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主,玄空師叔便住在這裡了。」小沙彌淡淡的說道。

「多謝小師傅。」林陽連忙道謝了一聲,接下來大步像前走去,手掌緩緩抬起作勢便要推開院門。

只是當手懸到半空當中之時卻是突然間停下了,一時之間林陽的心有些激動。

整個世界上,如果說林陽還有親人的話,那麼便只有院中的那一個人了!

可是……這個親人自己已經有很多年沒有見過了,有的只是印象當中的樣子……現在這個親人又遁入了空門,他會怎樣的對待自己?

林陽不清楚……

另外,自己的親舅舅**之前那般對待自己,已經讓林陽那顆原本便是支離破碎的心又寒了一次,雖然林陽早就做好了準備,不過依舊還是不太舒服的,而自己這個外公會不會也這麼對待自己?

一時之間,林陽的心亂如麻。

可就當林陽猶豫要不要把門推開之時,門卻突然間被打開了!

接下來一個老和尚頓時出現在了林陽的眼前,和尚看起來要有六七十歲的年紀,面容很是蒼老,但是只有林陽自己知道,自己面前的這和尚的年紀最多都沒有超過五十歲!雖然面容蒼老了不少,但是長相卻基本沒變,所以林陽一眼便認出了面前的人……自己的外公,楊雲!

面容雖然蒼老了不少,但是容貌卻是一點沒有變!國字臉,天庭開闊,每一個五官都彷彿是刀削出來的一樣,這樣的男子本來給人的感覺就是極為陽剛的,而那他那雙眼睛更是為他增加了幾分氣勢!那一雙眼睛,就好像是虎目一般,未見他眼中有什麼神色波動,但就是有一種懾人心神的力量!

一時之間,面前的這張臉與林陽記憶當中的臉完全重疊在了一起。

一段段記憶也是不斷在林陽的腦海當中湧出……

「哈哈,好小子,身子骨真不錯,是塊練武的好材料。」

「你怎麼這麼笨,又想吃鞭子了是不是?」

「陽兒,不要怕吃苦,只有好好練武才能夠保護你的親人……」

「陽兒,看這是外公給你買的糖葫蘆,你看好吃不好吃。」

一段段記憶在林陽的腦海當中不斷浮現。

楊雲與**不同,**在林陽年少時與林陽接觸不多,但是楊雲與林陽的接觸卻還算的上是頻繁,所以在林陽年少時對這個外公記憶是很深刻的,而且也是有著很深的感情,否則的話林陽不會第一個便選擇來到大雪山這一帶!

在林陽的印象當中,自己的外公是鐵面無情的,但也是和藹可親的。

一時之間,林陽當真可以說是思緒萬千。

外公他老了……但給人的感覺依舊是那麼霸氣,即使他成為了一名和尚,但是那雙眼睛當中依舊是那麼有力量,能夠讓在他身邊的人感覺到一種心安的感覺。

而此刻,林陽很明顯的能夠感覺到,當楊雲看向自己之時,那原本沉靜如水的眼中也是有了一絲波動,但很快便是掠去了,消失的極快。

這突如其來的見面,讓原本就沒準備好的林陽,有些尷尬,一時之間竟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二人一時之間全部沉默了下來,幾息之後,最終還是楊雲打破了沉寂。

只見楊雲看著林陽淡淡的說道:「進來吧。」

說罷,陽雲轉身便是回到院中。

看著楊雲的背影,林陽當即一怔。

這算什麼?

進來吧?

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

兩個人

林陽認為,無論是自己的外公還是自己都是個爺們,兩個爺們此時此刻不至於抱在一起抱頭痛哭,但是多年不見……總不至於就這樣一句不咸不淡的「進來吧?」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莫非自己的這個外公不待見自己?還是說這麼多年來沒見面,感情已經淡了?

