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班王情急之下說出來了實話,他自個都差點打自個一個嘴巴子。

薇薇安也疑惑地看向班王,班王卻是如同她的預感一樣,不是個令她安心的人。

她一直都在懷疑,班王到底怎麼治好她的體質,因為她的姐姐為此死了。

沒想到班王這次卻露餡了,他根本沒有治好薇薇安的能力!

「你聽我說,薇薇安,確實有一個治療好你的辦法。」

班王急切地說道。

「那麼就沒有必要說了,因為我已經將她治好了。」陸觀橫在兩人中間,微笑著說道。

「不可能,你是騙她的。」

「你怎麼知道我是騙她的?論到神術,我強你千萬倍,你有什麼憑證說我說謊?反而是你,似乎並不希望薇薇安好,或者說並不希望薇薇安知道自己好了?」

陸觀一點點的揣測道:「你似乎圖謀她的什麼東西?」

「胡說,陸觀,我圖謀她什麼?」

班王感覺十分不妙,立馬理直氣壯,跟陸觀對視起來。

「不要生氣嘛,惱羞成怒了?這可不是你的風格,班王。讓我來猜猜,你到底在謀划薇薇安什麼?」

半妖精薇薇安也瞪大眼睛,望著陸觀,疑惑道:「圖謀我什麼?你知道?」

「我差不多能猜到。因為你跟我說過,你的姐姐去而復返,將你帶回到了自己身邊。而你實在你姐姐死後蘇醒的,也就是說,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姐姐是否真的死了。」

班王聽到陸觀的話,頓時大吼道:「無稽之談,這種體質,根本活不過五百年。」

「不錯,我預計活不過五百年,但是那是在沒有誓約勝利之劍劍鞘的情況下。劍鞘一直維繫著薇薇安姐姐的生命,保持她身體和靈魂處於最佳狀態。而你什麼時候重傷的?應該是你已經娶了薇薇安姐姐之後吧?算算時間,可能那個半妖精還活著,不過命不久矣。」

陸觀望著班王,非常精準的猜測道。

「你跟你的妻子在沒有劍鞘之後,想到了個辦法,利用體質來補充體質。將薇薇安的妖精血脈抽取出來,注入到你妻子體內,同時將你妻子的人類血脈抽取出來,你的妻子就能成為真正的妖精,不用再為兩個血脈對沖而引發的崩潰發愁了。」

