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紫琳有些花痴的說道。

「你……」華衫男子一頭黑線的說道:「我們家不缺養豬的,告辭。」

說完,在紫琳失望的目光注視下,他揚長而去。

「紫琳,你就不能矜持點?」葉晨風有些無語的傳音道。

「矜持?老娘孤單寂寞了數十萬年,心中藏著一頭猛虎,你讓我怎麼矜持!」紫琳白了葉晨風一眼道。

「可以你現在的摸樣是一個老頭,你讓人家怎麼接受!」葉晨風搖了搖頭道。

「這還不是怪你,如果我這輩子嫁不出去,我就賴著你。」紫琳惡狠狠的說道。

葉晨風:「……」

一天,兩天,三天……

葉晨風每日一早擺攤,每天很晚收攤,但一連等待了近十日時間,都沒有等待要等之人。

「哎,看來今天又要白等了!」

等待到第九日深夜,葉晨風準備收攤和紫琳回客棧休息時,一名白髮蒼蒼,拄著一根古木拐杖,步伐蹣跚的老嫗來到了葉晨風攤位旁,掃視了一眼攤位上的寶物道:「不知這灰色石塊怎麼賣?」

「五百萬上品聖晶!」

葉晨風眉頭輕輕挑動了一下,凝視著白髮老嫗道。

「好,我買了!」白髮老嫗沒有任何猶豫,就要買下梧桐神木心偽裝的灰色石塊。

「等等,在下有個問題想要問前輩!」看到白髮老嫗如此的痛快,葉晨風內心一動道:「這石塊是在下偶然間得到的,不知前輩能否告知在下,這石塊的虛實,如果前輩能說出,晚輩將它送給你,但前輩如果說不出,那晚輩就不賣了。」

「如果我沒有看錯,這應該是一塊玉晶石乳!」白髮老嫗神色不變道。

「好,這玉晶石乳是前輩的了!」葉晨風十分痛快的將梧桐神木心送給了白髮老嫗。

「多謝!」

白髮老嫗也沒有客氣,收走了梧桐神木心轉身消失在黑夜中。

「葉晨風,剛剛那老太太是鳳凰神偽裝的?」

看到葉晨風痛快的將梧桐神木心給了白髮老嫗,紫琳連忙傳音問道。

「不是,她不是鳳凰神!」

在噬神腦極速推演感應下,葉晨風感覺白髮老嫗雖然遮掩了真容,但她本身的實力並不強,絕不是鳳凰神。

「不是鳳凰神,那你將梧桐神木心給它幹什麼?」紫琳不解的說道。

「她不是鳳凰神,但我可以肯定,她幕後的人是鳳凰神!」葉晨風目視著白髮老嫗離去的背影道:「走吧,我們收攤,準備收網。」

……

夜,越來越深。

白髮老嫗步履蹣跚的走進一處無人的小巷,彷彿人間蒸發一般,詭異的消失不見。

「鳳神,我將你要的那物拿回來了!」

詭異消失的白髮老嫗出現在一個神秘的空間中,將從葉晨風手中得到的梧桐神木心遞給了一名身穿五彩霞衣,雍容華貴,散發著高貴氣質,帶著金冠的女子。

而這名女子,正是妖族第一人,鳳凰一族的皇鳳凰神。

「真的是梧桐神木心!」

鳳凰神震碎了包裹梧桐神木心的石殼,露出了散發著神木之力的梧桐神木心。

看著她夢寐以求的寶物,鳳凰神露出了濃濃的激動之色,她沒想到,自己一心追求的寶物這麼容易到手。

「鳳神,賣梧桐神木心的那兩個人不簡單,我建議我們速速離開這裡,以免發生意外!」白髮老嫗謹慎的說道。

「也好,是時候離開這裡,去仟妖海了!」鳳凰神點了點頭道:「等我煉化了梧桐神木心,突破到虛神後期,定讓天族,魔族那些狼子,付出血的代價。」

「鳳凰神,其實你不用急著離開!」

突然,一道低沉的聲音在鳳凰神的空間寶物中響起。

藏在梧桐神木中的乾坤境閃現,本應出現在外界的葉晨風詭異的出現在鳳凰神面前。

「你,你是什麼人,你是怎麼進入到這裡的。」白髮老嫗如臨大敵的看著突然出現的葉晨風,森然的說道。

「這麼快就把我忘了?」葉晨風露著淡淡的笑容道:「不過外面的那個人將梧桐神木心給你的是我的鏡像分身而已。」 「你是天族的人!」

雍容華貴的鳳凰神身體中燃燒起熊熊火焰,焚燒著空間,目光犀利的看著葉晨風,殺意凜然道。

「不,我不是天族的人!」葉晨風搖了搖頭道:「我和你一樣,都想滅了天族。」

「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鬼話?」鳳凰神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炙熱的氣息讓葉晨風呼吸變得困難,她時刻準備向葉晨風發動致命一擊。