心中帶著這樣的疑惑,林陽面上流露出了困惑之色,但是猶豫了十幾秒之後,林陽終究還是大步走入了院中……

楊雲……究竟還是林陽記憶當中的那個面冷心熱的外公嗎? 緩緩隨著楊雲走入了庭院的房間之中,接下來楊雲一屁股便坐在了蒲團之上。

而林陽則是目光隨意的在四周打量著,入目所見,這是一個極為普通的房間,房間當中並沒有太多的傢具,只是一張桌子、幾把椅子與一張床,一切看起來顯得那麼簡樸。

不過很快林陽便將目光收了回來,從新放在了楊雲的身上,此刻林陽的心中有了一絲怒氣。

因為從剛剛入屋到現在,楊雲都不曾與自己說一句話,只是一直靜靜的看著自己,二人之間的交流從頭到尾也只有那一句「進來吧。」。

這算什麼?」自己也算的上是費勁了千辛萬苦才找到你的吧?」好而且闊別多年,你連一句話難道都沒有嗎?」

深吸了一口氣,盡量將心中的不滿壓制了下去,猶豫了一下之後,林陽看著楊雲緩緩的說道:「外公……」

「嗯。」。點了點頭,楊雲淡淡的說道。

林陽依舊在他的面容上看不到任何的情緒波動,而他的回復也只有那麼簡簡單單的一個字而已。

此刻,林陽心中的那股怒火更加膨脹了起來,不過依舊是被林陽緊緊的壓著:「外公,你為何如此的冷淡?」難道這麼多年沒見過,你就不想對我說些什麼嗎。」?」

「沒什麼好說的。」。楊雲淡淡的說道:「老衲已是出家人,世俗的一切已了。」。

「嗡。」!」

這一句話落下,林陽只覺得腦海當中「嗡。」的一聲,終於在也剋制不住心中的憤怒。

「這就完了。」?」目光死死的盯著楊雲,林陽沒好氣的說道。

「還需要什麼。」?」楊雲淡淡的說道。

「你可知道我為了見到你,費了怎樣的力氣嗎?」其中好幾次都差點死了,你知道嗎。」?」此刻林陽的怒火終於完全爆發開來,當即便是吼道。

「與老衲何干。」?」楊雲淡淡的說道。

林陽:「……」

一時之間,林陽立刻陷入了無語當中,楊雲這一句話卻是將林陽一切的怒火都給賭住了。

只不過……幾息之後,林陽突然苦笑了一聲:「外公這話便是不打算認我這個外孫了是嗎。」?」

「我說過,老衲已入佛門,紅塵的一切都與老衲沒有關係了。」。楊雲淡淡的說道。

「難道你就真忘了你這個外孫了嗎。」?」深吸了一口氣,林陽緩緩的說道:「雖然你我之間闊別多年沒見,但是我們畢竟是親人啊。」!」

「呼……」說話間,林陽由於太過激動,呼吸都開始變得不平穩了起來,本來以林陽這種實力這種事情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事情,但是顯然此時的情緒實在是太過激動了。

「外公……我知道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沒有來看你,甚至不知道你身上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情緒漸漸的平息下去之後,林陽心中一動,猶豫了一下之後,最終還是軟了下來,緩緩的說道。

「我還是那句話……紅塵的一切都與老衲……」

還不等楊雲說完,下一秒林陽卻陡然打斷道:「夠了。」!」

聞言,楊雲猛的看向林陽。

「我知道了。」。點了點頭,林陽淡淡的說道:「玄空大師,打擾了。」。

「無妨。」。搖了搖頭,楊雲淡淡的說道。

「呵。」。聞言,林陽嘴角突然揚起了一抹冷笑:「沒有想到……我本以為楊家會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親人,結果兩個舅舅一個死掉了,一個是六親不認的畜生,一個就在眼前卻不認我……」

「我曾經幻想過很多種你我見面后的結果。」。林陽繼續道:「我甚至曾經懼怕過,懼怕你會和**一樣對待我,畢竟這麼久以來我已經看過了太多的世間冷暖……我只是沒有想到,你竟然會不認我!」。」

「莫非你是怕柳家找你的麻煩。」?」突然間,林陽眉頭一挑,凝聲問道。

聽到這話,楊雲終於動容了,面色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立刻說道:「不是。」!」

「那又是為了什麼。」?」

「我說過……老衲是出家人……」

聞言,林陽一時之間卻不知道如何在繼續說話了。

「小子,別逼他了。」。這時,突然間一道聲音在林陽耳邊響起。

聞言,林陽當即怔了怔:「怎麼。」?」

「你對他之前有所提防,他對你是如此。」。

毫無疑問,剛剛說話的自然便是羅老,此刻羅老緩緩的說道:「親兒子都曾經把他賣了,更何況你一個外孫了,他已經對親情絕望了。」。

聞言,林陽怔了怔。

旋即立刻明悟了,正如羅老所說,自己在經歷過這麼多事情之後,在想見外公之時都是要想前想后的,更何況自己的外公受了那麼大的打擊呢?」他經歷的事情可是要比自己經歷的慘多了……

「我明白了,玄空大師,打擾你苦修了。」。深吸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什麼,林陽的心情似乎緩和了很多,嘴角也露出了一絲正常的笑容。

接下來,林陽轉身便要走,可就當走到門口之時,林陽看向了這楊雲緩緩道:「外公,不管你認不認我,我的血脈當中畢竟是有楊家一半,**這個畜生就由我親手來解決,最多一個月,我會親手把他的人頭擺在你的面前。」。