「這,這是真的?」

薇薇安看向班王,她的小腦袋反應不過來。

其實,陸觀在封印薇薇安血脈之前,就有過類似的想法,不過因為眼前只有這樣一個案例,所以這個辦法對陸觀來講,明顯行不通。

「兩個人只能活一個,人類的血脈不具備神性,誰得到人類的血脈,都會靈魂崩潰而死亡。」

因為薇薇安不是凡人,抽離妖精血脈,就代表著抽離了神性,跟粉碎神格的下場幾乎一樣,慘死當場。

「不是這樣的,薇薇安,聽我說…」

班王急忙對薇薇安解釋:「是,你姐姐還活著,但她已經很虛弱了。她不想你步入她的後塵,希望利用她的血脈治好你。」

「真的?」

薇薇安看向班王問道。

「當然,不信,我可以帶你去見你的姐姐。讓她說明一切。」

「可是,可是陸觀能夠治好我們的體質。」

薇薇安看向陸觀,期許地問道:「是吧?你可以治好我的姐姐?對么?」

陸觀搖搖頭:「你姐姐恐怕已經虛弱到靈魂幾乎崩潰的程度,如果早十年,我能幫你。但現在…而班王根本無可奈何,因為蒼羽族的人沒有給他他需要的東西,不是么?」

然後,陸觀抬起頭來,看向班王:「而且,還有一個辦法,將劍鞘放回到你姐姐體內,依舊可以救她。就看某人願不願意了。」

其實,陸觀撒謊了。

他有能力救人,不過考慮到又要摸又要親的,而且對方還是自己敵人的家人,他沒有理由也沒有任何興趣去救人。

他救了薇薇安,因為薇薇安挺可愛,再加上他很好奇這種體質。為了探明這種體質的奧妙,他才會出手的。

他本人不是佛祖,他沒有救人的義務,何況救的可能還是個敵人。(未完待續。) 薇薇安聽到陸觀的話,頓時陷入了艱難的抉擇當中。

她是真的很想救自己的姐姐。

她看向班王,問道:「真的像他說的那樣,你有能救我姐姐的劍鞘么?」

「我…」

班王糾結了,他也不知道該不該說,不過既然陸觀已經看穿了,他覺得還是說實話比較好。

「是,我擁有誓約勝利之劍的劍鞘,可是它在我體內,我根本取不出來它,它並不聽我的話。」

「真的?」

薇薇安狐疑道。

班王急忙點頭應是:「真的,我沒騙你,要不然我早就用它救你姐姐了。」

頓了頓,班王繼續說道:「聽我說,薇薇安,現在只有你能救你姐姐,你們互有一半的血脈,只要將你人類血脈灌輸給你姐姐,同時你姐姐倒輸妖精血脈給你,你們就都能活著,並且徹底擺脫這種如同詛咒般的血脈。」

薇薇安看向陸觀,詢問道:「可以么?」

陸觀聳聳肩膀,笑道:「我剛才已經說了,誰得到妖精血脈就能活,誰失去了自己那部分妖精血脈,神性就會立馬崩潰。」

「你胡說!」

班王指著陸觀怒吼道:「不要信他,薇薇安,補全之後的人類血脈依舊可以生活,你看我們不是都活得好好地么?難道,你真的不願意救你姐姐?」

薇薇安有些錯亂了,她搞不清楚要聽誰的。

可從心底,她本能相信陸觀的說法,因為陸觀救了她的命,雖然行為上讓她有一種失身的感覺。

不過,至少對薇薇安來講,陸觀很簡單,就算是壞,也壞的很純粹,沒有任何偽裝的成份。

這點讓薇薇安很舒服。

可班王不一樣,如果不是陸觀逼迫,她甚至都不知道班王身上懷有能夠修補傷口的神奇劍鞘。

如果不是陸觀的推測,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姐姐還活著。

「好吧,那你為什麼要等到現在?」

薇薇安問道。

「很簡單,互相對輸的兩種血脈力量必須相等。你姐姐的妖精血脈已經從巔峰開始衰落,而你的妖精血脈才剛剛開啟,班王是在等待一個平衡的時機。」

陸觀微笑著看著班王,說完之後,又加了一句:「我說的對不對啊,班王?」

「嗯。」

班王雖然不想承認,但陸觀說的就是事實。

薇薇安的姐姐比薇薇安強太多了,如果互相輸送,會因為兩者血脈的不一致,最後導致排斥反應出現。

這就好像你要一個強大的神祗妖精去接受一個弱到不能再弱的妖精成為自己身體一部分一樣,強大的神祗妖精必然不會接受。

除非,這個強大的神祗妖精已經在危難關頭,根本顧不得那麼多了,同樣這個弱小的妖精也有了一定的成長,讓兩者在某一時刻建立了對等的關係,

而現在,就是這個關頭。

「我想去救姐姐。」

薇薇安看向陸觀說道。

「無所謂,我已經差不多對你們這種體質有了了解,所以你自由了。」

陸觀微笑著回答。

班王一陣狐疑看著陸觀,他總覺得陸觀在策劃著什麼?

「再說,我還有我的事情,你也不能一直逗留在我的神器世界內。」陸觀這麼說,相當於下了驅逐令。

「你準備放我離開?」

班王不太敢相信陸觀的話,陸觀就這樣讓他走了?

「當然不會,你的活動範圍只能在神城自己的府邸,我想你為了你妻子的安全,不會將她放在別的地方吧?如果放在別的地方,那我就愛莫能助了。」

班王凝視陸觀半天,他很想搞明白陸觀在搞什麼鬼?

