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點單。」喻色眸色溫溫的道。

「好。」聽到喻色說還要點食物,服務生就明白了,喻色這不是要給她自己點,她都吃了半個下午了,此刻除了上個廁所就能消耗掉的花茶以外,應該是什麼也吃不下去了,所以她這是要為這剛到的男人點餐。

很想問喻色這男人是不是她的男朋友,可是一感受到男人強大的氣場,她愣是沒敢問。

喻色拿著筆,飛快的劃下了要點的食物,就遞給了服務生,全程都沒有詢問墨靖堯一句。

服務生接過了單子瞄了一眼,遲疑了一下,還是客氣的小心翼翼的道:「先生還要點什麼嗎?」

結果,一男一女同時開口。

「我女朋友點什麼我就吃什麼。」

「我點什麼他就吃……」

喻色說到這裡頓住了,因為,她說不說完整,服務生都明白她要說什麼了。

兩個人居然神同步的同時開了口,只是她語速稍稍慢點罷了。

服務生立刻笑眯眯的點了點頭,「好的。」轉身就去下單了。

第一時間衝到服務台的時候,就是跟收銀員小聲的八卦那個攆走三個男醫生的男人應該是喻醫生的男朋友。

然後,一邊下單一邊不住的讚美墨靖堯的俊帥。

是的,就是讚美。

不由自主的就想要讚美。

這個世界果然是舔顏的世界。

她說的興奮,收銀員也聽的興奮,時不時的瞄一眼喻色和墨靖堯的方向。

這家茶餐廳里從經理到服務生,現在已經全都被喻色圈粉了。

小姑娘雖然小,但是醫術卻是相當好。

這樣的年紀這樣的水平這簡直太逆天了。

結果她不止是醫術好,還人品好,智商也高。

再有,就是人長的好看,賊好看賊好看的那種。

原本這樣好看的,店裡的女人從年輕到年長,通常都是只會嫉妒的,但是到了喻色這裡,就沒有嫉妒的了,全都是欣賞。

對,就是欣賞。

喻色就是她們眼中的小公主小女王,總之,喻色就是好孩子好姑娘。

幸好墨靖堯足夠帥氣氣場足夠強大,不然她們絕對認定他配不上喻色。

店裡的人這樣偷偷的八卦喻色和墨靖堯,那邊被八卦的喻色和墨靖堯卻是旁若無人的在那裡,一個吃著一個看著,那畫面竟是無比的和諧。

喻色每次看墨靖堯吃東西,都是連眼睛都捨不得眨一下的。

明明吃相是一個人最難看的時候,但是到了墨靖堯這裡就不是了,他吃相極佳,簡直可以用賞心悅目來形容。

而且是極自然的,一點也不矯揉造作的吃相。

喻色輕輕啜飲了一口花茶,放下了杯子,把手支在下頜上,認認真真的看墨靖堯用餐。

她就是覺得這樣看著他用餐就是一種享受。

而墨靖堯,也習慣了似的任由她看著他。

兩個人就這樣的在茶餐廳里。

明明是用餐,但是落在別人的眼裡,就是一道最亮麗的風景線,太美好了。

是的,就是那種歲月靜好的美好。

如果不是擔心偷偷拍照被正主發現,餐廳里的人早就開始偷偷狂拍了。

墨靖堯在第一碟小菜上來的時候,就揉上了眉心。

小女人替他點的食物,都是他絕少吃的。

之所以絕少吃,自然是因為他不愛吃。

不過喻色問都不問的為他點了這些,一定是有原因的。

果然,發現他揉眉心的動作,喻色開口笑道:「你最不愛吃的那個是明目的,還有那道小菜是助睡眠的,至於其它的,反正你吃了對你的身體都有好處,墨靖堯,你不許挑食喲,全部要吃光光。」

