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胖子累死累活的在這裏給人家治病,結果被人當做是入戶的流氓,我冤枉,我委屈啊,哎……」

秦無爭坐在地上,滿臉都是委屈。

他那張憨厚的大胖臉,徹底的被委屈佔據,看起來讓人很是心疼,更是會讓人覺得對不住他。

「我,我……」

縱然她還是記不起什麼來,可聽到葉天傾和秦無爭的一唱一和。

在看到他們滿臉的憤怒和委屈。

以及清晰的感受着,現在自己身體的確好轉許多。

韓菲菲也不禁覺得,似乎真的是他冤枉這兩位了,心裏便不由的愧疚起來。

「抱歉,可能真的是我太敏感了。」

她歉意開口。

「可能?」

葉天傾斜眼看着他,陰陽怪氣的反問一句。

「不,不……不是可能,的確是我太敏感了,這樣總可以了吧。」

韓菲菲也是覺得自己理虧,趕緊說道:「我越能感覺出來,身子骨輕快了許多,相比是治療有效果了,我向你們道歉……這樣吧,為表達謝意,我請你們兩個去喝酒吧,可以嗎?」

喝酒?

葉天傾想拒絕。

但秦無爭蹭的就站起來:「嘿嘿,當然可以了,咱們去哪裏喝酒啊,喝酒的地方有好吃的嗎,有漂亮的大姐姐嗎?」

他眼裏放光的問道,嘴巴里都要流出口水了。

聽到胖子的話。

韓菲菲嘴角猛地一抽。

葉天傾則是麵皮狂抽,心道:「這死胖子,還是這樣沒出息啊。」

「胖子,你矜持點!」

他忍不住道。

「矜持值幾個錢啊,能吃還是能喝啊。」

秦無爭則是流着口水說道:「我覺得,還是找個有漂亮大姐姐的地方,吃點喝點才是最實際的。」

葉天傾:「……」

無語,極度的無語。。「……池小兄弟之前不是說,想要修習仙術么?如今既然來了御清,倒不如在這裡再多待上一些時日。」

「我的師弟這段時間都會在這裡,你可以同他從最基礎的法術先學起。」

要說池離原先的確是有這麼個想法。

但是到了現在,既然已經知道這些個法術學過之後也帶不走,他的積極性反而是沒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二百六十五章被抓住了京城,一座恢宏的府邸里,鎏金銅鏤的燈盞把內室照得十分亮堂。一名高挑的女子站在正堂中央,深衣緊窄,長及曳地,回眸冷冷盯着跪在跟前的武士:

「一群廢物!」

任務又一次失敗,武士惶恐不已,以額觸地,說不出半句辯解的話來。主子罵得對,非常對,追殺那小郡主多年,自己人損兵折將,人家依

《一簾風月掛九重》第120回刺殺不成,餘波微漾 想到這個,我心中突然一驚,難道是當初控制整個哈古巴部族的人,暗中所弄?

這不是沒有可能,當時他那麼想置我於死地,可在我將那個妖物制服后,他便悄然消失不見。

原本我以為,只是自己疑慮太多,根本沒什麼背後人物,當初部族中發生的一切,也就只是那妖物在作祟。

可現在看來,從頭到尾,整個哈古巴部族發生的事,好像都沒那麼簡單!

我怎麼說,當初那妖物的所作所為,非常像是被人所控,否則,修了幾百年的東西,在知道敵不過我后,怎麼可能還會再和我拚命!

成了精的那些東西,我在了解不過,那玩意兒,比任何一物都要在乎自己的性命,如果肆意妄為,它們怎麼可能還活得到幾百年,連活都活不到,也就不可能成精了!

所以,修成精的那些傢伙們,一般都極其在乎自己的小命!

而那天的東西,竟然完全不顧自己小命,和我拚命,就足見問題所在。

想明白了這個,忽然間,好像一切都明朗了起來。

我怎麼說,珠拉沃祖會非常情願的帶我來這個他們部族世世代代所守護的地方!

而且在帶我們進來之後,他便悄然消失不見,然後我和顧宛如便困在了這裏!

這一點,剛開始我還沒怎麼注意,以為是珠拉沃祖出現了什麼意外,可現在,如果我再想不明白,那還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很明顯,珠拉沃祖是被暗中那人給控制住了,然後藉助喝酒的機會,故意透露太極暈的信息,以引起我的好奇。

在然後,便順其自然的說,第二天要帶我來到這裏!

不得不說,珠拉沃祖很是懂得人的心理,記得那天,他閉口不提太極暈的事情,我還為此嘆息,沒想他就只是欲擒故縱,以顯示自己的真誠!

還別說,他這招還真的好使,否則,以我謹慎的性格,如果那天一早,他就急急忙忙的想要帶我來這裏,那我還得真思考思考,這其中到底有什麼問題沒有!

想明白這些,我心中長嘆口氣,沒想就在即將安然離開這是非之地時,卻在陰溝里翻了船!

