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屁,欺負了我的人,竟然還口出狂言,你說你是影宮的人,來,你告訴告訴老夫,你是影宮哪個殿的人?」蒼邊怒道。

「老子是追思殿長老,怎麼啦,還不能教訓教訓後輩了?」莫默也沒擺出什麼好臉色。

蒼邊一愣,一聽對方是個長老,倒也沒敢輕舉妄動。

「堂堂長老,竟然對一個後輩下重手,真令人不齒。」蒼邊雖然理智,但是旁邊一個女老師卻咽不下這口氣。

「有什麼齒不齒的,別那麼多廢話了,你們星魂系都解散了,還管這麼多閑事幹嘛,我今天就是來找你蒼邊的,有沒有興趣單獨談談?」莫默狂傲的問道。

「院長,這傢伙竟然這麼跟你說話,也太狂了吧,難道就欺負我們星魂系沒人了么!」站在蒼邊旁邊的另一個大胖子怒道。


「就是,跟他廢什麼話,先揍他一頓!」另外一個比大胖子還胖的特胖子在旁邊添油加醋。

「呵呵,好啊,我還從來沒好好見識過你們星魂系的強大呢!」莫默也有點挑釁的意思。


蒼邊老臉一紅,被身邊的人慫恿了幾句,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怒氣。再加上今日的心情實在糟糕,於是直接站到莫默面前,盯著莫默說道:「那我就領教領教長老的風采!」

莫默嘿嘿一笑,瞬間引動三個加速技能,噌的一下就動了起來。

而蒼邊也瞬間引動星魂之力。後背的星之精華連番閃耀,星盤中的力量也在他的後背激蕩。

莫默以前見識過蒼邊的火彈六變,所以也不敢掉以輕心,身形騰挪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便搶先發起攻擊。

屁針,烈火符!

一邊是夾雜爆破聲音疾馳而去的屁針在前,一邊又是緊隨其後的烈火符在後。

「咦,這個長老也是個星修,技能好快啊!」旁邊的胖子嘀咕著,暗暗讚歎莫默釋放技能的連貫和迅捷。

蒼邊一見莫默先發制人,也不驚慌,就在莫默發出技能的一瞬間,已經天馬行空,變換方向。接著周身光芒大放,身後其中一個黃色的星之精華閃耀。

星技——火彈六變!

一個光芒四射的火球猶如隕鐵流星,唰的一下就憑空而出,火球上的溫度明顯比莫默的火球高很多,穿過空氣的時候,給周圍帶來一股灼熱的氣息。同時空氣似乎也被燃燒了一般,發出吱吱的聲音。

莫默臉色一變,此時才知道當初的火彈六變只不過是簡化版的火彈六變,現在的才是蒼邊真正的實力。

而蒼邊這個技能放出,也引來了周圍眾人的一聲驚呼,顯然能親眼見到蒼邊出手,也是畢生一大榮幸。

呼!呼!


此時火球已經來到莫默身前。莫默早有防備,二話不說,直接開啟兩個五行八卦符阻攔火球的來路。

可是火球猶如長了眼睛一般,繞著五行八卦符旋轉了幾圈,愣是準備找個空檔撞到莫默身上。

莫默又不是傻子,自然不會老老實實的等著攻擊,於是道尊法相瞬間呈現,冰氣利刃也呼嘯而出。

「區區火彈六變,就想制住老夫,看我一擊!」莫默大喝一聲,儘力催動冰氣利刃。

噗!噗!噗……

冰氣利刃釋放出來,就跟繞著自己周圍的火球交戰了起來,火球被莫默的冰氣利刃連連命中,斬的空中火星連連,煙熏火燎。沒一會火球就被打的失去了溫度。

「你以為這就完了,真是天真!」蒼邊雖然覺得莫默有跟自己一拼的實力,但是他依然沒有把莫默放在眼中。

話音未落,蒼邊的後背又是連連閃爍,七八個火彈六變同時飛了起來,繞著空中一陣盤旋,猶如火龍升天,百花爭艷。

「我靠,這星修還要不要臉了,釋放技能比我的魂技還快!」莫默心中怒罵,隨即風屬性鬥氣連連打出,鬥氣打在火球之上,只能把迎面過來的火球盡數打偏,卻根本不能阻擋火勢的洶湧。情急之下,莫默又釋放了一個寒冰領域。

