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處理的。」王明笑了眼眸深處卻是掠過了一抹森寒的冷芒……

與此同貴川市郊區的東南方一片佔地面積足有兩千多平方米的奢華私人別墅範圍一名身著黑西裝的男子正拿著一隻銀白『sè』的手機朝著別墅的後花園方向快步靠近。

「劉老爺子在嗎?」黑西裝男子遠遠的看到了一個五十多歲年長得慈眉善目的唐裝老快步朝著他靠近之他在距離這老人三米左右的位置停下腳語氣顯得非常恭順。

「找老爺子什麼事?」在一根原木雕刻而成的龍形柱子邊上站著的唐裝老人微微轉身看了一眼這黑西裝男淡淡的問道。

「有事稟報。」黑西裝男子欠下神態越發的尊敬起來。

「告訴我就行了。」唐裝老人瞥了黑西裝男子一平靜的說道。

「是。」黑西裝男子可不敢忤逆這個唐裝老人的聽到他的話立刻就直起身子答應了一隨即上前幾步將嘴巴貼到了唐裝老人的耳小聲的彙報了起來……「真是不識好歹!」聽完了黑西裝男子的匯唐裝老人微微眯起的雙眼之中閃現出冰冷的殺但很快就被他收斂了起冷哼一聲之朝著這黑西裝男子點點頭:「這件事兒辦的不去繼續盯著吧!」

「是。劉伯。」黑西裝男子小心翼翼的欠身答轉身離開的時他才發現自己的後背已經驚出了冷汗……劉二十歲不到的年紀就開始跟隨在劉家老爺子的身邊忙裡忙幾十年時間下都不知道為劉家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

就黑西裝男子自己所知道這劉伯的身上就背負了不止十條人命!劉家一切暗地裡的勾幾乎件件都是出自這劉伯之在劉連現在的集團董事長見了他都得畢恭畢敬的喊一聲劉伯!

可想而知。這劉伯在劉家的地位究竟有多高!

黑西裝男子轉身離開之面『sè』平靜的劉伯轉身朝著花園的游泳池方向走走的不急不淡定從容。

劉家別墅後花園內的游泳池就有三百多個平在月『sè』的映襯下微微泛起光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而在游泳池左手邊的一棵大榕樹擺放著一張石石桌的周圍只安置了一條石凳!

所有在劉家生活、工作的人都知這唯一一條石凳。能坐上去的只有劉家老爺子一個人。其餘人別說是坐上就連碰一下都會遭殃。

而這個時候。這條幾乎代表了劉家家主地位的石凳卻是坐著一個髮髻花白面『sè』紅潤的老在石桌之還擺放著一套價值數十萬的紫砂茶具。

他似寐似身子卻是坐的筆無形之中給人帶來一種來自心靈深處的巨大壓力!

劉伯低著走路的步子邁的很幾乎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這老人的身站立在石桌的一旁。伸手拿起茶壺往已經空了的杯中注如同演練了千萬遍一整套動作如行雲流水一卻又無聲無息。

「什麼事?」老人甚至都沒有回頭看劉伯一便已經淡淡的出聲問道。

「老爺。」劉伯放下茶微微欠下身子稟報道:「我剛剛收到手下人的情說……有人在貴川明著暗著的詢問我劉家和陳家的事。」

「這陳家都已經斷了根了。怎麼還有人這麼不甘心呢?」閉著眼的老人終於睜開了雙一抹淡淡的jīng光在他眼眸之中一閃而他微微掀起嘴問:「是誰?」

「是那個來自華夏基金會的『主席』。」劉伯輕聲道:「聽說對方這次來這裡就是為了那個有頭沒尾的山路工程的……是個女人。叫李曉婉!」

「李曉婉。」老人輕聲的重複了一遍王明的名說:「一大之我要她的全部資料。」

之前那個基金會成立的發布會是冠的中醫的而進這個華夏慈善基金會乃是攏擴了王明名下的所有慈善基金會!這一點外界知道的很對方沒聽過這個名字也是情有可原!

