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確是懶得給你說了。」隋戈說,「反正,馬上給我辦理出院手續,我可不能讓雨溪被你這個糊塗蛋醫生給耽擱了。」

「你敢說我是糊塗蛋?」青年男醫生火道,「這位家屬,你簡直是太狂妄了!我為了給病人治病,那是操碎了心,絞盡了腦汁,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忘恩負義……」

「算了,我看這出院手續也懶得辦理了,我直接帶雨溪回去了。」隋戈懶得跟這青年男醫生辯論。

「喂……喂,你幹嘛!放下她!」

這時候,一個女子沖入了病房,沖著隋戈喝道,「你是豬頭么?雨溪病成這樣了,你還要帶她離開醫院?你難道想要害死她?」

豬頭?

隋戈同學不由一愣。

他可是生平第一次被人叫「豬頭」啊。

尤其是現在,隋戈經常食用多櫪木的果實,腦袋聰明伶俐,智商都快趕超愛因斯坦了,居然會被人叫做是豬頭。

隋戈扭頭看去,要看看是何方神聖,居然敢這樣「辱罵」他。

一扭頭,隋戈就看到一個美女怒睜著一雙丹鳳眼看著她,滿眼地嫉惡如仇!

這美女一眼看去,倒是很養眼,純黑色的職業女西裝,卻掩飾不了身上那修長優美而起伏的線條,頭髮很直很黑亮,雖然帶著一副黑色眼鏡,但是卻掩蓋不住那雙丹鳳眼釋放出來的神采。

好一個強勢的女人!

一眼看去,隋戈就給眼前這女人定性了:女強人!

強勢的女人,霸道的女人。

這女人雖然漂亮,但是這麼強勢的女人,隋戈同學可不怎麼感冒,不過介於對方是個美女,隋戈就沒有生氣,只是語重心長地說道:「美女,你不要太激動了。如果你的腦子能夠像你的胸一樣飽滿的話,你就不會誤解我現在的行為了。好了,我知道你是為雨溪好,但是,我還是要實事求是地告訴你,我的睿智,遠遠不是你能夠比肩的。我的醫術,也遠遠不是你們能夠想象的。」

「睿智??」美女的眼睛都快要冒出火來了,「沒見過你這麼大言不慚的人!我警告你,雨溪的男朋友很快就來了,你要是敢碰她一下的話,他一定會將你大卸八塊地!」

「行了,我知道你是為雨溪好,我也就不責怪了。」隋戈說道,拔掉唐雨溪身上的針管,「至於你說雨溪的男友會將我大卸八塊,那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我就是她男友。」

「你……你?你還沒有睡醒么!先去洗!」美女似乎根本不相信隋戈的話,「雨溪說她的男友,不僅帥氣有型,而且還是成功人士,有一家葯業公司,並且又有愛心,建立了慈善基金……」

「被你這麼誇獎,我實在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隋戈苦笑道,實在沒有辦法跟這女人生氣,「這樣吧,我估計你一定是沒見過『他』。看來,下一次我們碰面,我一定要好好打扮一番,免得破壞了我在你心目中的完美形象了。」

美女正要繼續開罵,這時候另外一個醫生走入了病房。

先前那青年醫生連忙說道:「莊主任,你來得正好,這個病人的家屬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做事情實在是太衝動了,不配合醫院的治療不說,居然還要將病人帶離醫院,這不是耽誤給病人治療……」

「是你?」庄一亮扶了扶眼鏡鏡框,「真沒想到,居然又碰上了你。上一次,你創造了醫學上的一個奇迹啊!」

「我也沒想到。」隋戈向庄一亮說道,他知道這個醫生,就是上一次配合他給藍蘭動手術的醫生。作為外科醫生,這位醫生的手術技術已經相當不錯了。

青年醫生和那美女聽了庄一亮和隋戈的對話,都不由得一愣。聽這庄一亮的口氣,似乎對這個小子很是推崇。

「今天這是怎麼回事?」庄一亮問道。

「我的女友病了。」隋戈說,「被送入醫院之後,到現在還未診斷出病情。所以,我打算將她帶回去,自己去診斷治療。」

「你有把握?」庄一亮說道,然後顯得有些歉然,「對於沒有及時診斷出病因,我感到抱歉。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西醫是建立在各種數據基礎上的,但是太過依賴於儀器和各種數據……」

