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參加遴選,成為靈泉宗弟子,岳師姐在哪裡報名?」陳陽激動萬分的詢問。

「寒水使者這次來就是負責招生工作,真正的遴選在一個月之後,等她康復我會讓你過來報名,這段時間你一定要潛心修鍊,讓自己的實力大大提升。雖然遴選不全看功力境界,但肯定是最重要的指標。我這裡有很多上佳的靈藥,給你八折優惠。」岳玲玲笑著說。

陳陽怎麼聽出一絲奸商的味道,難怪她賣力鼓動自己,原來目的還是為了賣葯,立即警惕起來問:「靈藥我有不少還夠用,但以前在你這裡買葯都是五折供應,現在怎麼變成八折?」

「沒辦法,隨著遴選的到來,所有人都在搶購靈藥,我給你八折已經是最大優惠,你既然不要就算了,我不著急賣。」岳玲玲老神在在的說,顯然看穿陳陽的伎倆。

陳陽心裡暗罵一句奸商,但也沒辦法,只好苦著臉說:「我需要金星石,大量的金星石,你這裡有嗎?」

「金星石當然有,但這是煉器原料,你現在要這個幹嘛?」岳玲玲有點奇怪。

「這個不能說,你儘管給我準備就是。」陳陽才不會告訴她用金星石修鍊神龍九轉,現在他的水靈體、木靈體都已經小成,火靈體小成也差不了多少,繼續在鳳凰遺骨中淬鍊很快就能突破。 金星石裡面蘊含金系能量,是修鍊金靈體的礦石,有了金星石才能修鍊金靈體。

至於土靈體的修鍊簡單也麻煩,土系能量無處不在,只要鑽進土層里就能修鍊,但能量不純,需要布置聚靈陣修鍊,陳陽已經讓小黑在陰陽界里搭建聚靈陣。有了大量金星石后就能在陰陽界里同時修鍊兩種靈體。

距離遴選還有一個月,此時最容易提高的自然是神龍九轉,只要有足夠的金星石,他就有希望在一個月之內將五行靈體都修鍊至小成,最終融合達到大成境界。

那樣雖然功力境界沒有提升,但身體的強度卻是百倍提升,比同境界的人強大太多,成為他的護身絕技。

「行,我後院里就有500斤金星石,打八折800元一斤,交錢拖走。」岳玲玲乾脆的說,倒也沒再追問。

「500斤太少了,我至少需要一百萬斤金星石,你能滿足我需要嗎?」陳陽卻是大手一揮豪氣的說。

「啥,你瘋了,那麼多靈藥不買,買一堆石頭。」岳玲玲終於被震撼,瞪他一眼罵道。

金星石並不是什麼稀罕物,在修真界只能算是基礎原料,主要是用來煉製兵器,藥方里頂多加入一點點使用量很少。岳玲玲這裡一年也賣不了500斤,自然覺得奇怪。

「我買來自然有用,你就說能不能搞到,而且我大量購買有沒有優惠?」陳陽依舊不想解釋。

「哼,不說算了。」岳玲玲氣得一跺腳,露出小女兒神態,但隨即恢復正常,拿出計算機吧嗒幾下說:「我可以幫你去礦山採購,量大可以再優惠,一百萬斤就是500噸,算你最低價一百萬元一噸,就是5個億。但這個的先付錢。」

陳陽暗中一算又便宜三個億,覺得很划算,立即點頭答應,豪爽的從賬戶划走5億給她,兩人約定好三天後交貨。東西這麼多自然不能卸在市區里,陳陽一想便讓她拉到翠微湖自己那塊地頭上。

雖然跟沈千山談好開發事宜,但估計現在地產公司還沒有入場,自己可以臨時用一下。

其實他也就是借那個場地中轉一下,要不了幾天就會偷偷將金星石收進陰陽界里。

兩人談好聲音,陳陽又購買了一些其它急需靈藥,將後院的500斤金星石也裝在越野車上準備帶走。

正要告辭時忽然想起一件事,冷汗又下來緊張的一把抓住岳玲玲雙手說:「岳師姐,我突然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去寒水那裡報名,以她對我的怨恨程度,豈不是自尋死路,只要她掌管著報名工作,我哪敢參加什麼遴選?」

