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讓他們在中州等我,若走不出那茫茫無盡的荒莽古林,也是他們命該如此,怪不得誰!況且,此次返回遺棄之地,與他們兩個並無牽連!」

錢虎說著,淡淡的血眸朝著腳下橫跨無盡的風峽谷望去,緩緩點了點頭,「時間倒是剛剛好,再有月許,這潮大災便要開啟了,屆時倒要好好探查一番!」

說著,又朝著孔老三的方向望來,竟是一副言又止的模樣。

見狀,道人倒是微微一愣,「我們兩個還需要這般客氣么,有什麼事直說好了!」

聽到孔老三開口,錢虎輕嘆一聲,抬頭望天,「此次我錢虎若有什麼不幸,還望恩公能夠代我照拂那兩個小子一番,若有來世,我錢虎定然會好好報答恩公的!」

「不幸?我們兩個聯手,即便遇到元嬰老怪,鹿死誰手還未可知,錢兄此言……」

「呵呵,遺棄之地的恩恩怨怨不足為懼,倒是我如今的況,怕是很難過下一次大劫了,武道一途已然斷絕,我錢虎能夠走到這一步,已經算是僥天之幸了……」 此時此刻,孔老三才注意到錢虎的情況,眸中靈芒閃爍,同時,眉心處細密之極的神魂之力蜂擁而出,朝著對方體內探查而去。

足足一刻鐘后,原本道人尚還輕鬆的神色已經變得嚴肅之極,一張老臉已經皺成了一團,「這種情況我還是第一次見,體內人族妖族血脈各佔一半,彼此似乎融合成了一團,卻又涇渭分明,當真奇怪。更奇怪的是,你如今的神魂似乎有些異常!」

孔老三緩緩開口道,聲音透出幾分疑惑。

「呵呵,一切都是命數罷了,若真躲不過這一劫,屆時,你要替我好好活下去!」

錢虎說著,目中透出幾許追憶。

聽到這話,孔老三面上透出幾分沉吟,目光朝著天地南方遙望而去,「若真沒有辦法的話,大不了我陪你前往南渡幽洲又有何妨,只要找到那傳聞中的《凈魂真經》,你體內的這些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呵呵,《凈魂真經》只是傳聞中的東西罷了,不說存不存在這世間,即便南渡幽洲真的有,以我們的實力,又如何才能度過那茫茫無盡的湮天大洋?難道真的花上數萬年,飛遁過去不成?恐怕還沒到地方,我們兩個便化作枯骨了!」

錢虎搖了搖頭,自嘲一笑。

「放心吧,天無絕人之路,一定會有辦法解決的!」

兩個月後,隨著一聲呼嘯天地的轟鳴聲起,陰風峽谷外圍的禁制似乎被某種大力生生撕裂般,無窮無盡的黑色氣流從峽谷中滾滾而出,將周圍千里範圍盡數遮蔽。

這些黑色氣流也不知有何奇異,竟凝而不散,僅僅三天後,天地一線,化作滾滾洪流,朝著一望無盡的北方席捲而去,所過之處,好似一張吞天巨口,任何有著生靈氣息的存在皆被其納入其中。

黑色颶風的撕裂之力,即便以如今孔老三肉身的強橫程度,依舊難以抵禦,當然,有著錢虎施展血雲的加持,倒也安然無恙的挺了過來。

「陰潮大災」,作為西嶺妖洲流傳極廣的「一奇三災」之一,傳聞一旦被捲入其中,便會被其中無盡的罡風之力撕成碎片,不留半點痕迹,若非當初阿獃主動投入陰潮天災當中,加上後來錢虎所言,孔老三無論

如何也想不到,這「陰潮天災」當中,竟會另有乾坤!

============================

「嘿嘿,到現在你小子還在嘴硬,哼,用你羊青這條命,交換你們羊力一族的聖果,你說你們羊力一族的那些老怪們是否會同意?」

密林中,為首的三位妖族似乎來自同一種族,虎首狼尾,雙眸呈現出紫褐色,雙腿直立,本身實力堪堪達到七階的程度。被三位妖族圍在中間的同樣是一位妖族,羊首麟身,本身實力似乎處在六階巔峰的程度,距離七階已然不遠。

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 只是此刻眼前這位羊力一族的妖者明顯已經受了極重的傷勢,雙腿跪地,臉上血流如注,只是一雙血色眸子十分凶厲,一副要擇人而噬的模樣。

