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是,否則,江風怎麼可能跟向沖打成平手,向沖可是十多年前就已經是先天境的高手了,那時候江風不過是一個襁褓中的嬰兒而已!江風怎麼可能與向沖相比?」

……

向沖此刻一邊全力以赴,一邊暗中催動秘法,可謂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這些人的議論之聲自然而然地也就被他聽的是一清二楚,他心中想要咆哮:尼瑪,你們來試試,老子沒有施展全力!老子都快被累成馬了!

江風臉上浮現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他手中的方天畫戟此刻光芒大盛,宛若一條銀龍一般衝天而起,直衝向沖而來。

向沖瞅準時機,這可是最佳的機會,他雙拳全力以赴,身體之中更是一道藍光沖體而出,直奔江風的方向,要將江風穿透。

「轟——」

「噗嗤——」

一聲巨響伴隨著一聲穿體而出的刺啦聲,整個宴席一下子徹底的平靜下來了,眾人都不由目瞪口呆地看著場中,大氣都不敢出一個了。

… 眾人目瞪口呆地看著場上的兩人,這樣的結果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江風半跪在地上,披散著頭髮,身上被洞穿了一個血洞,妖紅的鮮血涅涅流出,將身下的地面染成了紅色。

而向沖的情況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他的左臂被斬斷,面色因為疼痛而呈現出豬肝色,不住地抽搐,就跟抽筋了似的。不可思議地看著江風。

「這不可能,我不相信!一個小小的螻蟻怎麼可能傷得了我,這不可能!」

向沖狀若瘋狂地看著江風,對於江風居然能夠砍掉他的一條胳膊實在是不能相信,這麼多年,除了當年被江霸天羞辱,這是第二次,依舊是江家,怒火將他徹底的點燃了,雙目赤紅地瞪著江風。

「好,你很好。居然能將我的胳膊砍下來!我向沖這麼多年來還未曾有過這樣的恥辱,今天定是饒你不得!」

向沖憤怒地瞪著江風,也不顧及現在是什麼場所!只見他斷掉的那條胳膊再一次長了出來,這就是先天境與後天境的區別,先天境之人能夠將斷掉的肢體重新長出來,而後天境的則不行。

「向沖,你想做什麼!」江霸天當即站了起來,他那先天境五重天的威勢徹底的釋放出來了,讓本就受到重創的向沖當即就被壓迫的跪了下來,無法動彈,臉色特別難看。

如今情勢可謂是一觸即發。

「好了,江兄,就到此為止吧!」

葉問天也站了起來,他本意是想借這向沖之手挫一挫江家的銳氣,可誰曾想到,江風居然能夠將向沖這個前輩重傷至此,已經讓江風的實力展現無遺了,在整個鄴城的年輕一輩,都已經徹底的脫穎而出了,無人能出其右。

江霸天雖然惱怒向沖,但是,卻也不能因此而得罪了城主,只是朝著城主拱了拱手,然後將重傷的江風抱了下去。

江風此刻身負重傷,雖然不至於喪命,但是,卻也十分危險,若不及時療傷的話,恐怕會有性命之憂。

「江世叔,等一等!」

一直未曾開口的葉夢蘿此刻站了起來,叫住了江霸天。

江霸天停下了自己的腳步,回過頭來看向了那個神秘莫測的女子,這個女子給人一種很危險的感覺,實力恐怕還要在的女兒江沫英之上。

「葉小姐叫住本座不知所謂何事?」江霸天一副一家之主的模樣看向葉夢蘿問道。

葉夢蘿只是柔聲答道:「現在江風傷重,不宜奔波,不如就到我的院子中歇息療傷,也算是我替我的父親向世叔賠禮道歉!」

「葉小姐此話何解?」江霸天冷冷地問道。

葉夢蘿也不以為意,只是平淡地說道:「世叔與江風來我葉家做客,卻在這裡發生這等事情,這是我們葉家的過錯,還望世叔看在夢蘿的面子上,莫要見怪!」

江霸天此刻不知葉夢蘿究竟是什麼目的,不過,現在江風的傷勢的確很嚴重,若是跑回家中,可能真的會有危險,便不再多做考慮。

「那就打擾葉小姐了!」

葉問天卻沒想到的這個女兒居然主動邀請陌生的男子進入她的院子,讓他很沒有面子,他之所以不加阻攔,反而,推波助瀾都是為了打擊江家,可是,女兒的這一舉動彷彿表明了他們怕江家似的。