岳玲玲突然被他抓住雙手也是嚇一跳,之前兩人關係不錯,但也僅限於語言上的交流,哪有這麼親密的動作。

修真界的女孩都是純潔無比,在這之前還從來沒被男人抓過小手,忽然被他一雙大手抓住,還熱乎乎的滿是汗跡,她心跳一下子快了幾倍,都有些手足無措。

「你你你……放手!」岳玲玲大叫,就像被毒蛇咬了屁股。

「不能放手啊!你還沒告訴我怎麼辦?」陳陽此時一心想著小命難保,哪會注意到她的心思。

岳玲玲又氣又急,偏偏被他抓住雙手慌張得不行,一身功力都發不出來,掙扎幾下都不能掙脫,氣急的說:「你那都不叫事,寒水跟你是私仇,在公事上不敢為難你,只要你決定報名參加遴選,在這之前她只能忍著,不會對你怎樣。」

「那遴選之後呢?」陳陽稍微緩口氣,但還是緊張。

「那就看你本事,如果沒選上,她肯定會在遴選之後第一個殺了你。如果選上小命可以保住,但一頓皮肉之苦也是難免的。」岳玲玲說道最後竟然有種發泄的暢快。

似乎已經在想象著陳陽被寒水收拾的悲慘場景,讓她心裡有種報仇的暢快。

陳陽沒想到無意中抓一下對方的小手,竟然連岳玲玲也得罪了,其實他真沒有什麼不良居心。一直以來他都是將岳玲玲當成合作夥伴,可以得到幫助的姐姐,對她沒有其它企圖。

這跟岳玲玲年齡有關,她快30歲了,相貌也一般,跟陳陽那些女友比起來差遠了。陳陽雖然博愛,但也沒有到見人就喜歡的地步,年齡的巨大差距讓他對岳玲玲不帶電。

只是他不知道岳玲玲卻不這麼想,她的內心還是個女孩,真實外表也不是這樣,而是隱藏了很多,一直以來雖然對陳陽也沒什麼特殊感覺。但今天這小手被抓卻像破冰一樣,讓她彷徨緊張。

跟著發現對陳陽這傢伙,竟然早就有了不一樣的情感,沉寂十幾年的芳心第一次被撬動。就像沈夢雲那樣對他有了最初的恨意。

「嘿嘿,原來是這樣,那我就放心了,謝謝岳師姐,我走了。」陳陽卻是很高興,鬆開岳玲玲的手轉身就走,留下岳玲玲在原地氣得跺腳,小女兒神態畢現。再看她的手竟然有著跟年齡很不相符的細嫩,明顯年輕十幾歲。

陳陽回到江苑小區,江新月又不在家,趙大寶、沈舒瑤在打遊戲,聽她們說江新月又跟珍妮弗出去了。

最近江新月跟珍妮弗越來越親密,似乎不是交朋友這麼簡單,好像在合作做什麼生意,陳陽問她也不說,也就懶得再打聽。

雖然接觸不多,但陳陽還是看得出來珍妮弗性格正直,江新月跟她交往不會有什麼壞事。

看著家裡安靜幸福,而梁湘琪那邊也是生意越來越紅火,陳陽之前就沉浸在美好的小日子中。可才一天過去,他的心境卻是大不同。

來自寒水以及修真界的雅莉,讓他覺得現在的幸福生活只是建立在沙洲上,一個風浪就會讓幸福變成災難。

擺在他面前的只有繼續拼搏前進,變得越來越強大,才能保護自己,保護自己所愛的人,如今最急迫的就是要成為靈泉宗弟子,才能讓現在的生活繼續下去。

他知道這很難,但沒有選擇。回家后立即找來郝帥,兩人進入卧室討論起來。

「師兄,這件事下山時師父已經對我說了,我這次下山就是要協助你成為靈泉宗弟子。之前因為仙域使者沒出現,我怕你有心裡負擔所以沒說……」郝帥這個說倒是出乎陳陽預料。 劇組場工已經搭好內景,所有的機器都準備就緒,副導演來回的吆喝著演員和工作人員的走位,準備進行拍攝。