「呸,虎元、虎戌、虎憤,你們三個竟敢違背誓言,殺我羊力一族的妖者,難道真想引起三族大戰么?別忘了,若是我們三族彼此征戰內耗,一旦讓那東西脫困而出,我們這個世界便要徹底泯滅,這個後果你們三個承擔得起么?」

羊青嘶聲叫喊道,只是眸子深處,卻隱藏著一抹焦慮。

聽到這話,原本還有些躍躍欲試的三位妖者中,左右兩位頓時猶豫起來,不過緊接著便被一道猙獰的聲音打斷,「哼,三萬年了,那東西怎麼可能還活著?即便活著,三萬年不斷的抽取精氣,那東西難道還能掀起什麼波浪不成?元某廢話也不多說了,如果想要活命,就拿你們羊力一族的聖果來交換!」

虎元說著,聲音陡然一沉,張口間,一枚圓滾滾、約莫嬰兒拳頭大小、紫褐色的妖丹已經從口中飛出,輕輕一盪,一層似有若無的紫褐色氣息縈繞而出,化作一張大網,輕輕一兜,便朝著羊青的方向籠罩而去。

然而,就在虎元召出妖丹的同時,原本看似已經失去了行動之力的羊青眸子陡然一狠,整個身軀瞬間膨脹起來,幾乎就在剎那間,肉身化作血沫,直接以最為劇烈的方式爆裂開來。

「不好!」

見到這一幕,原本已經勝券在握的虎元忽然面色大變,想也不想便要將妖丹收回,只是還未動手,四周交織成的紫褐色網罩頃刻間便被這股爆裂之力撕成碎片,同時,衝擊不減

,直接朝著虛空中滴溜溜旋轉不停的妖丹衝擊而去。

眼前一幕實在是超出了三妖所料,待到四周平靜下來,虎元面前的妖丹已經布滿了裂痕,只是此刻這位大妖眸子中毫無掩飾的露出一抹深沉的殺機,「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虎元也要將你碎屍萬段,給我追!」

聲音落下的同時,三妖化作一股妖風,朝著遠處疾馳而去的一枚青色妖丹急追而去……

============================

眼前是一片陌生的世界,山巒起伏,林木充裕,一眼望去,好像置身於一片原始古林,四周稀疏零星間,有些人族殘存的跡象,只是看上去非常模糊,若非一些石磚鋪成的小道尚未被雜草覆蓋,怕是根本探查不到絲毫痕迹。

「這裡是……」

「這裡應該就是陰潮內部的空間了,當初從遺棄之地跨越這片天地時,並沒有特別的感覺,不過此刻再次到來,卻明顯感覺到這裡的氣息似乎有些不對。」

望了望四周,錢虎目中血芒一閃,有些疑惑的開口道。

「沒錯,這裡的天地靈氣與外界雖說一般無二,不過這些靈氣似乎要比外界狂暴許多!」

片刻后,道人緩緩開口道,此刻道人面色有些泛白,不過神色自然,明顯是剛剛穿越陰潮空間時耗費了過多的靈力所致。

「除了這裡的靈力有些狂暴外,與外界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同?!」

錢虎望了望四周,甚至整個人遁入高空探查,足足半個時辰后,才有些疑惑的說了句,只是聲音中同樣透出幾分遲疑。

「如今之計,我們要先弄清楚這裡的情況再說,眼下我們對這裡一無所知,還是要謹慎一些才好!」

孔老三說著,隨手一掐訣,原本澎湃的靈力波動頃刻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本身實力也從原本的金丹巔峰化作了築基初期,就連相貌,也變成了約莫二十來歲的模樣。見狀,身側的錢虎有樣學樣,隨著周身血袍微微一裹,原本濃郁之極的血氣頃刻間收斂的乾乾淨淨,但從氣息判斷,根本無從分辨其真實實力。

兩人裝扮一番,便隨便選了個方向疾馳而去。 一個時辰后,原本疾馳的兩人忽然停了下來,此刻道人眸中精芒閃爍,神念之力蜂擁而出,朝著目光所及處望去,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同時,道人身旁,錢虎口中同樣發出一聲淡淡的輕咦,

「這是……妖丹?!」

「不僅僅是妖丹,其中更是藏匿著一道妖族神魂,似乎在逃難的樣子……現在看來,似乎真是如此!」道人說著,目中已經透出幾分明了之色,不過仍舊有些疑惑,只是雙手背負,似乎並沒有插手的打算。

「《塵爐》第四百二十六章:人寵!《b塵爐b》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一秒記住域名:

「.