「庄醫生,關於醫學上的事情,下一次我們好好找機會聊聊,今天我可沒有這興緻。」隋戈說。

庄一亮被打斷了話頭,卻也不生氣,「那好,改天吧。小王醫生啊,你給他們辦理出院手續吧。」

「莊主任,這……不合適……」

「出了什麼問題,我負責!」庄一亮喝道。

「謝了,庄醫生。」隋戈道謝之後,摟著唐雨溪就向外走。

神級兌換系統 那美女扶著許衡山,也跟了出去。

到了醫院門口的時候,宋文軒已經將車停在了門口等候。

隋戈正要上車,這時候一輛黑色轎車快速行駛過來,停在了門口,剛好擋住了宋文軒這輛車的車門,隋戈自然也就沒法上車了。

「讓開!」前面那一輛車上的司機沖著隋戈呼呼喝喝道,「別擋著李局下車看望領導!」

隋戈還以為是送病人呢,如果是這樣的話,倒還能理解,想不到居然不是送病人,而是送個芝麻小官來醫院看望人,頓時哼了一聲。

轟!

隋戈一腳踢了出去,竟然將擋在他前面的這輛車連人帶車給踢飛出去了,然後直接砸落在旁邊一個正在運裝垃圾的垃圾卡車裡面,頓時這輛車就被如山的垃圾給淹沒了。

隋戈動作太快,很多人都沒有留意到這一幕,不過扶著許衡山跟在隋戈後面的那位丹鳳眼美女卻是看到了這場面,駭得她一時間目瞪口呆。

「喂,你還上不上車啊?」隋戈沖著發獃的美女喝道。

美女連忙扶著許衡山,三步並兩步地走了過來,上了車子。

「發瘋校區附近的江林別墅小區。快一點。」隋戈向宋文軒道。

宋文軒應了一聲,猛地一踩油門,車子飈飛出去。

隋戈倒是習慣成自然了,但是許衡山那美女卻是被嚇了一跳。他們兩人都沒想到,宋文軒看起來就是一個老司機,這麼大年紀的人,居然也會開飛車,簡直是太瘋狂了。

不過,宋文軒開飛車的技術還真是不錯,在山路上玩漂移,簡直比一般的賽車手還要厲害,雖然將許衡山和鳳眼美女嚇得臉色都發青了,但是車子卻還是平安地抵達許衡山的別墅。

「小隋啊,以後我是堅決不坐你的車了。」許衡山鑽出了車子,用手巾擦了一下額頭的冷汗。

隋戈將唐雨溪抱回了她的房間,將她輕輕放在床上,然後向鳳眼美女道:「麻煩你迴避一下吧。」

美女似乎又想說什麼,許衡山連忙說道:「小花啊,到下面先喝點水吧,我們要對小隋有信心。」

「小花?」

隋戈微微一愣,怎麼這美女也叫「小花」呢?

聽了許衡山的話,那位「小花」美女終於出了房間,跟著許衡山下樓去了。

隋戈跟唐雨溪單獨相處,自然不是為了乘人之危佔便宜,而是為了靜下心來查探唐雨溪的病情。在醫院病房裡面,隋戈會受到外界的影響,自然不可能靜下心來為唐雨溪診斷。

但這時候,隋戈就不用擔心了。

樓下面,有宋文軒在把守著,自然不用擔心被人打擾到。

隋戈握著唐雨溪的一隻手,將一道柔和的先天真氣渡入她的身體當中,這一道真氣緩緩地流轉到唐雨溪全身的經脈之中,然後又將另外一道真氣渡入她的五臟六腑之中,探查其內髒的情況。