阮女神穿著一身病衣,在眾人的擁護之下走出,雖然一臉的蒼白的病態樣,那雙眼睛依舊神采奕奕,大放光澤,絲毫不影響她的霸氣。一出現,眾人紛紛的喊著:「阮姐好……」

坐在一堆機器面前的馬致遠,抬了抬頭,示好的點了點頭。

阮蘇陌笑了笑,「馬導演,早上好。」

這時,化好妝的莫一涵也在助理的陪同之下走出,看到眾人面對阮蘇陌的態度與自己截然不同,眼底流露出一絲的羨慕,同時又夾雜著一縷的不甘。莫一涵一笑,攥緊了拳頭,心底暗自決心總有一日這星光下的榮耀會屬於她的。

莫一涵露出高傲的姿態走去,掃過阮蘇陌的眼底露出一絲的不屑。目光一掠而過,落在導演的身上,露出優雅的笑容,甜甜的喊道:「導演好……」

似乎聽見有人喊他,目光一轉,瞧見莫一涵對著他露出笑容。頓感頭疼,前些日子拍攝很不順利。NG好幾次才勉強過的,面對這個大小姐真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真想上天派了人來治她啊……

導演的態度被很多人都看在眼裡,馬致遠是出了名的嚴導,對於作品十分的嚴苛。否則,也不會排除眾難力推阮蘇陌成為這部戲的女主,明知道阮蘇陌離開星娛獨自創建工作室跟星娛扛上了,可依舊為了追求完美選擇最適合女主的人選。自然是不喜歡,被投資商塞進來的莫一涵了。

「蹬蹬瞪……」一聲聲清脆的高跟鞋發出的聲音,慢慢的逼近。

烈焰紅唇彰顯著她的霸氣,蒂斯的目光睥睨著的掃視所有的工作人員,霸氣的走到莫一涵身邊,拍了一下的她的肩,在莫一涵詫異的目光之下,低聲對著莫一涵說:「笑。」隨之,就拉著莫一涵走到馬導身邊。

「馬導好久不見啊。」蒂斯嘴角露出得體的笑容。

馬致遠一抬頭,有些詫異,站起身來。笑道:「蒂斯,好久不見,是那股風把你吹來的。最近過的怎麼樣」馬致遠立即上前,握手問好。

蒂斯目光寵溺的望向莫一涵,無奈的搖搖頭,明明是數落卻包含著無限的寵溺,「當然是為了一涵,這是一涵的第一部電影。得親自來把關,昨晚她還一臉愧疚的對我說怕演不好這場戲,這場戲還是與蘇陌對戲,怕搞砸了。」

蒂斯將莫一涵推到馬致遠的面前,親昵的抓著莫一涵的手臂。

「這包袱挺重的,要我說就平常心,盡自己的努力。畢竟這才是第一次,新人一個。」

馬致遠一聽,果然是老江湖為的就是幫莫一涵當說客,對待新人就應該多包容。他也只能笑著應道,「也是,一涵壓力不要怎麼大,畢竟還是新人路還長著呢。 千億婚約:腹黑老公慢點撩 演技也不是能一日千里就上去的,到時候副導演好好給你說說戲就行了。」

阮女神抱著手臂,站在一旁,冷眼看著這作妖的人。 全球通緝:千億嬌妻愛入骨 眼底是一片寒意,帶著一絲的不屑。蒂斯,在星娛最討厭的人,沒有之一。當初給她下了不少的絆子,這次怕是瞧中莫一涵的背景想要卷土從來,可是真的會有怎麼容易……

「新人嘛,演技就得磨鍊。否則,怎麼能對得起為這電影買賬的觀眾呢。蒂斯,我眼裡可是揉不得沙子的,沒有新人舊人的差別,只要對手。既然要和我演對手戲,就應該早點做功課,而不是到開拍了就示弱了,說自己是新人要特殊的優待。」