「鳳凰神,你先不要急著動手,你看看他們是誰?」

說著,葉晨風將金鵬妖祖和子午虛神的屍體召喚了出來,扔到了地上。

「金鵬妖祖的屍體,子午虛神的屍體……」

看著他們二人的屍體,鳳凰神心中掀起了滔天大浪,望向葉晨風的眼神發生了極大地變化:「他們都是你殺死的。」

「不錯,他們都是我殺的!」葉晨風點了點頭道:「鳳凰神,你看看認識這兩大祖器嗎?」

說著,葉晨風將不死雙翅和生死盤召喚了出來。

「這是不死妖祖的不死雙翅和生死盤……」鳳凰神一眼認出這兩大祖器的來歷,微微有些吃驚的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的名字,你肯定沒有聽過,我無意間繼承了不死妖祖的傳承,而且我與天族乃是死敵!」葉晨風淡淡的說道:「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鳳凰神,不知你願意與我合作,共謀洪荒之墓嗎?」

「你說的不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但你太弱小了,就算我和你合作,也無法吞下洪荒之墓。」鳳凰神雖然不清楚,葉晨風動用何等手段殺死了金鵬妖祖和子午虛神,但她感覺,葉晨風好像只是半步虛神,根本無法幫到自己。

「弱小?鳳凰神,那我們比試下如何?一招內,我可以將你擊傷!」葉晨風嘴角微微上翹,洋溢著自信的笑容道。

「一招擊傷我?」鳳凰神美麗的臉龐上流露出淡淡的笑容道:「你可知我的實力?」

「中級虛神極致,一隻腳踏入虛神後期!」葉晨風笑著說道:「鳳凰神,不知我有沒有說錯。」

「既然你感覺出我真實的實力,還有自信一招擊傷我?」鳳凰神突然對葉晨風產生了一絲濃厚的興趣,很想知道他真正的依仗。

「鳳凰神,我們打個賭怎麼樣?如果我一招擊傷你,你告訴我洪荒之墓的位置,如果我無法一招擊傷你,梧桐神木心我送給你,然後立即離開!」葉晨風提議道。

「梧桐神木心已經在我手上,你……」鳳凰神話還未說完,梧桐神木心突然被九幽吞噬,消失不見。

「我倒是小瞧你的手段了,好,我和你賭了!」鳳凰神眉宇間透出了一道厲色:「希望你給我一個驚喜。」

「放心,我從未讓任何人失望!」

說著,葉晨風燃燒鴻蒙之血,融合神靈之心和混沌法相,瞬間將自身的實力提升到了中級虛神極致,戰力幾乎達到了鳳凰神的水準。

「嗯……」

感覺到葉晨風節節攀升的戰力,鳳凰神眉頭輕輕一挑,露出了意外之色。

葉晨風的這個手段,確實出乎了他的預料。

下一刻,神劍吞天,萬物母劍破出了葉晨風身體,懸浮在他頭頂,釋放出無盡的神力,震動著寶物空間不斷地撕裂。

「兩大虛神劍!」

感覺到神劍吞天,萬物母劍的威力,鳳凰神雍容的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

在虛神界,虛神器比虛神還稀少,像妖族只有一件虛神器,掌握在鳳凰神手中,而葉晨風一下子拿出了兩大虛神器,這完全超乎了鳳凰神的想象。

「鳳凰神,小心了!」

葉晨風叮囑一聲,打出了御器之道。

擁有中級虛神極致戰力,葉晨風打出御器之道已經能同時激發兩大虛神器的最強一擊。

「嗡嗡嗡!」

在御器之道刺激下,神劍吞天,萬物母劍中神紋浮現,映照著天地,恐怖的力量撕破了整個寶物空間,帶著毀滅宇宙的力量,斬向了臉色大變的鳳凰神。

鳳凰神雖然實力強大,但卻無法正面抵擋兩大虛神器最強威力的一擊,不得不吐出鎮壓天族印記,虛神器等級的妖皇神鍾全力防禦。

九域劍帝 「嗡嗡!」

神劍吞天,萬物母劍站在妖皇神鐘上時,頓時響起了洪鐘大呂般的聲音,恐怖的虛神器之威在鳳凰神面前激蕩,產生了毀天滅地力量,破碎著空間,狠狠地轟擊在鳳凰神身體上,將她擊飛了數千米遠,一縷鮮血順著她的嘴角流淌了出來。