「是。」劉伯欠身答輕手輕腳的離開了老人的身邊——

「我要劉家的資一天之內給我查清楚劉家上下五代以內的所有資料!」和李曉婉說完之掛斷電話的王明直接給張長發交待道:「另外注意一下那個跟劉家走的很近的公子他的資料也要一塊兒調查清楚。」

「是……閣主!」聽到王明的吩電話另一頭的張長發也不因為王明沒在跟前而放肆依然微微欠身點頭答應了下對於他們這些人而王明的話就是金口玉根本沒有絲毫猶豫或者反駁的可他說什就是什麼!

得到了王明的命張長發就趕緊行動了起來。有些事情可以通過屬下們完但有些事情卻不得不親自出雖然張長發不知道王明為什麼會突然之間要調查劉但是……他不需要理由。

「師父!咱們家出事了!」王明剛掛斷電話就又來了一這讓王明不得不感事情從事不期而至!

「說什麼事!」王明語氣很平淡的說道。

「今天上午有個姓葛的年輕人說要收購大角如果不賣給他他說……」趙舶音還沒說王明就打斷了他。

「他說給多少錢?」

「一百萬……」

「呵別理這樣的想來又是哪家的公子哥你們沒有動手吧?」

王明一想就知道對方絕對是普通家裡有個錢狗仗人勢欺壓善良的癟如果對方不是普通人的趙博也不會這麼和自己說了。

「沒我看的出來對方是普通看樣子像是個高官的子弟。」趙博老成持怎麼不知道王明的心思。

「那下次再來的都給我打出別傷人要審判他們不需要你們來!」王明囑咐了幾句就掛斷了。

「好師我早就想教育教育這些個二百五小癟三咧!」掛斷電話的時候王明聽見張瑜的聲音傳了過來。

修鍊了一晚第二天一張長發就來到了王明的住所。

「閣這是劉家的所有資料。」王明剛剛從入定中醒就見到張長發抱著一摞文件資料憑空出現在了他的面張長發道:「還有劉家背後那個公子哥的資料。」

「先坐吧。」聽到張長發的再看看他懷中抱著的這摞資料文王明朝著他微微一點抬手示意他先到沙發上坐下。

不過張長發卻是起去給王明泡了一杯綠擺放到了茶几上。

伸手端起張長發倒來的綠泯了一口茶水之王明這才朝著已經在他右手邊沙發上坐下的張長發道:「先說下大概情況資料可以等會兒再看。」

「是…閣主!」張長發起身點然後坐回到沙發上后朝著王明彙報道:「劉家現有直系成員十六以劉家家主劉輝為長往下是劉輝的三個兒子一個女還有十一個第三代的劉家子年齡最大的是劉輝六十七年齡最小的是劉輝的小孫子今年四歲。」

停頓片整理清楚頭緒之張長發接著說道:「劉家的主要產業是劉氏集從事房地產開道路建副產業是幾家算不上規模的子公生產土建用料等其次在市中心還有一家酒養著一大群的打手由劉家的管家負主要處理一些暗地裡的事情。」

「劉家在商業競爭的時慣用惡『xìng』競爭的手勒索、威脅、『逼』迫、綁架等等無所不用其但他那家酒吧卻是乾淨的既不涉黃也不涉賭、涉所以僥倖在前幾次清理當中躲了過去。」

「除了這些之劉家這幾年能夠蓬勃發吞併陳家在貴川一家獨是因為劉家把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拱手讓給了葛在葛領的『cāo』作下不斷的得到訂也因此飛速發展。」

「葛領?」聽到張長發的話說到這王明的眉頭微微皺了起問道:「直隸副省長葛征是他的什麼人?」

「葛領是葛征的三兒子。」張長發欠下身畢恭畢敬的回答道。

「啪!」重重的一掌拍在了茶几之震的茶几上擺放著的茶杯都跟著一起跳了三跳!王明眯起了雙眼:「葛征倒是個好可卻不是什麼好父親。」

省長葛征確實是個好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活到現在!但是沒想劉家背後的那個人居然會是他葛征的三兒子……注意到王明眉宇間閃爍著的惱張長發沉默了片刻還是沒有選擇將事情隱瞞下開口說道:「閣據屬下調查所劉家能夠依靠上葛主要是因為劉家六年前主動為葛領解決了一樁麻煩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 第五百零四章調查章節高速更新開更新字數為2535