阮女神微微一撩頭髮,步步生蓮走到蒂斯的身邊,眉宇間透著睥睨天下的霸氣,目光與蒂斯平視,絲毫不遜色。

蒂斯的臉面有些掛不住了,現場火藥味十足,嘴角勉強勒出一個幅度,眼底閃爍警告的神色,「蘇陌,在怎麼說你也是星娛走出的人,作為前輩,有必要對小師妹如此苛刻嗎?」

阮蘇陌眼底閃過一絲的嘲弄,一聲冷哼,「前輩,我現在不就是盡一個前輩應盡的責任嗎?教導你這新人,什麼叫做尊重對手,提前做好功課,別到時候拖了怎麼劇組的後腿。延遲一天的拍攝,這成本就得高出不少。」

「不過也對,畢竟投資商是莫一涵的老爸,為女人的事業多砸點錢,應該也不會說什麼的。」阮蘇陌挑釁的一笑。

「阮蘇陌,你……」莫一涵臉上被嗆得一陣白一陣紅的,想要上前給阮蘇陌教訓,卻被蒂斯拉住,被蒂斯一蹬,眼中是警告。令莫一涵不敢輕舉妄動了,突然閉了嘴。

「漬漬漬,不愧是蒂斯能夠hold住莫大小姐,也就是蒂斯有這能力可以讓手下的藝人乖乖聽你的話。」阮蘇陌的氣焰越發的囂張了。

蒂斯臉緊繃著,想不到短短几年的時間裡阮蘇陌已經被成功的煉成一把鋒利的劍,竟然可以把她嗆得只能笑笑。只是,她蒂斯怎麼可能敗在這樣一個小姑娘身上。

「一涵,你有一個厲害的父親,這是你的驕傲不應該成為你的詬病。畢竟,你這樣的家世是多少人燒香拜佛多少年都求不來的。以後你的多多注意了,少不了有人要拿你家世說事,那些人只不過是嫉妒而已,你大大方方的承認就好了。」

阮蘇陌嘴角的笑容有些僵,「……」

「她自己就是豪門,需要羨慕別人?」

熟悉的聲音,讓阮蘇陌一愣,目光閃爍不定,神色有些怪異。整個身子都僵硬了,她決定回到娛樂圈就做好準備與他再次相見,以為能夠輕描淡寫的說出好久不見。現在,只是聽見他的聲音,心底有一陣刺痛,連身體都不聽使喚了。

浩浩蕩蕩的一行人出現在眾人面前,俊男美女的組合惹得不少女士尖叫連連。唐祁的臉上帶著自信的笑容,可是那眸子卻是一片冷意,盯著蒂斯。

蒂斯也是詫異,眉頭一皺,竟沒想到唐總會出現在這裡。這話,是幫阮蘇陌……不是說,他們兩個已經鬧崩了嗎?