本來周圍因為蒼邊的火球變的炙熱無比,但是轉眼間,周圍的溫度就因為寒冰領域的釋放而降了下來。

同時也因為周圍的溫度太低,這些火彈六變竟然都變的沒什麼威力了,之前五行八卦符還不能阻擋的火彈六變,此時也能堪堪擋住了。

「嘿嘿,蒼邊,你還有什麼技能就都使出來吧,不然的話,我可要你難堪啦!」莫默得意笑道。 蒼邊氣的老臉通紅,作為星魂系的院長,自然不可能只覺醒火彈六變一個星技,可是這個星技是黃色星之精華構成的五級星技,除了六級和七級星技,已經沒有更高級的星技了。就算是鄒凱面對他的火彈六變,都有些無能為力。沒想到面對莫默的時候,竟然不起作用。

「那你就再嘗嘗老夫的火幻殺戮!」

蒼邊惱羞成怒,又施展了一個火彈六變拖住莫默身形。接著縱步連退,金鷹橫空。身後青光大放,明顯有三級星技蓄力引動。接著雙手連連揮舞,打出混沌之圓,混沌之圓消弭於空氣之中,似乎沒有引起什麼反應。

可是剛剛應付了火彈六變的莫默絕對不會被眼前的平靜迷惑。尤其蒼邊眼中那痛恨的表情,就更讓莫默心中不安。於是急忙釋放了三個五行八卦符罩在身外,同時冰氣利刃和風屬性鬥氣也一起加持。

就在莫默打算拿出死神之鐮欺進蒼邊準備近身搏鬥時。

轟!呼!呼!

莫默的周圍,瞬間燃起了蔽日大火。


這大火來的特別突然,猶如憑空而生,撲在五行八卦符上,燒的噼里啪啦甚是震撼,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最外面的一層五行八卦符就被摧枯拉朽般燒毀,接著第二層、第三層……

莫默心中一驚,急忙加速逃離此地,同時又重新開啟寒冰領域。

零下九十度的低溫,激烈的對抗著零上一千多度的高溫。莫默的寒冰領域雖然不及這烈火的霸道,但是這烈火也不及寒冰領域的持久。

莫默在施展寒冰領域的同時,又開始施展風屬性鬥氣,以便讓寒氣更快擴散。而蒼邊那邊也不停的朝著空中揮舞,猶如把火種打入空氣中,被打入火種的地方,過一小會,就會被引爆,驟然迸發出一股強勢的火焰。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好一會。莫默的寒冰領域在各種技能的配合下,終於支撐出一片冰雪蒼茫的空間。但是在這片空間之外,蒼邊也同樣控制了一片烈火炎炎的方圓。

