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海神啊。」秦健和於芬的臉色都變得難看了起來。

林陽他們是入侵者,如今,人家的主神找上門來了,這能是好事兒么?想起之前蘇家說的那個命令,還有林陽忽然離開的時間:「這位主神是您招惹出來的?」

「差不多吧。」林陽將去挖礦的事兒跟秦健還有於芬說了一遍。

於芬點了點頭:「如果按照您的說法,看來,我們善待這些奴隸,還讓他們成為了平民是對的,至少,您得到了他們的民心,我也覺得,我們這裡的平民和奴隸幹活的時候很少偷懶,而且,基本沒有人會逃走。倒是附近有一些勢力的奴隸都逃脫出來,跑到了咱們這邊。」

「還有這種事?」林陽一愣,他沒想到,還會有奴隸跑到他這邊來。

「是啊,附近蘇家的奴隸還有郭家的奴隸,都沒有被善待,你應該跟蘇桓說一下,奴隸畢竟還能夠生產糧食,他那邊一直都在讓我們支援還不善待奴隸,這不是一件好事兒。」於芬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林陽的目光落在了秦健的身上,秦健畢竟是蘇家的老派直系,秦健點了點頭:「這件事我會跟蘇桓大少爺說的。」

「那就好,郭家那邊,可以採取一些措施,他們似乎還劫過我們的糧倉,我們沒有報復過他們,他們也覺得我們很好招惹呢。」林陽的嘴角微微翹起,然後說道。

聽了林陽的話,於芬點了點頭:「如您所願,大人。」

蘇桓得到了消息,炎炙巨獸去了林陽的領地,讓他不可思議的是,那位炎炙巨獸沒有鬧事兒,反倒是和平民一起在瓦礫城外耕種。

蘇桓特意傳訊給林陽問道:「這他媽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他不會在伺機待發吧?還是和你達成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協議啊?」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是如今的天境位面之中,只有我對待奴隸還算好,其它的人,對待奴隸都太差了,人家作為天境位面的主神,肯定要留在我這裡啊。還有,你們蘇家對待奴隸太差了,小心那位老人家發飆,打上門去。到時候我可沒有辦法幫忙。」

聽了林陽的話,蘇桓的眸子一凝,他的眼睛忽然一亮,然後說道:「林陽,要不,我們配合吧,我將所有的奴隸都送給你,然後你送給我糧食,這樣,我只要出去打鬥就好了,得到的奴隸全部都送給你,你覺得怎麼樣?」

「你想靠我養著,然後去以戰養戰?」林陽的眸子一凝,然後搖了搖頭說道:「這樣不成,這樣只會給我自己吸引仇恨,不過我倒是想到了一點,我可以用糧食和物資來兌換奴隸和地盤。你完全可以和我做生意嘛。」

「夠心黑。」蘇桓一愣,然後嘴角扯動了一下。林陽一笑,然後說道:「放心,我對待朋友還是很友好的,我可以給你優惠的。」

「哦,那是不是,你要賣這些東西了,就不會支援我們了?」蘇桓先是一愣,然後眸子一凝說道。

可以說,蘇桓如今就是靠著林陽的支援活著呢,如果林陽不支援他們了,那他們很快就要斷糧了。

「額,還會支援一些的,不過可能會少一些的。」林陽尷尬的一笑,然後說道。

蘇桓沉默了許久,然後點了點頭:「我懂了。」

林陽和蘇桓結束了通訊后,便直接找來了秦健於芬還有炎炙。

炎炙沒有想到,林陽有事情竟然還要和自己商量,他不想和林陽牽扯到太多的東西,他在內心之中還是排次林陽這種入侵者的。

可是看到林陽激動的說著怎麼來換取奴隸和換取地盤的事情,炎炙忽然覺得,自己似乎有能力,將天境位面成功的奪回來了。

「林陽,你說,如果這樣下去的話,是不是,有了足夠的利益,天境位面也可以被掠奪回來?」

林陽一愣,然後搖了搖頭說道;「前輩,您想的太完美了。我倒是覺得,不管是那個位面,都需要資源,而天境位面的好處就是成熟的時間比較快,這裡絕對可以成為一個糧食的產區。」

「你是說,你要將這裡變成一個巨型的市場?」炎炙不僅僅沒有生氣,反倒是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是啊,這裡成為糧食的產地,然後,我們在這裡弄一個巨型的市場,每一個勢力都會在這裡駐地,反倒會讓這裡變得更加安全,不是嗎?」