「女兒,你一個女兒家怎能讓陌生男子進入你的院子,這不可!」葉問天走上前來,加以阻攔。

然而,葉夢蘿卻不以為意:「父親,女兒並非這普通女子,尤其會在意這些,父親還是在這裡招待客人,女兒先帶著世叔和江風進去療傷了!」


葉夢蘿聲音雖然很柔,但是,卻有一種無法抗拒的威嚴,即便是她的父親,鄴城的城主葉問天都不能違背。

葉夢蘿轉身朝著內院走去,江霸天抱著江風跟在葉夢蘿的身後朝著內院也走去了。

「這葉小姐還這是夠前衛啊!」

「小心禍從口出!也不看看現在是個什麼情形!」

那人被呵斥了一聲之後,當即閉了嘴,不敢再說話了,也認為自己是嘴太快了,若是被人聽去了,那麼,自己可就麻煩了。

葉問天此刻臉色鐵青,自己的好心情徹底的被江家父子給打破了,他轉過身來,眼睛在在場的眾人身上掃了一圈,最後落在了面色難看的向沖身上,恨不得將這個傢伙碎屍萬段:「向沖,本座吩咐過要你不要動用殺招,居然在我這城主府逞凶,是不是以為我這個城主是個擺設!」

葉問天聲音色厲內荏,讓人不由地心中一寒,向沖更是如此,剛才被江霸天釋放出來的強大氣息給壓迫的苦不堪言,此刻,被葉問天這麼一呵斥更是內傷嚴重。


「城主大人饒命,小人也是一時沒有收住,您也是知道的,動起手來很難能夠將分寸拿捏的那麼好,況且,小人也受了重傷!」向沖畢恭畢敬地跟葉問天求饒道。

葉問天看著向沖就覺得心煩,當即擺了擺手:「好了,現在你就給本座離開這裡,不要讓本座再看到你!」

「是,是~」向沖應了一聲之後,趕忙連滾帶爬地從這裡離開了。

葉問天看向眾人,他雖然不想繼續宴請下去了,但是,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也沒有辦法立即就結束了,只是不咸不淡地吩咐道。

「好了,諸位現在繼續吧!」

然而,另外一邊,城主府內院。

江霸天抱著江風跟隨著葉夢蘿走入了內院,這裡是女子居住的地方,很少有陌生的男子可以進來,因為有葉夢蘿的允許,所以,他們才來到了這裡。

「江世叔,你先將江風放下。」葉夢蘿對江霸天說道。

江霸天抱著江風走上前,將江風放在了榻上,這一看就是女子的閨房,房間中有淡淡的芬芳,而且,布置的也是乾淨整齊,與男子的房間很不相同。


葉夢蘿此刻手中多出了一枚丹藥,遞給了身邊的婢女:「玉容,將這顆血鳳丹給江風服下!」

「小姐?」玉容看著自家小姐不可思議地叫到。

江霸天自然也是知道這血鳳丹的,血鳳丹十分珍惜,傳聞具有起死回生之功效,世間罕有,卻不曾想葉夢蘿居然拿出這等寶葯來救治江風,著實讓人摸不清楚。


「葉小姐,這怎麼可以,血鳳丹可是世間罕有的寶葯,您還是留著吧!」江霸天趕忙拒絕道。

「世叔不必如此客氣,寶葯之所以稱之為寶葯那是因為它有它自己的價值,若是在此時此刻它都不能體現自己的價值,那又怎配得上寶葯之稱,而且,江風手上也確是因為我城主府之過,萬望世叔莫要推辭!」葉夢蘿淡淡地說道,然後對玉容吩咐道:「玉容,快去給江風服下!」

「是,小姐!」玉容沒法只好按照小姐的吩咐行事,只是心中悶悶不樂,很不服氣,憑什麼要將這樣的寶葯浪費在這樣一個少年的身上。

… 江風服下了這顆血鳳丹之後,一開始並沒有任何變化,眾人看著平靜依舊的江風都不由驚訝不已,尤其是葉夢蘿為最。

要知道血鳳丹乃是絕世寶葯,雖然不至於有如傳聞那般起死回生,但是,只要是還未死,那麼,再重的傷勢都會很快就癒合的,可是,江風吃下了之後,不但沒有傷勢癒合,而且,就連醒轉的跡象都沒有。

「葉小姐,這是怎麼回事?為何風兒吃下了血鳳丹還依舊醒不過來!」江霸天滿心著急地問道,他的心中對葉夢蘿給江風吃下的那顆丹藥有些懷疑,血鳳丹何等珍貴,葉夢蘿怎捨得給風兒吃下,難道說是給風兒吃了什麼別的葯,是要來謀害風兒的嗎?