「一個時辰后,原本疾馳的兩人忽然停了下來,此刻道人眸中精芒閃爍,神念之力蜂擁而出,朝著目光所及處望去,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同時,道人身旁,錢虎口中同樣發出一聲淡淡的輕咦,

「這是……妖丹?!」

「不僅僅是妖丹,其中更是藏匿著一道妖族神魂,似乎在逃難的樣子……現在看來,似乎真是如此!」道人說著,目中已經透出幾分明了之色,不過仍舊有些疑惑,只是雙手背負,似乎並沒有插手的打算。

「《塵爐》第四百二十六章:人寵!《b塵爐b》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一秒記住域名:

「.

「一個時辰后,原本疾馳的兩人忽然停了下來,此刻道人眸中精芒閃爍,神念之力蜂擁而出,朝著目光所及處望去,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同時,道人身旁,錢虎口中同樣發出一聲淡淡的輕咦,

「這是……妖丹?!」

「不僅僅是妖丹,其中更是藏匿著一道妖族神魂,似乎在逃難的樣子……現在看來,似乎真是如此!」道人說著,目中已經透出幾分明了之色,不過仍舊有些疑惑,只是雙手背負,似乎並沒有插手的打算。

「《塵爐》第四百二十六章:人寵!《b塵爐b》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一秒記住域名:

「.

「一個時辰后,原本疾馳的兩人忽然停了下來,此刻道人眸中精芒閃爍,神念之力蜂擁而出,朝著目光所及處望去,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同時,道人身旁,錢虎口中同樣發出一聲淡淡的輕咦,

「這是……妖丹?!」

「不僅僅是妖丹,其中更是藏匿著一道妖族神魂,似乎在逃難的樣子……現在看來,似乎真是如此!」道人說著,目中已經透出幾分明了之色,不過仍舊有些疑惑,只是雙手背負,似乎並沒有插手的打算。

「《塵爐》第四百二十六章:人寵!《b塵爐b》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一秒記住域名:

「.

「一個時辰后,原本疾馳的兩人忽然停了下來,此刻道人眸中精芒閃爍,神念之力蜂擁而出,朝著目光所及處望去,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同時,道人身旁,錢虎口中同樣發出一聲淡淡的輕咦,

「這是……妖丹?!」

「不僅僅是妖丹,其中更是藏匿著一道妖族神魂,似乎在逃難的樣子……現在看來,似乎真是如此!」道人說著,目中已經透出幾分明了之色,不過仍舊有些疑惑,只是雙手背負,似乎並沒有插手的打算。

「《塵爐》第四百二十六章:人寵!《b塵爐b》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一秒記住域名:

「.

「一個時辰后,原本疾馳的兩人忽然停了下來,此刻道人眸中精芒閃爍,神念之力蜂擁而出,朝著目光所及處望去,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同時,道人身旁,錢虎口中同樣發出一聲淡淡的輕咦,

「這是……妖丹?!」

「不僅僅是妖丹,其中更是藏匿著一道妖族神魂,似乎在逃難的樣子……現在看來,似乎真是如此!」道人說著,目中已經透出幾分明了之色,不過仍舊有些疑惑,只是雙手背負,似乎並沒有插手的打算。

「《塵爐》第四百二十六章:人寵!《b塵爐b》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一秒記住域名:

「.

「一個時辰后,原本疾馳的兩人忽然停了下來,此刻道人眸中精芒閃爍,神念之力蜂擁而出,朝著目光所及處望去,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同時,道人身旁,錢虎口中同樣發出一聲淡淡的輕咦,

「這是……妖丹?!」

「不僅僅是妖丹,其中更是藏匿著一道妖族神魂,似乎在逃難的樣子……現在看來,似乎真是如此!」道人說著,目中已經透出幾分明了之色,不過仍舊有些疑惑,只是雙手背負,似乎並沒有插手的打算。

「《塵爐》第四百二十六章:人寵!《b塵爐b》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一秒記住域名:

「.