「你說的對,我同意了。以後有什麼你們擺不平的事兒,就跟老夫說,老夫盡量幫你們擺平,在天境位面內部戰鬥,我想,那些主神只要不想毀掉這裡,應該還沒有幾個能夠是我的對手的。」炎炙笑呵呵的離開了議事大廳。秦健挑起大拇指說道:「高明啊。」

「你們秦家的人擅長管理這些奴隸,我現在需要你們的幫助,讓你家族的人派一些比較和善的人過來幫我管理奴隸,記住,一定要派靠譜的人過來,要不然,可別怪我不給你們秦家的面子,有炎炙在這裡,如果派一些囂張的人過來,肯定會出事兒的。」林陽看向秦健,然後說道。

秦健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我親自回去一趟。」

「也好。」林陽點了點頭。其實林陽不知道,秦家的人,已經被蘇家的主神送給了林陽,之所以秦家還在蘇門鎮生活,那是因為蘇家的主神給林陽面子,而且林陽如今也並不知道這件事兒。

秦健回到而來秦家后,秦家的幾位太上長老親自接見了他。作為一個旁系的管事,秦健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些太上長老。

秦晃第一個來到了他的身旁,然後說道;「你怎麼回來了,是不是惹到林陽不高興了?」

「太上長老,並沒有這種事情發生,林陽大人在天境位面之中如今發展的最好,所以,他需要一些我們秦家的人去幫他管理奴隸,不過,那些奴隸對於他來說,十分的重要,所以想要讓我們派去一些比較合適的人,我是過來挑人的。」 秦晃一愣,然後沉默了一會兒說道:「看來,林陽很是看重你啊。這樣吧,秦健,你先去挑選人,不過不要著急回去,我們商量一下,還有一些事兒要跟你說。」

秦健覺得,這些太上長老還有家主的表情有一些不對,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知道了,太上長老。」

林陽正在研究關於靈米買賣的事兒,家裡的事情如果加入新奴隸的話,會變得忙上很多。

管理的人員秦家肯定會搞定的,但是依舊要有很多事情,才能夠讓城市徹底的發展起來,比如,平民的作用,店鋪的運營,貨幣等等。

而這個時候,林陽的傳訊水晶忽然亮了起來,不過這亮光很弱,林陽連忙將加強陣法擺了出來,將傳訊水晶放了過去。

「林陽大人,我是秦健,我們秦家的太上長老有話要跟您說。」

看到秦健身旁的秦晃,林陽皺了皺眉頭,莫非,這個老頭還對自己有什麼條件不成。

看到林陽皺眉,秦晃就知道,肯定是自己出面,讓林陽很反感,他連忙開口說道:「林陽,或許你還不知道,紫晶主神和蘇家的主神已經定下協議,我們秦家已經成為您的附屬家族了,老夫幾個人商量了一下,既然林陽大人將目標定在了天境位面,我秦家的人決定遷徙過來,我秦家什麼樣子的人才都有,去了以後,能夠更加方便的幫您來統治天境位面的領地。」

「這真是想什麼來什麼啊。」林陽心中想著,臉上也掛起了淡淡的笑容:「前輩,您這正合我意啊。我正愁沒人過來呢。秦家的人願意加入到我瓦礫城來,林陽十分的願意,我覺得,以後,瓦礫城就改名,叫做秦城吧。」

「林陽你這麼說,實在是讓人欣慰啊。老夫還有一件私事兒想要求林陽大人你。」秦晃的臉都扭曲在了一起,雖然林陽覺得他是在笑,不過還是覺得很恐怖。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說吧,什麼事情,只要我能夠做到的。」

秦晃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當年,老夫和深淵蠱寨的一個仇人動過手,被他下了蠱,所以才會變成如今這幅模樣,還這麼多年沒有前進過一步,還請林陽大人你幫忙給我驅除一下體內的蠱毒。」

「蠱毒?」林陽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這件事交給我吧,等過一段時間,我讓王篷去一趟蘇門鎮,幫你療毒。」

「王篷?那個小傢伙能夠幫我療毒?」秦晃一愣,王篷可以說有一半他們秦家的血脈,如果知道王篷能夠療毒的話,還麻煩林陽做什麼?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他自然不可以,不過我可以讓他帶可以給你療毒的東西過去。」