不過,不可能啊,葉夢蘿何等身份,修為更是深不可測,若想要了他們的性命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何必多此一舉地要將他們帶到她自己的閨房中來,若是他們在這裡出了事,恐怕傳出去葉家的聲望都會大大受挫的。

葉夢蘿何其聰明,只是聽到江霸天的這般詢問便知道江霸天心中是何意思了,不過,她並沒有在意,只是繞過了江霸天來到了江風的跟前,她打開天眼仔細地觀察著江風的身體。

葉夢蘿天生神眼,如今得到了指點之後,她的神眼如今更加厲害,能夠窺破虛妄,看透本質,然而,她仔細地打量江風的身體的時候,卻發現在江風的身體之中流動著一股氣體,這股氣體朦朦朧朧的,即便是她都無法窺破看透,不知道這股氣體到底是什麼。

葉夢蘿心中有所猜疑,這會兒她的指間一股淡藍色的光芒溢出,直接指向了江風,那道淡藍色的光芒就進入到了江風的身體之中。

淡藍色的光芒進入江風的身體之中后,便與江風身體之中的那團朦朧的氣體糾纏在一起,難分上下,這讓葉夢蘿不由地蹙緊了眉頭,這還是她從未遇到過的情況。

江霸天在一旁觀看著,見葉夢蘿蹙緊了眉頭,只是以為江風出了什麼問題,便走到了葉夢蘿的跟前詢問:「葉小姐,我兒子的情況到底如何了?」

玉容見自家小姐正在忙著,而這江霸天居然這個時候上前去打擾,便不悅地阻止江霸天說道:「江老爺,你若是不希望江少爺出什麼差錯的話,就不要去打擾我家小姐!」

江霸天此刻不禁退了回來,他這是關心則亂,若是自己打斷了葉夢蘿的話,很可能會影響到江風的治療的,這可就害了江風了,他便停在原地沒有前行,只是小心翼翼地盯著。

葉夢蘿手上的淡藍色的光芒一點點地湧入進了江風的身體之中,而江風的身體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似的,不管葉夢蘿如何去填補,就好像是沒有盡頭一般,讓她也不由詫異。

「這是怎麼回事?江風不過是後天境九重天的修為而已,怎麼能夠承受得住呢?」

葉夢蘿心中詫異,她早已經突破了歸墟,現在已經是歸墟境一重天巔峰了,她的力量只需要一點點就足以讓先天境以下的爆體而亡,可是,她這般源源不斷地輸送進入了江風的身體之中,卻依舊不見任何動靜,這怎能不詫異。

她的雙目此刻緊緊地盯著江風,似是要徹底的將江風給徹底的看透才行,但是,不管她怎麼去看,江風的身上總是朦朦朧朧的,看不透徹,即便是她自身的力量進入到了江風的身體之中也都沒有用。

不過,此刻江風卻並非真正地一點反應都沒有,那顆丹藥進入到了他的身體之中后,被體內的九陽真氣給包裹住了,將丹藥內部的力量慢慢地轉化成為自身的力量,這種變化都是十分微妙的,所以,在旁人的眼中似乎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然而,當葉夢蘿體內的真氣輸入到了他的身體之中來后,那股剛猛強烈的真氣沖的他身體內的九陽真氣都快有些消散的趨勢,不過,九陽真氣卻是世間最為純凈,最為神聖的真氣,反而將那一股剛猛之氣給包裹住了。

時間一點一點地流逝,過了差不多有一刻鐘的時間后,江風終於醒了。

江風正眼開眼睛,疲憊不堪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切,檀香繚繞的閨房當中,站著幾個女子,其中就有那個最神秘的女子——葉夢蘿,再看自己的父親在一旁站著,一臉擔憂。

「父親——」江風疲憊地叫道。

江霸天見江風醒轉了過來,這才鬆了一口氣,走到了江風的跟前說道:「風兒,這一次多虧了葉小姐相助,否則,你的情況真的是十分堪憂啊!」

江風的目光轉向了葉夢蘿,這個神秘的女子究竟為何要救自己,他不知道,只是客氣地道謝:「多謝葉小姐!」

「不必!」葉夢蘿淡淡地說道。

江霸天見自己的兒子雖然好了不少,可是,現在依舊很虛弱,他不想讓兒子一直在這裡呆著,便準備帶兒子離開,跟葉夢蘿請辭到:「葉小姐,現在風兒已經醒過來了,那麼,我就先帶著風兒離開了!」