「怎麼回事?」王明眉頭緊鎖,面『sè』yīn沉。

「六年前,剛剛過完二十歲生rì的葛領驅車來到貴川,和幾個公子哥相約在盤山公路上飆車賭博,賭金高達伍佰萬元人民幣。」張長發遲疑著說道:「其中的內情屬下沒能調查清楚,但無外乎是那些小公子們想著法子給葛領送錢,雖然一個是雲貴地區,一個是京畿要地,但是葛領的父親可是封疆大吏呀,哪個不想巴結?說是飆車,可誰敢贏他呢?」

王明面無表情的點點頭,等待張長發接著往下說。

「貴川這邊只有劉家的三兒子參加了此次飆車,其餘幾個二世祖都是直接和葛領一起從直隸過來的。」張長發說:「在飆車的時候,葛領不小心撞傷了一個騎著摩托車從山上下來的村民。」

「葛征雖然不怎麼管家裡的事情,但對於自家的兒子卻是約束的非常嚴格,倘若撞傷人的事情傳到葛征的耳中,那麼,他們相約飆車賭錢的事情也就無法隱瞞了。」張長發深吸了口氣,說道:「就在葛領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劉家的那個小子突然間發動了已經熄火的車子!」

「車子的輪胎碾過了那個受傷的村民,導致受傷的老百姓當場死亡,隨後葛領和幾個公子哥逃離了現場,劉家三子打了電話給劉輝,調派了一個打手趕往事發地點……」

「於是,開車撞人併發生命案的黑鍋就落到了那個打手的身上,葛領幾個公子哥安然無恙,等到jǐng察趕到現場的時候,現場的痕迹都已經被收拾的差不多了,再加上有劉家主動出面打點官場……」

話說到這裡,張長發還特意抬頭觀察了一下王明的面部表情,發現王明只是平靜的聽著后。他才接著說道:「這件事情就被這麼輕而易舉的隱瞞了過去,劉家付出了一個打手服刑十年和二十多萬元賠償的代價,順利的和葛領拉上了關係,幾年時間下來,在葛領的照顧下,劉氏集團的發展也是極為迅猛,六年不到的時間,資產翻了好幾番……」

「而且……」張長發低下了頭,小聲道:「而且這葛領不喜女『sè』卻癖好男童,劉家這些年也是通過各種手段給葛領收羅了十多個男童。現在就關押在貴川市東郊的一幢別墅里……葛領天氣一冷就從直隸到貴川避寒,那個別墅就是他在那的外宅……」

「很好。」聽到張長發一口氣說到這裡,王明突然間笑了,站起身來的瞬間,笑容變成了冰寒的冷笑,從牙齒縫裡擠出了三個字:「好得很!」

與此同時,貴川劉家別墅的後花園內,劉伯也同樣拿著一份文件夾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劉輝的身後。自從六年前將家族的產業交給三兒子劉長雲打理之後,明面上的產業由劉長雲負責。暗地裡的東西卻全權交給了劉伯負責。也因此,劉輝徹底淡出了人們的視線,每天在後花園的泳池邊上閉目養神,幾乎成了劉輝必做的功課之一。外人看來。現在劉家當家作主的就是三兒子劉長雲,但實際上,整個劉家的運作依然被劉輝牢牢的掌握在手中,至少劉氏集團的股份。還在他劉輝的手中。這是一個對權力和財勢痴『迷』到極限的人,縱使六年前迫於葛領的壓力而將集團的管理權放給了自己的三兒子,但他從來沒有放棄過對集團的控制。劉伯手下的那群人和他自己手中劉氏集團的股份,就是他最大的王牌。有這兩樣東西在手裡,劉輝根本就不擔心劉長雲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畢竟如果沒有他點頭的話,劉長雲也得不到劉氏集團的股份。耳邊響起了熟悉的流水聲,劉輝根本連轉頭都不需要,就知道是劉伯來了,他淡淡的問道:「查清楚了?」劉伯放下手中的茶壺,側移一步后彎腰將手中的文件夾遞到了劉輝的面前,說道:「老爺,都查清楚了,只是……」