「唐總,你怎麼來了。」蒂斯連忙上前問好。

冷冽的目光一掃,惹得蒂斯心底升起一陣寒意,但是嘴角依舊含笑。

「怎麼,這部戲是星娛投資的電影,我為何不能來。什麼時候,蒂斯你開始關心總裁的工作行程了。」唐祁一挑眉,絲毫不給蒂斯好臉色。敢欺負蘇陌,那他就欺負回去。

蒂斯連忙賠笑,「怎敢。」

馬致遠立即迎上去,伸手問好:「唐總,久仰大名。」

「馬導好」

目光一掃。瞧見旁邊站著的沈先生,馬致遠露出燦爛的笑容,笑得臉上都露出了褶子。驚喜的喊道:「之言,你小子也來了。」

沈先生溫柔一笑,「自然,要殺青了,這樣重要的時刻怎麼會少了我呢。」

馬致遠滿意一笑,「少不了,少不了啊。」

阮蘇陌緊緊的抿著唇,目光總是不經意間瞄向唐祁,可正當唐祁那雙眸子幽幽的看向她時,又得露出一張冷漠臉,目光冷冷的收斂住所有的情緒,依舊是那個霸氣的女王范。

目光淡掃,霸氣的走到莫一涵的身邊,冷冷的說道:「在娛樂圈可以拼爹,但是演員拼的是演技,沒有這樣的天賦還不努力,不如趁早離開以免難看。」

阮蘇陌利索的轉身,目光沒有在唐祁身上停留半刻,笑著對馬致遠說道:「導演,別浪費時間了。說好的今天最後一場戲了,拍完就殺青呢。」

馬致遠尷尬的撓撓頭,插不進去,他只是負責拍好戲。對於處於明星的內部爭鬥一向是有多遠躲多。

「好,我們開始吧。」

唐祁望著阮蘇陌的背影,纖弱,但是步伐走的異常的堅定。手忍不住的按住胸口,一陣的疼痛。果然,不能被輕易原諒,每日送的花,她雖然收起來了。只是轉頭就賣了,然後第二天他的辦公室會收到信封,裡面是九塊九。或許在她心裡,自己的真心只值九塊九。

沈先生拍了一下唐祁,表示安慰。

唐昕對於自家的大哥表現出的窩囊,嗤之以鼻。這怪異的氣氛,讓蘇悅一愣,一種大膽的想法慢慢的在腦海里形成了。唐總的目光從來沒有離開過阮女神,而阮女神目光閃爍不定,不敢看唐總更像是在躲避著什麼。

蘇悅打量著,站在她勉強俊美異常的兩個男人,雖然常常被她撞見一些曖昧的畫面,但是每次都是沈先生為主導占唐總的便宜,難道一切只是沈先生的一廂情願。而唐總心裡另有其人,這人是阮女神。

而,這中間還插了一個唐昕和江哲,媽呀。

蘇悅驚恐的捂著嘴巴,心沉靜了一下,這裡真複雜。多角戀,唐總喜歡阮女神,沈先生喜歡唐總,唐昕喜歡江哲而且敵視沈先生。那豈不是說……

蘇悅驚恐的小眼神,目光不自覺的移向江哲和唐昕。被盯得江哲和唐昕一頭霧水,不知道為何蘇悅會用如此驚恐的表情看著他們。

等於江哲喜歡沈先生,所以唐昕討厭沈先生。等式沒毛病,成立。

唐昕臉湊上前來,目光審視著蘇悅,陰沉著臉,質問道:「你這小腦袋瓜,又在亂想著什麼,表情怪怪的。」

蘇悅眨了眨眼,扶了扶眼睛,趁機躲開了唐昕的審視。說實話,會不會被殺人滅口,畢竟暗戀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情。

蘇悅目光迥然,理直氣壯地說道:「我想到,我該寫什麼了。」

唐昕狐疑一問,「什麼……」

「不告訴你。」

「……」 但從郝帥的話里,他還是聽出一些不尋常,好奇的問:「既然遴選爭對所有30歲以下的修真者,為什麼師父只讓我參加,你功力比我強應該比我更合適,或者我們一起參加?」

郝帥自小就被孫半仙收養,雖然只有15歲,其實比陳陽修鍊時間長多了,他是自小修鍊根基紮實。一直沒在陳陽面前展現最強功力,陳陽也只知道他比自己強,卻不知道他功力到底是什麼境界。

郝帥還是那麼天真的笑說:「師父說了我體質特殊,不適合進入靈泉宗修鍊。再說我們藥王谷總共才三個人,有師兄一個人入選靈泉宗,也足夠照應所有人。」

「這話怎麼說?」陳陽還是有點不理解。

郝帥詳細介紹起來,原來靈泉宗弟子不光有去仙域修鍊的好處,還是一種榮耀和地位的象徵,在凡俗修真界地位崇高,一個人就會福澤整個門派家族。

其它門派也不是每次都將所有符合條件的弟子送去遴選,而是用門派所有的資源重點培養其中最好的幾個弟子,完成對遴選的衝擊。

這其實也是千百年來大家總結出來的經驗,靈泉宗遴選太難通過了,每30年一次,全世界達到參選標準的修真者幾千人,最終只能有10個人入選,99%的都要被淘汰。

與其將資源平均分配給所有人,還不如重點培養幾個最出色的,反而機會更大。對門派來講別說每次有人過關,即使幾百年內有一個弟子入選靈泉宗,也會成為門派的庇護神,足以保證門派在凡俗的地位。