「不好,天族虛神已經感覺到我體內的天族印記,我們速速離開這裡,不然我們會有麻煩!」

沒有了妖皇神鍾鎮壓,鳳凰神體內天族印記立即震動起來,這讓鳳凰神臉色大變,連忙說道。

「鳳凰神莫急,如果你相信我,速速進入我空間寶物中,我有辦法擺脫他們!」葉晨風早已想好了退路。

「好!」

鳳凰神雖然強大,但她卻無法以一己之力抗衡整個天族,無奈之下,她只能進入到乾坤境中。

「紫琳,速速離開這裡!」

將鳳凰神,白髮老嫗收進乾坤境,葉晨風立即控制乾坤境飛到了不遠處的紫琳身上,讓紫琳趁亂離開。

「鳳凰神,如果你相信我,我來幫你破了體內的天族印記!」

葉晨風看到鳳凰神不斷地控制妖皇神鍾鎮壓位於胸口的天族印記,低聲說道。

「好,那就拜託了!」

天族印記的存在,一直是鳳凰神的心頭大患,得知葉晨風有辦法破出,她內心大喜。

「混沌法相,吞噬!」

葉晨風輕輕點出一指,點在了鳳凰神柔軟的雙峰間,控制混沌法相延伸出數萬道五色根須,透過自己的指劍,刺進了位於鳳凰神胸口的天族印記中。

感覺雙峰間傳來道道電流般的感覺,向自己全身蔓延,鳳凰神只覺身體中爬出很多的螞蟻,古井無波的內心不由得一盪,雍容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紅暈。

不過很快,鳳凰神就摒除了雜念,驅散了體內酥酥麻麻的感覺,凝視著葉晨風,感覺體內天族印記的變化。

在五色根須瘋狂的吞噬下,天族印記的力量不斷地削弱。

「噗!」

隨著鳳凰神噴出一口鮮血,與她血脈融合在一起的天族印記被混沌法相破掉了

「紫琳,速速回客棧!」

破掉鳳凰神的天族記憶,葉晨風立即讓紫琳趁亂回到了租住的客棧中,將孔雀王召喚出來留在了外面,偽裝好了一切。 「鳳凰神,現在你可否將洪荒之墓的位置告訴我了!」

看著鳳凰神微微有些蒼白,但不失美麗的容顏,葉晨風低聲說道。

「這……」

雖然葉晨風手段驚天,但鳳凰神還是露出了一絲猶豫,猶豫葉晨風的真實身份。

「鳳凰神,不要猶豫了,與我們合作,是你目前最好的選擇,也只有依仗我們,你才有機會進入洪荒之墓,得到裡面的曠世機緣。」

這時,神道虛,神恆古等人走了過來。

「神道虛,神恆古……怎麼是你們!」

看著走來的二人,鳳凰神瞪大了雙眼,露出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鳳凰神,你是不是吃驚我們為什麼沒死?」看著鳳凰神雍容的臉蛋上掛著濃濃的震驚之色,面容清秀,書生一般的神恆古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

「聽聞神族被天族滅掉,十二大虛神,諸多道祖全部戰死,難道傳言有誤?」鳳凰神按捺住內心的震驚道。

「哎,當年一戰確實慘烈,而我和神虛運氣不錯,僥倖活了下來,至於還有沒有其他人活下來,我並不清楚!」神恆古輕輕嘆息一聲,眼睛中透出了濃濃的仇恨之色。

「恆古,你可否告訴我,他到底是誰?」對於葉晨風的身份,鳳凰神一直十分的好奇。

「她是葉無極和瑤天的兒子,是值得信賴之人!」神道虛在一旁接話道。

「你是瑤天的兒子!」鳳凰神頗感意外的說道:「既然是故人之後,那我就沒有顧慮了。」

「不過我帶你們去洪荒之墓的前,你們可否幫我一個忙?」鳳凰神與神瑤天乃是舊識,得知葉晨風的身份,她看向葉晨風的眼神也變得柔和許多。

「什麼忙?」葉晨風問道。

「隨我去鳳凰祖地,救出我鳳凰一族的族人!」鳳凰神說道。

「好!」

葉晨風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答應道,並將梧桐神木心拿了出來,送給了鳳凰神。

說話之際,留守在外面打探消息的孔雀王通過傳訊珠,向葉晨風傳訊,告知走獸皇城的最新動向。

「怎麼了晨風?」

看著葉晨風微微皺起的眉頭,神道虛開口問道。

「孔雀王傳訊,走獸皇城被完全封鎖了,任何人不得外出!」葉晨風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