嗯,這男人昨天和今天早上就是這樣對她的,把他煮的補血的食物全都堆到她面前,不吃吐她不許她放下筷子,簡直就是獨裁……

所以,喻色這會子就想要扳回一城。

墨靖堯無奈了。

除了乖乖吃以外,竟是一句反駁的話也說不出來。

直到默默的吃完了喻色所點的八樣小吃小菜,這才敢放下筷子,不然他發誓,他今晚的耳朵一定會被喻色給屠了。

哪怕是睡著了,喻色也會對他碎碎念的。

「可以走了嗎?」放下筷子的第一件事,墨靖堯就是要離開,反正就是覺得此時此刻的喻色更適合躺著。

對,就是躺著。

輸了那麼多的血,這才第二天,她就敢偷溜出來,如果不是捨不得,他真想打她一頓。

是的,如果換成其它人,直接一腳踹飛了,太不乖不聽話了。

「好。」見他全部吃光光,喻色滿意了。

起身拎著包,就要去買單,結果,還沒走到收銀台,收銀的大姐就笑道:「莫醫生已經結過了,不用再結了。」

喻色懵了一下,不過很快就道:「他離開后,我又點了單,麻煩結帳一下。」

「結過了,真的結過了,莫醫生給多了,你總不能命令我收兩次吧?這不符合我們店內的規矩,我不能違反店規。」

喻色想想這有可能是莫明真做出來的事,一定是多留了錢。

她點點頭,便挽上了墨靖堯的胳膊離開了。

店外,早就是夜色溫柔,一片霓虹閃爍了。

南大附近的夜景很美,走不了幾步就能遇到一個象是大學生一樣的男孩或者女孩,或者男孩女孩一起,大學的生活就是這樣的豐富多彩。

是枯燥的高中所遠遠不能比的。

喻色很想走路回去公寓,奈何墨靖堯的布加迪就停在店前,於是,她第一次有了一看到這車就想丟掉的感覺。

明明這裡距離公寓很近的,走個路回去正好消消食,偏,布加迪約束了她和墨靖堯,必須要開回去。

其實喻色很想讓墨靖堯自己開回去,而她則是走回公寓的,可只要一想到他連她留在茶餐廳里多坐一會都捨不得,所以,壓根不敢說要走路回去了,說了也沒用,這男人絕對不會同意的。

果然,布加迪只開了幾分鐘就進了公寓小區。

喻色下了車才要自己走路,就直接被男人霸道的抱到了懷裡,「歇一歇,別累著了。」

喻色:……

。 「這一杯,是向你賠罪的。

來,林先生我敬你一杯。」

見對方端著酒杯,熱情滿滿的樣子。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是交往多年的好友呢。

而林漠雖然不清楚,對方的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但他也不想廢心思去猜測。

既來之則安之吧。

舉起酒杯兩人輕輕一碰。

直到這個時候,場面上的氛圍才緩和了許多。

而白若容也不在拉著臉色。

開始平靜的享用身前的各類美食。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以上洗漱間為由,雷少霆便站起了身子。

離開餐桌之前,他特意朝白淺兒使了一個眼色。

後者會意,暗暗點頭。

來到洗手間,等了一會之後。

白淺兒也趕了過來。

「白小姐,這次真是太感謝你了。

不過等會還是要請你幫幫忙,壓一壓這林漠的氣焰。

辛苦一下。」

帶著討好的語氣,雷少霆便將手中包裝精美的禮盒遞給了過去。

「來,白小姐一點心意。

希望你不要嫌棄。」

作為名牌包包愛好者,僅僅看了一眼。

白淺兒便認出了,這包包的牌子。

香萊爾全球限量版,官方售價一百二十七萬。

而且若是沒有特殊關係,有錢也買不到的那種。

雖心中歡呼,但表面上卻不動聲色的接了過來。

「雷少,在我心目中只有你,才是我家容容最般配的對象。

但請你多動動腦,不要總是這麼衝動。

為了幫你,容容都生我氣了。

你要知道,京城優秀的青年才俊並不少。

況且容容的身體,正在慢慢康復,希望你爭點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