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出事了,就趕來看你,我知道發生了什麼,對不起,是我沒有看好語熙。」

「她為什麼忽然會那樣?發了瘋似的要殺我。」

顧寒琛垂下眸,然後開口,「語熙她,發生了一些事情。」

「發生什麼事了?居然要殺我。」

「在告訴你之前,我可以提一個不情之請嗎?」

童阮阮冷冷一笑,「我知道你想說什麼,讓我原諒吳語熙是嗎?」

「我沒有指望你原諒她,但我希望你可以給她一個機會好不好?如果你不追究這件事情,我從中干預一下,語熙不用坐牢。」

「你希望她不要坐牢嗎?看你那麼關心她,我不理解,為什麼她還要來殺我?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對一個要殺我的人心軟,她還當著我兩個孩子的面這樣,把我的孩子嚇壞了。」童阮阮沙啞的聲音難掩憤怒。

「我知道,她做的不對。」

「既然這樣,你為什麼認為我要放過她?而且,現在不是講情面的時候。」

顧寒琛嘆了一口氣,「阮阮,我可以告訴你實話,我不逼你,聽完之後,我希望你可以自己做決斷。」

然後,顧寒琛將事情告訴了童阮阮了。

童阮阮聽完之後,十分吃驚,「你說什麼,她……她被……」

童阮阮實在是無法說出那些恐怖的字眼,她更無法想象一個女孩遇到那樣的事情有多絕望,而且還那麼巧發生在那一晚上,阿琛不在的時候。

難怪吳語熙情緒會這麼激動,原來這不是出於妒忌,而是因為她太絕望了,覺得是自己策劃的一切,故意找人害她。

「阿琛,我明白了,她以為是我故意找人綁架她,傷害她,故意拖住你,不讓你去救她,所以才導致她發生了那種事情,難怪她要殺我。可是這不是我做的,我沒有要害她,我真的沒有。」

「我當然知道了。」顧寒琛說,「這件事情另有蹊蹺,我知道肯定不是你做的,但是語熙她很單純,沒有那麼複雜的心眼,遇到這種事情她很難去處理,一時之間偏激了。」

「可是她差點殺了我,這是事實。」童阮阮沒有辦法就這樣坦然的原諒,她同情吳語熙,可是不能因為這樣,就連自己的命也不顧了。

「阮阮,我會補償你的。」

「你明知道我不需要你的補償,而且你也沒辦法補償,你能讓時光倒退嗎?」

「我……」顧寒琛輕輕嘆了一口氣,「對不起,就算真的追究這件事情,也沒關係,我不應該勉強你。可是阮阮,你要明白,當時你也沒有告訴我真相,我真以為兩個孩子出事了,我是那麼的著急,所以在那樣的選擇之下我放棄了親自去救語熙,如果你告訴我真相,或許事情不會鬧到今天這一步。」

「你的意思是這件事情是我的錯?」

重生萌妻:給陸爺撒撒嬌 「我沒有這麼說,只是這一切實在是太複雜了,所以我希望你可以重新考慮一下。」

「……」

童阮阮閉上眼睛,輕輕嘆了一口氣。

正在這時,傳來兩個小傢伙的聲音。

「媽咪,你醒了。」童嘯卿跟童蘇喬跑了進來,撲到了童阮阮的床邊,「媽咪怎麼樣了?」

童蘇喬擔心的問,「疼不疼?喬喬幫你呼呼。」

童阮阮輕輕扯了扯嘴角,握住小傢伙的手,「媽咪沒事,不疼了,別哭。」

「媽咪,是不是悄悄說錯了什麼話,壞人才傷害你的。」童蘇喬總是有這種感覺。

「寶貝,不是你的錯。」童阮阮柔聲安慰道,「不要這樣想,這是我們大人之間的事情,跟小孩子沒有關係。」

「寶貝們,是叔叔不好,這件事情是我的責任。」顧寒琛主動擔起責任,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沒有辦法躲避,也不想躲避。