「江世叔請留步。」葉夢蘿叫道:「我有些話要與江風所,還望世叔成全!」

江霸天猶豫了片刻,不過,想來現在自己兒子的性命都是葉夢蘿所救,說幾句話又有何妨,便直接答應了:「好吧!」

「玉容,帶著世叔去隔壁的房間中坐著去!」葉夢蘿吩咐道。

「是,小姐!」玉容應道,然後走到了江霸天的跟前,恭敬地說道:「江老爺,請隨奴婢來!」

「嗯!」江霸天應了一聲,便隨著玉容從這裡離開了,他在離開之際依舊不安地瞥了一眼江風,江風雖然虛弱,但是,卻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眼神,這才算放下了心。

此刻,葉夢蘿的閨房當中就只剩下了江風與葉夢蘿二人,奇遇的奴婢都給葉夢蘿攆了出去。

江風勉強地靠在這榻后的檯子上,他雖然這般躺著,但是,體內的九陽真氣卻還在高速地運轉著,為自己療傷,他看向葉夢蘿說道:「江風在這裡再一次感謝葉小姐的救命之恩,不知道葉小姐有什麼話要跟在下說!」

葉夢蘿並沒有說話,只是蓮步輕移地朝著江風的跟前走了過來,她身上的那一層淡淡的霧氣漸漸地消散,那隱藏在這薄霧之中的容顏逐漸地清晰了,江風看著那張容顏不禁地目瞪口呆,不敢相信這時間居然會有這樣美麗的女子。

… 葉夢蘿蓮步輕移,來到了江風的跟前,與此同時,她周身繚繞著的那一層淡淡的光芒也褪去了,那隱藏在光芒之下的絕世容顏浮現出來了。

江風早就聽聞城主家的女兒容貌姿色皆屬上等,乃是鄴城當中數一數二的美女,可是,當他真正地看到了站在眼前的這個女子的容貌的時候,那種震驚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

只見眼前的女子一襲淡藍色的紗衣將她襯托的冰肌雪骨,出塵脫俗,就像那九天之上的仙女一般,不僅如此,仔細看來,只見葉夢蘿五官精緻,肌膚吹彈可破,身材高挑,身體比例勻稱,體態豐腴,是那種瘦一分顯瘦胖一分顯胖的類型。

江風看著不由地呆住了,他也自認為自己見識過不少美女,現代社會當中的那些號稱宅男女神的,衣著暴露或清純的,此刻都無法與眼前的這個少女相比,那種將嫵媚與清純完美地結合在一起的美是任何現代科技都無法媲美的。

葉夢蘿也注意到江風盯著自己的時候,那雙眼之中流露出來的神色,她太熟悉了,不由地將江風看低了一些,她最討厭別人痴迷自己的容貌,所以,她一直都將自己隱身在那光滑之中,任何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具體樣貌如何。

「看夠了?」葉夢蘿冷冷地說道。

江風有些尷尬,他還是第一次當著一個女子的面如此失態,尷尬地低下了頭,抱歉地說道:「不好意思,剛才是在下失態了!」

葉夢蘿的秀眉不禁微蹙,江風此時的表現又與別人都不一樣,江風的道歉顯得那種的真誠,不想別人雖然也曾跟自己道歉,但是,道歉的時候,還在偷偷地窺視自己,這讓她對江風心中的那些不好的印象也就減少了一些。

葉夢蘿不再糾結於這個問題,既然她選擇了以自己的真容來見江風,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她只是輕輕地說道:「我葉夢蘿的容貌這個世界上還沒有幾個人見過,你如今也算是這些人其中的一個了!」

江風狐疑,既然葉夢蘿這麼不喜歡別人見到自己的真容,那又何必要在自己的面前展現出自己的真容呢,這豈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葉小姐,江某不懂,既然葉小姐不希望別人見到小姐的容顏,為何卻要在江某的面前展露容顏?」