「師兄,這十顆聚靈丹是師父幾十年積攢下來的,可以助你在短時間內將功力提升兩個境界,應該對你這次遴選有用。」郝帥最後拿出一個瓷瓶說。

陳陽大吃一驚,這聚靈丹可是比培元丹高級百倍的丹藥,裡面蘊含著恐怖的靈氣,是鍊氣期高手的最好補品,特別是在靈氣稀薄的凡俗世界,一顆聚靈丹都是價值幾十億。

這裡竟然有十顆,沒想到孫半仙吝嗇一生,這次竟然如此豪爽,一下子給了自己幾百億的修鍊資源。估計這也是藥王谷的全部家當。

「老頭子這次可是下來血本,要不師弟你也吃五顆?」陳陽嘴裡還是那種不恭的語氣,但這也是他們師徒間的獨有表達方式。

郝帥卻是搖頭說:「我的身體不適合這個,師兄就別推遲了,你成為靈泉宗弟子,還能少了我的好處。」

兩人相處多年,陳陽知道他性格,便不再推遲收起瓷瓶,摸著郝帥的頭說:「還是小帥對我最好,等你長大師兄給你找個全天下最漂亮的老婆。」

「這個不用師兄操心,我這麼帥還怕找不到漂亮老婆。」郝帥露出慣有的自戀神情,兩人嬉笑一陣。

郝帥便回到外面繼續研究他的化妝術,接下來一段時間,他將貼身守護著陳陽,為陳陽的修鍊護法。

他知道陳陽有陰陽界,會立即進入陰陽界修鍊,所以即使出門他也會將陰陽界帶在身邊。

不過今天陳陽在陰陽界里修鍊的時間不長,外面才過去兩個小時午餐時他便出來,正好江新月也回來了,一邊吃飯一邊聊天,告訴她們最近一段時間自己會潛心修鍊,讓她們放心。

江新月知道他的陰陽界,聽他在家裡修鍊自然不擔心,乖巧的答應,正好這段時間她也有很多事要辦,自然不會打擾陳陽。

下午陳陽又出門一趟,先去了尚美公司通知梁湘琪兩人,讓她們有事找趙大寶或者郝帥,都能聯繫到自己。同時將賬戶上資金轉10億到公司戶頭上,保證公司接下來一段時間的高速發展。

這10億基本上是他賬戶上的所有資金,最近潛心修鍊也用不上,正好給梁湘琪周轉,估計等自己參加遴選結束,尚美公司已經日進斗金,到時候就能反補自己了。

接著陳陽又去了一醫院,給鮑維進行最後一次治療,經過近十天的五次治療,已經將鮑維的小命救回來,此時他已經轉入普通病房,意識清醒前天已經開始說話,今天已經能夠下床短暫的行走。

情況每天都在好轉,經過這次治療后,他身上的傷病已經好得差不多,剩下的只是進一步調養,隨便哪個醫生都能照顧他。

當然陳陽在他身上也是下了重葯,都是用靈藥來治療,光是那五顆培元丹就價值5億,不然鮑維哪會好得這麼快。

「陳醫生,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算上這次已經救了我兩次性命。大恩不言謝,以後你用得上我儘管說,我和我的家族全力支持你。」鮑維在治療後向陳陽保證。

在他眼裡陳陽已經是再世華佗,比耶穌還要值得尊敬,不光想報答他,更希望能加強聯繫,成為陳陽最好的夥伴和朋友。

「鮑維先生太客氣了,我治療你已經收了錢,你不欠我什麼。」陳陽謙虛回應。

「生命是無價的,陳醫生救命之恩我永生不忘。」鮑維堅持說:「等過幾天我一定要宴請你們,邀請你們去美洲作客。」

「好,我有時間一定去。」陳陽點頭答應,多個朋友總沒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