「只是什麼?」劉輝很是隨意的接過了劉伯遞過去的文件夾,但卻沒有將文件夾打開,而是隨手放到了身旁的石桌上,出聲詢問。「只是,這個女人背後的那個男人王明……」

「王明?」

「嗯,這個王明有點古怪。」劉伯的面『sè』有些凝重,靠近了劉輝之後,在他的耳邊輕聲的說了幾句,接著才後退一步,說:「消息很確定。」

「一個小小的醫生!」他重新坐回到了石凳上,問:「這個王明,究竟是從哪蹦出來的石猴子?!」

「根據調查結果顯示,這個王明的情況非常的值得推敲。」劉伯彎著腰低聲彙報道:實在調查不出多少事情來。」

王明的身份現在的保密程度越來越高,甚至超過了他的大伯,不過明面的身份掩蓋不了,所以也就不在壓蓋了。

而劉輝呢?聽著劉伯的彙報,越是聽下去就越覺得古怪非常,尋常連臉『sè』都不會變換一下的他,此時卻是驚訝無比的站起身來,沉聲道:「也就是說,絡的消息之外基本上調差不到什麼?!」

「是的,老爺。」劉伯心中一緊,趕忙點頭回應了一聲。「對這件事情,你怎麼看?」劉輝重新落座,右手的食指開始輕輕的敲打石桌桌面,臉上流『露』出思索之『sè』。

聽到劉輝的詢問,心中早已有了腹案的劉伯也不敢懈怠,立刻答道:「老爺,我覺得這人要不是個通天之人那就是一個……」

「你的意思是,他的背後還有一個人?」劉輝若有所思的望向劉伯。

「是的,老爺。」劉伯毫不避諱的欠身道:「如果沒有一個大人物在他背後撐腰,就憑他一個二十齣頭的『毛』小子,如何能有這麼大的魄力?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只是個被人推到前台的傀儡,在他身後還有一個手眼通天的角『sè』!」

「……」劉輝沒有再開口說什麼話,靜靜的端坐於石凳之上閉上了雙眼。(未完待續。)

第五百零四章調查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劉伯一直保持著彎腰欠身的姿態,一動不動的等待著劉輝友上傳)足足過去六分半鐘,劉輝才突然睜開了雙眼,問:「你覺得這個王明會針對我劉家嗎??」

「王明不是關鍵,關鍵是他身後那個人的想法,雖然陳家雞犬不留,但是……」劉伯輕吸了口氣,回答道:「如果對方要挾我們,那……」

「如果這件事情並沒有被那個人放在心上呢?」劉輝追問。

「這說不準,如果對方和那個葛家的公子一樣,想要得到點什麼好處呢?」劉伯說道。

「……」劉輝再次陷入了沉思當中,三分鐘之後,他忽然伸手拿起了身旁石桌上擺放著的文件夾,當著劉伯的面,一言不發的開始翻看起來。正如劉伯所言,如果王明或者他以為的,王明身後的那個人眼饞劉家的家業,那麼,那個人對劉家自然會產生極大的威脅。

俗話說的好,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萬一對方真的要針對自己呢?這也絕對不是劉輝所希望看到的結果!

一番深思熟慮之後,劉輝再一次睜開了雙眼,眼眸之中冷芒一閃:「把這件事情告訴葛大少!」

「啊?」劉伯一愣,繼而明白了劉輝的意思,喜sè在他臉上浮現出來,他重重的一點頭:「是!老爺。」葛領是葛征的三兒子,仗著父輩的威勢自然在官場上面很是吃得開。倘若將這件事情告訴葛領。等於是將那個王明徹底推向了葛領的對立面,一旦葛領那邊震怒並且動手的話……不管王明也好,還是王明身後的那個人也罷,雙方之間少不了有一番大動干戈!