江風雖然看著葉夢蘿,但是,眼中卻沒有了一點點的邪-惡的目光,顯得很坦誠,很真實,就像是兩個普通朋友在一起交談一般。

葉夢蘿也早就猜測到江風會這麼問,她的心中已經做好了答案:「能夠見到本小姐容貌的人,都是本小姐願意相信的人,也是會成為與本小姐相關的人!」

江風不是傻子,這會兒已經聽出了葉夢蘿的深層的含義了:「不知道葉小姐希望江風怎麼做?」

葉夢蘿莞爾一笑,就猶如一抹春風拂過一般,讓人十分舒坦,葉夢蘿對於江風還是很滿意的,這個人的觀察力很強,潛力也很大,是一個值得好好培養的。

「你不需要怎麼做,本來你躲得了這一屆狩獵大賽的第一名,就應該進入雲真派成為其中的內門弟子,不過,我看你修為還未曾突破先天境,所以,不適合進入雲真派就成為內門弟子,你就先從外門弟子做起吧!」葉夢蘿說道。

江風算是聽出來了,這並非是在跟自己商量,而是在告訴自己這樣一個決定,現在即便是他不願意也沒有辦法了,除非他真的不去雲真派,可是,雲真派乃是第一大派,能夠進入其中自然對於自己的修為是有很大的幫助的,他又怎麼能夠不去呢。

「那葉小姐覺得誰合適成為內門弟子?」江風問道。

江風問的十分誠懇謙虛,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的不滿,葉夢蘿也就當江風是個聽話的,就沒有多做考慮,畢竟在這件事情上有所虧欠別人,她還是想要彌補的:「我們鄴城的世家之中的年輕一輩就屬陳無赦和蘇恆的實力為最,他們倆人的修為均已突破先天境如今處在先天境一重天巔峰時期,進入雲真派成為內門弟子也是實至名歸的,而至於你和風傲塵由於修為不足的關係,進入雲真派后就先從外門弟子做起,只要你們努力,到時候,只要突破先天境就可以晉陞為內門弟子,甚至更高級別!」葉夢蘿安撫道。

哼,好你個葉夢蘿。本來第一名就是我,進入雲真派成為內門弟子也該是我一人,如今你倒好,為了拉攏陳家和蘇家居然將內門弟子的名額擴大到兩個,卻將我這個第一名剔出了內門弟子的名額之內,讓那兩個廢物做內門弟子,讓我做外門弟子。

江風的心中越想越生氣,只不過,當著葉夢蘿的面,他還必須得保持著恭敬謙虛的模樣,葉夢蘿的實力他根本就看不透,據說是已經到達了歸墟境,歸墟境可是一個無法企及的境界,在人間都可以稱作是仙人了,即便是整個大陸恐怕都沒有多少歸墟境的高手吧。

「多謝葉小姐給我這個機會,讓我有機會進入雲真派修行!」江風一副恭敬謙卑的模樣對葉夢蘿致謝到,不過,心中卻將葉夢蘿已經恨上了,只是,現在卻不能表現出來,他還得依靠葉夢蘿進入雲鎮派,只要進了雲真派,他一定要超越所有人,就連葉夢蘿也不行,以後要讓葉夢蘿後悔不已。

「不必客氣,這是我在狩獵大賽之前承諾的。不過那枚丹藥還是你的!那是你應得的!」葉夢蘿心中多有愧疚,畢竟這是父親的意願,她作為女兒也不好去忤逆。

「多謝葉小姐抬愛!」江風感激地謝道:「不知道葉小姐還有別的吩咐嗎?」

葉夢蘿的話已經說完了,既然江風也沒有別的異議,這件事情就先這麼定了,她也總算是可以在父親的面前有所交代了,真想不通父親為何要讓那兩個成為內門弟子,那兩個縱然有些天賦,可是,與江風比起來簡直就是不值一提,她不由地搖了搖頭。

「沒有了!」

「勞煩葉小姐將我的父親叫進來,我想與父親一道回去了!」江風說道。

葉夢蘿愣了一下,剛才說話都差點忘記江風如今所在的床榻乃是自己的,現在的確也是該讓江風離開的時候了,她便對門外吩咐道:「玉容,帶江世叔進來!」

江霸天跟玉容進來了之後,跟葉夢蘿點頭示意了一下,葉夢蘿便說道:「世叔,我與江風已經說過話了,你們若是想要回去,現在就可以走了!」

「我們江家叨擾葉小姐,江霸天在此謝過葉小姐!」江霸天客氣地道謝道。

「世叔不不客氣!」葉夢蘿一副高傲的模樣說道,她從來都是被高高地捧在天上的,就是夜空當中那一輪明亮的月亮,誰也不能觸及的,所以,也就養成了她這樣冷傲的態度。

江霸天沒再多說什麼,只是走到了江風的跟前,將江風抱了起來,從葉夢蘿的閨房之中走了出去,大步流星地朝著城主府外走去。

… 夜色如墨,沒有一絲月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