有上古之蠱巫靈在,這些所謂的蠱毒,不過都是笑話而已。

「那就謝謝林陽大人了,林陽大人您放心,我代表秦家向您正式效忠,以後,我秦家的人,就是林陽大人您的人了。」秦晃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讓林陽興奮的事情實在是來的太快,秦家人的加入簡直就是久旱的田地中來的一場大雨。雖然,過來的都是一些低級的秦家強者,但他們在管理上的能力,還有那些秦家的衛隊都解決了林陽很大的麻煩。

「以後,瓦礫城就叫秦城了。」林陽看著秦家的少家主秦震微微一笑,然後說道。

「林陽大人,您對秦家的尊重不會後悔的。」秦震也是微微一笑,然後說道。

林陽接待了秦家的人,又安排了秦家的人之後,他將王篷叫了過來:「你帶上巫靈去一趟蘇門鎮,讓巫靈將秦晃身上的蠱毒解除掉。」

王篷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知道了,林陽大人。這件事我肯定辦好。」

看著王篷離開,林陽長嘆了一口氣,而他轉過身的時候,炎炙竟然正坐在房間之中。

「炎炙前輩?」林陽的眸子一凝,而炎炙卻哼了一聲:「林陽,你不覺得,你找了外面的人來統治我天境位面的人,這做的和你之前跟我說的很不一樣嗎?」

林陽先是一愣,然後一笑說道;「前輩,你們天境位面如今剩下的有多少是管理階層的存在?他們管理過事情嗎?事情都要一點一點的學習,而不是一下就能夠做到,對吧?秦家已經投靠了我,而且,等天境位面穩定后,他們會遷徙過來,遷徙過來是什麼意思,您懂吧?」

炎炙的臉色好看了一些,如果真的林陽說的一樣,那這些人以後就都是天境位面的人了。天境位面如果是他們的家,那他們肯定不會對這個位面做一些不利的事情。

炎炙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點了點頭說道:「我懂了,不過你也要培養一下這些天境位面的人,他們也都很努力,還都很感恩,畢竟,他們才是這裡的土著。他們也不容易。」

「我知道,只要我還是這裡的城主,我還在天境位面。」林陽的嘴角微微翹起,然後說道。

炎炙沒有再說什麼,於芬卻在炎炙離開后不久來到了林陽的房間之中:「出事兒了。」

「怎麼了?」林陽皺了皺眉頭,然後問道。

於芬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郭家那邊出事兒了,因為您說關於奴隸的事情,我們就鼓動了一下,果然郭家那邊跑來了很多的奴隸。現在郭家的人找過來了。」

「哦,郭家的人過來了。走,我們過去看看。」林陽的嘴角掛起了淡淡的笑容。

郭家的人是信仰雷神的,這件事兒也是他進入到天境位面后才知道的。

雖然說,深淵沒有雷神教,但也有雷神的信徒,郭家的人就是其中之一。這也是為什麼,郭家的人距離林陽的瓦礫城這麼近,卻從來不來往的原因。

如今,林陽果斷的找麻煩,郭家的人自然不會放過林陽。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在知道他們是信仰雷神的人,林陽就決定不會放過他們了。

「你們不給我們一個說法,我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郭秀沉著臉看著秦健,秦健皺著眉頭,看到林陽過來了,他的臉色多少變好了一些:「大人,您看。」

「我來解決。」林陽擺了擺手,然後說道:「郭家的人,不知道怎麼稱呼啊。」

「郭秀。」郭秀哼了一聲,她的目光落在了林陽的身上,林陽這個在雷神教之中都十分出名的人她也是知道的。

對於雷神的供奉之中,林陽的人頭絕對能夠排在前十,可是,郭家的人卻不能對林陽動手,一是因為這裡郭家的人不是林陽的對手,二是林陽在暗語界,雷神卻不在。

郭秀心中暗自咬牙,等暗語界的封印徹底解除,雷神教的大軍過來,我郭家絕對要將你林陽趕盡殺絕。

「哦,原來是郭秀姑娘,不知道郭姑娘你來我秦城的地盤有什麼事情嗎?」林陽點了點頭,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郭秀被氣得不行,她指著林陽說道:「林陽,你不要裝瘋賣傻,我們郭家的奴隸都被你秦城的人掠了過來。你將奴隸還給我們,我們還可以相安無事,要不然,我郭家與秦城絕不善罷甘休。」