劉輝可不覺得王明身後的那個人能比葛領還要厲害。

劉家在省里,除了zhōngyāng大員之外,誰還能大的過一省之長呢?如果王明身後的那個人真的是zhōngyāng下來的太子爺……劉輝就更加的不害怕了!太子爺們有太子爺們的圈子,自然也有他們自己圈中的規矩。

如果是劉家招惹了王明這個太子爺的傀儡,那是有錯在先,這種情況下滅掉整個留家。誰能站出來說個不字?可如果因為某一方的許利而動了另一個公子哥名下的產業,就算你順利幹掉了對方的產業,得到的是什麼?那是整個圈子的抵觸!因為你這是在打臉,這是不給人家面子!對於太子爺們而言,還有什麼比面子更重要的呢?你不給別人面子,別人當然也不會給你面子,於是,不管你是哪個大員的公子,都會受到圈子裡其餘太子爺們的冷落甚至是排擠。

無規矩不成方圓。太子爺們的規矩其實很簡單。你給我面子我就給你面子,你如果伸手打臉的話……對不起。拼了命我也要把你這張臉給扒了!

所以,一般太子爺還是有很多顧慮的,尤其是涉及到他們那個圈子的事情,規矩更是繁雜的有些驚人!所以說,只要將這件事情捅給葛領知道,葛領一定會通過他自己的辦法,去調查清楚王明的真實情況。不管王明身後的那個人是誰……劉家就算是安全了。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只不過……「遭殃的是你們而已。」想到王明,劉輝露出了些許冷笑。

「葛少。外面有人找。」城昆明某私人會所第三層的一間包廂內,葛領正和幾個圈子裡的公子哥喝酒聊天,一名三十多歲的黑西裝男子敲開了包廂的大門,探進腦袋朝葛領小聲道:「說是貴川過來的。」

「貴川?」聽到這黑西裝男子的稟報,正端著一杯紅酒搖頭晃腦的葛領不由的楞了一下,隨即露出了溫和的笑意,朝著那黑西裝男子點點頭道:「知道了。把人帶到隔壁包廂去。」

「是……葛少。」黑西裝男子答應了一聲,縮回腦袋將包廂門重新關了起來,轉身朝著會所的一樓大廳走去。

而在包廂之內,葛領卻是對著其餘幾個公子哥點了點頭。微笑道:「有點事情我需要過去處理下,你們玩得開心點。」

「葛少有事就先去吧。」一個二十多歲年紀,長得白白胖胖的年輕人笑呵呵的站起身來,對著葛領點頭說道:「我們這邊有酒照喝耽擱不了的。」

「呵呵,這樣最好。」葛領笑著點點頭,將杯中的紅酒一干而盡后,才朝著這幾個年輕人說了一聲抱歉,放下高腳杯離開了包廂。

「貴川是哪個大少的地盤?」等到葛領離開之後,先前起身的那個白胖年輕人才慢慢的收斂了臉上的微笑之sè,沖著身旁另一個年輕人出聲詢問。白白胖胖的臉上,透露著些許玩味之sè。

「好像就是葛領的。」那個坐在白胖年輕人身旁的男子微微皺起眉頭思考了片刻,說道:「他在那邊有一家集團的股份,每年的分紅可抵得上我一年全部的收入,效益非常不錯。」

「不,你錯了。」聽到這男子的回答,二十齣頭的白胖男子卻是笑眯了眼,輕輕的搖頭之後,他壓低了聲音:「貴川是塊肥肉沒錯,但就憑葛領也想吞下貴川……恐怕他還沒那麼大的嘴巴!」

「那是?」白胖男子的話引起了其餘幾個年輕人的注意,一個穿著花襯衫的年輕男子愣了片刻,忽然間好像想起了什麼一般,脫口道:「張家?」

「沒錯」白胖男子重重的一點頭,臉上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意,說:「葛領不好好的在直隸待著,偏偏把手伸進西南來!這次調來的省長可是京城的張家!王家的鐵杆!聽說那個張家的獨苗也跟著來了!恐怕葛領這次怕是要踢到鐵板了嘿嘿嘿……」

「最好是斗個兩敗俱傷,退出貴川。」一直沒說話的一個看上去有二十七八歲的青年男子突然說道:「這塊肥肉我可是盯了很久了。」

「你想也別想了。」白胖男子說了一句讓在場幾個人都有些摸不著頭腦的話:「葛領這次估計要懸了,就是不知道那個人究竟是誰?如果真的是張家的那個太子,估計葛領真的就完了……或者說是他?」

那個人?哪個人?幾個年輕人面面相窺,一時間也不知道白胖男子口中的那個人,究竟是哪個人?

