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你嗎個比!」老子的雙手是不能動,但是老子還有腳呀,他嗎的,老子招她惹她了呀,自己更年期到了竟然還敢罵我!操!老子可不慣著她,一腳就踹在了她的小腹上,整的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像她這樣的人看樣子就是傻逼,穿的還挺時髦的,就是丑,丑的不能再丑,就他媽讓犀利哥親,犀利哥也得吐血的那種丑!又胖,被我這麼一腳踹著,立刻上氣不接下氣了,坐在地上不聽的喘著氣!

「干你娘!你個老不死沒教養的東西,再給老子廢話,老子屠了你全家!」不知道我自己是怎麼了,這句話說出口后感覺相當的爽,就和黑社會一樣,而我現在的樣子和小混混沒什麼兩樣。

「你是老師吧,給我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然,今天誰罵我弟弟了,誰他嗎也別想好過!」 估計這剛剛走上社會的老師沒見過我這樣的,上來就踹人,一下被我給整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要說什麼好,還好現在是中午放學時間,人不多,不然還不知道會有多少人來看,不過這些我都不關心。

那年輕的老師哪見過向我這樣的人,上來什麼都不說直接幹人,而且這裡是小學,見到這樣的情況肯定不多,只是現在還好事中午放學,沒有什麼人,不然肯定會被人圍觀的。

「哥哥。」就在這個時候,天陽突然抓住了我的衣服,輕輕拉了我一下,我看了他一眼,滿臉的委屈。

我輕輕摸了摸他的頭:「沒事,有我在,誰欺負你了,我弄死誰,天王老子來了也不成。」說這話的時候我狠狠的瞪了還坐在地上的老婦女一眼。

「媽媽。」這些我愣了,從辦公室里竟然跑出來了一個小女孩,走到了那老婦女的身邊,眼睛也紅紅的。

我對天陽笑了笑,走到了老婦女的身邊:「別他嗎的裝死,今天你不給我個能讓我滿意的理由你就試試看。」我伸出纏滿繃帶的手指著老婦女,我也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但是我知道,誰欺負我弟弟都不行。

大概是被我突然的一腳踹的沒有脾氣了,老婦女自己站了起來,也沒開始那麼潑婦了而是指著天陽:「你還有理了還,竟然動手打人,我就給你說說,你弟弟勾引我的女兒!這事怎麼說!」

哎呀我去,我樂了,這是什麼情況,天陽勾搭妹子?他才多大呀。

「你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嗎?」我笑了,這他娘的是扯淡吧,老子都還沒勾搭妹子,天陽勾搭妹子?**!

我這話一出,那老婦女竟然又來勁了,立刻跳了起來,一把拉過老師:「老師,你評評理!這小雜種是不是給我女兒寫情書!」

「我去你大爺!」這老婦女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剛剛才踹她的,現在竟然又開始了,我最忍受不了的就是老婦女罵街,還罵我弟弟罵的這麼難聽!小雜種,去你麻痹的!

這下我沒踹她了,我想扇她巴掌!雖然哥們我兩隻手都有傷,可是都這個時候了,我的傷什麼的都是小事!

**起手背皮破了的左手,對著那老婦女的臉就是一巴掌。

「啪!」真爽,老子好久沒抽人臉抽的這麼爽了,瞬間就看見那老婦女的臉上浮現出五個紅手印。

「再繼續給我逼歪?」那老師現在已經完全的蒙了,站在原地都不知道要說什麼話好。

那老婦女也被我給抽蒙了,我現在雖然和她要講理,但是她罵人就不成,還那麼難聽,那不就是討打?

「不逼歪了吧。」看著不說話的老婦女我點了點頭,轉身望著那老師:「來,你給我說說到底什麼情況?是不是我弟弟真的勾搭妹子了?」

「啊?」老師被我這麼一問才回過神來:「不是,事情不是這樣子的。」這老師說話還蠻溫柔的,一聽她這麼說,哥們我笑了,我扭了扭脖子,怪笑的對那老婦女看著。

我現在不動手,我得讓那老婦女心服口服,他娘的。

「是琳琳寫了信給天陽,裡面有幾張琳琳小時候跳舞的照片,我事先就問過琳琳,她也承認了喜歡天陽,我覺得這個事情會耽誤了琳琳的學習,這才給她媽媽叫來的,我沒想到…」老師說到這裡就有點不好意思了,她本來是好意,可是她沒想到琳琳的媽媽完全就是一潑婦,上來直接把天陽逮到死罵,硬說是天陽勾引她女兒,要不是我及時出現估計天陽都已經被那老婦女給打了。

「你胡說!」聽完老師的話,老婦女又跳起來了,我怎麼感覺這傢伙完全不怕打呢?