不過,陸觀不放他走也是預料之中的事情。

「好,我就待在自己的府邸。」

班王說道。

「姐姐就在這裡?」

薇薇安驚喜地問道。

不過沒等班王回答,兩人已經被傳送出了神器世界,班王也馬不停蹄,他沒有空多想陸觀想要幹嘛?

他覺得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趕快開始救自己妻子的行動,雖然蒼羽族的那件東西並沒有到手,在血脈對輸的時候,可能會有風險,不過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畢竟,現在陸觀可能隨時出現,他必須趕在一切都尚未發生之前,解救自己的妻子。

薇薇安再度回到熟悉的府邸,同樣她熟悉的房間內,班王竟然在房間內設有一個她感覺不到的結界,結界內是一柄藤條。

「你的姐姐就沉睡在自己的神器世界內!」

班王指著結界內的藤條,緩緩開口道。

薇薇安非常興奮,問班王怎麼才能見到自己的姐姐。

班王既然來到這裡,自然也知道如何進入神器世界當中。跟陸觀的神器世界不一樣,藤條內的神器世界充滿著大量的植物,而一名長相跟薇薇安差不多,就死顯得成熟穩重的女子靜靜躺在荊棘之中。

這些荊棘似乎有著一種特殊的效果,最大程度延緩女子身體崩潰的速度。

薇薇安蹦蹦跳跳,越過荊棘叢,來到女子身邊。

「姐姐,是我,我是薇薇安。你真的還活著。」

薇薇安激動的熱淚盈眶,一手輕輕撫摸自己在神域唯一的親人,一手握住女子的手。

「我一定會救你的。」

班王也走了過來,對薇薇安說道:「那麼,開始吧,你姐姐等不了那麼長時間了。」

「好,要怎麼做?」

薇薇安望著班王問道。

「你平躺在這裡,不要動就好。」

班王安撫薇薇安平躺在自己姐姐身邊。

等薇薇安躺下后,周圍的荊棘自行蠕動,將薇薇安的手腳全部捆綁起來。

倒刺在薇薇安的身上留下一道道傷痕,弄得薇薇安一陣揪心的疼痛,不過為了自己的親人,薇薇安忍住疼痛,爭取不發出一點點聲音。

只見緊緊包裹住薇薇安的荊棘不斷抽離薇薇安的鮮血,這些鮮血通過藤條,向薇薇安身邊的女子灌輸進去。

薇薇安從最初揪心的疼痛,到後來感覺自己的意識越發的模糊起來,而她身邊的女子漸漸張開雙眼,緩緩從荊棘叢中站立了起來。

「達令,我的至愛!」

班王看到女子站起來,熱情的擁了上去。(未完待續。) 女子看了眼腳邊的薇薇安,然後看到衝過來的班王,激動的與之擁抱起來。

「我們成功了?」

女子開心的問道。

「不錯,成功了,你擺脫了那該死血脈的困擾。現在的你,已經具備全部的妖精血脈。」

班王亢奮不已地說。

女子離開班王的懷抱,然後憐惜般看向倒在一旁,意識漸漸不支的薇薇安。

「抱歉,妹妹,我還有愛人,我還不想死。雖然我知道抽離了妖精血脈,你就會死去,可請你原諒我,畢竟我還有很多我想做的事情,我想要看的風景,已經我想陪伴的人…」

女子一邊輕撫薇薇安可愛的面孔,一邊惋惜道。

薇薇安聽到自己姐姐的話,一股絕望湧上心頭,那股被欺騙的感情油然而生。

「為什麼?姐姐?為什麼要騙我?」

薇薇安奄奄一息,沒有了妖精血脈,就如同陸觀所言,她的神性就會崩潰。

崩潰的神性導致薇薇安一步步走向死亡。

「妹妹,你安詳的去吧,我會將你這份一起活下去的。」女子面帶微笑,準備用手合攏薇薇安的眼睛。

她沒有必要解釋!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陸觀的出現在了班王和他的妻子面前,對已經快要不行的薇薇安說道:「原因很簡單,她選擇了班王,而沒有選擇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