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想組織一個文武jīng英選拔大會,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類似於一場大型的考試,向整個東艾雅大6實施。這場考試,我們不收費,但外來的路費食宿費這個當然是他們自己解決了。從這場考試中選拔出來的文武人才,將被我們愛櫻城堡錄用。」

崔南德內心微微一驚,他明白趙炎的意思。城主這是要為愛櫻城堡換新鮮血液了。

崔南德彷彿想到了什麼,驚訝的問道:「那貴族們的世襲……」

******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加入到本書的qq群裡面來,和很多喜愛本書的朋友聊聊天,磕磕話,吹吹牛。群號碼:8667118驗證信息寫書名就行了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世襲只存在於爵位之中,在我擔任城主的時候,官位杜絕世襲。」趙炎知道崔南德想說什麼,他很明確的給他答案。

凡是貴族聽到這樣的話,都將是一種打擊。

崔南德沉默不語,趙炎又舉例說道:「如果將軍生下來個白痴兒子,也要讓這個兒子來當將軍嗎?」

趙炎朝崔南德看去,道:「老崔,我知道你的顧慮。你是愛櫻城的棟樑,我希望在城堡這個大家和你那個小家之間,你要有所取捨。凡是不利於愛櫻城的事,我都要將其杜絕,我希望你能支持我。」

趙炎向前傾著身子,道:「你有很多兒子都很不錯,我可是很看重你啊!」

崔南德沒有多想,目光堅定的看著趙炎,道:「城主,我聽你的!」

好!

趙炎爽快的說道:「這件事很重要,就這幾天就要辦好。本次大會由於分為文武雙考兩個層面,武將方面的主考官我請到了酷赤圖校長,這文將方面的主考官就有勞你了。」

崔南德一愣,他萬萬沒想到趙炎會如此安排,一股受寵若驚湧上心頭。

趙炎在崔南德肩上拍拍,道:「這次選中的人都將成為我擔任城主后的第一批新官員,在rì后也有許多人將成為大官。作為文考官的人,便是他們的恩師啊!崔南德大人,你可要好好乾啊!」

崔南德當然明白趙炎話的意思,他沒有想到趙炎居然會如此提拔他。。這一刻,他內心激動萬分,狠不得把心裡所有讚美的話都說出來,但他知道趙炎不是一個喜歡聽馬屁的人,便只有在心裡深深的感謝。

「還有,你們家成年的孩子都去參加,你年紀也不小了,幹不了多少年了,該培養培養下一代了。老崔,好好乾,你和酷赤圖校長互相協作,明上你們是同級,但關鍵時刻你還是得讓著他,知道嗎?」

崔南德點點頭,道:「放心吧城主,老崔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城主,這次大會的名字叫什麼?」

趙炎在心裡盤旋,雖說是文武jīng英選拔大會,但那也只是趙炎脫口而出的一個俗名,總不至於真的用這個名字吧,那也太難聽了。

jīng英選拔大會,jīng英,選拔……jīng英,愛櫻……選拔……

趙炎雙眼一亮,道:「就叫櫻選大會吧!」

「櫻選大會……」崔南德在嘴裡小聲的念道,「櫻選,櫻選,為愛櫻城選拔人才。好,城主英明!」

「恩,你好好辦吧!」

「遵命!」

「那行!這件事辦的好了,我就給你再賜一個老婆,讓你開開心心的湊齊一百個,圓滿一下。」

這……

看著崔南德一臉的錯愣,趙炎又哈哈大笑起來。。

崔南德背後又是一陣涼,想不到城主還真喜歡開玩笑。

好!

趙炎起身,向辦公桌上走去,道:「來,我把詳細的計劃和你說說。」

「是!」

……

嘩!

愛櫻城堡的宴會廳,以及宴會廳外的幾個大廳,讓今夜不同凡響的熱鬧起來。這次的酒會,是放在趙炎rì程上的重要事項。

酒會的起原因也頗多:慶祝愛櫻城保衛戰的勝利,慶祝趙炎擔任愛櫻城城主等等。

但今天在座的人,基本上是炎城的兄弟。不屬於炎城兄弟的,也只有查克斯曼城這派的幾人,英格瑞爾愛櫻城派的幾人,紫千均雲天派的幾人。不過遺憾的是,艾瑪婭卻沒有來,娜曼姿和夢啦夢為了陪她,也都沒有來。

而愛櫻城這邊,趙炎把杉科也請來了,這讓杉科非常激動。趙炎還請了古烈斯秋,酷赤圖和輝明多斯,但這三個老傢伙卻不稀罕趙炎的酒會。據說在酷赤圖的做東下,三人去愛櫻城中另尋美食去了。

趙炎撇了撇嘴,暗想這三個老傢伙出去一定還有什麼其它的不想讓別人知道的活動。


「哼!下次回曼城了一定向大嫂告狀!」趙炎惡狠狠的說道。

宴會廳中,趙炎各派系的兄弟們圍成一桌。。然後,便是炎城的兄弟們各自成桌了。

在酒會開始的一刻,趙炎站起身,朝侍婢說道:「將這些酒杯都換了,拿碗來!每個人兩個碗!」

侍婢們按照趙炎的吩咐,在每個人面前放了兩個碗,趙炎接過侍婢手中的酒壺,在自己碗里滿上酒。

眾人學著趙炎的樣,都滿上酒,站起來面對趙炎。

趙炎舉起盛滿酒的碗,在眾人臉上掃了一眼,道:「兄弟們!我感謝你們對我的支持和幫助,但這第一碗酒,我不能和你們喝!」

眾人不明白趙炎為何為這樣說,臉上有些疑惑。

趙炎面sè凝重,眉頭微鎖,道:「因為……這第一碗,我要敬我的兄弟們,我那些犧牲的兄弟們!他們和我一起千里迢迢趕到愛櫻城,卻在這裡丟掉了xìng命,我對不起他們!」

「所以!在這之前,我要敬他們一碗,願下輩子還能再做兄弟!」

說完后,趙炎雙眼一瞪,滿滿的一碗酒便幹了下去。

啪!