說罷,林陽轉身離去。

一時之間諾大的房間當中只留下了楊雲一人,而就在林陽離開房間之時,楊雲原本坐在地上的雙腿一陣顫動,似乎是想要站起來,但最終還是忍下了。

此刻楊雲面上糾結滿面。

「楊雲啊楊雲……你究竟是怎麼了,那可是你的親外孫!」是子曦的親兒子。」!」當林陽離去沒多久之後,楊雲突然坐在蒲團之上長嘆了一聲。

「陽兒這一路來.經歷了那麼多事情,難道你都沒聽說過嗎?」他現在肯定特別想要找到一個親人給他安慰,可是你在這個時候竟然選擇不信任他……你……」

「親孫子算什麼,你的親兒子不也是對你動手了嗎?」。」

「說不定現在林陽已經知道開啟了武魂的方法,正準備拿你祭魂呢!」。」

兩種截然不同的想法在楊雲的腦海當中湧起,彷彿形成了兩隻軍隊一樣,在林陽的腦海當中不斷交手。

但最終一切的一切都只化作了一聲無奈的長嘆。

「陽兒……外公對不起你……」!」

而與此同時,外界的林陽。

此刻林陽的心情還算是不錯的,雖然剛剛有一些不愉快,但是那些都過去了。

羅老一句話卻是提醒了夢中人。

與楊雲見過一次面之後,可以說林陽已經對楊雲有了信任的感覺。

林陽敢保證,楊雲絕對不會做出出賣自己的事情,原因只有一個,如果楊雲打算這麼做的話,根本不可能以這種態度對待自己,而是會以相當友好的方式來麻痹自己,讓自己大意,然後在通知柳家!」

可是現在楊雲的態度,顯然就是一副已經對親情死心的感覺。

而這種感覺,林陽也曾經是有過的,在剛剛離開林家的那一段林陽也險些對親情徹底死心,但是最終還是對楊家報了一絲的希望。如果說,楊雲在讓林陽失望了的話,那麼可以說,從今開始林陽不再會信任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

但是很開心的是……陽雲並沒有讓林陽失望!」

至於楊雲的態度,林陽很容易便能夠理解,誰經歷過楊雲那樣的事情,都不會好過的,陽雲顯然是有心結的!」

而這個心結便是……**!」!」

「**啊**,你的腦袋就暫時放在你的頭上多待幾天吧,等時機成熟,我便要拿你的腦袋來解開外公的心結。」!」

林陽雙瞳當中一瞬間湧出一道精芒,冷冷的說道。 一聲冷哼過後,林陽徑直的沖著寺院的前方走去,此刻林陽已經準備離開這寺院了,但是於情於理都是需要和靜空打一個招呼才是。

大概過了五分鐘之後,林陽走回了之前所在的大殿。

「靜空大師在嗎?」站在殿外,林陽輕聲問道。

「進來吧。」下一秒,靜空淡淡的說道。

聞言,林陽立刻走入大殿當中,只見靜空此時正坐在蒲團之上,一臉笑意的看著林陽。

「見到玄空了?」眉頭一挑,靜空淡淡的說道。

「嗯,見到了。」聞言,林陽點了點頭。

「如何?」靜空笑了笑:「看施主的面色,似乎是不太順利。」

聞言,林陽沉默了下去,猶豫了幾息之後點了點頭:「是有些不太順利……外公的心結似乎很重。」

「呵呵,這個施主需要諒解。」靜空笑了笑:「你外公的一些遭遇我也是知道的,所以我對你說了,楊雲已死,唯有玄空。」

「你不知道他剛剛來到我玄音寺之時是什麼樣子……」

「可以說,他對任何一個人都保持著不信任的態度,縱使是我救了他的命,但是他對我也是一副不信任的感覺。」靜空淡淡的說道。

聽著靜空這麼說,一時之間林陽只覺得心酸酸的,林陽知道,若非是此等痛徹心扉的遭遇,絕對不會讓外公那種鐵骨錚錚的豁達漢子變成現在這幅樣子的。

「他一身玄功已廢,這些年來在我寺院當中終日里研究佛法,倒也是讓他的心性穩定了一些。」靜空淡淡的說道:「只是我能夠感覺的到,他對大多數人依舊是保持著不信任的態度,而且他骨子裡的恨意依舊是沒有磨滅。」

「明白。」林陽點了點頭。

遭受了如此大劫,豈能不恨?

站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氣,林陽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猶豫了一下之後,手腕一顫,一柄長劍便是出現在了林陽的手中,接下來林陽沖著靜空緩緩遞去:「靜空大師,這是晚輩的一點意思,請您不要推辭,我外公現在一身玄功已廢,在玄音寺這麼多年來白吃白喝的,就當是我這個當小輩的給玄音寺的一點報答吧。」

「呵呵,施主,我當初救玄空可不是為了報答。」看了一眼林陽手中的武器,靜空搖頭笑了笑,只是下一秒……

靜空的面色卻瞬間一變,面上一瞬間寫滿了震驚之色:「這……這是……!」

剛剛靜空沒有太過在意,只以為是一般的寶器,但是此刻靜空卻是注意到了,林陽手中的武器根本不是普通的東西,而是一柄法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