也不給他們想明白得時間,白胖男子就已經壓低了聲音,說:「葛領的手段可不少,如果這次真的是貴川出了問題的話,我們不妨……」

一陣竊竊私語。

「葛少!」等到葛領推門進入隔壁包廂的時候,包廂內除了那個三十多歲的黑西裝男子之外,還站著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看上去有些發福,卻也不會給人太胖的感覺。

見到葛領推門而入,那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立刻從沙發上站起身來,畢恭畢敬的喊了一聲葛少。

「是劉三讓你過來的?」葛領淡淡的瞟了一眼這個以前從未見過的中年男子,眉頭微微皺起,似乎有一絲不滿之sè在他臉上閃現而出,他說:「我不是跟他交待過,沒什麼事情別來煩我么?」

「這……」中年男子呆了呆,接著就彎下腰來了個九十度的大鞠躬,說:「葛少,是我們家家主讓我來這裡見您的……」

「家主?」葛領更加的不滿了,語氣也顯得有些冷然起來:「劉輝叫你來這裡找我有什麼事?」

「家主沒說。」中年男子遲疑著搖了搖頭,然後就轉身將他放在茶几上的一份文件袋拿了起來,恭敬的遞到了葛領的面前,說道:「但家主說,葛少看過這裡面的東西,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哼。」葛領冷哼了一聲,頗有些不耐煩的接過了文件袋,解開繩子從裡面取出了一份文件夾,隨手翻開之後隨意的掃了一眼,緊接著,他目光一凝,驚異的『嗯』了一聲!

包廂內的氣氛變得有些凝重起來,葛領的眉頭緊緊地鎖到一起,一臉鐵青的將文件夾內的東西從頭看到了尾,接著……

「啪!」文件夾被葛領重重的摔在了茶几上,怒道:「混賬」

「這……」被葛領突然之間的情緒變動嚇了一跳,中年男子有些緊張的望著臉sè鐵青的葛領,訥訥道:「葛少,我……」

「這裡沒你什麼事了,滾吧。」葛領的心頭憋著一股子怒意,很是不耐的對中年男子擺了擺手,就像是在打發一條癩皮狗一般,說:「告訴劉輝那老頭,事情我知道了,但如果他敢騙我的話,我絕對會讓整個劉家從此灰飛煙滅!」

猛的伸手揪住了中年男子的衣領,葛領yīn沉道:「別懷疑我的手段。」

「是是是,當然,當然不敢……」面對情緒波動如此明顯的葛領,中年男子看上去好像被嚇了個魂飛魄散,但實際上他這心裡頭卻是對葛領難免輕看了幾分……這樣的貨sè,若非有家裡頭撐腰,恐怕要飯都得餓死!

在葛領yīn冷的目光注視中,中年男子低著頭快步離開了這間包廂,消失在了葛領的視線當中。(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直到這個時候,葛領才露出了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臉色更是一陣青一陣紅,顯然是被劉輝送來的東西氣得不輕。

而那個三十多歲年紀,穿著一身黑西裝的男子則是微微朝前邁出一步,小聲問道:「葛少,出什麼事了?」

「你自己看吧。」葛領的臉色接連幾番變幻之後,揉著太陽穴在沙發上坐了下去,抬手指著茶几上的文件夾,朝那個黑西裝男子說道:「這都他媽什麼破事!又是這個王明!」

黑西裝男子沒有回應葛領的發泄,他遲疑著靠近了茶几一步,伸手撿起來剛剛才被葛領摔在上面的文件夾,打開之後查看起來。

慢慢的,黑西裝男子的臉色也有些變了,他猛地抬頭朝葛領問道:「那,葛少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人家他媽都踩到我的頭頂上了,我他媽還能有什麼意思?」葛領咆哮道:「敢打我臉的人到現在都沒出現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