這一次,隋戈探查得非常仔細,但詭異的是,唐雨溪的身體卻沒有半點異樣。

無論是經脈還是五臟六腑,都處於非常健康的狀態。

「真是怪了……」

隋戈停止了輸入先天真氣,站起身,自言自語道,「身體絲毫無損,怎麼會昏迷不醒呢?」

在屋子當中來回踱著步子,過了一陣之後,隋戈似乎想到了什麼,「難道是……走火入魔了?」

============================

ps:沒想到讀者大大們在最後竟然發力了!繼續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想了想,隋戈肯定了他自己的想法。

也只有走火入魔,才會有這樣的徵兆。

走火入魔,往往是因為兩種情況引起的:其一,是練功出了岔子。比如,拿了一本假的武功秘籍就開練,然後就像歐陽鋒一樣,把自己練成了「歐陽瘋」;另外一種,就是在練功突破瓶頸的時候,心念不純,結果被心魔滋擾。

一般來說,走火入魔的下場都不不輕鬆,有半身不遂的,有瘋瘋癲癲地,更恐怖的還有自爆身體的。而且,隨著境界越高,一旦走火入魔,危害就越大。

唐雨溪現在的境界,不過就是練氣中期而已,境界不算太高,但是修行的速度絕對是很快的。

因為她全身的經脈,早就已經被打通了。所以,在練氣期基本上是不存在所謂瓶頸的。另外,她的修行功法,都是隋戈傳授的,功法方面也絕對沒有問題。

走火入魔的第一個原因,應該是可以排除的。

那麼,造成她現在這樣的狀況,自然就是第二個原因了:

心魔入侵!

雖然隋戈現在幾乎可以肯定唐雨溪現在的狀況是心魔入侵造成的,但是對於這一點,隋戈卻有些費解。因為他們「神草宗」的修行功法,講究的是入草木而得道,功法本身中正平和,真氣也很純正,沒有絲毫的暴戾和殺戮氣息,基本上不應該有走火入魔的風險才是。正因為如此,隋戈才放心大膽地讓唐雨溪還有胡一八自信修鍊,只是偶爾稍加點撥就是。

誰知道,唐雨溪竟然會被心魔侵擾。

被心魔侵擾,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啊。

心魔入侵,輕則讓人瘋瘋癲癲,重則讓人徹底變成白痴,還有的更是人格分裂,性情大變,成為邪魔外道。

一個解決不好,可就麻煩大了。

因此,隋戈雖然猜測唐雨溪是被心魔侵擾,但是卻並未立即動手救治。

不得其法,就會適得其反。

隋戈想了想,到了樓下。

許衡山看到隋戈,關切道:「小隋,小溪情況如何?」

「暫時沒什麼大礙。不過,暫時不能將她救醒。」

「喂,你這人怎麼回事啊?急沖沖地將雨溪從醫院弄回來,結果你自己又沒辦法醫治,你這不是要害了雨溪么!」鳳眼美女又起身怒道,一看就知道她是一個衝動的女人。

「最起碼,我找到了病因。」隋戈盯著這鳳眼美女,「你知道什麼!你知道什麼是走火入魔?你知道什麼是心魔?不知道的話,就不要用你那貧瘠的智商來揣摩智者的意圖。」

「你是智者?我真是受夠了你的自大!」鳳眼女道,「你的自大,會害了雨溪的!我絕對不允許這樣的狀況發生!」

「唉……小花,小花,你別跟小隋爭執了。」許衡山道,「我相信小隋,他的醫術很高明,而且他比任何人都關心雨溪。你大概不知道,之前雨溪犯病的時候,所有的醫院和醫生基本都束手無策,還是隋戈,將她從鬼門關上拉了回來。」