酒盡的那一刻,趙炎將碗狠狠的摔在地上,大聲道:「兄弟們,你們走好!」

啪!啪啪!

眾人不約而同的幹完碗中的酒,然後紛紛的將碗摔在地上,宴會廳內頓時爆出驚天動地的吶喊聲。。

「兄弟們,你們走好!」

一時間,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悲壯的味道,但許多男人的眼裡,甚至泛起了熱淚。他們的內心在翻騰,想著從炎城出前的豪情壯志,滿懷笑容,不由的傷心起來。

雖然這是炎城的事,但查克斯和英格瑞爾等人也端起了酒杯,受到趙炎言語的感染。

趙炎再次酒碗,道:「兄弟們,這第二碗,我敬你們!」

「老大!我們敬你!」吶喊聲響徹雲霄,振奮人心。

「為了我們夢想中的家園!干!」

「干!」

飲下后,眾人再也無語,彷彿此刻說什麼都不足以表達他們心中的那份感情,一切都在酒里。

宴會廳外,三個氣質非凡的身影在門前逗留。

那白眉老者摸了摸下巴處的鬍鬚,朝身邊禿頂老頭說道:「老古啊!這下你放心了吧!」

酷赤圖感嘆道:「我們都老咯,現在是這些年輕人的天下了!」

酷赤圖朝身邊的輝明多斯看了一眼,道:「老哥,走,我帶你去吃愛櫻城最美味的東西去!」

「哈哈!好好好,我可不懂得客氣是什麼意思噢!」

「應該的,你救過我的命,這是應該的。。」

「作為牧師,能救艾雅大6第一聖騎士的命,榮幸之至啊!」

哈哈哈!

輝明多斯和酷圖突倆人笑著說了一陣,古烈斯秋還依然望著宴會廳。

酷赤圖敲了古烈斯秋一下,道:「老傢伙,快點,我們走!」

恩!

古烈斯秋點點頭,隨即轉過身去,轉身之時,餘光還在趙炎身上微微停留。「炎,有你在,愛櫻城和小莎我就放心了啊!但你小子的風流xìng,真不知小莎能否受得了?」

趙炎今天興緻極好,知道名字的每一個都敬到,不記得名字的也是以桌為單位不放過,可謂是寧可傷身體,不要傷感情。

趙炎酒量還不錯,從小便在父輩們的熏陶下,很能喝酒。而且他選擇了今天舉辦酒會也是有意的安排,很多重要的事都安排的差不多了,今晚也能放鬆一下,就算喝醉也不怕了。

趙炎坐在奧瑪科旁邊,雖然這位小兄弟話很少,但趙炎卻一直很看好他。此刻倆人連喝了幾碗,話也說了不少。酒很能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奧瑪科對趙炎一直以來也只有好感。

「奧瑪科啊!你有什麼打算呢?」

奧瑪科淡淡的看著碗里的酒,道:「繼續修鍊。」

「有留在愛櫻城的想法嗎?」

「沒有。。」奧瑪科回答的很乾脆。

換作其他人趙炎還可以做一系列的思想工作,但以奧瑪科的個xìng趙炎知道自己是勸不動他的。哎!少了一個高手相助,趙炎一陣遺憾。

「那好吧!既然這樣,我也不留你。大家都是朋友,有什麼麻煩就找我。」趙炎慷慨的說道。

「你也是,你有麻煩,我也會幫忙的。」

這話從冰冷yīn森的奧瑪科嘴裡說出來,讓趙炎一陣感動。


「那好,等比賽的事情結束了你再走吧!」趙炎和酷赤圖商議過,雖然因為戰爭的原因讓比賽終止,愛櫻城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一時也沒辦法繼續。就算不能圓滿,但也還是要讓它結尾的,不然無法向千里迢迢趕來愛櫻城參賽的選手和觀眾們一個交代。

奧瑪科點點頭。

「來,兄弟,干!」趙炎道。

奧瑪科舉起碗,飲了下去。

(欣賞更多章節,請登6站點。抵制盜版,是屬於國人自己的榮耀!用行動支持作者的辛勤,讓他得到應得的點擊,鮮花和收益,網址:/book/?17pos=3,2)

這一夜,酣暢豪飲,酩酊大醉。

趙炎十分模糊,他拒絕了任何好友的相送,其實現在還頭腦清醒的也不多了。。他走在回櫻月宮的路上,依稀的記得今天是他來到艾雅大6上的第二次醉酒。第一醉酒,是和輝明多斯與古烈斯秋在曼城的一晚,那時候,什麼都不懂,活的稀里糊塗的,想想也很好啊……

這種感覺很好,彷彿一段故事已過去,迎來新的生活一般。


他輕飄飄的走著,左右搖晃。


他偏過頭,看見那一間熟悉的房子,突然轉過身,向那間房子走了過去。

酒jīng催著他身體每一個細胞,他想到了房間里的人,那是一個能讓他開心的女人。雖然他很頭腦很模糊,但他卻很清楚,現在他需要這個女人。

酒後思yínyù,他也不能免俗。

「拉丹奴……拉丹奴……」

趙炎小聲的叫著,但卻沒有人回應他,他剛準備去敲門,卻現門居然開著一條縫。

趙炎暗笑,這丫頭一定知道我來了,故意這樣做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