現在,已經很明了,眼前這一切,就是那人給我設的套!

只是,讓我仍舊還不明白的是,我和暗中那人,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怨,他非得想法設法的弄死我?

忽然,我心中一動,一個名字從我腦海中浮現出來!

「魂門!」

對!也就只有魂門中人,才有這種可能!

而且照那些鬼魂的出現來說,已經可以肯定,暗中那人,絕對是魂門中人!

既然這樣,那我先前進來這山洞時,所感受到的兇殺氣息,也就不足為奇了!

現在,我可不相信,這殺陣,是什麼所謂保護這聖地而佈置的!

原先我還在想,沒有龍脈風水作為基礎,殺陣到底是怎麼佈置而成,可這會兒,我只能心中冷笑!

這在旁人看似不可能的事情,放在魂門身上,那還不是小菜一碟?

現在說這些沒用,追根究蒂,我還是被珠拉沃祖,給徹頭徹尾的騙了!

只是,既然明白了這一切到底是何人所為,那我也就不可能再坐以待斃!

至於那被封死的洞口,不用想,也都是陣法的作用!

望着猶如絕地的山洞,我心中冷笑,想要用區區一個陣法,就將我困死在這裏,那也太小看我余楓了!

想着這些,我掏出懷裏的羅盤,輕輕放在了地上。

隨着手中法印快速打出,我猛地一聲大喝。

「天地玄黃,乾坤無極,陰陽無限……」

在最後一句咒語喝出的同時,我猛地咬破自己中指,將精血滴在了羅盤天池中心!

血液滴在羅盤上的那一霎那,天池指針開始瘋狂轉動起來!

這算是風水中的一個秘法,其目的就是藉助自身精血催動羅盤,以分辨周圍龍氣的具體方位!

其實,如果周圍有龍脈存在的話,我是用不着耗費精血來催動秘法的,羅盤一放,龍氣方位自然就會顯現出來!

可現在,魂門在沒有龍脈的情況下,赫然佈置出了一個殺陣,很明顯,殺陣的佈置,就是通過借龍,來維持陣法的運轉!

再者,魂門中人佈陣,怎麼可能會這麼簡簡單單的就讓你察覺到龍氣的具體方位!

更何況,對付的還是我這個早就上了魂門黑名單的人。

所以剛才,我才會使用秘法!

只是,望着飛速轉動的羅盤,我心中開始驚疑起來。

因為,打我滴上鮮血之後,羅盤的指針,便一直飛速轉動,絲毫沒有將要停下的徵兆!

這種情況表明,要麼周圍全是陰邪之氣,絲毫沒有龍氣,要麼就全是龍氣!

可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后一種情況,是根本就不可能出現的。

可要是前一種情況,那陣法的佈置,該怎麼解釋?

要知道,在這裏佈置陣法,就算是魂門,那也得藉助龍脈,既然借龍,那肯定就會有龍氣出現!

而且,我辨別龍脈,使用的是風水秘法,這種藉助自身精血催動的秘法,根本就不可能會出現錯誤!

所以,眼前羅盤的指示,就只有第二種可能!

只是,這周圍要真全是龍氣的話,那怎麼會沒有龍脈?

更何況,這殺陣的佈置,就只是借龍,根本就不會有這麼強的龍脈氣場!

可眼前這情況……

望着還依舊沒有停止的羅盤指針,我沉思起來。

看見我低頭沉思的顧宛如,也是微微一愣,輕聲道。

「這怎麼可能?」

我抬頭望了她一下,只能抱以苦笑,這其中肯定有什麼古怪!

忽然,我腦中一閃,猛然想起了進入山洞前那牆壁的顏色!

整個岩壁全都是五色神土,會不會這裏真的就是龍脈?

想到這個可能,我目光猛地望向了處在山洞正中央的祭台!

難道,祭台的作用,就是為了隱藏掉這整條龍脈的氣息?

看着眼前那盛放着滿池鮮血的祭台,我心中一震,這不是沒有可能! 猴子那邊在追根問底。

短時間裡怕是回不來了。

陳玄奘這個和尚。

休息了一天後,倒是能撐著下地走路了。

皮實的很。

高文看見他時,這和尚正住著根棍兒往外走。

等等。

棍兒?

高文怎麼不知道自己家裡還有這玩意?

「不是,你等會兒,你手裡這玩意哪兒來的?」

說話間,高文走到和尚身後。

一把扶助他,又順手把他手裡的棍兒給搶了去。

然後

物品檀香功德木

類別雜物(??)

品質???

功效???

簡介這是一塊受佛家香火熏陶,沾染功德之物,且有緣者居之。

高文「???」

有緣者居之是個什麼鬼?

大都市裡還有這說法吶?

下一秒。

又一條提示蹦了出來。

特別提示此物歸屬已判定為己方,待生存者回歸后,大都市願以高價回收。

高文「」

你怕不是個強盜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