不過這次她沒繼續說天陽的事了,而是指著我,惡狠狠的說道:「你給我等著,竟然打我!」說完竟然打起電話叫人來了,想不到她竟然也是江湖兒女?只是哥們我會怕?開玩笑。

「您別這樣,天陽哥哥打人是不對,但是這裡是學校,您這樣不合適吧,不行就報警吧。」老師說的也在理,她就事論事,她也害怕被這個老婦女把事情鬧大,但是我不怕呀。

「放開,賤人,你們都等著,你是不是和他有一腿,這麼幫著他!」這老婦女一邊打電話,一邊竟然辱罵老師?怎麼會有這樣極品的人?

「你…」這年輕的女老師竟然被這個老婦女說的臉都氣紅了。

我將女老師拉到了身後:「怎麼著,還叫人?不錯,我喜歡,出去弄,這裡是學校,我就在大門口等你,如果你覺得你牛逼,就出來。」說完,我也沒管老婦女什麼表情直接帶著天陽就走了。

說實話,我也不想在學校里打架,畢竟是學校,不能害了祖國的花朵,但是出了校門,他娘的,我還不放開干!真後悔怎麼沒把童巍帶來。

老婦女沒追出來,倒是那女老師一直跟著我後面,一路上,我沒和天陽說話,只是牽著他的小手。

「終於出來了呀?你們這是怎麼了?」張哥已經等得不耐煩了,正好出來抽煙,看見我們一行三人出來了,不過他立刻就發現我臉上的表情有點不對,又看了看天陽一臉委屈的樣子。

「張哥,等會和你解釋,你把天陽照顧好,你們先回車裡,我解決點事咱們就走。」說完,我就把天陽送到了車裡,然後看了一眼那女老師,看的出來她也挺生氣的,估計是不想和那老婦女一起待著,才和我一起出來的:「你也進去吧,帶帶我弟弟,等下解決完了你在走,我怕等下那老婦女會找你麻煩。」

這女老師也沒想到我竟然還有朋友在,而且年齡看上去比我大不少,重要的他還是個警察。張哥回來的時候是穿著警服的,似乎我沒見過他脫警服的樣子。

「什麼情況?」張哥本來就是警察,觀察里肯定比別人好,而且我現在這樣子一看就是有什麼事瞞著他。、

「我打了個老婦女,她罵天陽還有天陽老師,她現在正叫人呢,我等她。」我很平靜的點了根煙。

張哥愣住了,完全不清楚什麼情況,不過他清楚我的脾氣,既然這樣了,他也明白過來了,簡單的來說等下就會發生一場鬥毆,如果換做是別人,他肯定要管一管,可是現在是我,他完全不在意,畢竟我身後還有個怪物,而且怪物就在這個城市。

「那成,別出人命,下手輕一點。」說著,張哥從腰上拿出了一根甩棍遞給我:「拿去用。」

我笑了一下,張哥現在哪裡有一點人民警察的樣子,我感覺他把警服脫了就是個土匪,我搖搖頭,給他看了看我自己的手:「用不了棍子呀,沒關係。」說完,我拿出了陰符在他面前:「有這個就夠了,解決一切問題!」

張哥笑了笑,便坐回了車裡。

「警察同志,等下有人要來打天陽的哥哥,您不管嗎?」老師有點傻眼了,似乎沒見過這樣的警察,遇見鬥毆事件不管也就罷了竟然還拿武器給人。

張哥回頭看著她笑了一下:「他的權利比我大著呢,誰惹上他了那是倒了八輩子的霉!」說這話的時候他又想起了大光頭和肖慶他爹死的時候場景。

還好沒讓我多等,我剛抽完一根煙就看見兩輛麵包車停在了學校的門口,裡面下來了將近十個小混混,手裡都還拿著傢伙,媽的,這些人真沒公德心,要是嚇壞了來上課的小朋友怎麼辦。