「什麼?那一次徹底治好雨溪病的人,居然就是他?」鳳眼女似乎不敢相信。

「是的。」許衡山道,「人不可貌相啊。小隋吧,雖然看起來不像是什麼中醫大師,但是醫術恐怕比那些整天在電視上鼓吹的大師們強多了。」

「如果雨溪的病真是你治好的。那麼……你的確是很牛!」鳳眼女道,終於服軟,「另外,我叫花雪雁。你就是唐雨溪說過的那位隋戈?」

「沒錯,我是隋戈。」隋戈笑了笑,「我是雨溪口中的那位隋戈,但未必是你心頭所想的那位隋戈。」

「不好意思。」花雪雁道,「雨溪把你描述得太完美了。年少多金,功夫高強,又是事業有成、有愛心的絕種好男人……所以,我沒想到你是這樣的。」

「我可以理解,想象越美好,現實就越殘酷。」隋戈說道,「不過,我覺得雨溪說的都是事實,我的確是年少多金,功夫高強,有事業、有愛心啊……」

「還很自大!」花雪雁白了隋戈一眼,「言歸正處,雨溪目前的狀況,你怎麼解決?」

「病因我找到了。」隋戈說,「但是要治癒,恐怕還需要點時間,除非我想到一個萬全之策。修鍊功法,走火入魔可不是小事情,如果施展救治不成功,就會對她造成更大的損害。」

「這……這麼嚴重?」許衡山嘆道,「早知道,就不該讓這丫頭練什麼功夫。舞槍弄棍地,終究不是女孩子應該做的事情。」

「我倒是覺得修鍊功夫,強身健體,增強自衛能力是好事情。」花雪雁道。

「這個問題先不去討論。」隋戈說道,「我先去仔細想想,雨溪麻煩你們先照顧著。」

「這是當然的了,你放心。」許衡山道。

「有什麼不對勁的情況,就給我電話。」隋戈說。

從許衡山的別墅出來,隋戈向宋文軒道:「去你們宋家的茗劍山,把牛老也帶上。」

宋文軒點了點頭。

一個小時之後,車子抵達了茗劍山。

三人都是先天高手,上山自然很快。

只是,當宋文軒和牛延錚看到隋戈「平步青雲」的樣子,卻是很羨慕。

牛延錚向宋文軒道:「宋兄弟,隋先生用的究竟是什麼身法啊,居然可以無視境界差異,飛身騰空,這可是築基期的修行者才有的本領啊。」

「隋先生的修為深不可測,哪裡是我們可以揣度的。」 盛寵為凰:皇上您要點臉 宋文軒的馬屁功夫越發精純了。

剛到宋家的山莊門口,就看到宋天旭、韓琨兩人迎了出來。

「韓老,恭喜了。」隋戈向韓琨笑道,「看來令郎突破先天成功了。」

韓琨一向陰鷙的臉上竟然顯現出難得的笑容,就如同烏雲散盡見到了陽光一樣。正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一看韓琨這表情,就知道韓程必然是突破後天瓶頸,達到了先天秘境。

聽了隋戈的話,韓琨神色凜然,忽地向著隋戈俯身就拜,慌得隋戈連忙避讓,以先天真氣托住韓琨身體,讓他無法拜下去,「韓老,你這禮太大了!我可受不起。」

韓琨道:「我這是替程兒拜謝你的再造之恩的。隋先生,你不僅救了程兒的命,更讓他踏入先天秘境,正式邁入了修行之路,這樣的恩德,當得起我韓琨三跪九叩了。」

「嚴重了。」隋戈向韓琨說道,「你這份感激之心我記下了。不過,韓老,我們這種境界的人,誰還會在乎這些形式上的東西,只要你們父子記住這份恩情就行了。」

「隋先生真是高義。」韓琨嘆道,「從此,我們父子,誓死效命隋先生。如有違背,永世不得超生!」

「媽的,又表忠心!」宋文軒在心頭冷哼一聲,這個韓琨,這麼信誓旦旦地表忠心,這不是為了博取隋先生的信任么。再這麼下去,他們宋家在隋戈心頭的地位,可就是岌岌可危了呢。

「韓老,韓程呢?」隋戈問道。

「程兒還在閉關鞏固修為。」韓琨道,「難道隋先生要見他?」

「不,我只是問問。」隋戈說,「我今日到這裡來,倒是想要向幾位請教請教的。」

宋文軒、韓琨等人連忙謙虛。

「我的確是懷著請教之心而來的。」隋戈說,「我是想請教一下關於走火入魔的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