林陽皺了皺眉頭,然後看向了一旁的秦健說道:「怎麼回事兒?我們秦城的人怎麼會跑到郭家的領地上去掠奪奴隸呢?我秦城乃是禮儀之邦,向來都是以經商為主的,怎麼搶奪這種事怎麼可以發生?」

秦健一愣,然後連忙說道:「城主大人,這件事我不清楚啊。你想,我是協調管理奴隸的,我總不會組織奴隸過去將郭家的奴隸搶奪過來吧?」

林陽看向郭秀,然後問道:「郭秀姑娘,究竟是怎麼回事兒,還請你說清楚,秦健說的對啊,你郭家莫非連我們這裡組織的奴隸軍隊都抵擋不過,被搶奪了奴隸?」

郭秀的目光落在了秦健四周的那些衛隊身上,這些人果然都是之前天境位面的奴隸,因為天境位面的人和深淵位面的人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難道,真的是自己搞錯了?不能,這邊只有林陽和郭家可能有一些問題,其它的家族都是郭家的盟友。

想到這裡,郭秀哼了一聲:「我不知道你在耍什麼花招,我只要奴隸,如果你不願意歸還我們的奴隸,那就讓這些奴隸跟我回去吧。」

林陽的臉色陰沉了下來:「郭秀姑娘,你這就不對了吧,我們這裡沒有你的奴隸,你就要強搶我的奴隸,你真當我秦城無人不成。」

林陽身上的氣息猛的變強了起來,郭秀的嘴角卻微微翹了起來:「強搶又如何,不要以為有紫晶主神和海神給你做後台,你就可以為所欲為。別人害怕你,我郭家可不怕你。」

郭秀的話讓林陽一愣,她身後的那些人也是皺了皺眉頭,然後還是站在了郭秀的身旁。

林陽哼了一聲:「既然要動手,那我可就不客氣了,我早就看你們郭家的人不爽了。」

看到林陽身上爆發出的強大氣勢,郭秀身後的兩個大漢來到而來郭秀的前面:「大小姐,你先走,在這裡,我們肯定不是他們的對手,這裡是他們的地盤。」

「你們小心,我去找我哥,今天,一定要踏平他秦城。」郭秀點了點頭,然後轉身上了鐵蹄獸。

林陽雙眸轉動,綠色的藤蔓紮起地面上快速的生長,幾根藤蔓瞬間的纏繞住了郭秀騎的鐵蹄獸和那兩名大漢。

鐵蹄獸四條腿被纏住,瞬間跌倒,郭秀直接被甩的飛了出去。

「大小姐,你該死。」兩個大漢大吼了一聲,雷電鎧甲出現在了他們的身上,兩個巨大的雷球飛向了林陽。

「來的好。」林陽一轉身,兩個雷球掉落在了一旁,他手中的血獄劍釋放出了濃郁的殺氣。

感覺到林陽釋放出的殺氣,人群之中的炎炙眸子一凝,這個血獄之中的殺氣太過濃郁,已經超乎了他的想象。

「這個傢伙,他殺過的人,可能都要比我還多。」

「啊,你不能殺我,我可是郭家的直系大小姐,如果你殺了我,我大哥和我父親都不會放過你的。」郭秀驚恐的看著林陽,兩個大漢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林陽哼了一聲,然後說道:「封了她們三個人的經脈,給我關起來。剩下的人可以離開了,告訴你們郭家的人,如果不來贖人,我就將他們郭家的大小姐送給奴隸們當玩物。」 郭旭和郭秀一樣,都是十分驕傲的,而且郭家這麼多年來之所以能夠在深淵位面發展起來,並不是因為他們信仰的是雷神。

畢竟,雷神雖然是一個強大的主神,但他並不在深淵位面。郭家之所以強大,是因為他們家族之中擁有兩位主神。這也是,郭家的排名一直都在蘇家之上的原因之一。畢竟,蘇家只有一名主神。

郭旭一直都認為,能夠對郭家出手的人,頂多是那些實力最頂級的幾位主神的勢力。

雖然說,海神和紫晶主神也能夠排在實力最強悍的主神之中。但林陽並不是他們的直系,在紫晶主神的人忽然離開,只剩下海神的人留下郭旭就知道,這個林陽並沒有受到海神和紫晶主神的重視。