他們看樣子還不知道目標是我,就在這時,那老婦女帶著她女兒琳琳從學校里出來了,她眼睛倒是蠻尖的,一眼就看到了我,立刻朝著小混混們大喊:「就是他!」

好吧,我也不想給張哥帶來什麼麻煩,這些小混混我相信自己就能解決,於是便獨自一個人向那群混混走去。

「小天呀!就是他,他打我!」這老婦女說著還指了指自己的臉給這群混混帶頭的人看。

被她叫做小天的人看上去將近三十多歲了,留著短髮帶著墨鏡,手裡還拿著一根鋼管,一臉流氓的樣子。

「小子,就是你打我姑媽的?」

感情原來是親戚呀,我在想要是我有幾個混社會的親戚多好,打個電話立馬能叫來許多人,只是現在不是想這個問題的時候。

「有這樣的姑媽,我都為你丟臉,人是我打的,你想怎麼樣?」我笑了,鄙視的笑了。

「他嗎的,說話給老子注意點!」這小天看著也不小了,怎麼動不動脾氣就和我一樣的火爆,直接拿鋼管指著我的腦袋,看樣子像給我腦門上桶個窟窿呀。

「哥們,你知道嗎?前不久有人拿槍指著我的頭,可是他死了。」說這話的時候我很平靜,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去了合肥發生了那些事,我覺得小混混對我來說一點威脅的感覺都沒。

我悠哉的點了根煙,完全沒沒給他們放在眼裡,我都不知道我是從哪來的這麼大勇氣,想想以前,還在學校門口被小混混圍毆都不敢反抗。 我個人覺得我自己沒有在開玩笑,我說的也都是事實,可是我的話聽在了小天耳朵里好像變成了笑話一樣。

不止是他,就連他帶來的那些人統統都笑了,笑的好開心,就是不知道他們還能這樣開心多少時間。

「你***逗我玩呢?老子今天指了你怎麼了?」小天笑完之後,表情立馬就變了,看樣子就好像要把我吃了一樣。

「我…」

「啪!」

**,**操,老子話還沒有說完,那老婦女竟然上來給了我一巴掌,給我整蒙了?是誰給她的勇氣!

「草泥馬的!」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敢打老子的臉。

哥們我火了,這下是真的火了。我也沒管手上有什麼傷了,發泄才是最重要,反正我是用右手抓她頭髮的。一把抓過那老婦女的頭髮,也不管小天他們什麼表情,對著她的鼻樑就是幾拳,她這是找死!那老婦女哪禁得起我這樣的捶打,幾拳下去鼻血直冒,就好噴泉一樣,我剛放開她的頭髮,她就暈倒在地上了。

「干!」我速度太快了,知道那老婦女倒地后小天才反應過來,舉起棍子對這我的腦門就打了下來。

我一見不好,往邊上一閃,順勢給陰符貼到了自己的肚子上,我這動作他們都看到了,只是沒人知道我這是為什麼。

「風雷地動令。」在人面前我念咒語肯定不能太大聲,不然會被人家當成是怪物處理的。

咒法一開啟,全身感覺充滿了力量,其實我的左手只是破了塊皮早就已經不痛了,現在以前完全沒有什麼感覺了,而右手上有繃帶,我也會注意一點的。

我剛閃到一邊,對著小天的腰部就是一腳。這小天剛一鋼管下來,還沒來得急收力便被我一腳踹中,整個人側著飛了出去。

他這一倒下,手下的混混可都眼紅了,呼啦一下全部衝上來給我圍住了。

老子也吃了不少虧,他嗎的,他們人給我圍的太死了,完全不好施展,幸好他們沒帶刀,不然老子身上又得舔新的傷口了。

反正我現在是小超人,只要不打中我的要害基本沒什麼事,疼痛在現在這樣的環境下完全感覺不出來,我一彎腰,看準一雙不怎麼胖的腿,猛地就給他抬了起來。

「哎呀!」估計這人也沒想到我會這樣做,本來打我打的蠻爽的,被我這樣一抬,整個人直接翻了過去,我現在的力氣是何等的大,而且他還是個瘦子,怎麼可能禁得起我這樣一翻,

他這一倒,連帶關係,他身後的那兩個人被他帶著也一起到地了。

我順氣一把搶過他手中的鋼管,對著我的身後就這麼一下掃去。我此時是彎腰蹲著的,我這一掃給離我進的幾個人的腿部全部打中了,叫喊聲響成了一片。

他嗎的,老子被這群傻逼打了那麼多鋼管都沒叫喚,就被我這麼一下就叫?就這身體素質還混個毛線。

趁著身邊沒人,我快速跑到小天的身邊,一把給他抓了起來,用鋼管的底部猛的對著他的腦門就敲了一下,這一下聽響了。

「都他嗎別給我叫喚!」我一手摟住小天的脖子,一手拿著鋼管指著那群混混。


「全部跪下給我叫聲爺爺,不然老子今天弄死他!」我知道我這說的覺得不是氣話,我是真做的出來,小天被我那一下巧的已經頭暈暈的,完全分不清楚東南西北,被我拖到哪就是哪。