「一個時辰后,原本疾馳的兩人忽然停了下來,此刻道人眸中精芒閃爍,神念之力蜂擁而出,朝著目光所及處望去,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同時,道人身旁,錢虎口中同樣發出一聲淡淡的輕咦,

「這是……妖丹?!」

「不僅僅是妖丹,其中更是藏匿著一道妖族神魂,似乎在逃難的樣子……現在看來,似乎真是如此!」道人說著,目中已經透出幾分明了之色,不過仍舊有些疑惑,只是雙手背負,似乎並沒有插手的打算。

「《塵爐》第四百二十六章:人寵!《b塵爐b》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一秒記住域名:

「.

「一個時辰后,原本疾馳的兩人忽然停了下來,此刻道人眸中精芒閃爍,神念之力蜂擁而出,朝著目光所及處望去,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同時,道人身旁,錢虎口中同樣發出一聲淡淡的輕咦,

「這是……妖丹?!」

「不僅僅是妖丹,其中更是藏匿著一道妖族神魂,似乎在逃難的樣子……現在看來,似乎真是如此!」道人說著,目中已經透出幾分明了之色,不過仍舊有些疑惑,只是雙手背負,似乎並沒有插手的打算。

「《塵爐》第四百二十六章:人寵!《b塵爐b》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一秒記住域名:

「.

「塵爐最新章節百第四百二十六章:人寵網址: 眼前這片空間自古便已經存在了,時間之久,遠遠出了普通妖者的記憶。三萬年前魔劫降臨之時,引了這片空間的空前浩劫,整片大6分崩離析,化作金、銀、銅三塊,彼此間有萬裏海峽相隔,徹底斷開了連接。

至於這片空間的來歷,卻沒有誰能夠說得清,據說在三座海島交接的海底深處,隱藏著這片空間最大的隱秘,不過對於普通的妖族來說,想要踏入那片海底,無疑是痴人說夢。

羊力、虎力、鹿力三族,便是這片空間實力最強、勢力最大的三個族群,麾下附屬妖族無數,隱隱間呈現出分庭抗禮的態勢。當然,若非三萬年前的那場魔劫波及,三大族群為了延續不得不聯合外,怕是千萬年來的世仇無論如何不會這般輕易的壓下去。

三萬年前,這片空間還算是人妖二族並存,人族雖說勢弱,不過卻巧妙地利用三大族群彼此間的矛盾求活,在夾縫中艱難的維繫著人族的傳承,或許是命運的捉弄,魔劫降臨之時,三大妖族為了族群的延續,不得不聯起手來,以人族鮮血施展秘術,用來鎮壓一物。

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人族覆滅,這片空間得以延續,魔劫過後,人族生靈逐漸凋零,若非一些妖族當做寵物豢養了一些,怕是這片空間人族早已絕跡。

人族,在這片空間還有個別稱,喚作「人寵」。

如今孔老三、錢虎兩人降臨的地方,便是三座島嶼中的金島,屬於虎力一族的老巢所在。「虎力元城」,便是這片島嶼中最大、也是最為繁華的一座妖城。

如今兩人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完全由屋舍大小的青石搭建而成的粗獷大。

眼前大佔地近三百餘畝,巍峨無比,四周雕琢著一些原始的妖族圖騰,大正中心,一尊三十餘丈的巨大銅燈垂釣而下,洶湧的紅色火焰熊熊燃燒著,除此外,還有數百尊較小一些的銅燈,繞著中心分佈四周,將整座青石大照耀的燈火通明。

除了孔老三兩人外,四周還有無數妖族聚在一起,各個神色興奮的望著中心銅燈下、那座四四方方的黑石台,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嘿嘿,三十年一次的拍賣會,還是被我趕上了,也不知道虎力一族的「青玄草」會不會出現。」

兩人旁,一位妖蛇模樣的妖者緩緩開口道,聲音中有著壓抑不住的興奮,只是話音剛落,旁一位同族的妖者已經不屑的冷哼一聲,「哼,虎力一族的「青玄草」,羊力一族的「朱嬰果」,鹿力一族的「紫雲」,三大族群能夠延續的根本所在,想要在這拍賣會上遇到,除非三大族群瘋了

!」

「那可說不定,我倒是聽說這次虎力一族的少主被人打碎了,如今正在尋找凝練的方法,若是有類似的秘術,別說一株小小的「青玄草」,即便想在虎力一族謀個長老的職位,恐怕也是輕而易舉!」