兩個小傢伙轉過頭疑惑的望向他。

童阮阮不想再糾纏這件事,於是說,「阿琛,我答應就是了,她遇到了那樣的事情,肯定很痛苦,一時之間情緒失常也很正常,我現在也沒事了,雖然我沒有辦法當這件事情沒發生過,但是我不會追究責任,我希望你好好照顧她,不要讓她因為這件事情而毀了她的人生。」

聽到童阮阮這麼說,顧寒琛一陣感動,「謝謝你,我會記住你的善良。」

童阮阮淡淡一笑,「並不是我善良,我只是設身處地的站在她的角度去思考,如果是我,我可能也會發瘋吧。阿琛,以後我們兩個人還是保持距離吧,希望你不要傷害到她了。」

一陣沉默,兩個小傢伙的眼神更加疑惑了,不過他們都沒有說話,直到顧寒琛開口,「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我相信你會處理好,你先去處理吧,而且你也需要休息了,昨晚一夜沒睡吧。」童阮阮看到顧寒琛的臉色就知道他沒有睡覺,肯定在這裡陪她一夜。

顧寒琛說,「我沒事。」

「回去吧,吳小姐還在等你呢,沒有你在身邊,她會崩潰。」

顧寒琛輕輕嘆了一口氣,然後點頭,「那好吧,我先回去了,我會再來看你的。」

童阮阮也沒有多說什麼,她知道,讓阿琛別再來看她,他肯定也不會同意的。

顧寒琛離開了醫院。

等他走了之後,兩個小傢伙烏溜溜的眼睛盯著童阮阮,尤其是童蘇喬,眼中含滿了淚水,「媽咪,你什麼時候可以好起來呢?」

「媽咪很快就會好起來,寶貝別哭,你一哭,媽咪心裡很難過。」

童蘇喬立刻抹了抹眼淚,努力讓自己變得堅強,「媽咪,喬喬不哭了,媽咪不要難過。」

「真乖,是我的好女兒,嘯卿,照顧好妹妹。」童嘯卿點點頭,「我會的媽咪。」

童阮阮很憔悴虛弱,說話的聲音都有些沙啞,她盯著兩個小傢伙看了一會兒,然後問道,「去看你們的爹了嗎?他怎麼樣了?」

雖然童阮阮心裡知道,慕淵臨肯定還是老樣子,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童蘇喬有點激動,「媽咪,大壞蛋哭了。」

港樂時代 「你說什麼?」童阮阮一聽,有些差異。

童嘯卿說,「是呀,媽咪,我們看到他流淚了。」

「真的嗎?」童阮阮鼻子一酸,「他為什麼會流淚?讓醫生去看了嗎?」 「看了,醫生叔叔說,這是正常的生理現象,不代表他意識恢復,不過我們覺得爹地肯定聽到我們說話了,他很難過,所以哭了。」

聽到童嘯卿的話,童阮阮的眼眶也變得有些紅了,「那你們跟他說了一些什麼話?」

童蘇喬說,「我們告訴他,媽咪你受傷了,壞人傷害你,希望他快點醒來保護你。」

童阮阮的眼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寶貝們跟慕淵臨說這些話,慕淵臨就流淚了嗎?他能夠聽到他們在說什麼對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或許慕淵臨還有醒來的希望。

「媽咪你不要哭,喬喬是不是又說錯什麼話了?對不起。」童蘇喬又要哭了,她趕緊用小手為童阮阮擦眼淚。

童阮阮不想讓孩子難過,「媽咪沒有哭,媽咪只是……眼睛有點痛而已。」

「媽咪不要痛,喬喬幫你呼呼。」童蘇喬趴在床頭為童阮阮吹眼睛。

正在這時,醫生走了進來,「寶貝們,我要為你們媽咪檢查一下身體,你們可以讓一讓嗎?」

兩個小傢伙點點頭,然後乖巧的讓開了。

醫生給童阮阮簡單的檢查了一下,然後問道,「有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的,傷口還疼嗎?」