這下他帶來的那群人犯難了,聽我的話跪下吧,又太相壞了,不跪吧,他們老大萬一真出了什麼事那就不好了。

「**崽子,放了我們天哥,不然我們弄死你!」這群混混中,總有那麼幾個是火爆脾氣,這不就有這麼一個人現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敢威脅我。

我笑了一下,什麼話都沒說,都以為我不敢?老子直接拿著鋼管對著小天的肋骨就是一下。

『咔嚓』一聲清楚的骨頭斷裂聲傳進了在場所有人的耳朵里,隨之而來的是小天的慘叫聲。

「再給你們一次機會,跪,還是不跪!」我獰笑了一聲,雙眼睜大,鋼管直直的指著那一群人,老子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我都不知道。

這一下那群混混中真的沒人敢說話了,再這短暫的沉默之後,那老婦女竟然趴了起來,走到了混混們的前面指著我的鼻子大罵:「小雜種,有本事你殺呀!把我侄子放了!」

喲呵,其實這下我是真想不通,到底是誰給了她那麼大的勇氣,這女的是傻逼嗎?

我輕聲的在小天的耳邊說道:「既然你姑姑都不管你的死活了,那就不能怪我了,到了閻王那記好了,害你的人是你的親戚,別亂說我哦,呵呵!」說罷,我一把掐住了小天的脖子,漸漸發力。

周圍人都在威脅我,說什麼的都有,但是我充耳不聞,眼睛一直沒離開過小天的臉部,原來慢慢掐死一個人的感覺這麼爽,我就看著他的舌頭慢慢伸長,雙手無力的想扒開我的手,可是這一切都是徒勞的。


「放開天哥!」這一聲吼的有點力道,讓我微微回頭了一下,竟然看見有人跪了下來。

「放開天哥!」有人帶頭了,其他人也沒管多少了,齊刷刷的都跪了下來。


我笑了:「早這樣不就好了,非得你們老大受苦,還有一個沒跪,給我把她打跪!」我手上漸漸的收力,另一隻手指著那老婦女,他嗎的都是這傻逼惹的禍!

果然,在這群小混混的心理還是他們的老大比較重要,我話音剛落就有兩小混混站起來,一人一腳給老婦女踹趴下來了,然後兩人也跪了下來。

「叫聲爺爺,我就放了他,不然我手一抖再做出什麼事可別怪我呀!」對於這樣的結果我很滿意,就是想不到這群混混也挺講義氣的。

「爺爺!我們錯了,放了我們老大!」先開始還沒人喊,一樣的,過了兩秒中之後,有人帶頭了,齊刷刷的都喊了。

「這他媽才乖!」我也是個講信用的人,反正這些傻逼對我也構不成什麼威脅,他娘的,以為人多就牛逼?小天已經被我整狠了,我猛的給他推進了人群,他直直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著。

「以後別他媽多管閑事,有些人不是你們能惹的起的。」說完,我掉頭就往車子里走。

身後的人還好識相沒有追來,如果追來了,那麼哥們今天就真的要大開殺戒了,坐回了車裡,看見他們全部開車離開了,只留下了那老婦女一個人傻逼逼的跪在地上,看樣子他們是給自己老大送醫院去了。

「瞭然,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狠。」張哥從車裡給我們剛剛的情況看的一清二楚,開始見我被一群人圍著的時候還想下去幫我,可是他剛打開車門便見我控制了場面就沒下去了。

我點上一根煙,順手拿出了陰符:「都是它的功效,別說,被鋼管打中真他媽疼。」剛剛不覺得疼是因為我的神經一直都是高度緊繃,更何況還有陰符的功效,這一下給陰符拿了下來所有的疼痛敢都來了,不過還好,我受得住。

張哥呵呵一笑:「你這小子,真不要命,你要是真把那個人殺了想過後果嗎?」

我無所謂的聳聳肩:「那些都是垃圾,死一個少一個,我無所謂,五公子就在這裡,有什麼事他會幫我解決的。」

聽到五公子,張哥恍然大悟,表示很懂得點了點頭。

我轉過身,看著天陽的老師:「那啥,老師是吧,麻煩你了,你家在哪我們給你送回去,天陽這幾天不能來學校,我順便給他請個假。」

老師已經完全被我驚呆了,此時木訥的點點頭,不過隨後我們沒給她送回去,她隨便找個地方就下車了,這也不關我的事,反正我話已經說到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