周圍烈火燒的極為恐怖,就算莫默有心突進蒼邊身前,也怕突進后不是蒼邊的對手。而莫默支撐的這片冰寒之地,也讓蒼邊望洋興嘆,即便有心壓制莫默三分,也無法佔到半點便宜。

「院長,我來幫你!」這時的王南總算掙脫了莫默的霓虹鎖,一看莫默和蒼邊正在對峙,心想機會終於來了。於是朝著莫默就釋放了一招迷霧術。

可是在莫默的寒冰領域周圍,所有的水屬性技能都沒什麼鳥用,這個技能還沒釋放出來,就變成了一片冰霜簌簌落下。

「滾特么遠點,再見你一次干你一次!」莫默心情不大愉快,朝著王南又是兩個霓虹鎖。

王南現在的戰鬥力和莫默根本不是一個級別,剛躲過一個霓虹鎖,卻被另一個霓虹鎖困住。

莫默輕瞥了一眼王南被困住的方向,打算用一個屁針解決掉他做女人的後顧之憂,省著總當一個假男人,不倫不類。

「長老手下留情,我們就此收手吧!」蒼邊已經感覺到了莫默的殺機,心想王南若真是得罪此人在先,自己也不能永遠護著王南,不如彼此靜心好好商量解決的辦法。

莫默一愣,發現蒼邊已經解除了他的火幻殺戮,於是怒哼一聲,也停下了自己的寒冰領域。

「他這麼囂張,還敢來我們學院挑釁,院長為何不殺了他!」蒼邊身後的死胖子依然不依不饒,雖然知道自己無法勝過莫默,但是心裡依然覺得星魂系的所有星修都是一個集體。莫默傷了星魂系的人,那就應該得到相應的懲罰。

「就是,幹嘛跟他客氣!」另外一個超胖子也在旁邊添油加醋,火上澆油。

旁邊的人一看二人停手不打了,心中都有些氣憤和遺憾。尤其是莫默被蒼邊的火幻殺戮籠罩其中時,不管是在氣勢上還是在修為上,看起來都比蒼邊弱了不止一籌。

「都閉嘴吧,星魂系已經解散了,以後你們都好自為之吧。影宮的厲害你們又不是沒聽說過,何況這位長老只是與我切磋切磋而已。」蒼邊知道與莫默這麼僵持下去,肯定撈不到好處,於是說出此話,也有與莫默冰釋前嫌的意思。

「院長,那我呢,我就被他白打了?」王南還是有點不死心的叫道。

「打你也活該,誰讓你惹是生非,以後我也不再是你的院長,你也不是封神學院的老師,往後的路,你自己看著辦吧。好了,都散了吧!」蒼邊開始的時候還有點怒氣沖沖,但是與莫默暢快的打鬥一番,一直壓抑的情緒也得到了釋放。

「張兄弟,你也在這?」莫默這會也沒理王南他們,光顧著四處找尋張成功了。

張成功這人膽子有點小,遇到這種打鬥的場面都躲在後邊,此時一見莫默在跟自己說話,頓時有點蒙逼。

「這,這位前輩,我們見過么?」因為莫默易過容,所以張成功根本就沒看出來是莫默。

莫默翻了翻白眼,說道:「你忘記了,前幾天我還給你一百個大珍珠呢?」

「一百個大珍珠!這倆人什麼關係!」

包括蒼邊在內,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到張成功身上,直把張成功看的臉色煞白。

這一百個大珍珠可是張成功平生的第一桶金,自從收了莫默的大珍珠后,連著兩天都沒睡好。莫默此時提起這事,他自然一下就知道眼前的老者是誰。

「原來是——」

「就是我嘛,來來來,跟我走,我正找你有事呢。」莫默說著就把手搭在了張成功的肩膀上。

張成功不知道是哭是笑,只能硬著頭皮跟著莫默往外走去。走了幾步后,莫默回頭朝著蒼邊擠了擠眼睛,笑道:「蒼院長,您這還有金陽土么,能不能送我點啊?」

蒼邊渾身一震,想起當初給過卓依公主一點金陽土,同時還是讓莫默代為轉交的。但是此時看看莫默的臉,又不像是上次看到的那個樣子,所以心中也不確定。

「長老真會說笑,我哪有什麼金陽土。」

莫默微微一笑,順手祭出了死神之鐮,然後朝著蒼邊晃了晃,說:「沒有就沒有吧,反正你也不是星魂系的院長了,不如和我出去探討探討星魂的問題怎麼樣?」

「也好,正好我也有點事情找長老!」蒼邊看見死神之鐮,頓時斷定莫默的身份,於是快速的掠到莫默身邊,跟莫默、張成功一起走出了封神學院。

「張成功,你真是深藏功與名啊,竟然認識這小子。」蒼邊得知面前此人就是莫默后,一路心中都震驚不已。想當初星魂小陣被毀的時候,莫默還是一個什麼也不是的窮小子,可是現在既是影宮的長老,還得到了一身非常高強的修為。就他連自己,都沒有能力制服莫默。