童阮阮說,「有一點疼,不過還能忍受,其他地方也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就是很累,嗓子也有點疼。」

醫生說,「這是正常的現象,你現在需要好好休息,不要說太多話。」

醫生為童阮阮倒了一杯溫水,然後將吸管遞進她嘴裡。

童阮阮喝了幾口溫水,感覺自己好多了,醫生說,「睡一覺吧,你現在需要多休息。」

童阮阮輕輕「嗯」了一聲,「我知道了。」

醫生轉過身跟兩個小傢伙說道,「孩子們,你們的媽咪現在需要休息,不要老是跟她說話,她會累的。」

兩個小傢伙很乖的點點頭,「知道了。」

醫生輕輕摸了摸兩個小傢伙的腦袋,然後離開了病房。

「媽咪,那我們不打擾你了。」童嘯卿說,「我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

童阮阮輕輕哼了一聲,「那要聽孫阿姨的話。」

「知道了媽咪,我們會聽話的。」

童阮阮又叮囑了兩個小傢伙幾句話,他們出去了。

她現在的確很困,沒過一會兒又睡著了。

……

顧寒琛開著車,回到了家裡。

在他得知吳語熙用刀刺阮阮,被抓走之後,顧寒琛立刻去警局將吳語熙保釋了出來,然後讓她待在家裡,讓保鏢一直看著她,不讓她出房間,等他回來再處理這件事情。

顧寒琛陰沉著一張臉,走進了別墅。

僕人走上前迎接,「顧先生,你回來了。」

「語熙怎麼樣了?」

「吳小姐她一直在呆在房間里,不肯吃不肯喝,還坐在地上,我們怎麼勸也沒有用,一句話也不說。」

顧寒琛臉色更沉了,他立刻上樓,去了吳語熙的房間。

門外兩個保鏢正在看守,他們立刻將門打開。

顧寒琛走了進去,他環顧一眼四周,吳語熙不在床上,他發現角落處,一抹身影蜷縮在那裡。

顧寒琛微微皺了皺眉,然後走了上去,來到了吳語熙的面前,此刻吳語熙蜷縮在牆角處,目光獃滯,一動不動。

顧寒琛沒有辦法解釋自己現在的心情,他很憤怒,語熙居然傷害阮阮,差點把她殺了,另一方面,他也沒有辦法完全的責怪她,他的心裡很複雜。

「語熙,我們兩個談談吧。」

吳語熙抬起頭,冷冷的望了他一眼。

顧寒琛朝她伸出手。

吳語熙看了一眼他的大手,她並沒有將自己的手伸過去,繼續蜷縮在牆角一動不動。

顧寒琛冷冷的皺了皺眉,然後伸手直接將吳語熙從地上抱了起來,「你放開我。」

吳語熙拚命的掙扎了起來,而顧寒琛卻不顧她的掙扎,直接將吳語熙放在床上按住了她,「別亂動,你放開我!」

「語熙,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麼?你知道這件事情有多嚴重,你差點就殺人了,你差點就讓兩個孩子失去了母親!」

「那又怎麼樣?我不光差點讓兩個孩子失去了母親,更重要的是,我差點讓你失去心愛的女人吧?」吳語熙吳語熙的嘴角勾起一絲冰冷的笑容,「你現在是要來質問我嗎?那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恨她,我恨她!」

吳語熙的情緒很激動,本來顧寒琛想跟她好好說的,可是她這樣的激動,他沒有辦法跟這個女人好好溝通了。

他厲聲道,「你為什麼要恨她?這件事情跟她沒有關係,你誤會了,不是她找人綁架的你,不是她害了你。」

「不是她還能有誰?我知道你會為她說話,無論他做什麼事情都會向著她,她是你的心愛的女人呀,你從來都沒有忘記過她!我只不過是你的替身而已,現在人家正牌回歸了,我算什麼東西,你就當我蠢,當我壞就是了,事情我已經做了,你要殺要剮隨便你!」

