃,只是冷笑一下,那刀氣竟直接穿過了戴維斯的身體,朝著後方斬去。

「不好,快躲!」朱竹雲皺了皺眉,她們可是一直站在戴維斯身後,戴維斯一躲,這技能直接朝著她們攻來。

星羅帝國另外六人也是急忙躲開,雖儘力,但還是受了很重的傷。

「戴維斯,你在幹嘛?」朱竹雲大怒,戴維斯這是要借刀殺人?

然而戴維斯理都沒理她,只是專註的盯著葉楓,手中白虎爪又是朝葉楓攻去。

葉楓皺了皺眉,這個傢伙竟然無視了他的魂力?

難道…

葉楓手一甩,又是一個龍捲風朝著戴維斯攻去,戴維斯依舊沒躲,利爪穩穩的攻向了葉楓。

利爪碰在了葉楓頭上,然而想象中的頭碎並沒有發生。

在千鈞一髮之際,葉楓急忙動用了第六魂環,一個藍白色的鎧甲附於葉楓體表上,葉楓的刀也變大了許多。

身後十萬年魂環閃動,代表著他現在用上了十萬年魂環。

場外觀眾都是驚訝不已,葉楓竟然這麼快就用上了十萬年魂環?同時不少人好奇的看向戴維斯,這個人竟然只憑一已之力,在比賽開始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就讓葉楓用出了十萬年魂環,簡直可怕。

「喲,我們的葉少主,這就用上十萬年魂環了?你是想速戰速決嗎?還是說…你不行?」戴維斯得意的笑著,彷彿已經看到了葉楓的失敗。

葉楓一言不發,穿著鎧甲的他看著冷漠無比,手中的大刀無情的朝戴維斯砍下。

戴維斯依舊是不躲不閃,利爪不斷的朝著葉楓抓去。

不出意外,葉楓的每一刀都穿過了戴維斯,沒有一招傷到他,這讓葉楓不由的皺了皺眉,這人也太奇怪了吧?怎麼會這樣。

「喲喲喲,你不會不行了吧?就這?就這?」葉楓砍的越賣力,戴維斯就笑的越開心,他也不抓葉楓了,就站在葉楓面前,得意洋洋。

「你這十萬年魂環看著倒是蠻好看,可憐了,傷不到我,我免疫所有傷害哈哈哈!」戴維斯得意的大笑著,似乎看到了勝利。

而此時,葉楓的鎧甲時間也到了,葉楓恢復正常的樣子,手握著疾風之刃,平靜的看著戴維斯,說道:「哦…你確定你免疫所有傷害???」 第2480章

慕安安向顧書卿尋求幫助的時候。

倒是像極了心裏着急,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樣子。

顧書卿目光沉了沉。

沉吟片刻后,他應了一句,「這件事就交給我吧,等有消息了,我立馬告知你。」

「好,那就麻煩你了。」

慕安安感謝的笑了笑。

待吃完飯,顧書卿便找了個借口離開了。

慕安安隨即上樓,回房間。

藉著窗帘的掩護,她看了眼樓下。

不出她所料的是,在小別墅的附近,一個身影正守在那裏,時刻注意著小別墅這邊的情況。

如若她沒猜錯的話,這個人應該是顧書卿找來盯着她的。

其實,從顧書卿剛才突然過來,並開口問宗政御情況的時候,她就猜到了顧書卿此行的目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