「嘿嘿,院長,您不也認識他么?」張成功不知道莫默和蒼邊的恩怨,所以也不敢隨便說話。

「哼,我豈止是認識,我當真是憤恨!」蒼邊說道。

「蒼院長,你有何憤恨,我又沒有招你惹你?」莫默轉過頭笑嘻嘻的看了蒼邊一眼。

「你怎麼沒有招我惹我?你說你當初若是有現在這個修為,我的星魂小陣至於毀掉么?」蒼邊怒道。

「靠,當初一共來了四個人,修為個個都不俗,就是我有現在這個修為,也不一定能保住星魂小陣好不好?」提起當初的事情,莫默也非常生氣,若不是因為那事,自己又怎麼會遇到這麼些兇險的事情。

「算了算了,我也懶得跟你提當初的事了,既然你能一直好好的活著,就說明苦葉藤確實不是你毀的,所以,怪你也沒什麼用。」蒼邊唉聲嘆氣的說。

「呵呵,算你還有點判斷力,那件事,完全就怪不到我的頭上。反而,我倒應該怪你們才對,若不是我的命大,現在可能已經死無葬身之地了。」莫默嘲弄了一句。

「你以為我想,老夫在封神學院待了這麼多年,聽說星魂小陣沒了,能不著急么?所以當時不管做了什麼,都是可以被原諒的才對。」蒼邊說道。

「原不原諒,那是我的事情,再說,我也不想報復你們。只是,你們的鄒大院長總是不待見我,我有什麼辦法?」莫默出言試探道。

「院長的事情,我也管不了。你和晴晴的事,我也不管。對了。前幾日,你是不是冒充我的名義了?」蒼邊臉色一變,想起了那件事。

莫默哈哈大笑,推了蒼邊一下,說道:「你知道還問,盡廢話。」

「你個小兔崽子,真是無法無天啊,你還真以為封神學院沒有人能制的了你?」蒼邊不高興的說。

「我和晴晴是真愛,你們能不能治的了我,對我們相不相愛沒有實際的聯繫。行了,我也不跟你說這些沒用的了。走,跟我去一個地方,我們談點事情。」

張成功一看自己也插不上話,急忙說道:「要不你們去聊吧,我,我這就回去了。」

「回什麼去回去,星魂系都解散了,還回去干毛線啊,走,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聊聊。」莫默說道。

張成功一看莫默對自己這麼熱情,於是就答應了下來。而蒼邊現在也如一個隨風飄搖的大船一般,根本不知道下一步幹什麼,所以也不在乎浪費點時間。

幾人走了一會,便到了桑益壯正瀟洒的國色樓。

剛才留下的房間,有一天的時效。所以此時回去,那個房間也依然給莫默留著。

「呦,幾位爺,快進來!」

「大爺,您看人家這身材怎麼樣啊,要不要讓人家陪陪啊,一次只要二十個中珍珠哦。」


……

一群濃妝素抹的女子看見莫默三人,頓時如發了情的野貓一般召喚。

蒼邊眉頭一皺,就要離開。

但是莫默卻拉住了蒼邊的胳膊。

「進去吧,來都來了,只是談事情,沒你看到的這麼臟。」莫默小聲說道。

蒼邊稍微猶豫一下,便點了點頭跟著莫默進去了。

而張成功模樣長的不差,年齡也不大,就更受歡迎了,還沒等莫默喊,就被一群女子推了進去。 三人進去之後,莫默也沒搭理那些庸脂俗粉。直接奔著桑益壯的房間就進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