蛇妖有些得意的開口道,見到四周不斷注視的目光,聲音有些得意的故意誇大幾分。

「哦?虎力一族的少主被人打碎了?誰有這麼大的膽子?」

聽到這話,蛇妖旁,一位鳥猿的妖者有些意外的開口道,明顯是對這個消息有著極大的興趣。

不過聽到這話,原本還一臉得意的蛇妖卻是臉色一滯,有些悻悻的開口道,「這個倒是不清楚,不過據說和羊力一族的少主有關,如今羊力一族的少主據說已經遭遇不測,想要弄個清楚,恐怕要等到虎元徹底清醒后才能知道了!」

「原來如此,不過那「青玄草」乃是虎力一族的根本所在,傳聞此草能夠讓妖族脫胎換骨,凈化提純血脈之力,那虎元雖說虎力一族的少主,不過想要動用「青玄草」,還要經過族裡那些長老的同意才行……」

聲音還未落下,原本明亮的大陡然一暗,緊接著,一位看不出多大年歲,佝僂著子的虎力老者已經站在了黑台之上,同時,后一位女子緊緊隨著。

就在這女子出現的同時,原本一臉淡然的道人神色陡然一變,就連體都不自覺的坐直了起來,一雙眸子死死的盯著看台上的女子,嘴角透出幾分譏諷,「呵呵,真想不到,這麼快就見面了!」

道人口中喃喃道,目中透出幾分殺意。

「你認識她?」

見到孔老三的模樣,一旁的錢虎暗暗驚奇一聲,悄然傳音道。

「自然認得,當初實力弱小之時,玄妖聖域中,我和阿獃被幾位元嬰老怪追殺,若非憑藉阿獃的神通,我們兩個怕是早就死道消了,這女子,便是火雀一族的元嬰長老,也是當初追殺我們兩個的元嬰妖祖之一,喚作紅玉!」

「哦?看她的實力,應該處在元嬰初期的境界,既然如此……我們兩個聯手,斬殺一位元嬰妖祖應該不難……」

聞言,錢虎點了點頭,目中透出幾分殺意。

女子一頭火紅長,渾散著濃烈之極的炎火之力,材纖瘦,臉上生著明顯的紅色紋路,給人一種妖艷之感,一隻約莫三尺大小,渾火紅的雀鳥停在肩頭。剛剛出現,便吸引了整座大中無數妖族的目光。

「咦?這女子是誰?模樣倒是妖嬈無比…

…」

剛剛出現,兩人旁,那位剛剛還在大談四方的蛇妖有些意外的開口道,望向紅玉的目光中充斥著一抹極度的貪婪之意。

「嘿嘿,那女子的份可不簡單,數百年前從域外降臨,本實力早已達到了元嬰之境,數百年前加入虎力一族后,一直在族中擔任長老一職,你小子還是收起這幅鬼樣,若是被她瞧見,我們暗蟒一族怕是要有滅頂之禍!」

聽到這話,剛剛還一臉樣的蛇妖表一滯,tian)了tian)唇,臉上的表雖說收斂了些,不過眸子深處,卻隱藏著一抹痴狂之意。

一旁的孔老三搖了搖頭,眸子中精芒閃爍,「若有機會,試試無妨,不過,此次既然來到這潮空間,打聽前往遺棄之地的方式和找到阿獃才是正經,若無必要,還是不要節外生枝的好。」

道人說著,目中精芒一閃,「不過,當初追殺我們的那些元嬰老怪中,除了這位紅玉妖祖外,應該還有聖妖門的聖妖老怪、烏鵬一族的烏陽妖祖、翼蟒一族的莽飛妖祖、嘯月狼族的厲天妖祖四位,另外,應該還有一位出自遺棄之地喚作玄火的元嬰老怪。」

「哦?來自遺棄之地的玄火前輩?」

聽到前面幾位時,錢虎倒是沒有多少反應,不過聽到最後一個名字時,忍不住眉頭一挑,有些意外的凝眉道,不過隨即便神色沉下來,冷哼一聲,「不管是誰,膽敢截殺恩公,便是十惡不赦之輩!」

兩人說話間,台上虎力一族的老者說了兩句后,便朝著台下退了去,同時,女子的聲音悄然響起,「歡迎諸位來到「虎力元城」,妾來自火雀一族,名「紅玉」,本次拍賣會將會持續三天時間,之後會讓諸位自由交易,現在,拍賣開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