既然她選擇帶刀去童阮阮那裡,就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反正她已經不想活了。

聽著吳語熙的這些話,顧寒琛覺得心裡很寒。

「語熙,你怎麼可以這個樣子?你不是這樣的,你明明那麼的善良,現在仇恨麻痹了你。」

「善良?哈哈哈!」吳語熙笑了起來,「我的善良就讓我能落到這個結果嗎?」

「我知道你很痛苦,我知道你受罪了,可是這不是阮阮的錯,你就這樣帶著刀去找她,要殺她,你知道這有多瘋狂嗎?你怎麼可以干出這種事情!」

「我就做了,怎麼樣?童阮阮現在怎麼樣了?死了嗎?我到希望是死了,她把我害得這麼慘,她應該去死!」

顧寒琛怒不可遏,「你為什麼一定認定是她做的?」

「不是她還能有誰?她說話顛三倒四,謊話連篇,為的就是掩飾,如果不是我多長了個心眼,我就相信了是的鬼話,我會真以為她兩個孩子被綁架,你才留下來幫她的,可沒想到,她在說謊,她的孩子根本就沒有被綁架!」

「這件事情很複雜,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顧寒琛試圖解釋。

「夠了!」吳語熙打斷他的話,「她不愧是你心愛的女人,你跟她說話簡直一模一樣,是她教你這麼說的嗎?是呀,事情很複雜,所有的一切都很複雜,只有我很簡單,簡單的讓人可以隨意欺辱我,隨意把我扔下!」

本來吳語熙是不想傷害童阮阮的,她的確是帶刀過去了,她想把事情弄個明白,看到童阮阮那兩個孩子,她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心柔軟了下來,可是沒有想到,童阮阮居然在騙她,孩子根本就沒有被綁架,這樣明目張胆的說謊,不將她放在眼裡,簡直是對她不屑一顧,對她的羞辱!更是為了掩飾她自己的所作所為。

所以,她恨那個女人,她發了瘋的一刀刺下去不顧後果。 自從經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後,她就再也不是以前的吳語熙了,她知道這個世界很噁心,很黑暗,可是,直到那個時候她才徹底明白,真真切切的體驗到這個世界噁心和黑暗。

「吳語熙,你簡直是瘋了,如果你真的要怪的話,你應該怪我,是我沒有親自去,你為什麼不怪我?你偏偏要去傷害阮阮,你那一刀應該捅在我的胸口裡,你找錯了人!」

「童阮阮,你滿嘴都是童阮阮,每次都幫是說話,你到底有多愛她,你知道嗎?我也想把那一刀捅在你的身體里,可是我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因為我很愛你,我不想傷害你,我真的不想,愛上你這樣的男人,是我自己自作自受,可是,我只是愛你啊,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她要傷害我?她明明已經有了別的男人,已經有了孩子,為什麼還要霸佔著你不放?所以我恨她,我恨不得她不得好死,我恨她!」

吳語熙情緒失控的尖叫著!

啪!

顧寒琛一巴掌打了過去。

吳語熙白嫩的臉上瞬間顯現出了巴掌印。

臉上火辣的疼痛讓吳語熙徹底愣住了,她震驚的望著顧寒琛,彷彿被一道炸雷劈中。

她睜大了眼睛,望著眼前的男人,「你打我,你為了那個女人居然打我!」

她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就像一場噩夢一樣,可是比惡夢要更加真實,她心愛的男人,一直以來對她溫柔的男人,居然為了另一個女人打她。

在自己已經被傷的千瘡百孔,承受了那樣痛苦的事情之後打她。

之前這個男人是真的那麼的溫柔,在她身邊安撫她,陪伴她,擁抱她,然而現在,居然狠狠的給了她一巴掌。

果然,能夠傷她最深的永遠不是別人,而是這個男人。

這一巴掌比她承受的任何痛苦都要來得更痛。

有什麼東西在這一刻斷裂。

顧寒琛也愣住了,他抬起自己的手,盯著自己的手心,臉上臉上閃過一絲慌張。

漢當更強 他的手心上,還穿來一股微微的麻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