何況,就算林陽得到了重視,在深淵位面他們郭家都一樣與紫雲城與海神教的人自然競爭,自然不會害怕招惹到海神和紫晶主神。

所以,當得知郭秀被抓了之後,郭旭的嘴角掛起了淡淡的笑容:「我親愛的姐姐,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與我競爭城主的位置么?如今,你落在了林陽的手中,如果我不去救你的話。」

「這件事不要告訴我父親,要不然,我可保不住你們。」郭旭的目光在下面掃過,逃回來的那些人眸子都是一凝。

他們都是郭秀的直系,郭旭和郭秀不和這件事兒,他們還是清楚的。

如果郭秀真的死在了林陽的手中,那郭旭還真有可能在這裡掌控全局。

畢竟,郭秀和郭旭的父親郭珍是一個武痴,平時的時候,很少管事兒。一心想要成為神境強者。

「大少爺,我們就算想要彙報給老爺,也要有見老爺的資格才行啊。大少爺,您可要救救大小姐啊。她是您的親姐姐,如果她出了什麼事兒,您也不好向老爺交代不是?」郭秀的僕人還是有一些不想放棄,便開口向郭旭求情道。

郭旭將目光落在了那個老嫗的身上,這個老嫗是郭秀的死忠,一直都呆在郭秀的身邊,以前,依仗著郭秀在他爹的面前話語權比自己強,也沒少為難過他。

想到這裡,郭旭的目光之中露出了兇狠的光芒;「我姐姐我自然會去救,這不用你來提醒,作為大小姐身邊的人,卻沒有保護好大小姐,我不恕罪於你們就不錯了,你們竟然還來我這裡嘮嘮叨叨,來人,將這個老太婆給我斬了,看著就讓人生氣。」

王嬤嬤是郭秀的奶娘,在郭家這麼多年,郭秀待她猶如親娘,她沒想到,這郭旭竟然要殺掉她。

王嬤嬤知道,郭旭肯定是不想救郭秀回來。想想之前郭秀與自己提到,弟弟也想做這郭家所在雙柳城的城主時氣憤的樣子就知道,他們姐弟兩個肯定鬧的很不愉快。

「我不能死啊,我要是死了,大小姐肯定也會出事兒。」想到這裡,王嬤嬤大喊了起來:「救命啊,老爺,救命啊,有人要殺大小姐了。」

王嬤嬤的實力不弱,而且這麼多年來,她一直都跟在郭秀的身邊,她的聲音和地位,在郭家也很高。

之前郭旭想要殺王嬤嬤,就有人想要阻止。而王嬤嬤這個時候一喊,就在後院修鍊的郭珍緩緩睜開了眼睛:「怎麼回事兒啊?」

「老爺,聽聲音似乎是大小姐身邊的王嬤嬤,她似乎在喊有人要殺大小姐。」

「什麼?走,過去看看。」郭珍沉著臉一縱身,便來到了前院。

此時的郭旭已經被氣的雙手發抖:「王嬤嬤,好啊,你個恃寵而驕的老太婆,竟然還敢在我的面前耍花招,你害了我姐姐還不夠,還想要陷害本少爺,本少爺今天一定要拗斷你的狗頭。」

「夠了。」郭珍看了一眼郭旭,發現郭秀並沒有在這裡,不過地上跪了一圈的人,這些人明顯都是郭秀的手下。想想之前王嬤嬤大喊的聲音,郭珍的目光落在了王嬤嬤的身上。

「王菊,你在郭家也這麼多年了,什麼話該說,什麼事兒該做你自己心裡清楚,說吧,這麼大聲驚動我的修鍊是什麼事情。」郭珍死死的盯著王菊,王菊的身體下意識的顫抖了起來。

「老爺,老爺我這也是沒有辦法啊。大小姐被林陽抓了,大少爺不想去救,還要殺掉我們滅口,這明顯是想要瞞住老爺您啊。」王菊抽噎著將事情的經過講說了一遍。

郭珍皺了皺眉頭,要說想要對付林陽,他郭珍也想過。畢竟,林陽在雷神教之中被列為了最應該被消滅的異端。

郭珍的父親,也就是郭家深淵界的家主一共有三十幾個兒子,郭珍是年紀最小的一。實力也是最弱的一個。不過卻被郭家家主寵溺。因為他和郭家的那位大公子一樣,都出自直系。

郭珍就郭秀、郭歡和郭旭三個孩子,郭旭擅長謀略,秀擅長打鬥,都是好苗子,和他一樣,天賦稟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